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博拉
「上輩子」是軟體工程師,清華電機所畢,曾任職於飛利浦半導體與宏達電。目前是從事文字轉換工作的家庭主婦,定居於日本長野縣。喜歡探索蘊藏於事物表像下的本質。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個人網站「黛博拉看日本」:http://deborahjong.wordpress.com

「年輕人」愈來愈不愛閱讀書籍?

上了年紀(當然包括我在內)和初老症狀浮現的人,多半不會質疑「年輕人愈來愈不愛閱讀」這句話。(老)大人們腦海中的「年輕人」似乎是個被網路、電玩、補習…等占據生命的抽象名詞,然而,有誰曾經試著具體化「年輕人」這個族群?

日本手機產業節節敗退?其實他們是鴨子划水

去年此時 NTT docomo 主推 XPERIA 與 GALAXY 雙機種,再加上秋季開賣 iPhone 終成定局,不出業界所料,棄保效應浮現後,連主場也守不住的 NEC 與 Panasonic 相繼退出智慧型手機市場。這樣的現象帶給外界「日本企業與行動裝置領域漸行漸遠」的印象。事實果真如此嗎?

旁觀者

台灣人有個相當特殊的喜好。1990 年代日本泡沫經濟崩潰,接著景氣低迷、GDP 成長率停滯、大型銀行倒閉、零利率政策等負面消息不斷。反觀當時台灣正值股市萬點的呼風喚雨期,「日本的經濟沒救了」、「日本快完蛋了」、「日本人只有苦日子可過了」等論調時有所聞,誰會想到多年後台灣也有掉進 22K 漩渦的一天?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下)

由於專長、志趣所在與 Twitter 的需求終究有所出入,最後 elm200 沒有被錄取,但透過這一次的面試,讓 elm200 對灣區知名企業招募工程師之細膩程度留下難以抹滅的印象。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中)

大多數日本企業在工程師的招募上只憑履、經歷與口頭面談的結果便決定人選,與業務、行政等職種的篩選方式並無太大的不同。片山良平始終覺得納悶的是,既然大家想找的是真正會寫程式的工程師,為什麼總是本末倒置?先行確認應徵者是否具備良好的 coding 能力後,再來進行書面審查或面試也不遲啊…。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上)

日本科技界三不五時便會出現「為什麼日本無法誕生像 Google 這樣的公司?」之類的話題。雖然 DeNA、GREE、LINE、價格.com、Cookpad…等公司算是闖出了名氣,在 Google、Facebook…的面前只不過是小巫見大巫,甚至自 Microsoft 的時代起整體的質、量便與美國相去甚遠。

孫正義的自轉車操業(下)

老孫善謀略。好自轉車操業,踩他三百年也不厭倦。老孫式自轉車操業的最高境界,莫過於利用他人資產,進而將自有資產所創造出的效益最大化。此外,老孫賭的更是上班族社長們輸不起的險局。

孫正義的自轉車操業(中)

2012 年秋季隨著 iPhone5 的問世,LTE 與 Tethering 成了當時日本市場的重頭戲。嚴格來說,LTE 與 Tethering 並不能算是新鮮事。早在 2010 年 12 月,NTT docomo 便已率先推出命名為「Xi」的 LTE 服務,而「Xi」的對應機種也可執行 Tethering 的功能。

孫正義的自轉車操業(上)

日文裡的「自轉車操業」,指的是必須左手借、右手還,才能勉強營運下去的公司經營狀態,取「自行車不繼續踩 (一手借錢、一手還錢) 下去就會翻覆」之意。長久以來,Softbank 被揶揄為「自轉車操業」的代表。

來自蘋果的「最惠國待遇」

一直到 2013 年入秋之前,NTT docomo 還賣不了 iPhone,如今事情果然出現乾坤大轉變。經過 5 年歲月的討價還價,不但終於開始賣 iPhone,相較於同業的 Softbank 與 KDDI,NTT docomo 拿的條件根本就是最惠國待遇,他們是如何辦到的?

零友達

「零友達」和面板沒什麼關係,「零友達」指的是「朋友數為零」。在 SNS 盛行,大家都強調「人與人之間交流聯繫的重要性」,朋友愈多愈好,應致力於拓展交友圈的風潮下,卻很少有人注意到社會上「朋友數為零」的孤獨者,正一點一滴地增加。

開箱的開箱文(下)

除了紙盒基底採用技術門檻高的「V 字切割」技法外,蘋果還掀起了「貼箱界」糊薄面包裝紙這道工序的革命。首先,是被稱之為「Flap」的粘黏處涵蓋整個紙盒短邊側的面積。這麼一來,紙盒短邊側的表面便不會因為包裝紙重疊面積不一而有高有低。

開箱的開箱文(上)

一般來說開箱文寫的是箱子裡的東西。如果是蘋果的產品,除了開箱,還會對機子大卸八塊,裡裡外外瞧個夠。既然要徹底到這種程度,我們是不是還漏了什麼?

智慧型手機市場的戰國風雲

NTT docomo 終於加入販售 iPhone 的戰局。大西宏以這件事為開場白,寫了一篇智慧型手機市場的勢力版圖還會再繼續變化,有趣得令人目不暇給的文章,最後導出的結論頗有意思。

如果「半沢」在新創公司……

網路上對於「半沢」的評論多如洪水。當中,身為矽谷創投的伊佐山元,從他「職業病」的角度提出「如果『半沢』是個創投或新創公司創辦人,有可能成功嗎?」的疑問,並從三個由台詞延伸出的人格特質進行分析。(請注意:本文有提到一點劇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