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r 真情告白】如何言之有物?超級歪:想成為入世哲學家

自製專題

評論
評論

如果你看過超級歪的影評影片,應該會感到訝異竟然有人的影評可以如此深刻:

採訪的一開始,因為對超級歪並不了解,INISDE 先請超級歪自我介紹一下,不過超級歪卻沒有介紹起自己來,反而開始討論起「自我介紹」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超級歪:「自我介紹是一種請你建立自我的邀約,但真的有這種東西的存在嗎?」

超級歪認為,自我介紹的內容,是不是會變成被挑選出來的片面資訊,就像那些成功人物的傳記,裡面那些瑣碎的細節真的是他們成功的原因嗎?在完成傳記的過程中,不但有一些細節被排除了,當你去仔細觀察那些也擁有相同細節卻沒有成功的人,就會發現,那些成功的原因可能並不是真的有效。

超級歪:「所以如果我試圖告訴你「我是什麼」的時候,也可能會做出同樣的事情。

不過談到「超級歪」這個名字的由來,似乎就比自我介紹簡單多了。超級歪之前在「台灣吧」工作, 林辰 和囧星人都是公司裡的同事,他們建議超級歪要先想一個名字,才能成立臉書專頁和 YouTube 頻道。不過,對超級歪來說最理想的名字是_ _ _(三個空格),因為電影裡面很多人的名字都是三個字,但是沒辦法這樣取名,所以其次的選擇就是一個沒有意義的名字。

超級歪:「沒有意思的名字才真的有意思,像是一面鏡子,讓每個人看到的都不一樣,投射出他們所想的東西。」

超級歪舉例,之前做了一個婚姻平權的影片,一位基督徒想把這個影片給他爸爸看,結果他爸爸一看到名字就說:「取這個名字做的影片一定是不正經的。」另一個例子則是四川網友說,「歪」在四川是很棒的意思,所以超級歪就是超級棒,但這其實也不是超級歪的本意。超級歪認為這是「沒有所指的能指」,這個名字只是為了讓大眾知道而不得不出現的物理形式。

喜歡心理驚悚的電影,對動作與技術沒興趣

問到身為影評知識型 YouTuber,有沒有特別喜歡或討厭的電影類型?超級歪說,自己喜歡的電影類型是心理驚悚,但是跟電影產業的分類並不太一樣,有些電影雖然號稱心理驚悚,但只是裝神弄鬼、故弄玄虛。相反的,像是《甄嬛傳》、《柯南》這種一般不會被歸類在心理驚悚的作品,卻又十分的符合心理驚悚的描述。

討論到了心理與哲學怎麼去區分?超級歪解釋,心理類型的電影要兩個人以上對話。人類有語言,語言預設了聆聽者,當你希望被聆聽,心理層面就會浮現。所以像是嬰兒哭了,可能是想要喝奶,但是更可能是想要媽媽的愛,那就是心理層面的需求。

而哲學類型則可以只有一個人,面對的可能是「存在」的問題。像是《星際效應》這部電影,男主角去了錯誤的星球,浪費了幾十年,結果發現自己的小孩已經長大了,很多人看到這一幕就哭了,為什麼?因為在哲學上,人對於自己是否存在會有焦慮感,只有當你跟別人共同存在、有所連結的時候,焦慮感才會消失。不過在《星際效應》那一幕裡面,男主角與別人的連結消失了,焦慮因此而出現。

如果是著重在動作和技術的電影,超級歪就比較沒興趣了。超級歪認為,電影界的終極目標是達到身歷其境,不管是聲音、影像甚至是嗅覺。不過這真的可能嗎?即使我們都坐在這裡,我所感受到的和你感受到的也不一樣啊!所以太過強調這些「身歷其境」的技術,並不是超級歪在乎的,在電影上更專注的是在心理層面而非感官層面。

三度對教育體制失望

從電影聊到了閱讀,因為超級歪同時有影評作品和說書作品,所以除了看電影,超級歪也喜歡閱讀嗎?不過超級歪坦言一開始並沒有。

第一次失望:高中

在高中的時候,超級歪對於教育體制很失望,所以在上課的時候就看自己想看的東西,當時的興趣是古文明、外星人,後來才發現這個領域比較嚴謹的研究是人類學領域,但是看完人類學的書籍之後,發現更根本的問題都在哲學,一接觸哲學又發現了新天地,像是劉姥姥逛大觀園,原來以前自己所想的問題,幾百年前早就有人在討論了。而且不只超級歪,更發現很多人其實都不知道,這也就促成了超級歪後來製作說書的節目。

第一次的失望,超級歪獲得了「閱讀」的習慣。

第二次失望:大學

超級歪提到,其實當時會去「台灣吧」工作,是因為在大學讀了兩年,從滿懷憧憬變得失望,周遭的學生都死氣沉沉的,大概也因為這樣,教授在教學上也只是應付了事,所以超級歪想要去外面試試看自己可以達到什麼成就,而自己對影片製作和知識普及這兩個主題有興趣,而「台灣吧」很符合超級歪所想要的挑戰。

當時「台灣吧」徵的是正職,而超級歪還有大學的課,但最後還是被錄取了,一週去三天,做的是正職工作的量。超級歪最後在「台灣吧」待了一年,收穫非常多。

不過超級歪的影片製作並不是在「台灣吧」學的。其實超級歪從國小就開始用《會聲會影》來作班上的回顧影片,但是後來覺得不夠用,在國中升高中的時候就開始用比較強大的軟體,不過介面都是英文的,看不懂,所以超級歪同時要學英文和軟體的操作,而學英文的方法就是直接把整本字典背下來。後來學法文、德文,超級歪也都是這樣學的。

第二次失望,超級歪獲得了在「台灣吧」難得的經歷。

第三次失望:學界

在閱讀人類學和哲學的過程中,超級歪也積極與許多研究學者互動,所以對學術界並不陌生,因為對哪個領域有興趣,超級歪就會去找那個領域的老師,也因此認識了不少的教授,再加上超級歪也在中研院當過研究助理,發現這份工作其實是快速了解一個領域的好機會。

不過目前即將畢業的超級歪並沒有想要讀研究所,並且坦白說他對於台灣的學術界是失望的,覺得有一些研究學者並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如果要繼續往上讀,其實學校的老師也建議出國。現在超級歪自己每天都在閱讀和研究,有沒有拿到那個文憑並不是太有意義。

朋友不知道超級歪就在自己身旁

問到了是不是同年齡的人都很懂得製作影片、甚至想要成為 YouTuber,超級歪認為有分兩種情況。一種是因為看到很多 YouTuber 紅了、可以賺很多錢而想要跟風,另一種是默默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名氣或收入都是額外的收穫。

就超級歪的觀察,為了想紅、想賺錢而去做 YouTuber,還沒看到有成功的,其實靠這一條路賺錢真的很難,超級歪自己目前都沒有將 YouTuber 當作主要的收入來源。不過超級歪認為,如果是出自於熱情而去做這件事,大家會被誠意與故事打動,像是最近爆紅的 阿翰 就有很高的點閱率。

有趣的是,其實超級歪的朋友並不清楚,自己的朋友就是一個 YouTuber,甚至還討論起超級歪,超級歪就在旁邊默默的聽。

YouTuber 的商業模式

目前超級歪還是以研究助理和家教當作收入來源,因為自己的影片產量並不高,所以也很難靠 YouTuber 獲得收入。訂閱集資是許多 YouTuber 嘗試的方向,但超級歪卻對這種模式有所質疑。

許多 YouTuber 認為要有差異化,50 元訂閱和 500 元訂閱,獲得的待遇應該要有所不同,這麼一來看似很公平,付越多錢就享有越多、越好的待遇,而且對創作者也很友善,可以賺到錢,但是超級歪卻排斥這樣的新自由主義。

超級歪舉例,過去米開朗基羅的作品是由富人出錢,但是作品在教堂則是任何人都可以欣賞的,不因你有沒有錢而有所差別。超級歪也希望自己的作品是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到的,不要因為有人付比較多錢就可以看到比較好的作品。

關於產量不高,也有人建議是不是成立一個團隊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了?之前在「台灣吧」,超級歪就是負責寫劇本的工作,劇本完成後就交給分鏡、動畫、配音等環節去處理,有不同的專業作不同的事情,但是超級歪並沒辦法在最後完成的作品看到自己。

超級歪認為這樣的製作流程違背了自己的哲學理念,並且舉馬克思所說的話為例:「蜜蜂和工人都可以建造房子,差別在哪裡?蜜蜂是憑藉著自己生命力的天賦而蓋出蜂窩,但工人在蓋之前就已經在心中有了房子的藍圖,然後再一磚一瓦去完成。」

所以工人可以在自己蓋好的房子看到自己內心的想像,超級歪的理想是透過創作的實踐,將自己的理想、理念表達出來,並且影響其他人甚至是以後的世代,但是現在的專業分工卻無法達到這種理想。

有人跟超級歪說:「我給你錢,群眾募資之後去找一個團隊來製作更多節目。」但是做好的動畫,一分鐘可能要好幾萬,就算群眾募資也負擔不起專業人才的成本。所以超級歪目前只能自己一個人做,會花很多時間但產量很少。

支持者的經營

超級歪曾經在臉書專頁上開玩笑說要搶救點閱率,但真的在乎嗎?超級歪表示,一開始只是做好玩的,沒想到就爆紅了,大家也就認為要開始好好經營,但是第二隻影片的點閱率就差了不少,所以那時候的確很在乎點閱率。

但是後來點閱率越來越低,不過留言卻越來越踴躍,超級歪就開始不太在乎點閱率,而是更認真跟觀眾互動,盡可能的抓在一群願意聽超級歪說話的支持者,因為點閱率很高,卻不知道那些人是誰,也沒有什麼幫助。

在宣傳的部分,「台灣吧」一開始也提供不少幫忙,會在台灣吧臉書專頁宣傳超級歪的作品,囧星人也很幫忙,所以超級歪的支持者跟「台灣吧」或囧星人都很類似。

而後期的經營,就是透過贈書來進行了。超級歪製作書評是看到自己喜歡的書,就主動聯絡出版社,「說書」不是業配,因為台灣的出版社很窮,聯絡出版社只是願不願意提供贈書,有贈書的話觀眾就比較願意分享和留言,要增加互動的話,就要幫觀眾找到好的理由。

自己的影響力想要用來達成什麼目標?

有沒有想到透過自己的影響力,改變些什麼?超級歪倒是認為,許多人都想要改變世界,但是不管有沒有做什麼,其實這個世界都不斷在改變,而且許多人根本不知道想要將世界改變成什麼樣子。超級歪發現,這個世界變得太快了,反而大家應該要停下來。

超級歪覺得現在有點像二次大戰剛結束的時候,很多東西都要重新建立,所以變得很快,當時大家都很踴躍表達自己意見,造成太多選擇而無所適從,現在不就是如此嗎?YouTube 打開,有太多選擇,根本看不完。

法國後來發生了「巴黎五月學生運動」,那時候做的事情是再回去讀兩百年前的思想經典,像是康德、黑格爾、馬克思。現在的網紅到底能紅多久呢?恐怕半年、一年就很多了,所以超級歪想做的就是去導讀那些思想家經典,因為法國從這些經典裡面找到了自己要的到底是什麼,才走出了自己的路,而不是成為美國的附庸。

超級歪嚮往 1968 年當時一些大學教授邀請了學生到自己家裡來舉辦很輕鬆的讀書會,大家一起閱讀、思辨,經過一段時間的累積甚至形成學派。後來這些人對於社會時事所提出來的論述有憑有據,相較於現在臉書上意見領袖的論述空泛,當時法國的意見領袖更為言之有物。

所以透過影評,超級歪也加入了許多哲學的思維,希望可以吸引更多人去閱讀哲學經典,開始進行思辯,如果超級歪真的要用影響力達成什麼目標的話,就是這樣而已。

超級歪即將出書

超級歪已經著手在寫一本書,預計明年出版。在接觸過台灣許多的知名教授之後,超級歪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這些教授對自己的知識無法被大眾接受竟然不以為意,甚至認為這些知識本來就應該讓專家來處理,但超級歪認為這並不是公民社會應該有的現象,如果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公民都應該要去了解自己被捲入了什麼事件當中。

David Graeber 是超級歪一個理想的典範,在佔領華爾街運動裡面為群眾釐清思路的重要人物,他的存在對於那些因為經濟條件不允許他們在知識上有所涉略的運動參與者來說,成為很重要的補強。畢竟,你不能走上華爾街然後說有一群很壞的人害你沒有錢,可是你卻不知道你想像的那群很壞的人到底是怎樣的人。另一位典範是 Slavoj Žižek,都是長期持續造成正面影響的人,這也是超級歪對自己的期許。

超級歪快問快答

延伸閱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