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買 NFT 了嗎】專訪台灣團隊 SPARK!:NFT 是買賣,也是認同與信仰

自製專題

來自台灣的加密藝術 NFT 團隊「SPARK!」 本身就是一段很典型的藝術家與藝術品藉由區塊鏈,試圖找到社群、接觸社群並且想凝聚社群的故事。
評論
Photo Credit:SPARK! 提供
評論

Beeple 與 NFT 儼然已一起為這個時代寫下新的神話,《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賣出 6,930 萬這個數字,不光只是表面般該數多少張美鈔而已,更重要的是 NFT 似乎已大幅改寫藝術市場的規則,在那之後讓一個又一個不分世代、不分傳統還是前衛的藝術家願意跳入這他們原不熟悉的加密世界。

來自台灣的加密藝術 NFT 團隊「SPARK!」 本身就是一段很典型的藝術家與藝術品藉由區塊鏈,試圖找到社群、接觸社群並且想凝聚社群的故事。該團隊由五人所組成,主要販售由台灣新銳藝術家 Norman Normal 與其伴侶「顏。控」以 Queer 為主題所創作的《彩虹女兒 Daughters of Rainbow》NFT 作品(註:截稿為止 Daughters of Rainbow 在 OpenSea 上的交易量約達 2.0 枚 ETH)。

Norman Normal 的插畫手繪風格頗富極簡魅力,不少人是由第 29 屆金曲獎最佳樂團入圍影片、白晝之夜、Verse 雜誌甚至是茶飲品牌「不要對我尖叫」認識他的畫作。這次《彩虹女兒》作品建立在以太坊上,是由 Norman Normal 手繪出 30 幅原型、由「顏。控」上色,再由電腦後製透過亂數搭配服飾、髮型與配件,產出 999 幅 Queer 頭像販售。

NFT 是「震撼教育」

為什麼會想選擇 Queer 當作主題?這個問題的核心自然來自 SPARK! 兩位創辦人 Odem 與 AC 個人的性別認同。Odem 與 AC 兩個人接觸虛擬貨幣其實都還不滿一年,自稱是「新韭菜」。但 Odem 自己是行銷背景出身,曾跟很多藝術創作者共事過,從他的眼中來看,台灣藝術市場並不是小到充滿一昧悲情,但 Covid-19 疫情大幅壓縮到實體展覽的空間,進而影響到藝術家的可見度與生計來源。

「結合上面因素,我們似乎找到了想進場的理由。現在 NFT 主流作品多半以動物、機器人為主,或是很 Geek 的直男向作品,好像少了一點什麼?」這讓他們決定以自己的性傾向,以及 Norman Normal 的手繪作品作為原點,一面試圖衝撞現況,另一方面也試圖凝聚起自己的加密社群。

但 Odem 表示許多藝術家仍會擔心發行 NFT 會影響實體作品的價格,甚至影響到原本的聲望,甚至包括本人在內,因此 Odem 說「會以執行一個 side project 的方式跟藝術家溝通, NFT 並不會取代傳統藝術,而是一種跟去中心化世代的交流方式。」

但在面對去中心化社群,NFT 同樣也會帶給藝術家們震撼教育。Odem 認為過去藝術家普遍面臨商業環節,一是都會害怕賺太多,進而傷害的自己藝術創作的純粹性;但在 NFT 市場反而是用更直球的方式打破這個概念,無論售出多少幅、被多少人蒐藏、賺到多少錢,都能直接在平台或鏈上看得一清二楚,迫使讓藝術家直接被評價、直接面對市場。「藝術家不一定要 100% 投入加密藝術市場,但嘗試一次,可以讓藝術家重新探索職涯一次。」Odem 說。

社群是買家,也是信仰者

「社群既是買家,也是信仰者。」這句話對沈浸在區塊鏈世界的人已久的人或許不陌生,但對 SPARK! 這般同時著重藝術與性別議題的新晉團隊,卻是一趟感受特別深的旅程。位列 Opensea 前茅的 NFT 計畫《World of Women》就是一個前例,Odem 指出 World of Women 有很強烈為女性倡議、賦權的性格,買她們的 NFT 也意味著認同  World of Women 背後所代表的價值觀。

《彩虹女兒 Daughters of Rainbow》也想做一樣的事,Odem 認為在 NFT 的世界可以不用像 Beeple 一樣征服全球,也不用一次就生成一萬幅讓所有人都爭相購買,而是在茫茫網際網路的大海中凝聚認同自己的受眾。而他們就是想找到認同 Queer,也認同 NFT 的社群出現。

落實在實際的行銷行動上,NFT 的世界有一套很符合「行銷漏斗理論」的社群聚眾過程。Odem 表示他們現在同時有經營 Instagram、Twitter、Discord 三種社群,而且每個社群各代表一次漏斗,有著不同作用。

Instagram 是漏斗的第一層,Odem 把它定位成跟大眾交流,進而交朋友的管道,在 Instagram 上的使用者不一定認同 Queer,但會被圖片吸引、造成大眾話題。Twitter 則是多數 NFT 買賣家用來密集交流資訊的平台,而且在 Twitter 只要被其他大咖 tag 到,就有機會在短時間內觸及到很多人,也是 SPARK! 接觸潛在買家的管道。Odem 初步換算在 Twitter 上只要有 500 個讚,潛在買家可能就高達 50 位。

這時 SPARK! 就會透過抽白名單等方式,再把使用者從 Twitter 收攏到 Discord 上,Discord 是比 Twitter 更緊密、接近半封閉性質,卻也更好建立期待值的社群。Odem 稱這時社群的文化輪廓已經相當鮮明,溝通技巧上需要更多的陪伴感。

不過,畢竟 NFT 一開始就是面對全球市場,這個 Discord 也以英文爲主,Odem 表示這時如果這時自身的語言能力不夠接地氣足以處理網路文化的問題,那麼就得考慮找尋以英語為母語的 Discord 群主幫忙治理。而對於台灣社群,SPARK! 也很接地氣開了 LINE 群組,並在使用 LINE 自動機器人協助使用者做開錢包等一對一客服。

「SPARK! 想要公司化嗎?」在被問到這問題時,Odem 與 AC 表示現在沒有這個必要,綜合起發 NFT 前自己投資加密貨幣的經驗,兩人認為未來以區塊鏈主導的網路世界若要尋找商業機會,應該會比現在更去中心化,個人會需要比以前分析、擁抱更大量資訊,但人與人之間又需要更多協作;而 SPARK! 也會想維持一種小而美、能保持彈性協作的團隊,如果有藝術家想發 NFT,或許就能像現在這樣以專案方式合作。

加入 INSIDE 會員,獨享 INSIDE 最精采每日趨勢電子報,未來還有會員專屬內容。 點擊立刻成為會員

核稿編輯:Mia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