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r文化論】長男次男事件啟示:當粉當黑都不民主,當你自己

人們把上去粉絲團留留言罵一罵,叫囂一下就當作參與公共事務;這根本本末導致。
評論
Photo Credit:截自長男次男頻道
Photo Credit:截自長男次男頻道
評論

 六月初韓國瑜前往台北造勢的活動中,YouTuber 長男次男隨機選了幾位路人訪談,其中他把兩位外型亮麗,互動有趣的女受訪者其受訪內容特別剪出來,做成另外一支影片。

這支影片引發大批反韓粉絲支持,另一邊卻也被韓粉大加撻伐。不只如此,後續還有韓粉提出整隻影片是長男次男自導自演,並指證歷歷說明自己看到導戲過程,遭到長男次男的提告。

社群時代下的政治網紅化

當然,事件真偽必須交由司法評斷,但在影片裡,長男次男問了她們對柯文哲的意見後,兩位女受訪者顯然較為支持柯文哲,長男次男就說出了:「原來自己人。」

不料,影片中長男次男又表明自己是柯粉,正妹受訪者很驚訝地說:「你柯粉怎麼會這樣問我們?」

憑什麼柯粉就不能問影片中的問題?正妹驚訝的點,其實就是這個時代網路文化最嚴重的問題:內部取暖、與外為敵。

特別在政治領域,政治人物網紅化、政治娛樂化都已經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各式社群平台不但人們吸收資訊的來源,而且是以「人」做為社群平吸收資訊的通路。人們前往自己屬意的候選人粉絲頁按讚,前往不支持的陣營留下倡議或是冷嘲熱諷的話。潛入敵對陣營隨時可能會被踢出來,甚至在社團審核時,就必須要回答一些問題讓管理員判斷是不是真正的支持者。

這很符合政治人物的需求,因為他可以馬上掌握自己到底有多少民氣可以用,但看深一點,政治人物網紅化也正就是形成網路同溫層的重要因素。

為什麼?因為不管是人物還是議題,要拉抬流量,首先要打造類似新聞標題吸睛的語句。最好的例子就是黃捷諮詢韓國瑜的:「打給分機不需要透過總機。」然後再在社群平台上擴散,並形成自己的品牌。例如黃捷的白眼女神封號,黃靜瀅的學姊等等。在媒體的部分更是互利共生,各自作為對方報導的材料及次要擴散的平台。

但這就會讓各社群間的對立拉上檯面,並不斷激活族群的對立與衝突。打臉式的酸言酸語是當代不同社群對話的方式,但這同時讓人更難去理解會成為對立社群的形成脈絡。社群網路發展至今雖然縮短人們之間的距離,但更矗立了社群之間的高牆,社會溝通不但沒有因為網路便利而發展,反而讓溝通更加困難。

社群行銷與被嚇大的一代

千禧世代已經是網路使用行為上較為精明的一群,但就連這個世代的人們仍難以看穿許多行銷背後的計算。更何況是在往前幾代的用戶,成長過程根本是被政治氛圍嚇大的一代。

而且對網路生態極其陌生的他們,由於對社群缺乏理解,所以認為 LINE 和 FB、YouTube 都是值得信賴的平台,更何況這些訊息還會在電子媒體上放送,更強化他們的對這些訊息的堅信。

因此會在 LINE 群組轉發及接收一些荒謬的假訊息,並在產生恐慌和憤怒之後,接收者就容易做出那些行銷者所期待的決斷。最近期的有力案例就是去年同婚專法的公投及這次專法通過的過程,他們會將那些「法律將禁止叫爸爸媽媽」的荒謬訊息迫使這些人們走向各處來主持正義。

每個人都認為,對立於自己的社群才是社會動亂的根源,但實際上是不管是哪個位子的人,時時刻刻都可以從各式社群軟體上看到自己堅信的價值都在被挑戰。此刻,不論進步價值還是保守態度的社群都陷入對未來的焦慮,這才是社群時代的現況與真相。

粉跟黑都不民主,做你自己吧!

但,民主時代並不是選出一個強人,然後把所有的責任放在他身上,而是每個人都必須具備公民責任。但現在好像反過來了,人們把上去粉絲團留留言罵一罵,叫囂一下就當作參與公共事務,這根本本末導致。

要改善這件事情也沒有什麼特效藥,就是認清自己是個有判斷力,能獨立思考的個體。另一方面,選舉是要選出一個優秀的政治工作者,而不是在票選偶像,不管當粉或當黑都是很不正確的心態,隨時隨地同時用公民權力去監督、推翻你所選出來的代議士,這才是真正該做的事,不管你挺藍挺綠,放在哪個政治人物都一樣。

責任編輯:Chris
核稿編輯:M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