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塞智慧交通】叫車背後的眉角?Uber、台灣大車隊分享系統設計思維

自製專題

評論
評論

Uber 和台灣大車隊代表今日一前一後現身 INSIDE 的智慧交通論壇,分享各自背後功能與叫車系統設計的思維與歷程演進。

Uber wang
▲Uber 台灣總經理吳罡

Uber

Uber 台灣總經理吳罡今日細說 Uber 功能開發功能的歷程,並且呼應近期俗稱「Uber 條款」,限制租賃車模式的 《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 103 條之 1》爭議,舉例在新加坡以及美國丹佛與政府合作的營運模式。

吳罡盤點在台灣和 200 多家中小型租賃車業者合作,以及皇冠、大都會、Q taxi 合作優步小黃,透過科技媒合幫助計程車增加收入,每週接單平均多 20 趟。

觀察乘客需求與提升效率

他也提到 Uber 對乘客生活方式的改進,例如 Uber 的 GPS 叫車與即時定位以及親友位置分享、緊急求救等安全新功能,都是考量乘客安全感需求而新增的功能。

吳罡說,Uber 的優勢在於地圖定位和路徑規劃技術,一開始 Uber 的叫車界面只有起訖點,以及將兩個點連起來的路徑。隨著資料愈來愈豐富,Uber 開始有地標搜尋,甚至可以建議哪些地點適合上下車,並且針對大型建築可以指定特定接送點(比如台北車站的東門)。

提升司機業績,不忘籲政府放寬創共贏

而掌握乘客即時位置,還可以用來讓司機「無縫接客」,在上一位乘客快到達下車地點時就可先接附近新單,降低空車率,再用即時流量搭配費率調整來控制尖峰、離峰時間供需。再來透過大數據可以知道乘客旅程方向,在國外已有提供共乘服務,也開始嘗試建議順路的上車地點,邀請乘客走出巷弄到馬路上搭車,以節省司機繞路時間,大大提升效率,這些都是 Uber 透過數據與科技,搭配商業機制優化服務細節的例子

Uber 也開放台北交通數據庫,讓學界、政府單位,甚至產業界利用。目前台北市政府交通局就有合作利用這些運輸數據觀察交通品質與模式,作為大型活動或交通路線規劃的參考。

uber taiwan
▲吳罡多次強調法規應該要與時俱進創造共贏局面

最後吳罡不忘舉新加坡政府為例,在新加坡推出的 Uber Flash 就是透過法規節計程車與租賃車的網約車服務,讓既有租賃車與計程車業者平均業績上升 19%。駕駛只要考取 PDVL 執照(原持有 TDVL 照的計程車司機不用另考 PDVL,只要有計程車執照就自動獲得 PDVL 資格)就能在計程車空班時間搭配 Uber 系統接單,一起把餅做大。

吳罡再舉 Uber 在丹佛近期新上線的服務為例,串接大眾運輸系統資訊,在起點到目的地規劃路線納入公車、火車,並且可以直接購票,整合運輸工具的時間和價格一方面為乘客提供更方便的服務,另一方面也是再次呼應把餅做大的意涵,盼台灣政府能考慮網約小客車專法,而非直接限制 Uber 現有的經營模式。

tony q
▲台灣大車隊研發處協理王景弘

台灣大車隊

曾經促嘉義燈會舉辦寶可夢活動引好評的王景弘(Tony Q),現在則是任職台灣大車隊研發處協理,今天也在會場分享台灣大車隊叫車數位化歷程。

首先王景弘強調,智慧要配合服務,加上台灣大車隊旗下擁有 2 萬多位司機,因此談到各項數位化改進,總是以解決司機的痛點出發解決問題。王景弘還強調,每一單只會固定抽司機 10 元,就是和司機建立信任關係。

乘客方面他提到支付也是體驗的一環,儘管 2014 年台灣大車隊並不看好行動支付,還是隨車配置了刷卡機,雖然一直對新支付方式持不確定態度,2015 年推出綁定支付後到現在非現金交易佔了 25%,車上更支援多達 16 種的行動支付管道。預計今年還會再上線可以接手機的悠遊卡讀卡機。面對外界傳言行動支付會延遲入帳,造成司機沒辦法馬上拿到現金,王景弘澄清台灣大車隊整合了諸多支付,只要 T+2 天就會入帳,或者也可以臨櫃領現金。

App 不算好用,但也積極嘗試更好的體驗

關於一直以來的使用者回饋,王景弘大方承認台灣大車隊的 app 也許「不算好用」,但每天仍有數萬人次的使用頻率,倒也不至於難用。還補充台灣大車隊是台灣首家自行開發 GPS 定位叫車的平台,當初也是為了提升使用體驗而申請 55688 的電話簡碼,呼應一切不是只看技術,更是要看背後的「服務」目的。

至於 app 遭抱怨不好用,他們已經建立一套可供串接的叫車 API,也實驗跟街口合作叫車服務,甚至透過 LINE、FB Messenger 提供叫車服務,就是要試試不同叫車介面對使用行為的影響。App 本身在 5/30 更預計開放地址地標叫車,可以直接搜尋地點名稱。

Taiwan Taxi
▲上午 7-8 點時,左邊是乘客叫車分佈,右邊是司機分佈兩者高度重疊

找車系統的司機體驗

大家都知道計程車的離峰、尖峰落差大,對於司機和乘客來說都是很頭痛的問題,但王景弘點出調度困難不在於找熱點,畢竟哪裡熱門靠經驗就知道,位置資料也可以看到司機分和乘客密集區有很高的相似度。對台灣大車隊來說最大的問題,其實是「公平」。

至於怎麼解決分配問題?王景弘介紹台灣大車隊的 2 大搜車邏輯,第一就是排班點邏輯,在一個熱門區域內所有的司機都在數位排班,讓司機只要待在該區就能接到單。

第二邏輯就是散點即時搜車,距離叫車地點一定距離內的車會收到單,司機要在 10 秒內決定是否接單,系統再從中挑出最近的車,確保分配不會太過集中。

傳統裝置數位化

王景弘說,其實現在計程車上看似傳統的車頂燈、空車燈、計程錶早在 7 年前就都有連結電子訊號,可以遠端控制。並且台灣大車隊也針對司機有安全與協調系統,除了訓練時有司機帶司機的導師制,司機碰到糾紛可以快速連上客服,車上還有緊急按鈕,若發生心肌梗塞等意外,附近收到訊息的司機就能趕緊前往支援。

taiwan taxi
▲台灣大車隊車載初號機

他更秀出 2010 年最早的車機照片,當時在黑白螢幕上只能簡單顯示地址資訊,司機收到訊息就得各憑本事接單。一路到了 Android 平板系統的第六代車機,王景弘強調不做 app 而設置連接在車上就是為了正面面對法規,重新強調台灣大車隊合法合規的立場。

到了 2017 年多元計程車法規出爐,台灣大車隊才推出 Android 和 iOS 平台的司機 app。王景弘說,現在的叫車系統對司機來說最有感的改變,就是不必再憋尿等排班,行動更有彈性大車隊也有在挑戰法規,但目的是讓從業人員和乘客都有更好的環境。

核稿編輯:Chris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