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是一世界性組織,由數十位台灣的大學教授和旅居海外的外商公司總裁共同發起成立。作為台灣唯一的世界觀教育中心,世界公民文化中心以獨有的英語教學形式和社群互動模式,提供科技人以及金融人一個以英語溝通的世界觀教育環境。

【世界公民】從烈酒到精釀啤酒:西班牙文青風格的轉變

「以上總總導向一個結論:西班牙年輕人變了——酒越喝越少、越喝越淡,越來越熱愛運動、越來越常往戶外走——這完全打破了我們仍然以為西班牙年輕人『熱愛派對、飲酒抽煙、夜夜笙歌』的刻板印象!」

【世界公民】韓國「他山之石」讓我們看到什麼?

每個國家都有其優缺點,如同筆者身邊許多來到臺灣求學的韓國友人,他們選擇臺灣,所持之理由為臺灣「自由」,不用太重視他人目光。也是來到臺灣才讓他們深深體會到,台灣異於「自信心建立在他人目光上」的韓國社會風氣。韓國所謂的「全拋世代」,抑或是「自殺共和國」等,都是他們自己國家嚴重的問題。

【世界公民】英國小學的性教育課

「我本以為白人家長們的態度會較為開放,但他們的反應也因人而異,一部分持保留立場,一部分對這場快變成鬧劇的座談會不以為然。」

【世界公民】英語月份的詞源密碼

「七月」的英文是 July,是由凱撒大帝之名 Julius 而來的,因為這是他出生的月份。Caesar(凱撒)本來是他家族的姓,後來因為他在軍事、政治方面的超凡成就,遂轉而成為羅馬帝國後來皇帝的稱號,其影響力可見一斑。

【世界公民】Guilty Pleasure Food: 會有罪惡感,為何一直吃?

美食豐富了我們的生活,也呼應了人的情感。壓力大時就想來塊雞排,有杯珍奶的辦公室午後總是比較好度過⋯味覺刺激的快感讓我們一吃再吃,而這些都是有科學根據的。

【世界公民】時間被浪費,別說 Don't waste time

說實話是一門藝術,用詞必須漂亮才能不傷人又達到目的。美國人慣用的方法是在講話時穿插「俗語」,讓鋒利的字眼聽起來不那麼尖銳,儘管碰上讓人惱怒的同事,也能漂亮地講出心中的不滿。

【世界公民】2020,杜拜還要幾個第一?

從阿布達比 Masdar 理工學院畢業後,楊皓文留在杜拜工作,成為杜拜眾多的外籍白領之一,目前他在杜拜生活了 7 年多,經常台灣杜拜兩地跑。採訪時值杜拜的年度齋戒月。

【世界公民】時尚產品經理蔡宜芊:西班牙職場的有話直說

外籍勞工在西班牙申請工作簽,雇用公司必須提出兩種證明:「為什麼不用本地人?」「有向勞工局提出過這職位人才需求的申請嗎?」因此,不是有太多公司願意為外籍員工提出證明,但西班牙政府有優待外籍學生,只要學生居留簽連續拿滿三年,學生簽可以直接轉成工作簽。

【世界公民】愛丁堡婚攝 Kathy Lai:愛丁堡政府正搶攻華人市場

Kathy 在愛丁堡念完藝術管理碩士,畢業後陰錯陽差,跟資工背景的先生,突發奇想接起了父母的家業--「租借婚紗」,在愛丁堡創業起「一站式」婚攝公司。

【世界公民】歐洲公司的「薪」煩惱

西歐一向被號稱為福利社會,對員工福利非常重視,但自從 2008 年全球金融海嘯之後,失業率一度高達 12%,年輕人失業率一度高達 57%,西班牙也有 55%。近兩年歐盟景氣明顯回溫,經濟成長回升到 2% 以上,失業率也下降至 8.5%,但年輕人失業率仍相對偏高,約 15.1%。為了增加就業機會,西歐各國政府的勞動改革方向,大多是讓勞動市場變得更加具有彈性。

【世界公民】給科技新創的建議:打造行動支付情境

舉例來說,好比常到英國旅遊或出差的朋友,可能都會辦一張 Revolut Card,這張卡其實是支援萬事達卡體系的預付卡,因為主打幫消費者節省銀行手續費和匯差的特色,而受到高度的矚目。

【世界公民】說故事的百年酒吧

倫敦泰晤士河畔的 Savoy Hotel,自 1889 年開幕時,就不曾停止引領創新,第一個所有房間都有衛浴並且 24 小時提供冷熱水的旅館、第一個裝有電燈與電梯的旅館。這一台漆紅色的百歲電梯,至今都還在旅館內正常運作,過去一百多年來,不只貴族名流搭乘過,當年的電梯小弟,因為天天看著高貴時尚的旅人進出,對頂級時尚耳濡目染,決定辭職創辦自己的服裝品牌 -- Gucci。

關於政治,食物不會騙你 —— Anthony Bourdain

美國知名廚師、電視節目主持人安東尼波登在今年 6 月初辭世。他在節目中散發出的真摯情感令人印象深刻,驟然離世的消息也特別令人感到不捨。波登曾表示:「每道菜背後必定有一段深遠的歷史,通常是令人難過的」。透過這篇關於食物如何反映生活的訪談,我們可以一同紀念他所留給我們的精神。

【世界公民】銀行可以拿客戶的錢投資嗎?
從瑞士公投看貨幣主權

今年 6 月瑞士公投又正式否決了主權貨幣的提案 (Sovereign Money Initiative,SMI,或稱 Vollgeld Initiative)。雖然這則新聞並未引起財經大眾的廣泛注意,但其背後的邏輯與意義仍值得我們關注。 正方的主張是央行應該把貨幣的主權收回,而不應該讓銀行藉由放款與擴張信用的過程,創造出更多的貨幣,剝奪了央行創造貨幣的權利⋯⋯

【世界公民】《可可夜總會》: 傳統、記憶、夢想

《可可夜總會》展現詩人帕斯 (Octavio Paz) 在《孤寂的迷宮》的 〈萬聖節,亡靈節〉 篇章中精闢的分析:「墨西哥可能是世界上最不在乎死亡的民族,我們不隱藏不避諱:我們嘲弄它,撫慰它,慶祝它,與它共枕,死亡是我們最喜愛的玩具,也是我們最恆久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