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 台灣製造,從產業面體現數位國家的實力

贊助專題 Supported By

評論
Photo Credit : Pexels
Photo Credit : Pexels
評論

這波全球製造業的「數位轉型」浪潮中,具備高度應變能力的台灣,也沒有缺席。大企業轉型步伐跑在最前面;資源有限的中小微企業,也在政府的專案協助下,啟動數位轉型。例如桃園蘆竹的針織廠億馨,過去生產流程高度仰賴人工,導入智慧染整機台、ERP、MES 之後,品質更穩定,交期也從 30 天降至 14 天。鑄造工具機廠大詠城則透過建置機械手臂、冶金數據分析、物聯網監控、智慧客服等,成功提高良率及客戶滿意度。

C2B2M 台灣櫻花的全程數位應用

廚具大廠「台灣櫻花」推動的數位轉型,則是涵蓋商業流程的全方位,從原料、訂單、生產、客服,都加以數位化。總經理林有土表示,櫻花從除油煙機的單機製造起家,擴展到熱水器、瓦斯爐,再進軍廚具市場。以往客人上門訂購廚具,從規劃到安裝,至少須要三週,「我們就思考,如何把流程縮短,而且服務品質要更好。」

於是櫻花找來擅長替製造業推動數位轉型的蔡月瑱協理擔任操盤手,進行全盤規劃,並催生了兩套自主研發系統:前端的訂單系統「SKD(Sakura Kitchen Design 櫻花廚房規劃數位軟體)」及後端的製造系統「KIM 智能生產系統」。

圖片1

櫻花的數位轉型目標是提供新型態的消費旅程 C2B2M(consumer to business to manufacture),串接消費者、門市、及生產部門。從現地丈量、3D 繪圖、一鍵下單、自動計算生產排程、AI 辨識不良品、到智慧客服,都有數位轉型的影子。

圖片2

每一塊櫥櫃門板都有身份證

推動轉型的第一步,首先是將廚具的 8 萬個模組,縮減至 3 千 8 百個,門市厚重的型錄也予以數位化,客戶透過電腦選定樣式,立即產生 VR 場景圖,並自動計算所需板材及成本,同步送交生產單位進行審單及調配。

過去一部產線機台只能裁切單一訂單的板材,下一張訂單就必須重新輸入參數。導入 KIM 智能生產系統之後,透過基因演算法可得出最佳組合,讓多張訂單的板材同時裁切,不僅減少損耗,每一塊板材還有條碼身份證,方便追蹤。

林有土坦言,數位轉型最大的挑戰來自員工的抗拒。「我們就是不斷地溝通、教育、解除疑慮。」直到現在,每天仍透過內部群組進行跨部門的協調。

歷經五、六年的轉型,公司的全程數位應用在今年(2020)六月正式上線。廚具從接單到安裝的時間由 3 週降至為 5 天,新品開發時程也大幅縮減七成。不僅客戶滿意度更高、生產及供應鏈整合更順暢、甚至解決了少子化的缺工問題。櫻花數位轉型的下一步,是推出「預防性維修」,在 5G 及物聯網的外在條件配合下,消費者的瓦斯爐、熱水器一旦出現異常,櫻花就能提前通知。

智能客服團隊連線外勤維修 派工效率高

另一個令櫻花自豪的是「超越金控等級」的客戶服務,總部六十名客服專員每天接聽來自全台的數千通電話。客服也與外勤系統連線,兩百名技師的目前位置及工單數量,透過後台一目瞭然,客服人員可立即就近派遣技師到府維修。櫻花智能客服還有即將上線的「小花」AI 客服機器人,能夠透過行動裝置與消費者對話,排除障礙。

隱形冠軍不守舊 數位轉型跑在同業最前面

精密化學廠聚和國際主要生產特殊化學品,以造紙用添加劑起家;所生產的生物緩衝劑,是製藥及生產疫苗的重要原料,全球市占率排名第一。聚和的 N 次貼品牌,也曾以小蝦米對大鯨魚之姿,在跨國智財權訴訟力抗全球龍頭 3M。

這樣一家在利基市場占有半邊天的隱形冠軍,為什麼想推動數位轉型?董事長郭聰田表示,「提高附加價值、讓客戶滿意、維持全球領先優勢」是主要誘因。由於客戶都是世界級大藥廠,對於供應鏈的要求隨著科技進步愈來愈嚴謹,「我們的生產管理必須跟著提升,就藉著擴充產能的時機,導入 AI 及數位轉型。」

大數據不再靠手工 資訊自動化既減錯也提高效率

負責主導數位轉型的王邦畯協理指出,三年前先從精密化學事業部開始推動數位轉型,內容是設備自動化蒐集資料及製程數據分析。這個事業部生產的生物緩衝劑,被客戶要求在生產流程中收集 1,400 多個欄位的數據,過去仰賴手工填寫,不僅工程浩大且容易出錯。導入設備聯網之後,八成的欄位可由系統自動擷取,另外兩成欄位因設備或儀表無法聯網也不具傳輸功能,就利用拍照及 AI 影像辨識來擷取資料。

收集到的生產數據,再運用 AI 作製程判斷,及利用資料科學分析,找出影響品質或良率不佳的原因來加以改善,結果就能有效提升產能,接單到交貨從三週縮短為兩週。王邦畯欣慰的表示,產線主管主動跟他說,數位轉型效果好,過去手抄數據散落在各處,現在只要按幾個鍵,數據就跑出來,「他還要我把這個模式複製到其他產線。」

照片2

數位轉型的三大秘笈心法

數位轉型得到員工的認同,其實是有策略。王邦畯說,數位轉型的第一步,必須先解決「老闆心中的痛」,因為經營者最擔心資源投入沒有效益。第二步則是讓所有同仁認同數位轉型有幫助,教育訓練和宣傳很重要。第三步則是精準投入,「資料科學不是萬靈丹,有些領域不適合莽撞投入。例如採購單位要求預測原物料價格,這個就不適合,畢竟市場波動牽涉太多因素;又如生產單位要求預測設備何時故障,這個不是做不到,但要花幾年的時間,優先順序就不會是最前面。」王邦畯說。

轉型持續加碼 競爭力永保領先

聚和的精密化學部門,在政府輔導之下,數位轉型見效;今年 N 次貼事業部也跟進,接下更大的政府專案,也投入數位轉型工作,將透過 AI 虛擬量測來預估品質,追求更高黏貼穩定度。聚和也已著手規劃將精化事業部的產線智慧化延伸到客戶端,讓歐美客戶能夠遠距掌握訂單進度,即時獲得檢驗數據,大大提供客戶的滿意度及黏著度。

歷經幾次金融危機,各國驚覺製造業才是國力的根本,紛紛推動製造業復興,德國的工業 4.0、美國的先進製造國家戰略中國製造 2025 都加強了競爭態勢。另一方面,美中貿易戰引發的全球供應鏈位移、5G 通訊帶來的全新可能性、Covid-19 新常態對生產模式的衝擊,也迫使製造業加快轉型腳步。嗅覺敏銳的台灣製造業,面對外在大環境的鉅變,透過遠距、協作、少量多樣、高度自動化、雲端管理、AI 大數據等各種工具來爭取新世代商機,可說是從產業面體現台灣邁向數位國家的實力。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