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與數位的媒體抉擇之路】EP6. 房業涵:網路和電視並非競爭關係,而是互相幫助!

自製專題

評論
Photo Credit: INSIDE MindyLi
評論

專題【傳統與數位的媒體抉擇之路】EP6,電視新聞篇。

對比傳統與數位傳播產業,不是要看到「血流成河」,也不是要放上批鬥台看孰強孰弱。而是從生態系的角度,討論當網際網路成為現代人的必需品後,如何衝擊且改變整個台灣傳播界的體系。我們從廣告、廣播、新聞三個面向,觀察傳統媒體圈與網路圈的因應對策。傳統媒體如何數位轉型,或是找到新機會點?而網路媒體又如何應戰這個大航海時代?媒體本質又將如何被顛覆?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一如台北車站環境的四面八達,聳立在北車附近的東森電視大樓,蘊藏著掌握台灣新聞大小事的流通能量,成為民眾依賴的資訊中心。

新聞一向是台灣觀眾十分喜歡觀看的電視節目種類,在有線電視中,新聞台佔據了不少頻道。許多人一打開電視就直接熟練按下新聞台的頻道數字,不管是餐廳、小吃攤,或是晚餐桌上,雖然有時邊罵邊看,但台灣大眾都已習慣新聞台在生活中的陪伴。

這次造訪的東森新聞台成立於 1997 年,從 2005 年開始使用「51」頻道,近年開始經營 24 小時不間斷的 YouTube 頻道,把新聞內容透過不同媒介傳遞給新時代閱聽人。

走進東森新聞的辦公室,一如電視劇中的場景一樣,滿滿的電視螢幕、監控螢幕佔據辦公室,現場直播的嚴肅與緊張氛圍,讓人神經也跟著緊繃。INSIDE 也邀請到剛加入東森大家庭的主播房業涵,和我們分享電視台的內部秘辛,以及入行多年對於媒體產業的趨勢觀察——

副控室隨時掌握現場新聞播出狀況,即時與快速的處理新聞事件都是日常。

作為【電視新聞】生態系的對照,想瞭解數位新聞產製的日常?請閱讀:【傳統與數位的媒體抉擇之路】EP5. 范琪斐:科技與社群解決了國際新聞的最後一哩路

走上主播台

業涵在高中時期因為參與熱舞社、司儀服務的關係,發現自己擅長口語表達,於是在與家人的討論下,大學選擇就讀輔仁大學新聞系,一腳踏入與大眾溝通與傳播的媒體業。

積極的業涵,大學時期到華視當工讀生,以驗證自己是否對這一行有興趣,結果一做就是七年,前陣子為了尋求自我成長與追求更深度的專題報導,她來到東森新聞台,繼續在媒體業上發光發熱。

她認為,自己在職涯路上摸索,發覺有四個要素可以檢驗這是不是有意義的職涯——

「第一, 這是你擅長的事;第二,這是你的熱情所在;第三,這是有人願意花錢請你做的事,第四、這是社會需要你做的事情。」

緊湊的電視台工作流程

被問及電視台是不是很高壓,業涵笑說:「工作狀態與《我們與惡的距離》演得一模一樣!」

她以今年清明連假震驚全台的「408 次太魯閣號事故」舉例,事件發生後的第一時間,總部就會先派花蓮的駐地記者馬上過去,當然,台北這邊也會有一批第一線的記者過去做即時新聞。

事件第二天,雖然業涵是晚間新聞的時段,但其實前置作業早已開始進行。在中午以前,業涵就會先把四大報、各家新聞台的播報重點都看過一遍,瞭解其他媒體的切角選擇。下午一點,編輯會議開始,長官、記者、主播、編輯都會聚集在一起,一起討論接下來怎麼「追」新聞,一同腦力激盪到大約兩點半。稍做休息後,三點開始化妝,四點上主播台播報新聞,五點下來後又要緊接著看等等 17:40 要播報的稿子,接下來一路到業涵下棚,已經是晚上八點後的事了。

「主播不能像讀稿機,要有起承轉合,還要抽絲剝繭為觀眾分析事件,講話一定要很有邏輯,不吃螺絲是基本!」

在新聞台的每一分鐘都非常緊湊、高壓,但業涵很喜歡「緊張」的感覺,她將這股感受化為「亢奮」,享受每一刻上緊發條的播報時光。

電視雖然面向普羅大眾,但在新聞選材上也不能只選「長輩愛看的」。業涵說道,話題必須年輕、論述必須聰明,要讓觀眾覺得「這個觀點我沒看過、好嶄新」,那才算成功!業涵分享,東森新聞的閱聽人輪廓其實以上班族、小資族、菁英分子為主,所以「要把觀眾想得很聰明」,不能呼攏他們,言之有物很重要。

Photo Credit: INSIDE MindyLi
主播播報的工作空間。

新聞從業人員的角色關鍵

主播最重要的能力是什麼?業涵說,絕對是口條邏輯

她認為,真正能在大眾間走紅的主播,不一定是外貌要姣好,但一定要創造權威感,口條清晰、說話有脈絡,這些都能幫助主播在連線時不會有挫折感。業涵說,自己有完美主義,一條新聞會採用條例式的方式,在四到五項內說完,不只快速地讓大眾瞭解新聞脈絡,還要清楚究竟發生什麼事。而這些能力都是需要經驗不斷去累積而來的。

雖然大家覺得主播要盡量中立,但業涵認為適時地加入共情感,才不會像是在唸稿一樣。例如在播一個悲傷的故事的時候,可以適時加入體恤的心情;而社會事件則要保持篤定的態度,給民眾信任的感覺,不然「播起來的感覺都一樣」,會失去人味。

在記者的部分,一定要保持對事物的好奇心。「如果只是抄一抄就結束,這樣漏洞一定會很多」,因此需要鍥而不捨地找尋事情的答案,才能播報出一條有價值的新聞。業涵透露,東森新聞的記者 LINE 群組有分「有查證」與「沒查證」,有查證的新聞才能被選中播出,為了貫徹電視的社會責任,這點必須認真執行。

電視台的科技

雖然電視台是傳統媒體,但科技仍然在此幫了大忙。業涵分享,現在東森統一使用 iNEWS 新聞管理系統,所有資料都連動到各個崗位,比起過往要抓檔案必須一條一條慢慢用「拉」的,現在連動後不僅便利許多,出錯率也變得很低,「幾乎不可能會出錯」。

另外,對記者而言,4G 包和空拍系統也是外勤時的必備技術。只需要揹著一個黑色背包,就可以在外使用最高畫質連線、直播。而棚內,虛擬棚的 3D 立體技術,把主播本人放進虛擬場景,直接站在案發現場為觀眾進行講解。這些技術不斷優化,都是為了給觀眾更沉浸、無障礙的新聞體驗。

電視與網路是魚幫水、水幫魚

被問及面對網路崛起,有線電視未來的趨勢?業涵認為,其實不管是電視還是網路,這些都只是大眾選擇獲取內容的媒介,最重要的還是「內容」本身,大眾對新聞的需求不會因為時代而改變。

當然,數位轉型仍是必做之事。東森新聞目前目前因應網路重要性漸升,採取有線電視與網路的經營皆並行的方針。數位新聞的布局很早就開始鋪路,YouTube 頻道與 Facebook 粉絲團都有同步的內容,不管是用電視看,還是用網路看,都一樣能得到東森打造的新聞內容。

而業涵也坦承,傳統媒體對閱聽人而言,還是有「招牌」感,就像老字號的店家比較容易有信任感一樣,大眾對傳統媒體仍存在信賴感。這也就是為什麼遇到重大事件,例如 408 次太魯閣號事故,許多人的第一選擇還是習慣打開電視,觀看熟悉的新聞台。

「電視永遠都會有人需要看,不管是父母、長輩或是其他人。」

針對電視和網路不同的受眾與變現模式,東森新聞也有不同的因應策略。在電視上,因為背負社會責任與 NCC 管轄,主播必須口條清晰、用語端正、態度中立,但網路較不受監管,因此不能只是單純把電視台播過的東西複製貼上到粉絲團,必須轉譯成網路的語言,題材也會特別選過,以符合網路受眾的需求。

電視也許從黃金年代退去唯我獨尊的神話,但業涵認為,在新興時代,分眾更是重要的事。傳統媒體帝國也一樣,不管媒介怎麼改變,要掌握「內容為王」的原則,保持內容品質,並找到符合定位的變現與營收模式,自能把招牌擦得雪亮,到網路世界依舊成不敗的存在。

業涵表示,現在東森新聞的管理層會同時看收視率,以及 YouTube、Facebook 的反應,加總後的成效才是最終的成績。而現在東森新聞旗下也有數位媒體部門,隨時掌握網路範疇,採並行推動的策略。

「魚幫水、水幫魚」,對於東森新聞來說,電視與數位兩種媒介不存在競爭問題,反倒應該互相幫助,因為兩者都是傳遞新聞資訊,繼續為東森打造媒體品牌的渠道。

解構主播研究生「房業涵」...

Photo Credit: INSIDE MindyLi 攝

東森新聞台主播房業涵,台中人,現在正在台大 EMBA 進修中,過著一邊當研究生、一邊繼續當主播的充實生活。早上十點起床後,不管是先寫論文還是去上課,她都會先喝一杯黑咖啡,打起精神,再展開一天的活動。比較悠閒的時候,她也會選擇早上去上倫巴課,舞蹈是業涵從學生時代就養成的興趣,並且運動產生的腦內啡對醒腦也很有幫助。

自稱有完美主義的她,在工作時有個小小的怪癖,那就是「播報前不能吃飽」!因為業涵說,播報前吃太飽的話一定會想睡覺,邏輯清晰度會大減,因此她的晚餐時間總在播報結束後的 20:00,與一般人作息甚異。

聊到最喜歡這份工作的地方,業涵說,自己很喜歡從受訪者身上學東西,因此最喜歡採訪。而文字、播報自己也很擅長,綜合起來,對這份工作都契合度都很高!

但主播也算是公眾人物,因此有時會遇到狗仔偷拍、跟拍的狀況。業涵坦言,這是她最不喜歡的地方。「有時會在公司門口等我下班、跟我回家,還會跟到台大課堂看我上課!」隨時都有被揭露隱私的危機,這點是業涵感到困擾之處。

閒暇之時,業涵也會經營自己的臉書粉絲團。在選擇 PO 文題材時,她希望 50% 是新聞內容,剩下 50% 才是個人私生活,希望自己能發揮好的社會影響力,粉絲們也能從她的粉絲專頁上,得到對於社會議題的觀點分享。

核稿編輯:李柏鋒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