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發表備忘錄,一窺數位內容龍頭的五年計畫

走過百年歲月的《紐約時報》,在十月發布一篇長達 11 頁,有著總裁馬克·湯普生(Mark Thompson)和其他九位高階主管簽署的備忘錄「我們的未來之路」(Our Path Forward),洋灑寫下《紐約時報》未來五年的營運方向,並自信地宣布,預期讓數位收入在 2020 年時呈雙倍成長,從去年的 4 億美元營收,提高至 8 億美元。綜觀來看,《紐約時報》宣言中,清楚點出未來兩大發展主軸:「增加數位讀者數目」與「快速應對數位趨勢脈動」。

「美國電視記者槍殺案」的四點數位觀察與反思

《新媒體世代》獨家專訪《BuzzFeed》 新聞記者「丹·弗加洛」:數位新聞的美麗與哀愁

「在《BuzzFeed》工作非常棒的一點是有很強大的科技團隊,可以快速地幫忙製作地圖或資訊圖表等。以往在《今日美國》可能需要 3 個月才能完成的工作,在《BuzzFeed》可能一天內就完成了,這要歸功於《BuzzFeed》本身極為強大的資訊科學背景。」

除了 Facebook,Mark Zuckerberg 也很關心人類如何長生不老

「我最感興趣的是和人相關的問題。什麼能讓我們長生不老?我們能如何治癒疾病?大腦如何運作?學習是如何發生,以及我們該如何開發人類,讓學習能力增強一百萬倍?」

《紐約時報》數位轉型:董事會主席表示已經執行去年「創新報告」中的所有建議

《紐約時報》從平面轉往數位發展的過程中,可說是一路摸索也免不了諸多碰撞。從亞瑟.蘇茲伯格二世今天在「全球新聞媒體代表大會」的發言,《紐約時報》似乎逐漸適應數位化轉型浪潮,有了對應之道和正面成果。

「衛報實驗室」:《衛報》如何透過內容行銷,拓展數位廣告市場

當進入數位世代,新聞媒體的紙本印刷發行量大幅降低,平面廣告收入也隨之下降,新聞媒體紛紛轉往線上平台發展。雖然數位廣告收入逐年成長,但是成長的幅度卻不足以彌補失去的平面廣告收入,因此如何透過不同數位廣告管道來拓展收入來源,成了新聞媒體的發展重點之一。

Facebook 發表「不是我們的錯」研究報告,指使用者應為自己在網站上看見的內容負首要責任

暴露於多元言論和價值觀的機會,對於民主社會養成有正面影響,包括提高民眾對政治事件的興趣、增加對不同言論立場的包容性,以及提升政治知識等;而處在過高的同質性言論環境,則可能會造成像是態度極化等負面影響。Facebook 研究員前幾天在《科學》期刊發表研究報告,探討民眾臉書社群網絡組成,以及「用戶個人選擇」與「運算機制」對民眾接觸對立政治立場文章的影響,該篇文章隨即在學術圈以及媒體產業界引起一陣熱烈討論。

臉書新聞平台預計在本月登場:臉書和新聞出版商誰是贏家?

很多朋友應該都還記得三月底一則在數位新聞產業引起熱烈討論的新聞,《紐約時報》報導透露臉書即將推出自己的新聞整合平台,合作新聞媒體發布的新文章將直接在平台上刊登,而不再是以網頁連結的方式呈現。

美國青少年最常使用社群媒體前三名:臉書、Instagram 和 Snapchat

被問到使用這七種熱門社群媒體的行為時,將近九成的青少年至少使用其中一種,而大約七成的青少年使用其中兩種或更多,只有不到兩成的國高中生表示他們只有一種。而這些只使用一種社群媒體的年輕世代中,有將近七成的選擇使用臉書,有約一成的青少年屬意 Google+ 或 Instagram,並列第二。

殭屍粉絲退散!Facebook 一個月內移除 20 萬個粉絲專頁「假讚」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網路上寫著「買一萬個讚!」或是「買五百個讚送五十個讚!」之類的廣告標語?是的,由於「按讚」的粉絲專頁人數代表頁面人氣,因此買賣「讚」也成了近幾年來常見的臉書周邊交易。(有興趣者,可以直接搜尋「買臉書讚」之類的關鍵字,將可看到很多提供相關服務的賣家廣告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