金融業第一位科技長陳昇瑋:建立「容錯文化」的科技 DNA,在台灣華爾街進行矽谷式轉型

當 FinTech 衝擊金融產業,今年滿 27 歲、正值「青壯年」的玉山,早在 2015、2019 年領先同業,設立台灣第一個數位金融事業處、智能金融處。他們如何吸引科技人才進行矽谷式轉型呢?
評論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評論

2015 年摩根大通集團(JPMorgan Chase)執行長 Jamie Dimon,對投資人發出「矽谷將吃掉華爾街」的警語,宣告 FinTech 將改變金融產業;同一時間,台灣多數金融業雖然開始關注 FinTech 趨勢,但僅有少數真正著手進行改變。

那一年,玉山將電子金融部升為數位金融事業處,是台灣首位在內部體系設立數金長的金融業者;三年後,玉山再度領先同業,找來素有「台灣資料科學教父」之稱、同時也是台灣人工智慧學校執行長的陳昇瑋,擔任全台灣第一位金融體系的科技長。

為何台灣金融業第一位數金長和科技長都誕生在玉山?當 FinTech 衝擊金融產業,今年剛滿 27 歲、正值「青壯年」的玉山,是如何吸引科技人才並進行矽谷式轉型呢?

一次產學合作,讓他看到玉山的「科技 DNA」

陳昇瑋在著作《人工智慧在台灣》裡寫到,雖然每個人都在談數據、AI 人工智慧,但其實沒幾個人知道怎麼做;大家以為其他人都正在實現,然而大數據、人工智慧等新科技早已從「顯學」變「玄學」,儘管檯面上談了又談,卻沒有企業願意分享做了什麼、怎麼做、帶來什麼影響。

為什麼會這樣?或許從企業產學合作經驗中可見端倪。陳昇瑋觀察到,企業面對新科技應用議題,往往是拿著預先設定的題目請學者們協助「解題」,當學者認為議題值得繼續深入探索時,企業通常會因為「現在用不到」而嘎然中止,這樣的合作模式不免令陳昇瑋感到有些可惜。

「速食的產學合作關係就像『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導致企業一旦頭痛,只想拿到藥丸速速解決,不願探索為什麼痛、如何治療。」他說。

但當玉山金控找上陳昇瑋進行產學合作,他卻看到一個截然不同的企業文化。「與其說產學合作,不如說玉山的心態更像『從中學習』。他們沒有先入為主,願意承認自己不懂新科技,並用交流的態度邀請學術界一起來研究。」

DSC0670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玉山金控科技長,陳昇瑋

因此,在協助玉山金控將數據分析應用於 ATM 設點、分行績效評估後,他再與玉山合辦「玉山校園黑客松」活動,進一步發現玉山金控積極擁抱新科技的氛圍,來自於領導人本身信任科技,以及由上而下推動數位轉型的企業文化。

因為領導人信任科技,玉山不盲從或抗拒新技術;因為由上而下推動數位轉型,不僅組織敢於大膽嘗試,也不需要用短期的投資報酬率(ROI)來評估科技投資效益。畢竟不論科技研發、產學合作或校園黑客松,如果只盲從、只追求 ROI,恐怕都難以有好的前景。

當時他因此理解到,在 2015 年 FinTech開始引起媒體關注時,為何玉山可以不斷引領市場創新。「成功的數位轉型案例一定來自 Top-Down(由上而下),領導人的想法往往決定這間企業轉型的成或敗。」而玉山金控的「科技 DNA」,就存在於企業文化裡。

建立「容錯文化」,進行矽谷式轉型

在玉山金控總經理黃男州的誠摯邀請下,2018 年,陳昇瑋決定加入玉山,擔任台灣金融業第一位科技長。從科技人轉為金融人,他坦承自己過去對金融業一無所知。「以前覺得金融業是『另一個世界』,進來後才知道,銀行也正在轉型、改變中,但科技人卻不曉得。」另外,相較於網路科技領域習以為常的「容錯文化」,金融業環境往往較為嚴謹,這也讓陳昇瑋開始思考,該如何打造科技人才的舞台?

「並不是金融業難以建立容錯文化,而是目前還沒看到明顯案例。」他指出,「容錯」不代表什麼都能錯,而是可在實驗、沙盒環境裡先大膽嘗試;最後呈現給消費者的金融服務,依然必須完好無缺。

2006 年,台灣金融業一度引入資料分析,爭相建立信用風險團隊,但幾年後因為看不出明顯效益,許多團隊幾乎都解散,僅有玉山建立的大數據分析團隊 CRV(Customer Risk & Value)留存至今;而這個團隊,就是陳昇瑋目前所領導的「智能金融處」前身。

「許多組織只看短期效果,兩、三年內沒成效就解散。但創新怎麼可能『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呢?」他認為玉山不僅眼光看得長遠,背後也有信念支撐,才能建立容錯文化。因此,當多年前不少金融業還把第三方支付平台視為「敵人」時,玉山卻是台灣第一家引入美國 PayPal 和中國支付寶的銀行業者;當聊天機器人在 2017 年開始被科技業拿來「玩」時,玉山已找上 IBM 和 LINE,嘗試在客服端導入聊天機器人。可見在數位轉型的路上,玉山不僅走得早、也走得遠。更重要的是,「容錯文化」正是促成這一切創新的基礎。

用「第一性原理」拆解議題:挑選技術,而非被技術挑選

當科技人跨入銀行,將對金融業帶來什麼改變?Tesla 創辦人 Elon Musk 當年就是運用「第一性原理」拆解電池議題——即屏棄當時市場生產電池的固有技術,改將電池的構成物質全部分解,從電池製造的「基本事實」(Fact)出發,進而創新 ——因而找出電動車電池成本大幅降低的關鍵因素,推動電動車普及化。而陳昇瑋認為,金融業推動轉型時,如果希望拆解科技議題並有所突破,科技人必須參與其中。

「技術迭代太快,有時候金融業『不做什麼』往往比『做什麼』更重要。」陳昇瑋直言,先前銀行業推出「無人分行」恐怕就不一定是明智的方向,因為分行之所以存在,其優勢就是擁有人的溫度、互動以及包容性。因此他認為,當科技人一同參與業務策略的制定,才能透過「第一性原理」的思考方式,拆解金融業的轉型需求,並理解每個產品和服務為何存在、某個技術能為哪一種產品帶來價值,以及哪種技術非得由金融業來做。「就算是數位轉型,也不是所有新技術都要自己投入,技術也可以用買的、用租的。我們要做的是挑選技術,而非被技術挑選。」

DSC0672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不少專家都曾分享,幫企業進行數位轉型時,最常聽到就是「我們以前不是這樣做的」;畢竟在一個領域待久了,人們通常會產生慣性,不再質疑工作流程中不合理之處,因為「習慣」,就以為「合理」。

今年剛滿 27 歲,正值青壯年的玉山,只想要不斷打破「習慣」,未來玉山金控也將持續擁抱數位、擁抱科技,在台灣華爾街進行矽谷式的華麗轉型。



精選熱門好工作

客戶管理企劃 Key Account Management Planner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品類管理企劃 Category Management Planner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資深產品經理 (PM, PO)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