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倦了社群廣告和同溫層的新聞來源?捲土歸來的RSS可能是你最佳選擇

在這個演算法氾濫的年代,想要擁有客製化的新聞資訊來源,除了社群網站、還有很多工具能夠滿足你的需求,比如RSS。
評論
評論

本文獲合作媒體 36kr 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 Wired,題為「It's Time For an RSS Revival」。

在這個演算法氾濫的年代,想要擁有客製化的新聞資訊來源,除了社群網站、還有很多工具能夠滿足你的需求,比如 RSS 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隨著網際網路和社群網站服務的日益完善,其恐怖之處也逐漸顯現出來。從購物平台上無處不在的廣告追踪碼、到各式各樣的客製化推薦演算法,都在悄然間吞噬著每一個深入其中的人。不幸的是,沒有什麼好方法可以祛除這些弊端。

不過,如果你厭倦了控制你在網路上看到什麼東西的黑箱演算法、厭倦了各種社群網站,這邊還有一個喘息的機會──今天就要來為大家介紹 RSS 這樣的服務;它始終存在,卻一直被人們所忽視。

RSS icon by Jurgen Appelo

對於某些人來說,這意味著要找到一個 Digg Reader 的替代品...(Digg Reader 已在 3 月 26 日停止服務)。也有某些人在五年前 Google Reader 關閉後,就已經不再使用 RSS 了。也有某些人已經轉移到了 Feedly 上去閱讀自己訂閱的文章了。

當然,對於從未聽過這個詞的新讀者而言,首先要來介紹「RSS feed 究竟是什麼」,也是我們在本篇文章中接著要討論的主軸。

RSS 從未離開過

RSS(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 簡易資訊聚合)是一種訊息來源格式規範,最早誕生於 1997 年,在 2000 年初時流行開來。其目的很簡單:以標準化格式追蹤特定網站內容的更新,例如部落格文章、新聞、音訊的摘要等等。

RSS 可以定期更新使用者喜歡的網站全天候發布的內容。可以把它想像成一個聚合媒介,能將你喜歡的網站的內容當作食物,直接餵給你;或者更常見的是,通過 RSS 閱讀器這個媒介向你提供消息。

從 RSS 閱讀器中獲取新聞,與從 Facebook 、 Twitter 、 Nuzzel 或 Apple News 等管道來獲取新聞相比,前者像是自助餐、後者則像用菜單點菜。雖然無論哪種情況,使用者都能決定自己想要吃什麼。但「自助餐」這個選項提供給了使用者了一個全新的選擇。

知名 RSS 閱讀器 Feedly 的創始人兼執行長埃德溫·霍達巴克欽(Edwin Khodabakchian)對此表示:「一開始你可能覺得社群網站很有趣,但是把社群網站和演算法混合在一起的時候,你會發現吸收資訊的過程中會有很多噪音。在這裡你不能百分百地控制演算法,來決定你到底想要看到什麼。然而像 Feedly  這樣的工具,就給你提供了一種更加透明和可控制的方式,來獲得你所需要的訊息。」

自 2008 創辦以來至今擁有 1400 萬使用者的 Feedly 是市場上最大的 RSS 閱讀器。而在 Google Reader 關閉後,又有更多老使用者都轉向使用 Feedly 了。(圖為 Feedly 螢幕截圖)

但 Feedly 並不是你唯一的選擇,各式各樣的 RSS 閱讀器在市面上流通。基本上所有 RSS 閱讀器的功能都大同小異。你告訴 RSS 閱讀器想要關注哪些網站的 RSS(比如《紐約時報》),接著它們就會自動收集這些網站發佈出來的每一個新文章的標題,並為使用者提供與之對應的內容──有些是訊息片段,有些是完整的文章,這取決於新聞消息來源。

在過去的兩年裡, Feedly 已經傾向於成為一種研究用的工具而不是被動的娛樂工具。這在一定程度上是為了與開放的社群平台形成差異化。

霍達巴克欽表示:「如果讓 RSS 閱讀器追求娛樂性的內容,那就不是與其他的新聞工具競爭、而是與 Instagram 等人們用來消磨時間的平台進行競爭了。但是反過來說,如果你把它當做是一個智慧研究助理,就能從中看到龐大且日益增長的使用者需求。」

儘管如此,Feedly 還是為娛樂向使用者提供了一些服務。它有一個乾淨的使用者介面,其免費版本可以讓用戶追踪 100 個來源,並且可以分為三類——新聞、體育、幽默,或者其他使用者感興趣的類別。它還能顯示每個故事在 Feedly 和各種社群網站中的受歡迎程度,讓使用者了解人們正在閱讀什麼內容,但不會讓這些訊息來決定用戶看到的內容。付費版本(Feedly 大約有 10 萬名用戶購買)可以給使用者提供更多的訂閱來源、更快的更新和更好的團隊協作工具。

如果想要獲得更多的複古的感覺,你可以嘗試一下 The Old Reader,這個閱讀器在保留 RSS 閱讀器的體驗的同時,強化了社交服務。

The Old Reader 服務截圖

與此同時,想要更多權限的用戶可能會去嘗試 Inoreader,它提供了許多免費的功能——無限制的訂閱來源和標籤,以及一些關鍵的整合服務。這些服務在 Feedly 裡只有付費使用者才能使用。

「在對大眾用戶有吸引力的設計和用戶體驗方面,Feedly 領先於我們,我們將努力解決這個問題。」Inoreader 的業務開發經理維克多·斯坦科夫(Victor Stankov)表示:「但是,RSS 閱讀器的忠實粉絲愛我們超過 Feedly。」

Inoreader 服務截圖

這只是許多人的三種選擇。關鍵在於:在 2018 年,你還能很容易地找到一個 RSS 閱讀器,來滿足你的需求。事後看來,這是個不小的奇蹟。

回到 RSS

五年前,當 The Old Reader 執行長沃爾夫接手 The Old Reader 時,他提出了一個前瞻性的見解:「Facebook 頁面中充斥著推銷、奇怪的演算法以及基於 cookie 的購物車提醒,讓使用者無法獲得任何有價值的資訊。只要 60 美元,企業就可以向 Facebook 用戶推廣一個頁面了。用不了多久,使用者的 news feed 就會變得毫無價值。」

最近的一項研究顯示,至少有三分之二的美國人從社交媒體上獲得新聞,而傳統的消息來源則被人拋在一邊。

網路平台化已經造成了許多受害者,包括 RSS 閱讀器。Google Reader 在 2013 年的倒閉是一個重大打擊;谷歌當時的高管理查德·金格拉斯(Richard Gingras)表示:「公司傾向透過『最適當的方式』,在適當的時間以適當的訊息滿足每個使用者的興趣的產品。」

換句話說,讓 Google Now 決定你想要看到什麼。廣受歡迎的 Digg Reader 就是為了因應 Google Reader 而誕生的。然而在經歷了近四年的運營之後,Digg Reader 也在近日關閉了。

儘管遇到了這些挫折,但 RSS 依然存在。「我真的無法解釋這一個現象。我本來以為多年來它受到的種種打擊,會讓 RSS 的存在變得更糟。」協助建立 RSS 的工程師戴夫·懷納(Dave Winer)表示。

在一定程度上,這個結果要歸結於人們對社交媒體的疲倦。Inoreader 的業務開發經理斯坦科夫表示,自 2015 年以來,Inoreader 的搜索量幾乎翻了一倍:「RSS 閱讀器不僅在社交媒體時代活了下來,而且又聚集了越來越多的注意力,因為人們意識到了過分依賴 Facebook 和其他社交媒體的弊端。」。

顯然,RSS 閱讀器也有自己的缺點。當多個媒體同時發布相同的新聞的時候,會讓人煩不勝煩。但有各種解決辦法:過濾工具可以幫助你跳過你不關心的事情。當有幾十個基本相同的新聞報導出現時,The Old Reader 已經嘗試使用一些工具來幫助使用者標註出一個新聞。

不同的出版商也提供不同程度的 RSS 訂閱來源。例如,《紐約時報》和《Ringer》提供了精確的選擇,幫助使用者關注自己關心的話題。不經常發佈內容的網站很容易淹沒在混亂中。多媒體的內容有時候不能傳輸,比如《FiveThirtyEight》最近發布了一個有趣的交互式貿易戰遊戲,但 RSS 無法解析。

所有的閱讀器都有相關的設定,來幫助在可能的情況下應對這些問題。這只是你想花多少時間來塑造你的 RSS 的問題。

「社交媒體之所以具有大眾吸引力,是因為它很容易理解和使用,對使用者來說幾乎沒有任何挑戰。」斯坦科夫表示。「RSS 是一個完全不同的遊戲,它的主要目標是讓使用者研究和尋找有價值的資料來源,並定期清理新聞來源中不相關的噪音。

儘管只是稍微調整一下,在使用 RSS 的時候,我還是獲得了一些驚喜。因為它給我提供了我從未見過的、非常感興趣的內容。這些不是每個人都在讀的內容。但它們是我想讀的。」

RSS 的演變

雖然 RSS 閱讀器看起來就像是在演算法時代給人們提供的一個庇護所。但它們並不反對使用自己的演算法,因為它們在不斷發展並重新獲得相關性。這看起來並不是完全衝突的。

「電腦在幫助理解訊息方面發揮很大作用,但它們必須是透明的,使用者必須要能從中獲得掌控權。」霍達巴克欽說:「現在黑箱的演算法問題是,它們站在你肩膀上看,但不相信你能分辨出什麼是正確的。」 

Feedly 以專業用戶為中心,希望利用人工智能更好地將用戶與專業的專家聯繫起來。沃爾夫也把人工智能當作一種更好地標記內容的方式。「我認為演算法很棒。」沃爾夫說:「我認為問題在於,這些演算法在什麼情況下會由廣告公司運行。」

雖然 Digg Reader 已經關閉,但新的 RSS 工具仍在繼續上線。就連初始開發 RSS 服務的工程師懷納也重新加入了競爭,近日推出了 feedbase 資料庫。透過 feedbase,使用者可以輕鬆查看其他人訂閱的內容,採取了更加開放的方法來促進內容被讀取。「我認為這可能是一個很好的時機,可以嘗試在 RSS 中添加這個重要的功能,它將是動態訂閱列表的一部分。」懷納表示。

儘管如此, RSS 能夠對使用者產生的持久吸引力的地方,仍然來自於那些沒有改變的部分:一個未經過濾的內容媒介,在那裡,使用者能對自己想看的內容做出決定。

沃爾夫表示:「對我來說,關於 RSS 最令人驚奇的是沒有人真正離開它。在某種程度上,當你離開 RSS,然後回到它的時候,它仍然存在,這是瘋狂的。」



精選熱門好工作

Android 工程師

Omlet Arcade 美商歐姆雷特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App軟體工程師(iOS或Android專業皆可)

酷鳩科技有限公司
新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軟體工程師

均一平台教育基金會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