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臨床心理學家認為,「遊戲上癮症」 是個誤導性概念

美國德州的臨床心理學家 Anthony Bean 認為,「遊戲上癮症」 是一個誤導性的概念,而且可能帶來危險的後果。有些人試圖將遊戲上癮症列入診療手冊,但這種想法不是基於科學研究,而是出於道德恐慌和政治壓力。
評論
Photo credit: John Sting on Unsplash
Photo credit: John Sting on Unsplash
評論

原文刊登於 愛範兒 ,INSIDE 獲授權轉載。

美國德州的臨床心理學家 Anthony Bean 認為,「遊戲上癮症」 是一個誤導性的概念,而且可能帶來危險的後果。有些人試圖將遊戲上癮症列入診療手冊,但這種想法不是基於科學研究,而是出於道德恐慌和政治壓力。

在最近的一篇論文中, Bean 與其他三位心理學家質疑將遊戲上癮視為病症的做法。他們表示,目前的研究還不足以支持 「遊戲上癮症」 的說法。

「根據不同的研究,『遊戲上癮症』的範圍可以囊括 0.8% 的遊戲族群,也可以囊括 50% 的遊戲族群。」 Bean 對  Polygon 網站 說。他認為,這並不是新病症的證據,而是糟糕的科學研究。由於遊戲上癮的定義非常寬泛、非常模糊,心理學家們基本上是對這項業餘愛好有成見。

「我們的主要擔憂是,在這件事情上,我們把邏輯順序搞反了,」Bean 說,「我們不知道遊戲上癮是什麼 …… 心理學界和醫學界將上癮的概念 ——毒品上癮或其它類似現象 ——強加給了電子遊戲。這種思維方式是,『它是某種形式的上癮,因此,它與其它類型的上癮是一樣的。』但是,這並不是同一件事情。」

「你可以把這種思維方式應用到足球上。我們為何不將其視為一種上癮症 ? 那些喜歡去圖書館讀書的人呢?當他們看到精彩片段時候,就會放不下書本。你可以強迫他們放下書,但他們的思維仍然停留在那本書上。那為何不是某種形式的上癮?」

因此,遊戲上癮不應該定義為一種病症。 「或許那個人很焦 慮, 」Bean 說,「或許那個人很壓抑,並將電子遊戲作為一種對抗手段。我們需要問的是,『你能否去工作?是否按時繳帳單?你是否仍然對社會有貢獻?』」

「目前,沒有人問這些問題。人們回到家,對孩子說,『天哪!你對遊戲上癮,根本放不下遊戲!你玩遊戲的時候,我不想和你在一起。』這些話會讓孩子們感到壓抑,讓他們覺得自己毫無價值 …… 這傷害他們的心靈,傷害他們的自尊。」

Bean 認為,遊戲上癮症進入公共領域的原因之一是,某些個人和機構想要從中獲益。「我們認為,電子遊戲上癮症之所以成為心理學和醫學界的關注範圍,主要原因並非是實際科學研究得出了清晰結論,」   論文說,「而是因為遊戲上癮成了公眾關注之事。就是說,遊戲上癮有可能帶來資金支持、專業領域實驗機會,以及其它上癮行為無法提供的政治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