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oton 為何要選一個搞串流的 Barry McCarthy 當新 CEO?

會員專刊

全球市場已開始紛紛進入新常態,大防疫紅利下崛起的公司多少受到影響,從高點走下神壇,面臨更嚴苛的考驗。Peloton 也不例外,經過一年股價大跌 75%,自去年高點起算更是下跌超過 80%,儘管在 2/8 一度單日急漲 25%,隔日還是下跌回來。
評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評論

引領居家健身潮流,甚至在 2020 開始的大疫期間,Peloton 派樂騰這家公司結合線上課程和健身器材的模式,從 Kickstarter 上的一個新創專案,長成了數億美元規模的上市公司。

不過 2021 年來到,疫情雖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全球市場已開始紛紛進入新常態,大防疫紅利下崛起的公司多少受到影響,從高點走下神壇,面臨更嚴苛的考驗。Peloton 也不例外,經過一年股價大跌 75%,自去年高點起算更是下跌超過 80%,儘管在 2/8 一度單日急漲 25%,隔日還是下跌回來。除了疫情帶來的爆發效果消退,Peloton 還得面對新興競爭對手的外患,實體的健身房陸續開放,也出現 Lululemon Mirror、Tonal、Hydraw 等在家健身品牌在加運動的商業模式領域。

Peloton 公布 2022 第二季財報的同時,也宣布裁員兩成共 2800 人,並撤換執行長暨共同創辦人 John Foley,改由 Barry McCarthy 接任。

繼續閱讀會員專屬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