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能用 DAPP,翻轉整個賭博業嗎?

以此 dApp 為例,所有下注資金鎖在智能合約内,開源透明,無跑路風險,開彩即自動派彩,減少大量營運成本,不需聘用昂貴的管理層運作,沒抽成,賠率更好,是不是比傳統賭博更加可靠呢?
評論
Photo Credit: 截自 P3D 官網
Photo Credit: 截自 P3D 官網
評論

今日介紹一個新上線 P3D 生態系的 dApp,Sacrific3D 。這個屬於賭博類的 dApp 玩法簡單,每局只需五個玩家參與,可選擇 0.1ETH, 0.5ETH, 2.5ETH 下注作為祭品獻給眾神,三者的彩池是獨立計算的。以 0.1ETH 為例,當第五位玩家下注後,智能合約即根據當前的 block number 去生成一個隨機數,去選定五位中哪一位犧牲,犧牲的玩家會失去所有祭品,其他四位玩家則獲得 0.12ETH 作回報,即贏取 0.02ETH。

到這裡,心水清的讀者會發現,尚有 0.02ETH 餘額,會如何處置呢?一般莊家做法會將這 0.02ETH 當作抽成,但這裡並不,而是全數用來購買 P3D 幣儲存於智能合約之內,關於 P3D 幣的介紹,請見我之前的文章: 【專欄】Fomo3D 如此成功,團隊的幣值得投資嗎?

持有 P3D 幣會有 ETH 分紅,而這筆分紅會給犧牲了的玩家,所以輸家也有獎勵,有趣不?更有趣的是,經過每局的累積,P3D 幣越來越多,變相分紅也越來越多 (這裡有一些假設,分紅計算方法見前文)。

我一星期前由二十多局開始研究,到現在一百多局,P3D 幣亦由 2X 枚增至 116 枚。由於 P3D 分紅是即時分派,在 Sacrific3D 頁面亦即時顯示輸家可獲得的分紅 (見圖),這樣你可決定分紅到達哪個位置才參與,以減少輸錢的金額。屆時,亦可能有人寫個智能合約去參與,尤如 Fomo3D 一樣。

到此,你會發現這個 dApp 的團隊除了可在購買 P3D 幣有 3% 推薦獎勵外,並沒有什麼好處,對這等好事,我心存狐疑,特地請教 區塊鏈工程師朱西西  ,看看智能合約內有否什麼古惑漏洞騙取金錢,但他認為合約 99% 安全,亂數的產生亦算安全,開發者除上述提及的推薦獎勵外,並沒有賺錢。

但這個 dApp 有一個缺陷,就是手續費佔比頗高,以 0.1ETH 下注,贏取 0.02ETH,下注時 4 gwei gas 的話,就是 0.001716ETH 的手續費,佔近一成。這個佔比在 0.5 和 2.5ETH 注碼下會顯注下降。但銀碼一大,難完局,要有心理準備等待或自己再下注凑夠五人。

與許多幣友一樣,我並不鼓勵賭博,但為何特別介紹這個 dApp? 這個 dApp 只是一個例子,賭博類 dApp 的開源、透明和公平性,本身是一個適合展示智能合約用途的場所。玩家可以等到紅利完全蓋過成本和交易費用才參與,只是一般玩家並不會等待而已。這個很有趣,決定權在玩家,但玩家們自行放棄最有利的介入點。

Sacrific3D 還有一個有趣課題,與其他 dApp 或幣種的連動,影響了該幣的供需,這種模式在現實世界的賭博遊戲很少看到。現時 P3D 最大持有地址持有 142,142P3D,我期待著它能打破。

區塊鏈賭博 dApp 帶來的反思

普羅大眾一般對賭博反感,因為行業利大,黑箱作業,且常與黑幫掛勾,加上政府的教育宣傳。還記得澳門沒開放賭權前,黑幫横行,街頭時常上演黑幫互相撕殺的場面,很少外地人特地去旅遊。但自從開放賭權,引入外資管理和競爭後,澳門生態煥然一新,賭場從業員的待遇提升,澳門人均收入大幅增長,旅遊業亦大放異彩。何況黑幫在區塊鏈賭博項目並沒有特別優勢,也因此大大降低衍生的社會問題。

現時許多國家也把賭博權收歸國有或用發牌制度規管。在香港要賭就只能在賽馬會轄下的投注站和馬場,賠率不好,你也只有賭與不賭兩種選擇,即使看見外圍 (包括外國合法的博彩公司) 賠率好很多,你也不能合法下注。對於打擊外圍賭博,政府是不遺餘力的,即使莊家沒打算跑路,一被搗破,你戶口的資金也就泡湯。以前,賽馬會提供的無跑路風險賭博,值得你接受較低賠率;但現在,智能合約的出現,值得你反思當下的博彩模式。

以此 dApp 為例,所有下注資金鎖在智能合約内,開源透明,無跑路風險,開彩即自動派彩,減少大量行政開支,不需聘用昂貴的管理層運作,沒抽成,賠率更好,政府除了税收外,還可以用什麼藉口打擊呢?

很多他國政府容許有 649、六合彩之類的賭博遊戲,說人民需要娛樂,也製造向上流的一絲希望。從娛樂角度,筆者認為許多賭博遊戲與打機課金或到冒險樂園買幣夾公仔無異,都是花錢尋找刺激快感,消磨時間。像 Sacrific3D,你一開始已知有 80% 機會贏取 20% 的回報,20% 機會輸掉本金減紅利,你也能計算到大約花多少錢買到快感。

看穿了這點,我們要買開心時,就該買勝率和回報較高的,減少每個單位快感的成本。所以,現時一般博彩 dApps(抽成約 1-2%),比政府辦的博彩遊戲,更符合效益。圖為香港賽馬會獎金基金分配比例,只有 54% 投注額用作派彩,玩家勝算可想而知,想向上流?向下流更易呢。別錯誤地把賭博當作投資,你不會到主體樂園把花了的錢當作投資吧?贏錢是 bonus,輸錢是買娛樂。

當然,賭博 dApps 並不可能完全取代實體賭場。筆者有位同學常到賭場玩,每次她必定消費一定金額才走,即使贏了錢,也全數或打賞或購買餐飲花掉。她認為賭場聘請那麼多人陪她玩,提供安全舒適的環境給她消磨時間,花錢是應該的。這些場景是 dApps 製造不了的,但那些賭博遊戲如 649、六合彩,順理成章應被 dApps 取代。

註:Sacrific3D 並非 P3D 團隊 TeamJUST 的官方產品,而是第三方接入的產品,據悉這已是第四個接入貢獻 P3D 的項目。

延伸閱讀:



精選熱門好工作

行銷協理

數字銀河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數位行銷資深人員

王道商業銀行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Web Developer

PicCollage 拼貼趣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