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與數位的媒體抉擇之路】EP5. 范琪斐:科技與社群解決了國際新聞的最後一哩路

自製專題

評論
Photo Credit: INSIDE MindyLi 攝
評論

專題【傳統與數位的媒體抉擇之路】EP5,數位新聞篇。

對比傳統與數位傳播產業,不是要看到「血流成河」,也不是要放上批鬥台看孰強孰弱。而是從生態系的角度,討論當網際網路成為現代人的必需品後,如何衝擊且改變整個台灣傳播界的體系。我們從廣告、廣播、新聞三個面向,觀察傳統媒體圈與網路圈的因應對策。傳統媒體如何數位轉型,或是找到新機會點?而網路媒體又如何應戰這個大航海時代?媒體本質又將如何被顛覆?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跟著導航的指引走,編輯來到位於北車商圈附近的舊大廈。搭上電梯,穿過人煙稀少的黑暗走道,邊走邊懷疑「真的是這裡嗎?」,直到看見一如節目中熟悉的身影替我開了門,緊接著映入眼簾的是觀眾都非常熟悉的錄影佈置,我才認知到自己真的走進了《TODAY 看世界》的場景裡!

范琪斐,和螢光幕前的形象如出一轍,聲音中氣十足,說話字正腔圓、一字一句都鏗鏘有力,給人一種明明才剛認識,卻對她充滿信賴感的魔力。她為什麼會從穩定的電視台駐美外派記者,一腳踏入數位媒體這樣完全未知的領域?數位媒體的經驗對她而言,又是怎樣的體驗呢?這次 INSIDE 特地造訪范琪斐,一探跨領域的幕後祕辛——

Photo Credit: INSIDE MindyLi

作為【數位新聞】生態系的對照,想瞭解電視台新聞主播的日常?請閱讀:【傳統與數位的媒體抉擇之路】EP5. 范琪斐:科技與社群解決了國際新聞的最後一哩路

從電視台走向數位媒體

跟著范琪斐的敘述,我們將時間倒轉回 1980 年代。當時,她是法律系剛畢業的新鮮人,剛好解嚴、報禁解除,因此媒體業的工作機會突然爆發成長,因緣際會下選擇了「記者」這條路。范琪斐說,當年的記者一職「很刺激」,可以報導像是野百合學運這樣推動台灣民主的重大事件,隨時處在「歷史的第一線」。

後來,她到了美國念書,輾轉做了中天、TVBS 的海外特派記者,一待就是二十餘年。擔任特派記者的歲月,范琪斐雖然享有不同於國內記者的優渥待遇,但卻常常要為了收視率追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花了大部分的精力在這上面,縮減處理真正重要的政治或社會新聞的時間。例如當時旅美棒球投手王建民很夯,范琪斐就跟著寫了 5 年的王建民,連王建民手上的手錶都被長官要求跟拍,讓她很是無奈。

再舉例,范琪斐曾在坎城獨家專訪到投身環保議題的美國前副總統高爾,對她來說,她花費了大量的精力才安排好這場專訪,應該會是舉足輕重的大新聞,也應該要成為范琪斐記者生涯中的代表作。沒想到專訪一出的當天,陳水扁女婿被逮捕的新聞鋪天蓋地而來,美國前副總統高爾的專訪順勢被世人遺忘。「沒人記得我訪過高爾。」范琪斐難掩失望之情。

沮喪之下,范琪斐申請優退,提早回台灣,到三立新聞台製作國際新聞的相關節目。但她發現,雖然新節目能夠照著范琪斐想要的方式,播送重要的國際時事,收視率卻不盡理想。

「雖然能夠做我想做的國際新聞,但還是無法傳達到觀眾那邊,和他們仍然有距離。」

范琪斐持續不斷嘗試其他可能性,後來也成立了粉絲專頁《范琪斐的美國時間》,這才發現,原來用社群可以有效降低與閱聽人之間的距離!透過不斷與網友溝通的過程中,她能深刻地了解觀眾到底在想甚麼,也因此從選題、編排新聞的思維上,都有了天翻地覆的改變。自此,她終於找到從事新聞業的理想之地——既可以做自己喜歡的新聞,也有觀眾願意看、給予回饋。

接著,范琪斐又做了寰宇電視台《范琪斐的寰宇漫遊》、LINE《TODAY 看世界》兩個代表作。她說,《范琪斐的寰宇漫遊》融入了自己在網路世界學到的東西,把社群概念跨界到傳統媒體,碰撞出不同的火花,也讓寰宇電視台接觸到一群新的受眾。

而《TODAY 看世界》則完全使用新媒體的操作方式,完全打破傳統新聞產製的思維。對范琪斐而言,這是她第一個純數位的新聞節目;對 LINE 而言,這也是他們第一次在台灣自製新聞類型專案,「兩邊都在磨一個新的東西」。

當資深記者碰上數位新聞...

《TODAY 看世界》的產製經驗

《TODAY 看世界》是日更節目,高頻率更新養成了敏捷的團隊工作流程。

每天下午,作者們會將新聞議題與切角丟到 LINE 群組,大家一同投票出明天的主題,而 LINE 方的編輯也會依照後台數據、社群趨勢與經驗累積,提供選題的建議。接下來就讓作者們開始撰寫文稿,截稿時間是隔天早上 8 點。截稿後,由范琪斐親自與審稿人員一同審視文稿,改正錯誤資訊的地方,並且范琪斐也會在這個過程重新潤稿,並且加入觀點,讓文章脈絡更加完整、具深度。LINE 也會在這個階段加入審稿。當然,如果文稿品質不佳,或是有更重要的國際時事突然出現,范琪斐保有抽稿的最終權力。

接著,范琪斐就會在工作室內搭建的攝影棚中,開始錄影。將檔案交給後製團隊後,就會在下午五點準時完成 LINE TODAY 的更新,以及晚上 8 點臉書粉絲專頁、12 點 YouTube 頻道的更新。

范琪斐的工作室環境。一開始專業團隊佈完景後,接下來都由范琪斐一人來錄製節目,不像傳統攝影棚一堆工作人員在旁協助。

「有人會問粉絲頁的小編是誰?其實一直都是我。」

為了與網友距離感更近,以及瞭解閱聽人的想法,臉書與 YouTube 頻道的留言一直都是范琪斐親自去閱讀、回覆。從大家的回應中,也能延伸出下次的選題。

觀察再多,但偶爾還是會出現預測網友喜好失敗的狀況。例如三月底報導中國網紅流行試穿童裝的「BM 風」,原本覺得反應應該普通,沒想到卻很紅;而哥倫比亞的轉型正義新聞,原以為台灣人對轉型正義應該頗有感,沒想到點擊率卻很低。范琪斐認為,沒有完美預知社群趨勢的一天,只能盡力從動態中拼湊蛛絲馬跡。

與科技公司的合作

傳統媒體二十多年的經驗告訴范琪斐,收視率是神。但 LINE 的工作人員卻告訴她,「流量其實沒有那麼重要」!這樣思維的轉換,讓范琪斐一開始相當驚訝。

LINE 何出此言?原來是因為 LINE 擁有龐大用戶基數,可以直接用「推播」的方式把新聞送到使用者面前。《TODAY 看世界》的成效數據也從來不需要范琪斐擔心,LINE 方的 PM 與編輯從來不與她討論流量,自動會處理這部分的問題。科技讓新聞的最後一哩路變得更輕鬆,她再也不用顧忌太多,只要專心把內容做好即可。

「 新媒體的高效率解決我長久以來的問題。」

用數位做新聞究竟有什麼好?

范琪斐分享,其實她非常在意稿子有錯誤這件事。以前在新聞台,稿子送出去的時候,自己差不多就是審稿的最後一關,因為新聞業的緊湊步調,編輯台和長官通常沒有時間認真審稿。

但是在《TODAY 看世界》,雖然步調一樣很緊湊,但數位的彈性自主性,讓范琪斐可以花足夠的時間去審稿,並且現在的工作團隊也會讓一篇稿有 6、7 人看,甚至後製團隊也會提醒,讓她「心裡會很安心」。

當然,是人就會出錯。偶爾遇到上架後才發現資訊有誤時,社群也有改過的機會,讓後面的觀眾可以看到對的東西。這些數位新聞所創造出來的彈性,是范琪斐做為一介新聞工作者,相當喜歡的環境。

另外,大眾可能會認為,電視台有資源、有人脈,這些都是數位媒體很難比拚的。范琪斐部分認同,的確大型的報導規模是傳統電視台的優勢。「有人去現場的這件事,是很有價值的。」例如清明連假的 408 次太魯閣號事故,也只有電視台能快速派出大量人力到現場報導,台灣的自媒體現在還做不到這樣的規模。

作為旅美記者多年,范琪斐也舉美國例子,例如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在被網路夾擊最慘的時候,還想盡辦法賣酒、做品酒團活動,努力嘗試媒體變現的各種可能,試圖找到新的轉型之路。到現在,紐約時報已經站穩腳步,找到新定位,而老牌媒體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被亞馬遜收購後,也找到好的生存方式。

反觀台灣傳統媒體,還沒有看到比較成功的新嘗試,甚至部分還執著在傳統的內容產製與做事方針,讓她覺得甚是可惜。

解構數位新聞人「范琪斐」...

Photo Credit: INSIDE MindyLi
一打開電腦很容易就進入心流狀態的范琪斐。

旅美二十多年,理當已經「優退」的范琪斐,仍舊充滿活力,笑說自己是「工作狂」。平常工作就佔據生活大部分時間,有時候還會直接睡在工作室,拚勁一點都不輸年輕人。平常也很喜歡與年輕人交流,保持平等態度向晚輩學習新知識,對她而言也樂此不彼。

范琪斐分享,自己是那種「在哪都能專心」的個性,很容易進入心流狀態,也拒絕任何人和她說話。她說,在家寫稿時老公會時不時找她聊天,這就會讓她無法專心,因此都會「逃」到工作室寫稿。並且,工作日的一早一定要來一杯咖啡,保持精神,而午餐她不喜歡吃得太飽,因為下午會想睡覺。

范琪斐認為,數位新聞人的第一要件就是「心臟要大顆」,謝絕玻璃心。因為網路反應都會非常直接,甚至有些網友會顛倒是非,就是為了激怒你,這時如果你跟著聞雞起舞,那就中了酸民的計。因此一定要理解數位生態的特質,才能不被影響。

當然,不論在電視台還是網路,新聞的本質永遠不會變。但這一行變革速度太多,「沒有辦法跟著成長就會被淘汰」,必須保持彈性開放的態度,才能迎接媒體業的各種挑戰。

核稿編輯:李柏鋒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