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奇 YouTuber 開箱】Hi A Day:黃標就黃標,不隨波逐流是我們的創作本色

自製專題

評論
Photo Credit: Hi A Day
Photo Credit: Hi A Day
評論

打開 YouTube,你都看些甚麼呢?除了最常見的生活、開箱、知識外,有時候是不是也想來點恐怖刺激的影片內容,來點綴無趣的現實人生呢?

懸案或怪談內容是近年來 YouTube 發展出來的新創作形式,透過主講人對神秘事件梳理、討論、分析,讓新聞上平常距離感較遠的社會事件,以「故事」的角色接近閱聽眾。

上回 INSIDE 邀請來自台南的夫婦 DK 與 D 掃,從素人到經營懸疑內容頻道「異色檔案」的心路歷程。這次我們找來從部落格、臉書粉絲團起家,後來轉型做 YouTube 的 Hi A Day 頻道,迎來事業轉折點的兩位韓國人妻台灣妞與喜娜,和我們分享從生活類型的創作者,斜槓起「韓國怪談」企劃的影音創作之路。

推薦閱讀:【怪奇 YouTuber 開箱】異色檔案:YouTube 黃標政策很難讓我們說一個完整的恐怖故事

Hi A Day 頻道目前最高觀看次數的影片,亦是韓國知名事件「釜山新婚夫婦失蹤事件」的案件解說:

生活與怪談兼具的「斜槓」頻道

Hi A Day YouTube 頻道自 2017 年創立,由兩位居住在韓國的人妻台灣妞與喜娜共同經營,內容從分享韓國文化與差異出發,涵蓋開箱、美妝、vlog 等生活化軟性主題,至今頻道總觀看次數高達 7,650 萬次。雖然初期訂閱數也有上萬人,但兩人卻笑著說「都沒有做起來」!直到韓國怪談的單元出現,兩人才有「被看見」的感覺。

而懸疑案件的企劃,其實是誤打誤撞的誕生。起因來自於兩人都很喜歡看韓國的懸疑案件偵查節目,例如韓國電視台 SBS 節目《想知道真相》等,看著看著發覺自己很有興趣,於是就從「觀眾」跳到了「說案者」的角色,並結合台灣妞與喜娜在韓國生活的語言及背景優勢,期待可以藉由分享韓國真人真事或怪談的內容,不只帶給粉絲更多元的企劃主題,也符合頻道一開始的初衷——讓台灣人更瞭解韓國社會。

沒想到原本只是「做興趣」的韓國怪談單元,卻出乎預料的爆紅,許多影片屢屢上台灣發燒影片榜,訂閱數也開始飆增,目前已經來到 51 萬訂閱大關。於是韓國怪談影片正式成為 Hi A Day 頻道的固定單元,一個月固定出兩次片。台灣妞與喜娜也從生活分享的 KOL,斜槓出懸案說書人的新職涯角色。

如果韓國怪談單元成效那麼好,那為何不「全職」做懸疑案件內容呢?兩人給出三個原因——

  • 因為怪談的內容特質,做越多只會讓大家的口味越變越重,形成惡性循環。
  • 怪談內容雖然點閱率高,但被 YouTube 黃標機會也很高,收益不穩
  • 兩人認為,「興趣」與「變成生活的全部」是兩碼子事,還是希望可以維持頻道創立的想法,分享韓國生活的文化與趣事,目前這樣的平衡感已經很好了。

台灣妞與喜娜表示,因為跨足 YouTube 圈與怪談,發現粉絲輪廓也漸漸改變。原本追蹤的受眾大部分是 25-35 歲之間的上班族 OL,但自從怪談單元誕生後,受眾開始年輕化,多了很多大學生族群,以及有更多男性粉絲,因為喜歡怪談內容而追蹤她們。在粉絲族群上不僅因竄紅而產生量變,也產生輪廓上的質變。

Hi A Day 的製作流程 & 經營狀況

怪談內容不如生活型影片較放鬆,需要做的功課與前置作業非常繁瑣。

目前 Hi A Day 頻道的策略是兩個禮拜上一支怪談影片,由輪流的方式來換替「主講人」的身分。作為「主講人」,幾乎必須負責所有的工作,包含找資料、查證事實、寫腳本等,通常光是找資料就要耗去兩個工作天,如果遇到內容太過複雜的,也可以長至一整個禮拜都在找資料。完成所有前置作業後,兩人會一同進行拍攝,由主講人負責拉主 key,另一位則由「聽眾」的角色做反應與提問,以增加影片效果與流暢度。最後,交給固定的剪輯師進行最後的影片編輯,就完成了兩週一次的怪談企劃製作。

韓國怪談資料怎麼找?

台灣妞表示,最大宗的資料來源是韓國懸案類型的 YouTube 頻道,以及韓國幾個製做案件分析類型的節目。她會先看一個資料來源,抓出事件的時間順序後,再大量看相關的節目、部落格,把細節一一地填補進去。

而喜娜則是會先去找當時的新聞畫面片段,因為新聞會把時間、地點寫得很清楚,所以會先從新聞下手。接下來的流程與台灣妞類似,抓出大綱後再從各種資料來源去補充細節,成為有血有肉有品質的影片腳本。

在找資料部分,兩人都很堅持「查證」的重要性。自媒體有相對應的影響力,因此台灣妞與喜娜都不喜歡傳遞出錯誤的資訊給觀眾,希望能夠盡量正確、不加油添醋,維持影片的質感與知識含量,也才不會被網友攻擊。

頻道怎麼營利?

目前,頻道的廣告營利佔收入的 70%、業配置入佔 30%。而兩人都有經營各自的粉絲團、電商事業等,所以個人收入相對多元。

至於是否有廠商希望在怪談企劃中置入業配,兩人表示之前合作的案例看來,「效果蠻好的」!而且產品不一定要與「怪談」有所掛勾,也能有好成績,例如過往合作過飾品品牌、現金回饋網、信用卡等商品,和主講案件內容雖無關,但成效都不錯。只不過有些廠商會認為,怪談影片主要聚焦在案件上,商品可能只會談及到兩、三分鐘,效益有點低,因此比較難去談這方面的合作。

不過特別的是,喜娜表示最近有比較「嚴肅」的單位會指定要與怪談企劃合作,例如在校園暴力的案子中,置入宣傳台灣校園暴力相關的政府單位或組織,這類型的異業合作有變多的趨勢。

YouTube 的黃標打擊如何面對?

「那就被黃標啊!怪談某些影片的確也不適合小孩看到!」

面對 YouTube 黃標問題,兩人顯得相當豁達,對應的方式有兩個——

  • 除了怪談之外,也必須上一些一般主題的影片。從這些生活型影片中賺取廣告營利。
  • 找案件分享的時候,盡量不找有「死人」的。

但後者的方式不夠實際,兩人表示,其實之前也有想過要不要走「清淡」一點的路線,例如從分屍案改為失蹤案的分享,或是不要提這些會被「黃標」的關鍵字。但是清淡路線的案件觀看量較低,而且如果不提關鍵字的話,不僅太麻煩,還會喪失製作品質。

因此兩人決定「那就被黃標吧」,尤其是做為人母的喜娜,更說:「我真的不想要國小、國中生看到一堆打打殺殺的內容,所以就放棄避免黃標了。」

不跟風、不隨波逐流是本色

在選題策略的部份,兩人著重先選對韓國法律或社會具有相當影響力的案子,若是能延伸對韓國法律進行修正或改革,這類富有社會正面意義的事件更會優先選擇。因為希望在娛樂大家的同時,也做出讓觀眾能學到東西的影片內容,給予觀眾更多反思或討論的空間,不僅僅只是看過而已。

例如促進韓國司法更改殺人事件追訴期的「泰完法」,就是出自「硫酸兒童恐怖攻擊案」,Hi A Day 也做了影片分享:

除此之外,選題標準就從個人感興趣或犯罪者心理狀態比較特別的案件分享。至於會不會配合觀眾的喜好來選定主題?兩人表示,當然會有影響,但不會是主要的考量重點。

「太過於跟風的話會慢慢被牽著鼻子走,但我們想要堅持做自己喜歡的東西。」

台灣妞延伸分享,在剛經營粉絲專頁的時候,她就堅持不看「其他人的粉絲團」,因為當網紅最重要的是自己的意見、自己的風格,如果大量參考別人的話,文風與思考方式都會被影響,反而容易「走歪」,喪失特質。為了固守個人特色,她不會跟隨潮流,就是堅定產自己喜歡的內容,「和你想法接近、喜歡你的人自然就會靠過來」。

最後,兩人聊到現今懸疑內容的台灣影音市場,都直言「不推薦後進加入」!原因是現在市場已經開始供過於求,同樣的案子很多人做,除非口條夠好、外型夠佳,否則只是想插個花竄紅的話,投資報酬率似乎不高,已經過了最佳進場的時間點了。

核稿編輯:Mia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