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衝擊科技業的是誰?波蘭已經準備好了!

在歐洲大家總會談論到柏林,但在創業領域卻很少聽見波蘭的名字。接下來情況將有所改變,你我都該留心注意波蘭未來的發展。接下來我會向大家說明波蘭的改變而證明這不僅僅是我身為波蘭人的愛國宣言。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 Photo Pin

本文編譯自「Why Poland's ready to hit the tech big time」一文,為波蘭創業家 Maciek Laskus 於今年 8 月 6 日刊載於  Venture Village。

Maciek Laskus 曾在波蘭許多新創公司工作過也創業過,現在致力於幫助來自西歐以及美國的企業外包業務到東歐。現在,他要為波蘭發聲,告訴大家波蘭新創公司的潛力在哪裡。

在歐洲大家總會談論到柏林,但在創業領域卻很少聽見波蘭的名字。我相信這樣的情況將有所改變,而你我都該留心注意波蘭未來的發展動態。接下來我會向大家說明波蘭的改變而證明這不僅僅是我身為波蘭人的愛國宣言。

不要單以華沙來評斷波蘭

雖然在德國,首都柏林似乎主導了創業市場,但在波蘭卻有著完全不同的情況。波蘭首都 --- 華沙,在創業公司的數量以及能獲取的機會、資源等方面,比起波蘭其它城市可能多了那麼一點點,但我必須在這裡告訴你們,在波茲南(Poznan)、克拉科夫(Krakow)這些地方有著許多有趣的創業公司,而且那些極具創意的公司多數都不是來自華沙。

對波蘭來說,華沙的一切條件是相對昂貴許多的。比起柏林,華沙大概與柏林同樣等級,甚至比柏林再貴上一點,比起波蘭其它城市如波茲南(Poznan)、克拉科夫(Krakow)、斯賽新(Szczecin)則是貴上許多。像是波茲南這些城市在辦公室租金或雇用員工方面,比起華沙便宜 30 至 40 %,在波茲南這些城市聘請開發者,也比在華沙容易許多。

因此,不令人意外地,許多相當成功的網路公司都座落在華沙以外的地方。即使除了華沙,在波蘭沒有一個城市被視為科技重鎮,但波蘭仍然擁有一片鮮明的創業景象,正在全國蔓延著。

不再只是 Copycat!

波蘭有許多具有全球化潛力的新創公司,像是協助開發者評估哪些關鍵字能為他的 app 帶來更高下載數的 AppCod.es(註一)、提供 app 開發者雲端同步解決方案的 Mobeelizer(註二)、追蹤關鍵字以強化網站定位的 Postionly(註三)等等。那麼為什麼至今這些公司還無法獲得全球性的成功,然而周遭卻有像來自捷克的防毒軟體 AVG 以及開發出風靡全球的遊戲 ANGRY BIRDS 的芬蘭遊戲開發商 ROVIO 等相當成功的企業。許多人都相信(包括我在內)這跟市場大小有關。波蘭的市場算大,但還要更大才行。

接著讓我們來看一些相關的數字:大約有 4000 萬人口居住在波蘭,其中 2250 萬人使用網際網路,這比鄰近三個國家的網路人口總和(捷克 650 萬人+芬蘭 450 萬人+匈牙利 650 萬人=1750 萬人)還多上許多,比起捷克、芬蘭和匈牙利,波蘭人有更多的機會在當地創造足以致富的科技公司。

此外,比起西歐,波蘭市場對全球各大網路巨頭的吸引力還是稍嫌不足,因此由於市場尚未被全球性的大型企業佔據,波蘭當地的公司擁有更多的時間去開發當地市場,像是如同波蘭版 eBay 的線上購物網站 Allegr(註四),以及號稱波蘭版 Amazon 的電子商務網站 Merlin(註五)。這是個絕佳的商業模式,採用那些在別的地方已經驗證過的可行的商業模式,那何必還要去冒險呢?

這就是波蘭有趣的地方!現在波蘭的市場比起以往顯得更擁擠了,許多成功的商業模式被當地企業抄襲模仿,也有些國際企業發現這塊市場開始進軍波蘭。然而若是要模仿最近的矽谷新秀像是 Pinterest、Square,在波蘭大概沒有人能比得上 來自柏林的專業級 Copycat(這裡指的是德國的 Samwer 三兄弟)。因此,面對擁擠的市場,波蘭企業家們不得不以更宏觀的思維和更多的創造力和企圖心,在市場上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編按】關於德國 Samwer 三兄弟,讀者可參考 inside 前文 關於德國網路 Startup &投資圈,不可不知 Samwer 三兄弟(一),在台灣我們可以找到他們的服務 Zalora 以及 Foodpanda

波蘭是矽谷的科技支柱…

好吧,這個小標可能下得有那麼一點誇張,但我的重點是波蘭擁有相當優良的技術教育,而且薪資相對低廉。在經常舉辦程式設計比賽的 Top Coder 的演算法項目中,波蘭排名第三(註六)贏過美國,且波蘭程式設計師在其他國際性的程式設計比賽中也常獲得相當優異的名次表現。不只如此,在波蘭一位優秀且具有相當經驗的開發者年薪大約是 20,000 -- 40,000 歐元(大約為 75 萬-150 萬台幣),試試看以這個水準的薪水在柏林是否足以聘請一位開發者,更不用提矽谷平均 10 萬美元(約台幣 300 萬)的年薪了(註七)。

波蘭工程師通常擁有一口流利的英文,加上來自相似的西方文化背景,這些條件足以形成一個強大的事業組合。如同 TechCrunch 之前關於波蘭工程師加入美國新創公司的報導(註八),越來越多波蘭工程師受到矚目。也許你會認為向印度或巴基斯坦尋求外包服務更加便宜,那些曾經這麼做過的公司大概會告訴你,文化差異是個很大的難題。

對於來自海外高品質的工程師和技術團隊的需求從來不曾間斷,如果你考量到一位波蘭開發者的年薪遠低於來自舊金山開發者的薪資,那麼你會明顯地發現其中的利潤在哪裡。現在,比較一下 20、30 甚至 50 位來自波蘭與來自舊金山開發者的薪資差異,這可是能讓你的公司靈活運用的相當大的數目。

接受外包業務是個很好的生意,事實上是:非常好。好到許多企業家選擇殺掉自己的產品,專注於外包業務。

在我第一次遇見 10Clouds(網頁程式開發公司)時,他們正竭力推銷自己的 Facebook app, 但當我半年後再次遇見他們時,他們已經把 10Clouds 關閉,創辦人之一的 Michał Kłujszo 告訴我:「我們從顧問諮詢服務獲得相當大的利益,於是我們決定投入這塊領域。」目前他們雇用了 20 名開發者並且與一些美國新創公司簽有合約。

我們回來了,並且開始運用它

過了幾年,那些放棄自己的產品去做外包業務的人回來了,回來把自己的創意點子發展成一番事業,難以想像的是現在正是創業的最佳時間點。網頁與手機程式開發商 Applicak 正是最好的例子,他們帶著組織化且薪資相對低廉的技術團隊、手頭上還有一些種子資金和國際合約回來。位於克拉科夫的 Applicak,從歐洲與美國起家,從事程式設計逾五年,手邊仍保有外包業務,目前他們正在進行一項新的合資新創事業 --- 群眾募資平台 Credictive。

聰明的投資者正蠢蠢欲動

矽谷的成功關鍵因素之一在於其獨特的生態系統:成功的企業家退休後轉而成為天使投資者或創投。他們所帶來的經驗、知識和人脈,往往是比他們投資的金額還要更加寶貴的。

波蘭現在正逐漸形塑出一個相似的生態系統。在華沙、波茲南和克拉科夫都有不少投資者出現投資新創企業,其中,來自德國柏林的創投公司 Point Nine(註九)更是積極地在波蘭尋找投資機會,共同創辦人 Pawel Chudzinski  甚至比許多波蘭當地的投資家更了解波蘭的機會與優勢,這些人提供的不只是資金上的援助,更重要的來自矽谷的經驗與門路的傳承。

東歐的創業圈生態系統正一步步地形成,那將是有別於西歐與矽谷的創業圈。我們也許不會創造出下一個全球化的社群網路,但當你看到更多好用的工具程式、精采的遊戲程式,別驚訝於它們可能都來自波蘭!

註一:Appcod.es

註二:Mobeelizer

註三:Positionly

註四:Allegro

註五:Merlin

註六:Top Coder ranking

註七:The average tech salary in Silicon Valley

註八:Polish programmers are joining U.S. startups – but staying in Poland

註九:Point Nine

 


Cookie 消失?試試看全新 AI 影像內容辨識:讓用戶看的內容決定看到的廣告

Google Chrome 即將淘汰幫助廣告主的工具—— Cookie ,它的離去將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評論
Photo Credit:<a href="https://www.shutterstock.com/zh/image-photo/ai-artificial-intelligence-big-data-internet-1075853384" target="_blank">shutterstock</a>
評論

透過GA分析進站者發現, Safari的新客數越來越多,難道這表示 iOS 的用戶數也跟著增加了嗎?注意了,這有可能是 Apple 封鎖第三方 Cookie 帶來的影響。隨著 Google 即將淘汰 Chrome 上的 Cookie ,這個幫助廣告主記住用戶受眾的小工具,將要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後 Cookie 時代的廣告受眾如何鎖定?

各大廣告平台在過去幾年不斷地透過 Cookie 以及其它方式,悄悄收集使用者的用戶數據,隨著這幾年用戶的隱私權意識抬頭, Apple 與 Google 對於藉由 Cookie 辨識用戶資料的廣告投遞方式,持有不同的態度,這也將是所有廣告主的極大挑戰。當 Cookie 不復存在,要如何辨識使用者資料?

Cookie 消失了,或許會有新的數據辨識工具來取代,但是任何試圖跟蹤受眾的方式,都難以符合大眾對於保護隱私權的期望。另一方面,也極有可能無法再通過日趨嚴格的媒體監管限制。無論如何,數位廣告不能像過去一樣,無條件地使用類似 Cookie 的追蹤方式,來達到與現在同樣的廣告效果。

後 Cookie 時代內容辨識類型的廣告鎖定方式,將成為未來具指標性的投放策略。廣告與瀏覽平台或內文主題的高相關性,不僅能顯著提高受眾的互動度,更重要的是,完全不需要收集任何個人數據。

FreakOut Taiwan 不斷嘗試更友善的廣告投遞形式, 自 2016 年進入台灣市場的原生廣告,到 2020 年末引進「 Mirrors 」 AI 影像視覺內容辨識系統,都是以網路使用者的角度出發。「 Mirrors 」不需要使用傳統的受眾興趣設定,即可針對「目標受眾在觀看的影像內容」、「品牌自身競爭對手或相關指定系列產品出現的影片」來投遞 YouTube 上的影音廣告。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AI 人工智慧影像技術突破,推動新一代內容辨識功能

傳統的內容比對廣告皆為自然語言處理 NLP 中心,基於「純文字」的比對來顯示相關廣告,如大家很熟悉的 Google AdSense 。但是,結合新興的 AI 演算和複雜的圖像辨識,已然能夠達到「影片」的內容偵測,透過增加多個比對層和基於自然語言處理 NLP 的基準定位,可深度學習並提供更精細的辨識洞察力。

舉例來說,若想要將汽車廣告投放給對汽車有興趣的人,我們要先從可能對汽車感興趣的受眾中開始推估,並且根據過去的經驗加入不同的興趣條件,最後針對素材更進一步地測試。透過 Mirrors ,我們可以讓廣告出現在有滿足特定條件的影片內,例如:在消費者觀看的影片中,出現汽車評測報告、自家品牌或競爭對手的 LOGO 、代言人等指定條件,再依照不同廣告主設定的預算判斷是否露出廣告。

藉由這樣的影像比對方式,可以更有效地根據消費者行為觸發廣告投遞條件,而不再是現行的用戶受眾數據。人的興趣是多樣且多變的,當對汽車有興趣的用戶在完成汽車的選購後,短期內將不會再瀏覽相關資訊,轉而瀏覽其他更具時效性的內容。透過消費者當下正在觀看的影片內容,取代消費者身上被貼上的數位標籤,將更貼近消費者本身的使用行為。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Mirrors AI 影像辨識:用消費者看的內容決定廣告

2021 年台灣數位報告指出,台灣人在各網路內容服務中,最愛「網路影片」的比例高達 97.9%,遠超過 Vlog、串流音樂、網路廣播、Podcast 。

影音廣告早已是品牌經營的趨勢:根據 DMA 2019 年台灣數位廣告量統計報告指出,台灣各類型廣告中,影音廣告以 37.2% 的成長比例大幅領先奪冠。其中 YouTube 持續蟬聯台灣最常被造訪網站第 2 名(僅次於 Google ) ,在台灣各大影音平台中的觸及率及影響力不容小覷。

2021 年 FreakOut Taiwan 已與客戶合作,進行搭載新系統的 YouTube 串流內廣告投遞,在針對品牌及產品客製化的多層鎖定策略建議下,房地產廣告的 CTR 表現高於平均,並發現「人臉」群組辨識表現為佳,其中多為財經、名嘴等名人。而美妝品牌廣告 VTR 表現優異,則以品牌「 Logo 」、「人臉」群組有最出色的表現。

本文章內容由「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