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dio,Skype創辦人於Joost失敗後捲土重來之作?

評論
評論

美國時間 10/17 GigaOM 揭露了 Skype 共同創辦人 Janus Friis 於 video streaming 的最新力作:Vdio(Skype 另一位創辦人 Niklas Zennstrom 雖然這次對外表示他並沒有實際參與創辦 Vdio,但兩人實在太密切了,外界還是會認為脫不了關係)。這個網站的命名,與他們另一個 streaming music 的服務,Rdio.com,有異曲同工之妙。

筆者真要佩服他們對產品命名的功力,Rdio 與 Vdio,不僅發音類似 Radio 與 Video,看起來也像,要套漢字構成與使用方式的六書,象形與形聲兼具,好唸又好記,同時也給了 GigaOM 的作者挖掘出這個師出名門的蛛絲馬跡 (Vdio 隨後已經證實 GigaOM 的報導 )。

這件事情會值得關注,筆者認為是這樣的組合:"Skype+Rdio+Joost"

Skype 沒話說,最新的發展是歐盟准許 Microsoft 的併購案,第二次嫁入豪門 (第一次是嫁給 eBay);

Rdio 是類似由歐洲紅到美國的 無廣告月租型的 music streaming 服務,Spotify(兩者比較可參考 此篇文章 ),於去年八月推出 private beta 測試之後,今年 十月初正式於美國推出服務 ,逐漸受到歡迎,但台灣的讀者可能比較陌生;

Joost Client

Joost ?台灣的ˊ讀者可能更陌生了。這是 Niklas 與 Janus 於創辦了 Skype 賣給 eBay 之後,將他們所向無敵的 peer-to-peer 技術 應用於 video streaming 的產品。Joost 是一個靠廣告營收的 video streaming 服務,類似 Hulu 的廣告營收模式,但有別於 Netflix 收取月租費的模式 。

Joost 於 2007 年 2 月推出 beta 版,一開始是以一個 Mozilla-based 的軟體提供服務,如上圖,後來改為 Flash-based 的 web 播放器。因為筆者之前服務的公司與 Skype 合作愉快的關係,Joost 也順理成章地成為 下一個合作的產品 。筆者曾於 2007 年 6 月在數位時代發表一篇有關 Joost 的文章 ,分享了當時對 Joost 的一些想法。但 Joost 後來並未成功 (當然也沒在台灣推出),而且 Skype 的創辦人與 Joost 還一起告當時的 CEO Mike Volpi 竊取 Joltid 的智慧財產 ,搞得很難看。

Skype 兩位創辦人最早的創業為 Kazaa,是一個 P2P File sharing software,但因使用者多用來分享 music files,因此被美國唱片公司聯合提告,兩人一度因此無法進入美國。十年後再次進入 music 的領土,雖然整個 music 與 internet 產業已經有很大的改變與生態,但兩人不能重蹈覆轍,所以這次 Rdio 走的是 Ads-free On-demand DRM-based 的 subscription 模式,music content 是來自於唱片公司的合法授權。昔日被唱片業者視為必須除之的大禍害,如今則變成是緊密的合作夥伴,可見只要能夠創造出 win-win solution,敵人也可以轉變為戰友。

若說 Rdio 是 Niklas 與 Janus 繼 Kazaa 之後於 internet music 服務的東山再起,那 Vdio 可也視為兩人於 Joost 失敗之後的捲土重來之作嗎?

筆者於 2007 年發表的文章中曾指出 Joost 可能遇到的挑戰是什麼,不過那時 Joost 才剛開始,所以屬於臆測。但現在來看,就有更多的資訊可以歸納出以下的幾點:

  • 服務內容取得的困難:Content,Content,Content ! 內容取得是過去與現在都存在的根本問題。Joost 的模式是與內容業者攤分廣告營收,不是向內容業者購買版權,因此內容業者需要有同樣的思維願意合作,這個模式才有可能做得起來。雖然一開始 Viacom 與 CBS 加入 (也入故),但後來證明多數的其他主流商業電影與電視內容業者並不買單,Joost 缺乏足以吸引眾多使用者的內容,即便影片內置廣告,效果就大打折扣,連廣告主的意願也降低,這樣的惡性循環之下 Joost 也逐漸流失使用者。雪上加霜的是,由 NBC 與 Fox 這些主流內容的業者成立的 Hulu 在 2008 年初推出,類似的營運模式,但內容取得不是問題。有這些觀賞價值高的內容撐腰,Hulu 迅速累積用戶,因此吸引更多內容業者的合作,再吸引更多的用戶,這樣的正向循環,廣告主自然上門 (Hulu 現在也有月租模式)。Hulu 目前位居全美前十大 online video sites 第九位 (by unique viewers),但它卻產生最多的 video 廣告 impression( 今年二月有超過 11 億 impressions),這樣一比較,Joost 還有立足之地嗎?
  • 使用者取得服務的不便與品質Client vs. Browser! 如前述 Joost 類似 Skype,使用者必須要下載軟體才能使用服務 (與 p2p 的技術有關)。但不同的是,Skype 是一個要牽涉兩方或多方的通訊軟體,為了享受 Skype 的免費服務,使用者下載後會鼓勵通訊的另一方也下載軟體;看 video 主要是單方的行為,加上電腦使用者原本對於下載軟體的 concerns 會多於在瀏覽器上取得服務。Joost 後來調整為 browser-based 的服務,不僅已經錯失時機,也因為主要資源都投注於 Client-based 的開發,。另外,Joost 是架構於 p2p 技術的服務,這個 p2p 網路上的參與者越多,p2p 越能發揮功效,反之效能越差。所以 Joost 的使用者少,影片於網路上傳輸的品質就會因此下滑,而 Joost 一開始是打著高畫質的旗幟,傳輸量更大,品質更糟,但另一方 Hulu 的影片品質就好很多。雖然這代表的是兩種截然不同營運成本,但影片品質是 bottom line,使用者觀賞的經驗不佳,零營運成本也沒有競爭力。
  • 過度與快速擴張導致經營不善: 赫赫有名且成功的 Skype 創辦人+第一輪就有美金 4500 萬的資金與重量級投資人 (Sequoia Capital, Index Ventures, 還有香港富商李嘉誠等)+內容業者 Viacom 與 CBS,這樣的黃金組合,說 Joost 是含著金湯匙出生一點都不為過。加上兩位創辦人才剛因為把 Skype 高價賣給了 eBay,沉浸於成功的喜悅中,反而讓 Joost 的野心過大,不僅公司規模快速擴大,且一開始就朝全球營運的方向發展,無法專心與聚焦於一個市場;且因為實在太醒目了,媒體大幅報導,引起產品正式上市前過高的期待,軟體 beta 時就吸引了超過 250,000 的測試者,這對 p2p 的軟體與一個新服務看似是好事,但當產品尚未 ready,技術上的問題無法短期內客服時,過高的期待轉眼變成嚴重的失望,原本市場上的 Hype 變成有反效果的 Killer。

有了 Joost 的前車之鑑,Niklas 與 Janus 這次新創的 Vdio,果然有不同的布局。這次要不是被 GigaOm 挖出來,從 2009 年底先設立公司,2010 年 10 月取得美金 560 萬的資金,到目前 closed-beta 的階段 (筆者目前正努力地向創辦人索取中...),Vdio 其實是很低調地進行,一開始會提供服務的市場也僅限於英國。雖然目前網站沒有任何服務的訊息,但若由 Rdio 的營運模式來推測,Vdio 應該是 Ads-free On-demand DRM-based Video 的 subscription 模式,修正 Joost 的 Ads-supported 模式。

即便 Vdio 盡量避免 Joost 的錯誤,此時 streaming video 的市場也與 2007 年大不同,尤其 Netflix 與 Hulu 雄據山頭,Amazon 也虎視眈眈,即便在英國市場也有領先的 LoveFilm(LoveFilm 是英國類似 Netflix,提供 streaming video 與 online DVD rental 的服務, 目前有超過 150 萬用戶),Vdio 又有什麼機會?GigaOm 問了一個問題,Vdio 的回覆持續保持神祕與耐人尋味:

G:How is it different from Netflix and LoveFilm? 

V:We think people will love using VDIO.

輕描淡寫,但是很典型的 Skype 創辦人調調!所以,筆者再來臆測一些可能性:

  • Born and Bred Social:Rdio 的服務,Social 是主要的 feature,於這次 Facebook  F8 發表 media partnership 之前,Rdio 的服務已經跟 Facebook 有深度的結合,形式類似 Spotify,就是朋友可以知道你現在正在聽什麼音樂。朋友之間也可以 share music list,可以由其他朋友聽的內容與被討論的程度讓使用者搜尋有興趣與合適的音樂等。這樣的 Social feature,理所當然會複製於 Vdio 上。一開始就由 Social 出發的產品設計,與既有的服務再加上 Social feature,是有不同的邏輯與思維,呈現給使用者的介面與功能也會不同。所以這可以是 Vdio 不同於 Netflix 或 Hulu 的切入點與市場區隔。
  • Group watching + Communication : 多人可以同時觀賞一部影片,並結合 Skype 的通訊功能,觀賞者之間可以透過 Video/Voice conference 或者 Group message 討論或交換意見。雖然現在 Skype 已經被 Microsoft 併購,不代表沒有合作的機會。
  • Live Video Streaming: 目前在 Netflix 或者 Hulu 上並沒有 Live Streaming 的服務,但 Joost 曾經測試過,當初筆者參與測試的經驗還不錯。若 Vdio 會有這樣的服務,加上上述 Group watching+Communication 的功能 (其實這是 Joost 曾經有的規劃),對於類似球賽這樣的 live game 的內容業者與觀眾,都會是很大的吸引力,於內容上也有差異化!
  • Developers Friendly: 從 Skype 開始,Joost 到 Rdio,都相當重視 Developers Community,有完整的 Developers Program 讓第三方可以透過 API 開發相關的服務與裝置。這樣的精神相信也會落實於 Vdio 上,尤其若可提供硬體廠商 embedded 的支援,可以讓 Vdio 的服務除了電腦,智慧型手機與 tablet 上提供之外,透過例如 Set-top-box,media player,PS3 等 game consoles 可於 TV 上觀賞,滿足不同的使用族群的觀賞行為 (筆者在美國銷售的硬體,想要 embedded Netflix 服務,困難重重,有切身之痛)。
歐美 streaming video 服務的競爭逐漸白熱化,即便有大型的市場領導者如 Netflix,Hulu 與 Youtube 等,還是有例如大型電子商務商  Amazon.comWalMart(Vudu) 也虎視眈眈,Blockbuster 也藉由 Dish Network 重返市場 ,新進者如剛獲美金 2000 萬資金的 international video site ViKi,這麼擁擠的情況下,Vdio 仍要進入市場一搏,Skype 的創辦人這回若不拿出類似當初創辦 Skype 這樣的 disruptive technology / innovation 壓箱寶,何來的信心?無論如何,有了競爭才有更好的服務,都是消費者之福。
反觀台灣,似乎就只有中華電信 MOD 這麼一個服務,但其主戰場是客廳的電視,取得服務要先申請機上盒與網路服務,流程就跟申請有線電視服務一樣並不是隨手可得。消費者的選擇不多,或者都去使用像 PPS 這樣沒有合法取得內容的服務,消費者當然樂見免費使用,但對 streaming video 的市場發展並不是一件好事。
筆者隨文做個簡單的調查,還請各位讀者踴躍回應!

 


精選熱門好工作

Video/Image Processing Software Engineer

PicCollage 拼貼趣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專案經理-Project Manager

酷遊天國際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高階 SRE 專家 / Sr. SRE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