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買 NFT 了嗎】從音樂到鹽酥雞,OurSong讓創作價值再度閃耀

自製專題

前陣子師園鹽酥雞發行 NFT,讓平常沒有在追蹤區塊鏈、NFT 交易的大眾也開始追上這股熱潮。不過這次師園 NFT 不是在全球交易量最大的 OpenSea 交易平台上架,而是選擇了在 OurSong。
評論
OurSong 共同創辦人吳柏蒼。Credit: OurSong 提供
評論

OurSong 降低門檻,不懂 NFT 也能買!

NFT 就像演唱會周邊,OurSong 要讓消費者不懂技術也能買!

前陣子師園鹽酥雞發行 NFT,讓平常沒有在追蹤區塊鏈、NFT 交易的大眾也開始追上這股熱潮。不過這次師園 NFT 不是在全球交易量最大的 OpenSea 交易平台上架,而是選擇 NFT 平台 OurSong 。

INSIDE 這次訪問到 OurSong 共同創辦人吳柏蒼,是回聲樂團主唱又有電腦科學背景的他,也是 IndieVox 共同創辦人以及 KKFARM 合夥人,一路走來多個創業案都試圖利用科技的力量,幫助創作人解決業界常見的痛點。究竟,身為在台灣的 NFT 交易平台,OurSong 到底是何方神聖,又是想要透過 NFT 達成什麼樣的目標願景呢?

不只蒐藏,還有後援會

2019 年創辦之初,OurSong 一開始並非 NFT 交易平台。曾經做過新歌發行平台、區塊鏈發行與授權平台,柏蒼這次想透過 OurSong 解決大串流時代創作者從音樂作品獲取的分潤微乎其微的現狀。

所以 OurSong 一開始做了「歌卡」,除了有像明星卡或是演唱會票根的蒐藏價值以外,歌卡還可以當作內建聊天群組的通行證,也可以在歌卡背面新增優惠訊息或最新動態,讓最忠實的粉絲可以獲得與歌手本人深度互動的機會。比如 Trash 樂團就用歌卡當作限量演唱會入場證明,並且將現場照片、影片傳到歌卡背面給歌迷收藏;陳珊妮也有發行會員卡,會員資格除了可享官方商店優惠,演唱會還能由 VIP 通道入場。另外像吳卓源、高爾宣也有讓歌卡持有者享優先搶票權。

轉型 NFT 平台

我們想做基於 NFT 的社群平台。

不過那時候歌卡都是只存在 OurSong 平台上,在鏈上則是一般代幣形式(ERC-20),到了 2021 年 4 月,才採用更適合蒐藏、的「非同質化代幣」 NFT(1155 或 721 協定)形式,並且結合其他加碼內容以及聊天室顯示成「vibe」的形式展現。原因除了 NFT 熱潮,也希望蒐藏品能帶著走,離開 OurSong 平台一樣能看得到。而現在 OurSong 內建的社群聊天室,也可以設定付費房間,讓 VIP 訂閱。

支援 NFT 以後,不只是音樂內容,原本 NFT 圈子大宗的插畫、動畫藝術家都進來了,另外也有像 Podcast、文字、鹽酥雞等創意之作。柏蒼表示包括這次爆紅的師園在內,絕大多數都是創作者自己上架銷售的,他們也想多多讓使用者自己發揮創意,OurSong 官方則是有跟日本動漫社群和實踐大學工作坊合作發表過音樂與動畫的 NFT 計劃。

很多人買 NFT 也是代表在虛擬世界的社會地位,本來就跟社交脫不了關係。

現在 OurSong 支援 ETH 以太坊、BSC 幣安智能鏈,以及 TTT ThunderCore,因為手續費不同,分別對應由高到低三個不同價格區段。

希望 NFT 更普及

說到 OurSong 和其他平台不一樣的地方,柏蒼認為是一種理念,想讓不懂 NFT、區塊鏈技術的一半人也能像操作普通 app 一樣簡單地交易 NFT。

柏蒼說明,Web3 尚未普及,大家對於加密貨幣錢包、取得加密貨幣還是有很高的門檻。

即便 OpenSea 有龐大交易量,但連結錢包的帳戶大約 120 萬左右,以整個網路使用族群來說還是很小眾。而 OurSong 介面就是基於普及化的核心概念打造,現在看來也真的吸引到原本非 NFT 圈內的人使用。尤其 OurSong 一開始很多樂迷是因為喜歡吳卓源、陳芳語、高爾宣等音樂人就買了,根本不知道 NFT,後來 OurSong 邀請一些幣圈的 KOL 上架 NFT ,就帶了很多圈子裡的玩家進來。

除了界面親人以外,OurSong 上面的 NFT 和藝術拍賣動輒數十萬美元的作品取向也不同,有不少價格親民、純支持周邊的價格,消費者買了以後也不會馬上轉手翻倍賣出,很多是買了以後蒐藏起來。

OurSong 現在有約 6 萬會員,NFT 創作者大概有 3000 人,NFT 擁有者約有 3 萬人。使用者組成於 2019 年一開始以音樂粉絲為主,支援 NFT 以後類型就多了起來,因為介面簡單好上手,成為很多社群嘗試 NFT 的平台,也誕生許多有趣案例。柏蒼舉了一個自己認為滿好玩的例子:有整形醫生發行各種顏面骨折圖像 NFT,並且附上解說補充醫學知識。

會不會泡沫化?

看到現在 NFT 熱潮爆發,也出現不少預期「泡沫化」的呼聲。對此柏蒼認為,不用等到之後,現在就可以看到很多案子前一兩個禮拜價格愈飆愈高,沒多久就失去價值。相反地,有一些創作者把品牌、社群養得很強壯,NFT 變得再貴但是有其內在價值就很難泡沫,就算加密貨幣碰到熊市,這些 NFT 價格也不一定會降低,更可以看到不少早期成功的案例已經確立了歷史地位。

柏蒼也認為,NFT 技術一開始離藝術圈很遙遠,一旦現在創作者加入以後,就帶來了溫度,走近大眾生活,並且透過藝品、音樂、文字帶來情感的連結。

初衷與想要達到的目標:作品有價

這又呼應到一開始 OurSong 想幫音樂人解決作品低價的問題,網路平台的集中,在社群上音樂人的觸及愈來愈低,而作品內容則是先提供給 YouTube、Spotify 等平台,平台再決定可以從大池子裡面分多少錢給創作者,而非直接靠內容來賺錢,最後內容被定位成了不值錢。

柏蒼想要讓音樂能重新被定價,直接從粉絲獲得收益,改變整個社群媒體生態,所以OurSong 相當重視發展創作者經濟,提供不用擔心演算法,就可以發表作品並且跟粉絲互動的平台。尤其對於新興創作者而言,在各大串流平台很難得到編輯推薦,也不會被排進歌單,從串流平台幾乎完全拿不到錢,但是在 OurSong 這樣的平台,只要有一小撮忠實粉絲願意購買作品,10 個粉絲只要 2 個月就能達到串流平台上千萬播放才能獲得的 1000 美金收益。

以柏蒼粗略觀察, OurSong 上面大約三分之一是音樂創作、多於三分之一是動畫、插畫,最後就是素人生活創作。過去沒辦法變成實體的資產,現在可以在數位世界達成。

NFT 原生,元宇宙的音樂廠牌

除了 OurSong,柏蒼自己另外也正參與創辦了另一個 Metavers 音樂廠牌「0x0」,目前還在很早期的階段,已經簽了三組藝人,包含以 NFT 擁有者 BAYC #141、VOID 所組成的賽博龐克樂團,以及 ApeWives 所組的女團。

區塊鏈、NFT,柏蒼在音樂產業不斷嘗試用最新科技來嘗試並解決問題。那麼,Metaverse 原生的音樂廠牌,和一般的廠牌有何不同?

柏蒼解釋,這個 side project 仍在早期階段,細節還沒確定,不過有一些嘗試概念,比如用 DAO 組成廠牌、音樂內容(現在已經有簽約 NFT 主組團)、版權不一定要加入協會或委託代理、A&R 的作法、不同作品操作與定位…… 可能性相當多元。他認為,只要脫離真實世界就能夠脫離很多窠臼,直接用創新、創意去實驗與挑戰百年來累積了許多包袱的音樂產業。

前進美國、被世界看見的機會

OurSong 團隊現在約 15 人,其中產品開發約 8 人,還有自己就是什麼都要做的創辦人。

柏蒼認為若要在台灣開始 NFT 創業,優勢在於軟體、創作人才多,很有國際水準。而 Web3 相關應用現在全球規模都還很小,加上疫情讓大家不分國界都習慣了線上溝通,跨國更容易,對台灣來說優勢很多。

接下來 OurSong 預計在 2022 年初打進美國市場,已經找好了一些合作夥伴,預計會發表一連串的好消息。

加入 INSIDE 會員,獨享 INSIDE 最精采每日趨勢電子報,未來還有會員專屬內容。 點擊立刻成為會員

核稿編輯:趙正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