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所有權少之又少,「訂閱」會是未來的經濟指標嗎?

在 Big Think 的新影片中,作者和 WIRED 創辦執行主編凱文凱利( Kevin Kelly )探討了他所謂的「訂閱經濟的極限」,並問道:「這是擁有東西的結束嗎?」凱利指出,這一切使遊戲或書籍這種無形的東西變得容易取得,因為它們已經從實體產品轉換到螢幕上的資訊。
評論
評論

 

Photo creadit: Zuora

本篇編譯自 singularityhub 官方部落格 ,singularityhub 致力於傳播人類科技 、新創、健康新知,對未來發展多有相關評論 。

如果你是一個樂於擁抱共享經濟這一概念的人,那你或許正待在其他人的公寓裡,或坐在別人的車上準備前往下一個目的地,也許你也已經取消家中那些雜亂無章的報章雜誌、 DVD 或 CD ,因為你能在 Netflix 上看任何你想看的電影、在 Kindle 上看書,或者是在 Spotify 上聽著喜歡的音樂。

在未來,物質上能「獲得」更多卻「擁有」的少,這個概念聽起來是相當矛盾的,而這正是我們現在所面臨的情況,透過科技發展的技術,我們能夠從對事物的擁有權轉移到基於共享和訂閱的經濟,透過平台的方式連接業主與消費者,像是 Airbnb 、 Uber、Lyft 。透過數位化各種的資料可在幾秒鐘內被串流、儲存或下載。但它會不會有結束的時候呢?

在 Big Think 的新影片中,作者和 WIRED 創辦執行主編凱文凱利(Kevin Kelly)探討了他所謂的「訂閱經濟的極限」,並問道:「這是擁有東西的結束嗎?」凱利指出,這一切使遊戲或書籍這種無形的東西變得容易取得,因為,它們已經從實體產品轉換到螢幕上的資訊。

凱利說:「如果我們能夠隨時隨地向任何人提供這些無形資產,那麼這樣的即時性就意味著我們不去必擁有這些無形資產。」

而我們不僅不需要擁有所謂的無形資產,如果當你需要用車時,花個三分鐘就能招來一台載你到你想去的地方,除了可以省去自己開車的體力、找車位所耗費的時間及停車費,更別說是在後續需要兼顧的清潔、保養和保險;凱利表示,認購後,無需任何責任就可以擁有所有的利益。

但是,人們在租借的意願上有什麼限制嗎?

所有權並不總是只有實用性或便利上的考量。它其實也關於人們對於擁有的舒適、熟悉感和地位象徵,而這些並不容易被量化或的。就像穿在身上的衣服還有你手上正在閱讀的書本;一個人穿什麼能夠顯示出個人的穿搭品味,況且一件衣服上的味道也是非常個人化具代表性的,說實話這並不容易被共享,或是想像一本從圖書館借來的書,它上面那些肉眼不可見的細菌含量就會是我忌諱的點,再說偶爾有空的時候還會想拿它出來翻一翻呢,所以也許我還是想獨自享有這樣一本「我的書」吧!

那麼,關於凱利所提出問題的答案說「是」或「否」就有點微不足道了,我們從擁有轉移到訂閱的速度將受到價格和便利性的影響,但所有權的個人和文化層面可能會對共享經濟這個議題或是習慣形成另一種詮釋與選擇。

也就是說,偏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與當代文化規範而產生變化。透過 Airbnb 在相對較短的時間內爆發式的增長足以證明,原本很多人都將家與家庭視為私人空間,但現在我們卻很容易對外人敞開房門,甚至逐漸形成一種新型態的價值觀。同樣,雖然我們現在可能不會有共享衣服的想法,但也許下一個世代對於共享衣物的接受程度,可能就像我們睡在別人的床上一樣感到舒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