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 將社交價值實質化的實例: BuddyBeers

2010年,團購的鼻祖Groupon替Web 2.0開啟了一個具有規模化的先例,他除了發展出群購的力量,也將網路上的用戶體驗以及商業模式從線上帶至線下,英文稱為O2O (Online to offline)。從此,這種新的模式激發了越來越多的網路新創服務,利用線上訊息能夠快速傳播加上方便性的優勢,進而帶動消費者回到線下消費,還有對產品能有實質的體驗。
評論
評論

buddybeers 創辦人

 本文為客座投稿,作者 Ewan,高雄人,現任職於慕尼黑的網路廣告公司 CONRAD CAINE。Twitter @yuchengtw

2010 年,團購的鼻祖 Groupon 替 Web 2.0 開啟了一個具有規模化的先例,他除了發展出群購的力量,也將網路上的用戶體驗以及商業模式從線上帶至線下,英文稱為 O2O (Online to offline)。從此,這種新的模式激發了越來越多的網路新創服務,利用線上訊息能夠快速傳播加上方便性的優勢,進而帶動消費者回到線下消費,還有對產品能有實質的體驗。

O2O 模式可以被視為行之已久的電子商務模式的延伸。本來你在線上購買的僅是實質商品 (書,家俱...),但是現在你的在線購買行為甚至可以轉化為享受實質的線下服務,比如除了團購,大家熟悉的 EZTable,還有去年紅極一時的短期租屋仲介服務 Airbnb 等。

接著,正當社交成為各大小網路服務不可忽略的要素後,許多電子商務品牌開始舉著社交商務的旗子,和這一波社交浪潮一同起舞。他們讓彼此不相識的用戶間交流著自己的產品購買經驗,互相認識的朋友間的產品推薦則顯得更有說服力。

還有一個也許大家仍未淡忘的慷慨解囊模式,中國大陸幾乎人人都用的即時通軟件 QQ 就有買線上虛擬物品送給朋友的機制,2010 年,瑞典的海盜彎創始人創辦了 Flattr,概念相同還有台灣的 Richi 線上小費箱,讓我們可以用實際的捐款行動,支持自己喜歡的線上內容,特別是其創作者 (大部分是部落客)。

就這樣,短短的幾年內,新興的網路運作模式不管是 O2O、電子商務加社交、捐獻贈送,先不論能否營利,至少他們不管是單獨或是結合一起運作,都替新創團隊創造出無限的可能性,而且這樣的可能性可以是很簡單的微型應用。

有多簡單呢? BuddyBeers 就是一個很好的微型應用的例子。

Buddy Beers iPhone App from Buddy Beers on Vimeo.

「打開這個 App,註冊一個帳號後,你可以開始請朋友喝啤酒,然後你得輸入朋友的姓名、郵件和電話號碼,接下來通過 Paypal 或是信用卡付款。你的朋友會接到 (郵件或是簡訊) 啤酒券的代碼,他便可以在 90 天內到你指定的酒吧兌換。」

筆者分析幾個 BuddyBeers 模式值得我們觀察的特點:

  • 簡單 :

BuddyBeers 的創辦人在不同的訪談中,常常很自豪的說,這個應用的概念實在再簡單也不過了。他們通常可以在短短的 5 分鐘內,讓一般人很快能認識 BuddyBeers。

  • 社交價 值實質化 :

除了 Facebook 廣泛的朋友社交圈之外,目前也有不少微型社交應用試圖將社交範圍縮小至「更親密的關係」,其中像是 Path 根據英國牛津大學人類學教授 Robin Dunbar 的論點,將你的朋友圈侷限至 150 人; FamilyLeaf 讓你只跟家人親戚互相分享訊息; Pair 則專替情侶打造一個屬於兩人親密互動的世界。然而,筆者不把 BuddyBeers 是為一個「酒友相聚的社交網路」,他不是一個社交網路,他更像一個擁抱社交概念的應用,就像我們在 Spoyify 上和朋友分享音樂一樣,這是一種「將社交的價值作主題性的延伸。」不同於 Spotify 上音樂分享,或是 Facebook 上的「讚」等相對抽象的價值,BuddyBeers 讓你將分享的價值實質化,啤酒可以拿在手裡,一邊和其他人聊天,並喝進肚子裡。

  • O2O+清晰的營利模式 :

如同 Groupon 的運作,BuddyBeers 和越來越多的酒吧合作,將人們帶進店裡消費,酒吧的每一筆收入,他們都可以從中收取佣金。過去年的經濟蕭條,許多德國的酒吧發現大家為了節省開銷,喜歡買酒回家開轟趴。但 BuddyBeers 似乎能漸漸地將人群帶回酒吧消費,間接地促進整個產業的復甦。

  • 慷慨解囊的付出 :

之前提到的 Flattr 是讓你捐錢,但朋友間除了婚禮,送錢這件事讓彼此的關係少了情感。有人也會送像 Groupon 一樣的折價券,然而這表示朋友在兌換商品時還得自付一部分的金額補足。小額的啤酒請客讓你的付出多了點「阿莎力」。

  • 長尾 :

團購模式目前較令人詬病的是,那些促銷常常吸引著為了撿便宜的人去消費,對商家來說,這並不一定會導向長期的雙贏。而對酒吧而言,由於每次消費金額過小,因此無法透過團購優惠來進行促銷。目前看來,BuddyBeers 顯然可以替消費者,商家 (酒吧) 還有自己創造出一個三贏的局面。

西方人 (特別是德國人) 愛喝酒 、喜歡靠喝酒小酌聯絡感情大家都知道 (事實上,在網路社交出現前,我們台灣人不也把喝酒和交際應酬畫上等號嗎?),人們不會因為貪便宜才久久一次進酒館喝酒,筆者來德國後更能體會到,能喝酒的名目還真不少:

生日必喝、

一個小考完... 喝、

白天教堂婚完晚上進酒館.... 喝、

星期四慶祝隔一天是 TGIF..... 喝、

通過面試..... 喝.......

BuddyBeers 的出現讓你更沒藉口逃避每次答應請朋友喝酒的諾言,你可以常聽到:「謝謝你幫我搬家,下次請你喝酒」。你甚至可以因為聚會遲到,大家還在等你的時候,先用 BuddyBeers 請大夥喝一輪。

總之,我們人可以透過 BuddyBeers 活絡和朋友間的社交關係。酒吧除了有機會達到宣傳目的,也同時可以期待客戶的回流。

長遠的規劃來看,BuddyBeers 發展了自己的貨幣 Buddybucks,一方面能穩固自己的金流,另一方面,他們也提供 Flattr「捐錢」以外的選擇 -- 是說,Buddybucks 會是以分享鍵的形式在部落格文下出現,讓喜歡內容的讀者將創作者「灌醉」嗎?
在這股新興的網路創業熱浪,創業者和投資人澎湃地討論著「模式」(商業,運作和營利),但不能不緊記著,一切得回歸基本面,把用戶體驗、需求以及簡單性列為最高準則。BuddyBeers 是一個很棒的例子,沒有酷炫的絕對創新,也不會成為下一條大代誌,但是他的細膩,已經能虜獲不少用戶的芳心了。

Buddybeers 的創辦人 Travis J. Todd 是一個來自加州的年輕設計師兼程序員,在德國柏林待超過 5 年的時間了,過去幫過幾個 Startups 寫程序。然後創建了 Buddylabs,名字聽起來似乎他們團隊會陸續打造一些基於朋友社交的產品服務,除了 Buddybeers 外,還有一個最近還處於神祕階段的 toa.st

Buddybeers 被喻為是替這波柏林 -- 下一個矽谷 -- 創新革命所注入的新血,其他享有相同盛名的包括瑞典人 Alexander Ljung 的 Soundcloud,Ashton Kutcher 投資的 Amen,moped 等等。他們其中許多並非德國人,而德國媒體也將厚望寄於這些後起之秀,希望透過他們的創意,讓德國柏林能漸漸擺脫「山寨製造中心」的污名。
Travis J. Todd 私下也活躍於德國柏林的創業圈,他創辦了 siliconallee,一個關於柏林網路創業環境的英文部落格,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