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r真情告白】 Oh!特爽:一起唱歪歌的舞台劇演員和阿卡貝拉歌手

自製專題

評論
評論

「再給我兩分鐘」變成「再給我兩份蔥 」、搭配演藝圈時事火速改編出「乃,紅鞋的女孩 」這樣的歌詞,而且還能惟妙惟肖的模仿多達 100 位歌手,Oh! 特爽 就是這樣具有才華又熱愛改編搞笑歪歌的組合。INSIDE 編輯開始訪談後,才發現在影片作品中一向靜靜坐在角落、負責改編歌詞的「右邊那位」,在採訪中反倒侃侃而談,而總是搖頭晃腦、聲嘶力竭的「左邊那位」則在一旁專心喝著自己的飲料,偶爾想到什麼才說上一兩句話。

大學歌曲表演搭上線

左邊那位和右邊那位是大學同學,只是分別在音樂組和戲劇組,在學校平常沒什麼交集,卻於年度展演很有緣地湊在一起。轉學來的左邊那位突然問了右邊那位會不會寫歌,而右邊那位學的雖然是戲劇,卻也相當熱愛音樂,很快就填好了詞,原本以為倉促成形的作品不會通過審查,「竟然就過了」,也就此促成了第一次合作。

畢業後,右邊那位進入藝術研究所繼續念戲劇表演,之後進入劇團演了不少舞台劇,也演出過一些兒童劇。一直到了 2015 年底,右邊那位開始對不斷重複的劇碼,以及自己沒有熱情的兒童劇內容產生疲乏。這時許久不見的左邊那位竟突然打電話找他敘舊,回到故鄉高雄的右邊那位,後來告別台北忙亂的步調,進入中學時就讀的母校擔任表演藝術教師。

而畢業後的左邊那位先去當兵,後來則是進入學校教學並同時加入阿卡貝拉團,時常要跑到外縣市表演,加上事務繁多,常常有忙不過來的感受,更壓縮到了他創作的時間。後來一通電話打給右邊那位,出來見面以後才發現兩個人竟然在同一所學校教學。

兩人當時都正在生涯轉換跑道的關鍵時刻,因為共同興趣就開始回歸過去的合作模式,一人演唱、一人創作,只是這次不是原創,而是製作各種改編「歪歌」影片,他們兩人也愈來愈常見面。右邊那位說,少了正式演出的壓力,那時候愛上了這些「不正經」創作,能夠自由發揮的感覺,就算每天熬夜錄製、剪輯,隔天還要教課,依舊樂此不疲。

一開始大家都不知道我們在幹麼。

右邊那位回想起來,兩人當初是憑著創作熱情賠錢賠時間做影片,由於相當熟悉左邊那位的音色,改編時就能大致想像成品的樣貌,右邊那位挑好題材、改編歌詞再交給左邊那位試唱,接著做微調和討論畫面。

連影片中看似有模有樣的「錄音室」,其實只是左邊那位的住處擺上道具,而背景氣派的紅色窗簾後面一拉開就是個小陽台。

一開始拚命創作卻不懂社群

最早的改編歌為周杰倫的《楓》,創意源自兩人在健身房碰到一位很吵的中年大叔。

左邊那位說,自己曾經參加過歌唱比賽徵選,卻因為當時的體型被刷掉。闊別多年再見面後,右邊那位便常常拉著左邊那位跑健身房,現在瘦下不少。原本這支改編周杰倫《楓》的影片分享給健身界朋友,沒想到竟被成吉思汗健身房「館長」轉貼;過兩天又碰上黃安和周子瑜在演藝圈引發「愛國」的爭論,Oh! 特爽趕緊搭上話題創作,作品更進一步上了新聞,自此點燃了人氣的火苗。

儘管創意無限,對於時事話題也跟得緊,但兩人對社群還是一竅不通。舊有的粉絲專頁曾經改過很多次名,一開始樸素地用兩人的英文名字縮寫「Y&K」,後來一度改成「披頭四減二」,到黃安事件真正帶起熱潮後,影片走出了朋友圈,才終於定下 Alter Song(改歌),中文版則取諧音 Oh! 特爽。

 

儘管創意無限,對於時事話題也跟得緊,但兩人對社群還是一竅不通。舊有的粉絲專頁曾經改過很多次名,一開始樸素地用兩人的英文名字縮寫「Y&K」,後來一度改成「披頭四減二」、「戲子與唱將」、「高雄宅男」,到黃安事件真正帶起熱潮後,影片走出了朋友圈,才終於定下 Alter Song(改歌),中文版則取諧音 Oh! 特爽。

走紅後分身乏術,創作時間縮水

兩人的分工是左邊那位負責剪片和唱歌,右邊那位創作改編,編輯工具不是甚麼高不可攀的軟體,而是一般人常用的威力導演 7,而且電腦設備還跑不動,常常當機。

不過隨著 Oh! 特爽名氣愈來愈高,外務也愈來愈多,上節目、受訪、出席各種活動的邀約,加上改編歌曲不能重複的壓力及各界原創歌曲的邀約,讓右邊那位愈來愈難想到新題材,坦承現在最希望有人「幫忙分擔創意(發想)。」

當 YouTuber 變成正職

隨著花在 Oh! 特爽的時間愈來愈多,多到想要把它變成正職,首先就是要有能夠維持的收入來源:業配。

不過除了創作以外,這些業務對於過往領固定薪水的兩人來說都相當陌生,一夕爆紅卻對業配的價格毫無概念,他們也是慢慢摸索、透過一次次的交流才知道業界行情與自己的價值所在。

而直到收入穩定後,他們才放心把教師工作辭掉。

不過兩人還是時常回學校免費幫助自己的學生和其他老師,也因為這樣有時候會在戲謔的作品中安插一些如「不隨手丟垃圾」的觀念,希望用自己小小的影響力幫助可能在看影片的人。

「不露臉是怕被打啊。」右邊那位開玩笑道。

右邊那位表示,不露臉是一種特殊的呈現方式,而且和其他表演結合在一起都能頓時自成一格。在 Oh! 特爽影片中常見的背對鏡頭、一動一靜的肢體表現,就是依據右邊那位的戲劇經驗設計出來的反差效果。

甚至近期常常出現影片中的「布魯肋骨」就是他們的大學同學,隱身面具後也讓布魯肋骨不用顧忌旁人眼光,更能放手創作。

跨領域嘗試:想把所有搞藝術的朋友都拉進作品

就如同布魯肋骨、LamiGirls 陸筱晴、實況主黃噹噹,以及另外兩位插畫家等客串角色,其實依 Oh! 特爽兩位的背景,朋友個個都有專業級的才藝,因此除了演唱改編歌曲以外也可以嘗試結合舞蹈、短劇及插畫等元素。

加上前述不露臉的特色,也許就能試著用誇張的肢體做出另類效果。

身為創作者,Oh! 特爽自然對於探索五花八門的創作相當興奮,不過管理上也有為自己設下目標,比如每月設定觀看數門檻,搭配網友留言來作為修正方向的依據。

談到流量成長,右邊那位表示由於創作和梗的方向,他們的主要觀眾落在 2、30 歲左右的族群,比較少吸引到 YouTube 大宗流量來源:國中小學生。右邊那位則是隨遇而安,畢竟創作頻道最重要的就是特色,先照顧好現有的觀眾,他認為若日後的新嘗試打中了國小族群的話,再針對國小族群做調整即可。

「說不定讓他來創作,」右邊那位指著左邊那位,說左邊那位寫過業配遊戲「星界王冠」的腳本,因為沒寫過腳本而顯得無厘頭,反而意外吸引了大批小學生。

不要為了想紅而創作

雖然周圍都是才華滿溢的朋友,面對想當 YouTuber 的後進者,Oh! 特爽右邊那位倒覺得成為 YouTuber 跟才華沒什麼關係,單純是為了想為大家帶來笑容才拚命去做,所以認為「不要有得失心」,別為了想紅而做,而且要「有奉獻的人格特質」,為了作品投入的心血觀眾都看得出來。而且表演是服務業,要去聆聽感受觀眾的聲音,而不是做自己爽就好的表演。

彷彿回想起熬夜跟當機的電腦奮戰的日子,左邊那位也認同成為 YouTuber 要「有決心逼迫自己」。Oh! 特爽在舞台上追求的不是掌聲,掌聲都是虛名,他們在無名無利時費盡心思完成作品,只求觀眾能接收到作品所表達的內容。未來他們將繼續奉獻,並陸續加入各領域的表演夥伴,替觀眾帶來更多元、更豐富的表演內容。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