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谷歌 VR 決裂,因為 HTC 太想獨挑平台大梁

憑藉 Vive 在兩年多積累的產業優勢,HTC 現在要從硬體廠商徹底轉型 VR 平台,獨挑大梁。
評論
Children wear HTC's Vive Virtual Reality (VR) goggles as they play a VR game at the first Taiwanese VR theme park "Viveland", in Taipei, Taiwan August 1, 2017. REUTERS/Tyrone Siu TPX IMAGES OF THE DAY - RC1F5D38EF70
評論

原文刊登於 GeekPark,作者靖宇,INSIDE 獲授權轉載。

憑藉 Vive 在兩年多積累的產業優勢,HTC 現在要從硬體廠商徹底轉型 VR 平台,獨挑大梁。

一個好漢三個幫,一個世界級的公司往往有幾個親密的合作夥伴助其成就霸業,例如微軟和英特爾的「Wintel」組合,或者 Android 時代 Google 和 HTC 的組合。不過,今年開始 HTC 和 Google 的關係出現了比較微妙的變化。2 個月前, Google 出資 11 億美元從 HTC 挖來近 2000 人的手機研發菁英,後者是 Google 兩代 Pixel 手機的幕後功臣。除了手機業務, Google 和 HTC 在虛擬實境上的合作似乎也走到盡頭。

本週二在中國舉行的 HTC Vive 開發者高峰會上,HTC 曝光了最新的 VR 一體機 Vive Focus,這款最早在 Google 開發者大會上爆出消息的裝置,本屬於 Google  Daydream VR 平台的一部分。但是 HTC 和 Google 當天同時證實,雙方將不會推出 Daydream VR 一體機。對於二者這次在 VR 上的分手,HTC 的說法是,想「將精力聚焦在中國市場」。但 HTC 真正想說的可能是, Google 在 VR 方面掌控力不足,憑藉 Vive 在兩年多累積的產業優勢,HTC 現在要從硬體廠商徹底轉型 VR 平台,獨挑大梁。

 

Photo credit: Google 
Photo credit: Google

消失的 Daydream VR 一體機

今年 5 月的 Google  I/O 大會上,公司 VR/AR 業務負責人 Clay Bavor 透露,Google 正在將和 HTC、聯想公司合作,推出搭載 Daydream VR 系統的 VR 一體機,Daydream VR 是 Google  VR 平台的核心系統。這款裝置最大的亮點在於,靠著前方的攝影機組件,VR 一體機能夠進行空間識別和動作追蹤,實現像 HTC Vive 一樣在 VR 中自由移動,但同時免除了線纜的限制。 Google 稱這種能讓機器識別空間環境的技術為「World Sense」,脫胎自公司的 Project Tango 項目,後者今年融合到 Google 的 Daydream VR 部門。

11 月 14 日, Google 開發者大會半年之後,HTC 曝光了 VR 一體機 Vive Focus,這款裝置從外觀到功能上,都和先前 Google 計劃的 VR 一體機非常相似。但是 HTC 高層在發表會後對媒體透露,HTC 將不會推出 Daydream VR 一體機。同一時間,Google VR 主管 Clay Bavor 也在 Twitter 上宣佈了同一消息,同時透露 Google 和聯想的 Daydream VR 一體機計劃不變——人們還是有希望看到這款裝置的。

無論是聯想的 Daydream VR 一體機,還是 HTC 的 Vive Focus,由於都是基於高通的 VRDK 方案進行開發,所以裝置從外觀和組件都大同小異,例如都使用高通驍龍 835 處理器,都在前方有兩顆用於進行空間識別的攝像頭。不同的只是技術和系統層面,Google 的追蹤技術叫 World Sense,HTC 稱 Focus 的追蹤技術為「World Scale」,差了一個單詞而已。

▲Clay Bavor 確認 HTC Daydream 一體機取消
▲Clay Bavor 確認 HTC Daydream 一體機取消

 

Google VR 的「肌無力」

值得玩味的是,雙方對 VR 一體機合作的破裂,都採用了一種非正式的方法確認了消息,Google 是由 Clay Bavor 在 Twitter 上宣佈,HTC 則是主管被記者問到才透露消息。從這個細節可以看出,至少對 HTC 來說,Google VR 平台 Daydream 的重要性並沒那麼高,而事實也是如此。

從 2014 年推出紙盒眼鏡 Cardboard,到 2016 發售植物材料製作的 Daydream VR 行動頭盔,可以看出 Google 在行動 VR 方面還是有一定野心的。Daydream 平台需要用戶的手機達到一定標準,另一種說法,基本上只有手機廠商的旗艦機型才能算 Daydream ready 手機。所以,在推出近兩年之後,支援 Daydream 平台的手機也沒有超過 20 款, Google 自己的 Daydream 頭顯發售量也不過幾十萬,和競爭對手三星的 Gear VR 超過 800 萬銷量相比,實力相差懸殊。

即便是支援 Daydream VR 平台的合作廠商,也未必按部就班嚴格遵守 Google 的 VR 在硬體方面的設計原則,例如華為推出的 Daydream VR 頭顯使用方式就更像 Gear VR,而非 Daydream。如果說 Google 在 Android 系統上因為太多公司使用而面臨著難以解決的碎片化問題的話,那麼在 Dayream VR 的問題則正好相反,因為平台不夠有力,成為硬體方眼中的雞肋。

 

隔江而治 HTC 力保中國市場

發表會後的媒體採訪,HTC 主管為取消 Daydream 一體機的解釋是,「將全部精力放在中國市場」。聽起來像托詞,但其實是將真相和盤托出。經歷過 2014 和 2015 兩年的熱炒後,無論是歐美還是中國,VR 都已經從風口上跌落。相對成熟的歐美市場,電動遊樂場文化濃郁且市場廣大的亞洲成為全球 VR 公司的掘金地,中國因為市場夠大更是重中之重。

地緣問題,HTC Vive 業務和中國的聯繫更加緊密,在近兩年的發展中也將中國列為重點。HTC 的 PC 端頭顯 Vive 為公司拔得 VR 產業頭籌,在兩年的營運中,公司也發現買了 Vive 頭顯的消費者,最終都成為了 SteamVR 的忠實用戶,後者所屬的 Valve 公司為 HTC Vive 提供了領先對手的房間級動作追蹤方案。

只負責生產硬體,用別人系統的後果,HTC 在手機業務上已經有夠多的教訓。從 2016 年開始,HTC 就開啓了從硬體到 VR 平台的轉型之路:成立 Vive X 專案聚攏 VR/AR 創業者,推出 Vive Studios 生產 VR 內容,建立自己的 VR 商店 Viveport 拉攏 VR 開發者。週二的發表會,HTC 推出了拗口的 Vive Wave,一個和高通共同建立的開放式行動 VR 平台,旨在從硬體到軟體層面統一中國的行動 VR 生態。

今年 10 月的 Oculus 開發者大會上,這家 Facebook 旗下的 VR 公司曝光了 VR 一體機 Oculus Go,這款定價 199 美元的裝置沒有搭載像 Vive Focus 一樣的追蹤技術模組或者驍龍 835 的晶片。換言之,Vive Focus 的價格恐怕是競爭對手產品的兩倍,這對於消費者來很難接受。但和很多已經開竅的 VR 公司一樣,HTC 早已意識到 VR 裝置在 C 端消費市場希望渺茫,真正的機遇反而在極具潛力的 B 端市場。

2016 年 HTC 就已經推出威愛教育 VivEDU,主打中國 VR 教育市場,後者被認為是最容易賺錢且潛力極大的市場,不少新創公司都因為 VR 教育項目獲得數千萬投資和訂單。HTC 同時也和製造、醫療、培訓等產業公司合作,嘗試將「VR+」推向這些資金雄厚的傳統產業。699 美元的 VR 裝置對於消費者來說難以承受,對 B 端商業客戶來說卻是相當低廉了。如果能抓住這些 B 端客戶在 VR 方面的需求,HTC 的體量就絕非 Facebook 和 Google 能比了,後兩者因為某些原因,並不能在中國國內推廣其 VR 平台。

有意思的是,HTC「隔江而治」的 Vive Wave 平台上,第一批合作夥伴的名單中是暴風魔鏡、Pico、Idealens 和愛奇藝,後者在 VR 市場所佔份額十分有限。華為、小米、大朋、3Glasses 等在中國國內 VR 市場有一定影響力的大品牌全部缺席,相信 HTC 現在也領略到 Google 的難處了——在一個剛現雛形的市場推行統一標準哪有那麼容易!

VR 發展的路還很長,HTC 同理。

延伸閱讀:


亞洲.矽谷 x AIdea 徵案成果:新創解決「香水百合價量預測」、「動態足壓影像辨識」AI 模型

國發會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幫助「台北花市」、「阿瘦皮鞋」兩家企業數位轉型,成功導入 AI 應用以提升企業產能及附加價值。
評論
Photo Credit: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
評論

國發會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與工研院 AIdea 人工智慧共創平臺合作「產業出題、 AI 解題」徵案,協助台北花卉公司(台北花市)及阿瘦皮鞋兩家企業出題,題目分別為「香水百合價量預測」、「動態足壓影像辦識」,前後歷經半年的徵案與解題,並邀請資料專家診斷和協助,吸引超過 700 名團隊參與。此次解題優異的新創公司包括:台灣資料科學、庭躍、羅伯斯特及索妮婭四家新創團隊。

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李博榮行政長表示,執行中心持續以「完善創新創業生態系」及「推動物聯網創新研發」為兩大主軸,本次徵案集結了資料科學家與輔導團隊進行訪視企業,從前期的釐清企業需求、檢視企業的數據資料,到最後定義題目與公開解題。活動對企業數位轉型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成功借外部創新能量,導入 AI 應用,以提升企業產能及附加價值。

此次參與出題的台北花卉公司副董事長呂瀅瀅表示,台北花卉公司一直在尋求如何解決花卉的價量問題,擺脫過往農產品容易發生價格過高或是崩盤的情況,如過年期間花卉的需求波動高,預測非常困難。台北花卉希望能夠透過 AI 預測模型,維持花卉的價量,並且穩定造福農民。這次「香水百合價量預測」的準確度高達 7 成,也是非常不容易,之後不排除再找其它的花種進行價量預測,期待在未來能夠將此套 AI 預測導入花卉公司價量預測的標準流程。

阿瘦皮鞋的「動態足壓影像辨識」,參與解題的隊伍能充分利用電腦視覺的技術,來預測足型的最高點及最低點。在第一名的模型中,每個點的平均距離誤差只有 4 個像素,是非常好的結果。未來應用落地後,將大幅提升標註精準度,對於後續的數據應用賦予更高價值,同時也符合阿瘦皮鞋帶給客戶足下與生活美好的企業理念。

工研院巨資中心副組長洪淑慎強調,企業若要推行 AI 應用,首先資料的收集是很重要的步驟,因為 AI 需要大量且正確的資料來學習,達到分析預測的結果;其次是需要企業管理的高層支持,才能由上而下地順利推動,成功率較高;最後則是跨領域的共同合作,由各個不同的領域專家與 AI 專家一起合作,才能達到最佳效果。

後續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與 AIdea 團隊,將安排解題優異的新創隊伍與兩家出題企業進行媒合,以落實企業注入外部創新能量,實現 AI 數位轉型的目標。

本文章內容由「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