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r 文化論】故意踩線還討拍,小玉昭然若揭的逆向操作

自製專題

評論
評論

小玉昨天在網路上公告,聲淚俱下,撕心裂肺的泣訴自己用心剪輯的影片遭到廠商來電要求下架,甚至可能會進入司法訴訟。過程中使盡各種以退為進,情緒勒索之能事,甚麼「我已經沒有了自己的生活」、「為什麼大家都要針對我」、「我只是想要好好拍影片」。

實情是他在自己的影片置頂留言裡提到,自己影片設的是非公開,所以如果有連結的人還是看得到,所以不要高調以免觸法,並宣稱此舉是因為希望廠商仍然讓他可以上架這支影片。影片連結之好找到,連上 PTT「跪求」、「幫神」都不用,就可以看到那隻他進入便利商店,然後躺在地上打滾、說商品毫無用處、叫店員給他錢的尷尬笑話,然後再把物資發給街友的影片。

這種顯而易見、居心可議的的炒作,進一步透過警告幫自己聲援的熱心粉絲可能會被廠商傷害,把受害的廠商營造成咄咄逼人的壞蛋,利用廠商就算了還利用粉絲。

▲宣稱影片消失,卻在置頂留言說明其實還是看得到

街友早就已經是很普遍的創作企劃,多少 YouTuber 拍過關心街友的影片,台客劇場發過物資,後續認真面對在留言裡,關於發送物資是否真的幫助街友的討論;吳鳳也拍過體驗街友生活,同時也傳達對現在所擁有的感到知足與珍惜;聖結石就做過發麵包的影片,同時推廣珍惜食物,及有做公益的麵包店;波特王和員工購買物資拿給街友,也告知廣大的酸民,要比就來比做善事。這些創作者都是真心想利用自己的聲量來為社會做點什麼,所以當這些創作者把物資給出去的時候,幾乎都是紅著眼眶,態度謙虛客氣,並且覺得自己在這之中有很多的收穫。

▲吳鳳的影片充滿省思,對待街友的態度謙虛且溫暖

流量和關懷街友並不衝突,加上小玉自己本身粉絲的黏著度高,今天他不用這樣拍攝也能維持一定的點閱率。但小玉這一次,在影片的後段還刻意剪輯自己將物資拿給街友的畫面,利用完粉絲再利用街友,把這群已經甚麼都沒有的人拿來當做面對輿論的擋箭牌,真的過分到找不到詞來形容。

到底誰針對誰啊

不是走中二風格的問題,YouTuber 文化論不只一次的討論過,在 YouTuber 相關討論把國中小生「幼體化」的言論,這是很不妥當的。由於掌握智慧工具,常常覺得國中小生其實挺厲害的,像是「朕萌」、「軟軟經濟」,不見得那麼正當但挺有生意頭腦的,所以千萬不要看扁他們。甚至覺得如果有刻意作中二風格的企劃,是很值得肯定的,因為 YouTuber 是這一代的電視,與其像以前的兒童節目一樣,用一堆裝在右手上的玩偶講一堆疊字,或是在頭上戴一些絨毛玩具帶動唱,這種貼近他們真正生活的頻道不見得不好。

倒是小玉這個人,一邊假裝挺自己粉絲,站在他們那邊,一邊用似是而非模稜兩可的語句來操作他們,讓這些粉絲去幫你聲援、傳播、擴散,就像小玉自己公布的收入一樣,你小玉有差這麼一點嗎?

▲小玉的作品經常有豪宅、花大錢、浪費、高收入等等主題,賺大錢沒有甚麼不對,但看不出來為了生活小玉逼自己什麼就是了。

但實情就是,賣場業主因為有所有權,所以拍攝者本來就應該要經過所有人的授權才能進行拍攝。其實過去也有很多 YouTuber 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告知不能拍攝,就直接剪掉在商店攝影的部分,例如赤井曾經前往大創購買商品,但店員告知後,赤井就停止拍攝店內,且沒有使用那些片段。恩熙俊也曾經因為拍攝內部要申請,所以也只在店外拍攝。

這些 YouTuber 就不是用心拍影片嗎?用心企劃嗎?怎麼搞得好像尊重廠商變成一種不認真不愛自己的作品。經詢問該便利商店公關申請攝影的流程及注意事項,公關也表示門市本身是營業場所,所以要避免打擾到顧客的消費權益和和工作夥伴的作業,所以會需要像總部作攝影的申請,總部便會視情況安排拍攝。

公開抽維他命棒違法,衛生署針對你,家長針對你,法律針對你;大鬧廠商對方請你下架,廠商針對你,真的是等著看小玉打算要「大鬧」欺負誰,又是誰會來「針對」你?

▲就是影片就這樣不見了”的說法充滿誤導,由創作者本人-也就是小玉-將影片設為非公開,影片既沒有不見,觀眾也還看得到

台灣版羅根

台灣的 YouTuber 創作者普遍優秀,年輕、有想法、有做法。有像冏星人這樣是為了完成夢想,所以犧牲健康、放棄高薪的創作者存在;也有像呱吉這樣用自己的網路聲量做一些對社會有意義的實驗;不要鬧工作的初衷是想讓世界看見台灣。純商業化的部分,這群人對作品的自我要求之高有目共睹;台客劇場頻頻提倡環保,走路痛雖然也想拉高訂閱,但還是堅持只做自己喜歡的東西不改變風格;其它很棒的 YouTuber 就不一一枚舉了。所以真的很難接受小玉這些做法,有可能會重創整個創作者的環境。

大家很難忘記,羅根拍了爭議性影片之後,YouTube 的做法是調整分潤的制度,懲罰到的是小型的創作者,今天小玉又是觸法,又是挑戰道德底線、又是利用粉絲、又是消費弱勢,社會輿論尚未發酵,就已經先在網路上分裂觀看者社群,支持者與反對者的叫囂,激化著腦粉跟酸民這種扁平的對立。YouTuber 的名聲在尚未接觸的群眾中不免越來越臭,這公平嗎?

接下來呢?別忘了他的訂閱量及知名度,很難保證小玉過去現在跟接下來幹出來的事會不會引發相關的懲處條款。這一波波下來,受害的是觀眾、創作者環境、台灣影片未來的可能與發展,但小玉在乎嗎?別指望了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