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抗議中 Uber 上市了 創辦人被拒絕上台敲鐘

司機上街示威了,Uber 卻敲鐘上市了
評論
評論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PingWest,INSIDE 經授權轉載。

Uber 上市首日跌破發行價。

當地時間 5月10日,Uber 以每股 45 美元開盤,跌下 42 美元收盤。華爾街為造富歡呼,憤怒的 Uber 司機卻在全球示威遊行。反對者寫到:Uber上市敲鐘,司機上街遊行……Uber 值得今日股價。

這是美股今年規模最大的一場 IPO,主角是一家顛覆產業但虧損慘重的公司,華爾街則沉浸在矽谷科技獨角獸群體上市失利的情緒裡。IPO 前夜,美股滑向了2019 年以來最低迷不振的一周。

Uber 開盤直接大跌約 7%,開盤市值僅有 755 億美元。Uber 之前的發行價已經定在了估值的低端,首日盤後交易股價仍舊持續下跌。但這曾是一場呼聲 1000 億美元的IPO,一度估值 1200 億美元。

手握 Uber 股份的投資人中,有被驅逐的前 Uber CEO、對簿公堂的 Google、世界首富貝佐斯、出手精準的軟銀 Vision Fund、甚至歌手碧昂斯夫婦、Lady Gaga的前經紀人……

提前舉牌示威的則有各國「抗議剝削」的 Uber 司機,被 Uber 司機威脅生意的傳統出租車司機,起訴 Uber 性別歧視和騷擾的員工群體。在勞務訴訟危機中,Uber 允許部分司機認購股票作為獎勵。

在 Uber 上市之前,CEO Dara Khosrowshahi 發出了一封致員工信:「當我們從私有公司轉變為上市公司時,我們的工作無疑將變得更加困難,所有人的目光都將落在我們身上。我們將對客戶、股東、城市以及彼此承擔更深的責任。每購買一股,其他人都會加入我們成為 Uber 的共同所有者- 我們將對更多人負起這樣的責任,要始終做正確的事。」

Uber上市敲鐘

Uber 走完了十年上市路,創辦人Travis Kalanick 和 Garrett Camp 卻不被允許上台敲鐘。2017年,Travis Kalanick 被迫離開 Uber CEO 的位置。

Uber 選擇了一名女性早期員工敲上市鐘, Austin Geidt 開啟了 Uber 的歷史性時刻。

Geidt 在 Uber 成立第二年以實習生身份加入 Uber,目前擔任風口之上的自動駕駛技術部門戰略主管。Uber 現任 CEO Khosrowshahi 站在她右手邊,據 Fox 報導,他拒絕了前 CEO Kalanick 的敲鐘請求。

Uber 還邀請了司機和全球高管站上敲鐘台,以及一名使用 Uber 外送服務的餐廳老闆。

這更像是一種姿態。Uber 曾因為對女性員工的歧視、騷擾文化陷入醜聞,導致Kalanick 被董事會炮轟下台。

Uber 的兩名共同創辦人都沒有出現在敲鐘台上,儘管他們都被准許前往紐交所。Kalanick 曾詢問是否會被邀請參加敲鐘儀式,但 Khosrowshahi 拒絕了他。

Kalanick 以強勢的風格在全球打開了市場,贏得眾多投資。但也因為激進的風格和性別歧視、騷擾醜聞,陷入聲名狼藉。據紐約時報,當 Kalanick 與其父走入紐交所時,現場仍舊給予了他們掌聲。

Kalanick 仍是 Uber 最大的個人股東,掌握 8.6% 的 Uber 上市前股份,計劃在 IPO中售出部分股票。另一名創辦人 Garrett Camp 發明了 Uber 的商業模式,這個想法讓他在 IPO 中獲利約 37 億美元,他對彭博社表示:「我不在乎我是不是敲鐘的人之一,我從來沒問過。」

Uber 現任 CEO 則試圖割離這段歷史,拾起滿地狼藉的名譽。

Uber 一直等到中午時分才開始交易。紐交所 COO John Tuttle 接受採訪時解釋,大規模的股票發行都要耗費更長的時間,阿里巴巴就在中午時分開始交易,Spotify 開始交易的時間甚至更晚。

市場一度期望 Uber 的 IPO 估值達到 1200 億美元,Uber 卻給出了保守估值,最終發行價更定在了每股 45 美元,這讓 Uber 的估值僅有 820 億美元。

Uber 競爭對手 Lyft 的股價一跌再跌,成為了2019 年矽谷科技獨角獸 IPO 的糟糕開局。股市對 IPO 已經冷靜許多,Pinterest 與 Uber 都選擇了較低的發行價格,辦公軟體 Slack 則選擇直接上市。

Tuttle 認為,儘管 Uber 的股票定價保守,但一旦開始交易,一定會上漲。

然而 Uber 開盤破發,直線下跌至 42 美元,在 4 個小時的交易時間內沒有回到定價之上,盤後跌下了 42 美元。

k5t55fSQt9zBPj3nd5FZ2Y3R31p7y5FD

Uber 首日交易情況 Uber 首日交易情況

用自己的資金支持 Uber 十年長跑的投資人們,迎來了並不風光的解套時刻。

司機不開心

現任 CEO 在切斷 Uber 歷史醜聞的同時,勞務糾紛正在威脅 Uber 的核心商業模式。

「司機上街示威了,Uber卻上市敲鐘了。Uber 的上市掀起了網民謾罵,他們燒掉了那麼多錢,為什麼還笑得出來。」

Uber 將司機定性為獨立承包商而非員工,因此無需向成千上萬的司機支付某些稅費、福利、加班費或最低工資。作為自僱承包商,司機沒有合法權利組建工會、談判合同。

少數人為 Uber 辯護:「Uber 原本就不提供正職工作,人們本來就應該兼職開 Uber的。」

Uber 不是一家擁抱了高科技的出租車公司,一家顛覆出租車產業的公司。Uber 核心的商業模式是「共享乘車」,而司機則要求獲得員工待遇。

Uber 拒絕改變作為平台的核心模式,寧可支付高額和解費用。Uber 不會給予司機員工待遇,也不會要求司機的忠誠。他們可以一邊給 Uber 開車,一邊給 Lyft 開車,他們可以隨時上崗,隨時離開。

Uber 司機目前也擔任外賣司機,有人抱怨 Uber 外賣服務是「小訂單」,外賣費昂貴、司機佣金卻少很多:「用戶是有多懶才會付幾乎雙倍的價格點一份外賣。」

Uber 在招股書中揭露,約 6 萬名司機正在或計劃起訴 Uber。在美國,法律訴訟是一件耗資昂貴並曠日持久的事情。Uber 可能會迫於法律,改變自己的商業模式。

「如果立法或司法判決,我們被要求將司機作為員工……我們將為補償司機產生大量額外費用,可能包括與工資和工時法律相關的費用(包括最低工資、加班費) ,以及用餐和休息時間要求,員工福利,社會保障繳款,稅收和罰款。」

既得盈利,又得「做正確的事」

Khosrowshahi 還在 CEO 信中對員工說:「請記住:雖然市場有他們的標準來批判我們的價值,但我們的真正的方向將決定於長期。我們將經歷一段時間,我們會有被誤解的時刻,我們也會有被視為英雄的時期。在那些日子裡,無論起起落落,我們都應該專注於我們的工作:創造機會,推動世界進步,不斷創新和執行。」

上市之後,Uber 對盈利的需求將更為迫切。畢竟早期投資人願意燒錢讓 Uber 搶占市場,做大上市圈錢退出。但對用股票交易說話的投資人而言,沒有利潤,這就是一家可以拋棄的公司。

Uber 的訂單總額達到了驚人的數字,但問題是,其中僅有約 20%可以稱為 Uber 的營收,這是 Uber 收取的平台費。

但是司機們覺得,20% 的平台費也太高了。

在這大打折扣的平台費中,Uber 需要獎勵司機、獎勵乘客。Uber 的外送服務則需要獎勵餐廳、獎勵司機、獎勵用戶。

成為上市公司後,為了爭取盈利,Uber 或許只能選擇降低司機的工資,或者提高乘客的費用。但司機群體已經大規模抗議,提高乘車費用得罪乘客也會使得 Uber 失去核心競爭力。

金融業仍有看好 Uber 的理由,分析師們列出 Uber 的資產:新 CEO 有一張更友善的面容;Uber平台本身;Uber 在自動駕駛領域的領先投資;持有滴滴和 Grab 的股份;Uber 外送服務的前景等。

無論如何,這都是一家顛覆了叫車服務、改變了人們生活的公司。美國的出租車低效、昂貴,還需要另付小費。公共交通破舊低效,人們如果不開車,就必須依賴Uber 和Lyft。對股市而言,一家有市場需求的企業,長線始終會是有利可圖的投資。

顛覆產業—這是 Uber 捏在手裡的最後王牌,任憑再危機深重,仍有成為下一家科技巨頭的希望。

前提是,Uber 能如 CEO 所言,「做正確的事。」

責任編輯:Anny
核稿編輯:Chris

延伸閱讀:



精選熱門好工作

Shopee APP - 實體活動企劃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資深UI / UX 設計師(中壢)

雷麒科技有限公司
桃園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高階 SRE 專家 / Sr. SRE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