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 太空人回地球,有些後遺症好不了

史考特在執行太空任務期間,頸動脈和視網膜增厚、體重減輕、腸道微生物有增減、認知能力降低、DNA 損傷、基因表達出現變化,以及染色體末端的端粒拉長。這些變化大部分返回地球六個月就恢復,不過剩下一小部分卻代表長期潛在損傷。
評論
▲太空人 Scott Kelly。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太空人 Scott Kelly。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評論

原文刊登於聯合新聞網,記者李晶晶,INSIDE 獲授權轉載。

科學家想知道太空飛行對人體的影響,比較美國太空總署(NASA太空人史考特・凱利(Scott Kelly)在國際太空站待 340 天後,身體狀況和待在地球上的雙胞胎兄弟馬克.凱利(Mark Kelly)有何差別,結果發現史考特在太空中發生的生理變化,於返回地球後大致回復正常,但有部分例外。

科學家周四(11 日)在《科學》期刊(Science)發表研究報告指出,史考特在執行太空任務期間,頸動脈和視網膜增厚、體重減輕、腸道微生物有增減、認知能力降低、DNA 損傷、基因表達出現變化,以及染色體末端的端粒拉長。

科學家說,史考特回家後,端粒加速縮短並流失,這可能對細胞健康造成負面影響。

凱利周四告訴記者:「回程比上太空學習適應糟得多。最初幾天,我覺得自己患了流感。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覺得疲勞。」

這對雙胞胎兄弟現在都是 NASA 退休太空人,馬克正競選亞歷桑納州參議員。

這份研究將協助科學家更瞭解太空人經歷長期太空飛行會產生的身體變化,對 NASA 考慮派人登陸月球和火星,是相當重要的認識。

科學家說,史考特上太空後基因表達發生的變化,在返回地球的六個月後,大致但非全部恢復正常。然而,免疫系統和 DNA 修復未能恢復正常的那一小部分,就遺傳基因而言,代表潛在的長期損傷。

研究人員指認基因變化的五種可能原因,包括太空輻射和零重力環境的無重狀態。史考特住的太空站,運行軌道就在地球保護磁場之外有許多高能帶電粒子的范艾倫(Van Allen)輻射帶下方。

責任編輯:Mia
核稿編輯:Ann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