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個白皮書就能用比特幣融資千萬?瘋狂的可能不是ICO,而是人心!

到了2017 年的現在,正在讀文章的你恐怕已經對比特幣不再陌生了。 隨著比特幣的暴漲、暴跌和越來越嚴苛的監管,越來越多的投資者開始把目光投向了另外一個新興領域—ICO。
評論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ifanr,INSIDE 經授權後轉載。

到了 2017 年的現在,正在讀文章的你恐怕已經對比特幣不再陌生了。

隨著比特幣的 暴漲暴跌 和越來越嚴苛的 監管 ,越來越多的投資者開始把目光投向了另外一個新興領域—ICO。

ICO 是什麼?

簡單點說, ICO 其實就是比特幣世界的 IPO 。和普通 IPO 銷售股份不同的是,他們銷售的是自己的代幣 (Token) 。實際上,這種形式更像是 Kickstarter 上的募資。創業公司通過向投資人講解自己公司的計劃,通過兌換代幣的形式,來籌集資金。

讀到這兒,你可能會問,為什麼要銷售代幣,而不是其他東西?

因為這些創業公司的產品、服務往往是基於區塊鏈技術。區塊鏈技術,簡單點說,就是一個巨大的帳本。參與這個技術的所有人都將會擁有這個帳本的副本,但所有對帳本的修改都需要經過系統中的大部分人確認才行。

▲區塊鏈技術的其中一個應用——比特幣 photo credit : Vide

而區塊鏈最為成功的應用,就是發行代幣。對於這些初創公司來說,發售代幣有一個好處:激勵用戶使用他們的服務。因為他們發售的代幣除了用於和其他加密貨幣交易外,剩下的就只有用於他們自己內部。這樣一來,發售代幣既可以激勵用戶使用他們的服務,同時作為公司,也收到了相應的投資作為回報,可謂是雙贏。

那麼,這些代幣又是從哪兒來的呢?就目前而言,有兩種應用最為廣泛的來源:

一種是基於算法,通過計算獲得,也就是俗稱的「挖礦」。但隨著加密貨幣領域「馬太效應」的越發嚴重,現在大部分的計算力量已經被排名靠前的機密貨幣(比如比特幣)所壟斷。因此,已經很少有初創公司會選擇這種方式發行他們的代幣了。

photo credit : 簡理財

另一種則是通過「預挖」,也就是把未來可能出產的代幣總量加以預先劃分: 50% ~ 70% 的代幣用於融資、銷售,而剩下的部分通常則是由開發團隊保留,作為團隊運營的支出和對用戶的額外激勵。

那 ICO 為什麼那麼火?

現在的狀況就是,越來越多的 大公司 開始擁抱區塊鏈技術。這些都進一步推動了人們對區塊鏈技術的未來的盲目樂觀。

而隨著以以太坊 (Ethereum) 為代表的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分佈式計算平台的出現,讓 ICO 的門檻進一步降低。現在,通過該平台,只需要短短幾分鐘,就可以創建出一個新的代幣。

 

photo credit : Ethereum Blog

一方面是對新技術的盲目樂觀,一方面則是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創業專案的熱潮,這讓很多沒有趕上比特幣浪潮的投資者們開始把目光轉向了 ICO。這些都進一步推動了 ICO 的瘋狂。

就拿最近的出名的 ICO 專案來說,一個名為 FUCK 的代幣想要接管人們對內容的讚賞方式,在 30 分鐘內籌款 3 萬美元。

一個還在 Alpha 階段、功能及其陽春的聊天工具 Status 在短短幾分鐘內成功籌款 4 千 400 萬美元。

國內的 PressOne 的熱門程度則更令人驚訝,只通過大 V 站台和網站說明,就成功籌款 2 億美元。

 

▲在以太坊,排名前 9 的項目總市值已經超過了 7 億美元 photo credit : TrustNodes

根據蘇寧金融研究院的 統計 ,現在國內 ICO 專案的籌集資金大多集中在 4000 萬到 8000 萬之間。通過「畫餅」,輕輕鬆鬆就能拿到那麼大一筆不受監管的資金,也就難怪為什麼會有越來越多的區塊鏈創業公司開始打起了 ICO 的主意。

放眼歷史,如此火爆的市場,恐怕可以媲美的只有當年的淘金熱。實際上,現在入市的 ICO 投資者們,購買的,已經不是所謂的代幣了。對他們來說,他們其實是在賭區塊鏈的實際應用價值,以及他們投資的公司能夠利用區塊鏈創造出真正能被廣泛採用的、可穩定盈利的商業模式。一旦成功,那麼他們手中的代幣勢必將更加值錢。

正如 Dogecoin 的創始人 Jackson Palmer 在接受 Motherboard 採訪時所說的那樣,「開發者正在為一些並不存在的技術而不負責任地大量集資。」

ICO 到底有哪些風險?

既然泡沫已經被吹起來了,那麼隨之而來的必然是巨大的風險。

目前業內 唱衰   ICO 的原因主要還是基於這些理由:

首先是代幣本身。現在流行的 ICO 專案大多采用的是「預挖」的手段,這樣,這些代幣就沒有了比特幣那樣的「去中心化」特徵。專案的發起者手上所擁有的大量貨幣(通常會佔據總量的 40% 左右),讓操控幣值變得輕而易舉。通俗點說,這些通過「預挖」手段定義的代幣,和遊樂園的代幣沒什麼兩樣:代幣的價值永遠被專案擁有者所控制。

photo credit : Pixnet

其次是專案。現有的專案缺乏實質性的創新,只是把區塊鏈的優點或者特徵進行簡單重組,再扯上「顛覆傳統行業」的大旗。但這些依然阻擋不了 ICO 投資者們對專案的追捧。這在傳統行業是無法想像的。就好比說,一個創業公司說想要使用新的數據庫技術來顛覆「淘寶」,恐怕傻子都知道這是不可行的。但一旦這個專案涉及到了區塊鏈,投資者們突然就變得沒那麼精明了。

photo credit : Bitcoin Master

最後是監管。現在新興的 ICO 募款模式其實是完全脫離了監管的。而加密貨幣的特性也決定了投資者難以了解資金的真實用途。這就意味著,專案擁有者想要坑你錢,有比傳統 IPO 更加靈活的多的手段:有良心的可以等幣值上漲後套現,然後在幣值下跌的時候把同等數量的本金還給投資人;沒有良心的,完全可以把本金揮霍掉,讓代幣自生自滅。

所以說,有不少業內人士 認為 ,有部分公司,在用 ICO 的旗號,以「融資」之名,行「非法集資」之實。

遺憾的是,就目前來說,在我國,對 ICO 專案的監管依舊處於 討論 狀態。而在當下,儘管區塊鏈技術是一種極其富有競爭力的技術,但投資者對 ICO 專案的盲目追捧顯然是不理智的。正如金融分析師肖磊在接受新京報 採訪 時所說的那樣,「技術在整個鏈條上佔的比重越來越小。」

當市場中的每個人都懷著自己可以碰上個好專案、撈上一筆就走的心態,那麼這個市場,恐怕離崩潰,也不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