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轉型人才荒?資策會蔡義昌所長:「建立生態系思維是關鍵!」

贊助專題 Supported By

評論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評論

人工智慧、金融科技、區塊鏈、雲端服務等科技創新不斷前行,產業與服務的樣貌已產生翻天覆地的改變,台灣企業要如何在新環境的挑戰中彎道超車?在科技應用與研發都已相當成熟的台灣,心態的建立將比技術變革來得更為關鍵。

資策會數位教育研究所在台灣推動企業數位轉型及數位人才培育多年,繼 2018 年首次與 ATD 人力發展協會亞太年會合作後,今年再度牽起合作橋樑,由所長蔡義昌擔任亞太區主席,邀請全球專業人士一同探討數位時代下的人力發展議題。

DSC_310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資策會數位教育研究所所長蔡義昌,同時也是 ATD 人力發展協會亞太年會主席

蔡義昌曾至各國參訪,他認為在全球的數位進程上,台灣的消費端應用已經相當成熟,無論是食、衣、住、行,民眾都相當習慣使用各種數位平台。不過,與消費市場數位化的成熟相比,台灣企業內部的運作模式卻還在起步中。

「我們面對的問題並非科技,而是體系。」蔡義昌說,台灣的人才每個都知道應該怎麼應用科技,但卻少了關鍵的「生態系思維人才」,致使我們在金流、物流、商流上,較少出現流暢而平坦的完整生態體系。「我們在數位轉型的路程中,要加強的已不是技術上的訓練,而是價值辯證的取捨。而政府能否開放更多的嘗試機會,也是一大關鍵。」

數位經濟未來,台灣企業面臨三大挑戰

數位新世界已逐步成長,根據市調公司 IDC 的調查研究預估,到 2021 年時,全球 GDP 中有 50%、亞太 60% 的貢獻將來自於「數位化」 ;包括數位產品、服務、技術、營運、關係等,這意味著企業勢必得面臨這項關鍵考驗。

以現階段台灣企業的轉型現狀來看,蔡義昌認為有三大主要挑戰,分別是:「主事者心態」、「企業架構」以及數位經濟本身特有的「脆弱性」。

首先是在心態上,由於台灣過往的成功,使得企業主對舊有觀念仍有信心。例如,許多企業以製造業見長,思維上容易以垂直供應鏈的模式思考,愈是成功的產業,若沒有面臨強大的壓力,新的改革就愈不是首要任務。

財團法人資訊工業策進會數位轉型學堂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資訊工業策進會數位轉型學堂

蔡義昌以網路銀行的開放為例,台灣很早就擁有發展數位金融的能力與基礎建設,但因為歷史上曾發生過巨大的犯罪事件,如「鴻源案」,使得政府在制定新政策時更為謹慎,從經驗中記取教訓。「這是已開發國家一定會面臨的記憶包袱。」蔡義昌說道。

第二個挑戰則是企業組織的結構,包括龐大的階層體系,以及使用多年的資訊系統。當一間企業的中間結構愈是堅固、愈龐大,在短時間內完成更新的難度就愈高;這也是為什麼許多開發中國家,反而可以在數位發展上跳躍過程、一次到位。

最後一點,則是數位經濟的風險。以瑞典、印尼為例,都曾發生過行動支付系統因為大停電而受到衝擊,造成龐大的損失。蔡義昌也點出,除了基礎建設的穩定之外,也有資安方面的問題要克服。「一座石油田被攻擊,可能是減少 5~10% 的供應,使得石油漲價;但如果是一間國際銀行被駭客入侵,造成的損失絕對是更巨大的規模。」

DSC_318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建立水平思維,融入數位生態圈

雖然數位轉型涉及的範圍廣泛,甚至需要改變組織內部 DNA、承擔未知的風險,但卻能驅動企業創造新收入,帶領企業走得更遠,是競逐未來最重要的一把關鍵鑰匙。

蔡義昌認為,在數位轉型的路程中,產業可以嘗試使用數位生態系的平台,以進入全球市場;以數位服務換取更多時間,專注在核心產品的開發以及全球市場的建立。

例如,曾經紅極一時的某個雲端儲存服務,其實本身並沒有雲端空間,而是將服務建立在其他家的雲端服務平台之上;又或者是國內外銀行業者,透過使用 CRM 系統,將客戶服務建立在雲端上,以解決名單管理的問題等等。這些都是企業採用數位生態系的既有服務,進而創造、優化自身產品的例子。

起跳吧!用想像力開創新局  

最後,蔡義昌給所有企業與人才的建議是:「要有想像力。」站在過往成功、傳統的模式往上跳,打開心胸去接受現有的生態系;過往很美好,但現在正是時候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創造下一波的成功。

「企業可以去思考,你是要在內部建立一個垂直完整的系統?還是將每個功能一層一層地平台化?這就是數位生態系的思維。」蔡義昌說,最重要的還是企業本身要有警覺心、要理解各種數位世界的運作模式。

台灣擁有不少數位人才,只要企業本身能以數位思維重塑流程,自然就能讓人才發揮、開啟數位轉型之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