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的電玩產業月誌】《巫師3》開發商 CD Projekt 如何說服波蘭政府投資自己 2.4 億台幣?

作爲一款 RPG 遊戲,《巫師3》與其系列作品到達的高度與成就相信不用再多言了,同時製作商 CD Projekt 不死鳥般的開發故事也為人津津樂道;但很少人知道,波蘭能在短期間成為政府掏錢資助遊戲產業最大力也最開放的國家,也歸功於 CD Projekt 跟其他優秀的波蘭遊戲開發商。
評論
Photo Credit: CD Projekt
評論

作爲一款 RPG 遊戲,《巫師 3》與其系列作品到達的高度與成就相信不用再多言了,同時製作商 CD Projekt 的開發故事也為人津津樂道,雖然歷經幾次瀕臨倒閉危機,但也寫下了僅僅用三款作品就從沒沒無聞代理商,一躍成為世界級遊戲公司的傳奇。

同時,CD Projekt 母國波蘭 2016 年度的遊戲產業總營業額高達約 3.35 億美元,其中有 56.8% 來自股票上市的 13 家公司,另外全國正式登記在案的遊戲工作室約 300 間。雖說從市場來看還排不上全球前 20 名,但卻「量小質精戰力強」專走傳統高端模式路線,除了《巫師 3》以外,Techland 的《垂死之光》、《荒野雙蛟龍》、《死亡之島》,以及 11 bit studio 的《這是我的戰爭》也都享譽全球。就連美國前任總統歐巴馬兩次出訪波蘭,波蘭政府送的「國禮」都是《巫師 2》和《巫師 3》。

REUTERS/Larry Downing
▲《巫師》成了波蘭政府送的歐巴馬的「國禮」。REUTERS/Larry Downing

就在去年年底, 波蘭的國家研究發展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Research of Development,NCBR)與就一口氣拿出了 1 億 1600 萬波蘭幣鉅款(約台幣 8.75 億)補助波蘭遊戲開發者。這項補助計畫主要瞄準中大型遊戲而來。大致條件如下:

  • 開發預算在 11 萬歐元至 460 萬歐元間
  • 計劃補助時間需在 3 年之內
  • 資助範圍包括遊戲開發整體,或只針對遊戲單一的「技術項目」
  • 遊戲需在波蘭境內完成製作

不僅如此,這項名為 GameINN 的計畫第二期還強化了輔助的技術層面,直接把申請提案主題名列出來:

  • 遊戲中的「建築設計」
  • 遊戲的平台、引擎與處理技術開發
  • 人工智慧的應用
  • 新的互動工具與機制
  • 新的數位銷售和線上多人遊戲模式
  • 有助於遊戲製作過程的工具開發或知識產權

那為什麼波蘭會在短期間成為政府掏錢資助遊戲產業最大力也最開放的國家?又為什麼很多國家政府都有相關扶持遊戲產業的計畫,韓國有,台灣有,英國與加拿大也有租稅優惠,但波蘭政府的計畫為何如此重視「技術」層面,獨樹一格?不過在進入今天主題之前,讀者們得先認清一個前提:波蘭政府慷慨解囊大力推動 GameINN 計畫是最近發生的「果」不是「因」,是波蘭眾多遊戲廠商多年以來努力獲得的成就,而不是先有政府計劃才有今天榮景;CD Projekt 一開始也由代理遊戲起家,後來憑藉著創辦人對自製遊戲的堅持成長至今。

再講白一點,這看來十分優厚的計畫本身就是 CD Projekt 聯合 Techland、CI Games、11 Bit Studios 幾間遊戲公司成立倡議組織,一舉說服波蘭國家研究發展中心放手投入而來。CD Projekt 自己也爲新作《Cyberpunk 2077》中的「建構城市」、「無縫多人遊戲」、「CG 體驗」與「動畫效果」等部分申請到了 3000 萬波蘭幣,Techland 也拿到了 450 萬波蘭幣預算。

看到這裡讀者可能會問:「這不是自肥嗎?自己的輔助自己推?」但各位可以仔細想想,其實這種由產業自主成公會、協會等倡議組織,再遊說政府願意掏錢補助的狀況在各國實屬常態(大家看看光台灣跟韓國就有多少例子);不過產業補助真正重點在於「評判標準」,波蘭願意把 GameINN 補助計畫放在技術層面上,其中可貴的意義在於 CD Projekt 與 Techland 等遊戲廠商不在拿了多少錢,而在於成功說服國家,讓政府願意跳出來幫忙分擔一點開發 3A 大作級遊戲背後要付的風險成本。

為什麼這麼說?相信有的讀者聽過一句話:「現在已經不是『最好玩遊戲=最多人玩的遊戲=最賺錢遊戲』的時代了。」雖說不同於手遊,現今 3A 大作級遊戲基本上還保持在這個軸線上,但其風險成本往往讓稍微小一點的遊戲公司失敗一次就面臨破產(所以說 CD Projekt 遇到好幾次危機還能挺過來,真的有兩把刷子)。以實體版分析一下,3A 級遊戲平均定價為 60 美元,但扣除零售商、平台權利金、退貨與物流成本後,大約回到開發商手上的分潤大約在 40-50% 之間(如果開發商自己不是發行商,還會再低個 8、9%)。

若以開發成本(含行銷)以 4000 萬美金,分潤 45% 也就是 27 塊計算,起碼要賣出 148.2 萬套才能回本,這種等級必須列入年度 100 大遊戲榜裡;雖說目前回收利潤較高的數位版販售管道(約 65%-70%)有略微上升的趨勢,但仍舊趕不上逐年墊高的開發、行銷成本成長速度。不過一但成功,獲利也十分可觀。《巫師 3》含兩款資料片總共售出了超過 2500 萬份,收入總計達 2.5 億美元,這也讓 CD Projekt 在今年年初市值飆至 16 億美元,成為波蘭出口額最高的 IT 公司。

也正是 CD Projekt、Techland 兩間推動倡議領頭的公司都有開發 3A 級,甚至是自寫遊戲引擎的經驗,他們深知 3A 級遊戲可說就是技術力的結晶,才能成功說服國家輔助計畫對準了技術升級。換個角度來看,如此高風險、高投資也高獲利的業態,正給了政府有一大片進入扶持,降低開發的空間。

▲《垂死之光》開發商Techland 也是說服波蘭國家研究發展中心的主推手之一
▲《垂死之光》開發商 Techland 也是說服波蘭國家研究發展中心的主推手之一

看到這裡讀者一定會想問:那麼台灣呢?當然台灣有自己的倡議團體跟補助計畫,前者重要的有「台灣遊戲產業合作發展協會(TGCDA)」與「台灣遊戲產業振興會(TGIPA)」兩大組織,後者經濟部的「數位內容產業發展補助計畫」把電子遊戲名列為重點支持項目之一。

只是,這篇文章並非鼓吹台灣得一昧學波蘭直攻 3A 大作級遊戲,而是想傳達給讀者們一件事:波蘭遊戲產業很清楚自己需要什麼,進而用很好的成績,去證明、呼籲產業到底需要政府給予什麼協助。就像中間講的,現在已經不是『最好玩遊戲=最多人玩的遊戲=最賺錢遊戲』的時代,如果會員們普遍缺乏製作 3A 遊戲能力,那就認份一點,更踏實定出自己的產業路線去說服大眾與公部門。如果真以代理為主,那就該跟行政部門與立法者倡議,給予台廠更加便捷的申請程序、更合理的跨境稅制。

但事實上,現今台灣遊戲業的真實現況更複雜,獨立遊戲逐漸興起後反而有一點像 1987 年發布台灣電影宣言的時代,那些具有 創作企圖、有藝術傾向、有文化自覺 的獨立遊戲能掌握的經濟資源是更匱乏的;這不是說主流與獨立遊戲是對立,也不是說哪個高尚,哪個媚俗,其實台灣遊戲業很小,很多時候主流與獨立不管在人員、資源上都是互相流動的;但在資源與創作性的差別上,顯然也出現兩種明顯的業態,那麼台灣政府延伸到社會,是不是在遊戲政策上,需要更細緻、更有意識地對待其兩者呢?或許我們就能從波蘭的例子再看出一點端倪。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數位轉型玩真的!緯創資通設「DnA 數位學院」培養數位人才,長遠佈局站穩國際市場

緯創事業版圖橫跨 5G、AIoT 應用在車聯網、智慧工廠、智慧生活等領域,其保持國際競爭力的方式,就是積極培育數位人才,甚至在企業內部辦學,為數位轉型做長遠計畫。
評論
Photo Credit:緯創
評論

緯創為美國財星雜誌 《Fortune》 全球 500 大企業,以強韌的電子資通訊產品享譽國際,不僅昆山廠於 2021 年獲得世界經濟論壇肯定、入選為燈塔工廠,更在近期延伸至台灣廠區,於新竹科學園區工廠導入 5G 企業專網來建立智慧工廠,利用 AR 智慧眼鏡的服務,透過遠距協作應用,提升生產效能。長期以來,緯創為持續推動變革,並在全球站穩領導地位,進行了一場「全員轉型」大改革。

企業內部辦學!緯創資通獨家「DnA 數位學院」培育人才最到位

數位轉型思維並不是工程師的專利,唯有全員融入數位 DnA,企業才能真正推動轉型齒輪,邁向進步創新的軌道。緯創非常明白這樣的道理,因此積極投入資源,將數位轉型視為長期計畫,甚至在企業內部辦學開課。

首先是「數位轉型微學習課程」,是所有緯創員工的入門必修課程。透過輕鬆活潑的科普影片,幫助員工快速了解數位轉型基礎知識,課程結束後還有測驗來檢視學習成效,亦可隨時回到教育訓練平台複習內容。除了全員「數位轉型微學習課程」,具備數位轉型潛力的員工,更有機會參與進階的數位轉型訓練,也就是緯創獨有的 「DnA 數位學院」 。

「DnA 數位學院」成立目的為建立緯創數位轉型能力,不僅訓練員工晉升為數位轉型專案領導者,更賦予員工舞台,主導規劃數位應用策略。最初由麥肯錫專業顧問公司協助舉辦課程,歷經兩年,現已轉變由完訓員工來規劃課程,傳承知識與經驗。由主管提名受訓員工,在通過面談審核後,學院依照員工在團隊的角色給予不同訓練,課程分別有 Translator、PO、Tech Lead 。

有別於一般課程,DnA 數位學院融入實際案例分享與模擬情境的練習,每一堂課程設計皆環環相扣,使員工擁有數據架構技術的基礎,以實現端到端連接和可追溯性,確實將所學化為所用。課程完訓後,員工能獲得認證的肯定及豐厚的獎金,逐步成為專業的數位轉型專案領導者 。

緯創成立「DnA數位學院」至今,成功培育超過近千名數位轉型專家,成為業界數位轉型人才培育的指標企業。

Photo Credit:緯創資通/「DnA 學院」主要開設 Translator、PO、Tech Lead等數位轉型課程。在課程完訓後,緯創頒發給員工專業認證及豐厚獎金,逐步培育員工兼具數位轉型領導力及跨域整合力,開拓員工多元職涯舞台。

由上而下轉型,由內而外改革!以實踐帶動轉變,建立高效工作模式

把所學發揮為所用,是緯創進行數位轉型最核心的目的之一,那些數位化的資訊不能淪為紙上談兵,或是少部分人的資源,而是要能成為團隊全員的基礎。推行數位轉型,最常面臨的挑戰是面對新工具的恐懼,因此從領導者開始以身作則,才能建立真正的數位管理新思維。

數位轉型是否到位?員工的感受最真實。緯創員工認為最大的改變是公司導入許多數位化工具,來推動專案的智慧化,例如: 建立數據共享平台,使員工能共享數據,提高設計端與製造端間的溝通效率,更透過培訓資源建立產品開發團隊,加速 5G、AIoT 產品開發及生產應用的敏捷開發與應變能力。 

此外,企業文化一向是數位轉型成功的關鍵—塑造敏捷精神、團隊彼此互信、鼓勵創新及勇於改變的氛圍,而團隊成員心態上的轉換,更是數位轉型最重要的前題,能讓企業上下一心並走在數位轉型的正軌上。緯創資通總經理暨緯創智能執行長沈慶堯侃侃而談說道,「在數位轉型的過程中,大家必須成為Leader(轉型推動者),從願景、定義用例、開發產品與推廣落地當中,洞察實情並產生效益,也就是產生 insight 與 impact。數位轉型沒有捷徑,只有擁抱變革並落地實作,才能實現轉型的願景。」

在數位轉型的路上,與緯創共同成長與創新

 Photo Credit:緯創資通/近年致力於車聯網、智慧工廠及智慧生活的技術突破與創新,透過全員數位轉型、強化員工的授權及賦能,加速緯創在 5G、AIoT 領域的敏捷開發與應變能力。

每一間企業都有屬於自己的數位轉型節奏與方法,而緯創值得學習的部分在於,建立一個讓員工主動參與、持續進步的學習機制,不僅帶動技術革新與事業成功,也讓每一位員工擁有自我加值的機會,未來無論面對什麼樣的挑戰,都能堅定的應對。

緯創事業版圖橫跨 5G、AIoT 應用在車聯網、智慧工廠、智慧生活等領域,具備豐富企業資源,得以在科技領域持續創新,掌握全球競爭力,同時有成熟完備的企業制度,給予員工優渥的薪資福利與國際發展舞台。想躍升成為跨域人才嗎? 那就準備好開放學習的心態,加入緯創與企業共同成長、開創精彩職涯。

更多訊息請見緯創資通-關鍵業務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