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擬禁軍方用卡巴斯基,竟連直接給原始碼也不行!

卡巴斯基創辦人 Eugene Kaspersky 甚至已經做好要去美國國會作證的準備。這麼賣力地強調自己的觀點,無非還是怕丟了美國軍方的大單,所以不得不力證卡巴斯基絕對不是俄羅斯間諜,不是放到美國的特洛伊木馬!
評論
REUTERS/Sergei Karpukhin
REUTERS/Sergei Karpukhin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雷鋒網 ,INSIDE 授權轉載

6 月底,美國總統川普還在與歐巴馬打口水仗,在推特上指責「歐巴馬政府在 11 月 8 日大選日之前即已經知道俄羅斯干預競選,卻什麼也不做。為什麼?」時,「俄羅斯駭客干預美國大選」依然是筆糊塗賬,連美國國會都暫時算不清楚。

據瞭解,美國國會正在調查 2016 年大選期間川普競選班底涉嫌與俄羅斯共謀一事,但是立法和調查進度相當緩慢。

這筆帳還沒算清楚,另外一筆新聞又發生了。

6 月 28 日,美國國會參議院軍事委員會通過了一份法案,旨在禁止軍方使用俄羅斯網路安全公司卡巴斯基實驗室的產品,理由是:這家企業「可能易受俄羅斯政府影響」。6 月 27 日,據路透社等媒體報導,FBI 在沒有搜查證的情況下,搜查了數名卡巴斯基員工的宿舍,6 月 28 日卡巴斯基也證實這件事,表示 FBI 與多名卡巴斯基的員工進行偵查。

另外還有一個暫時沒完全證明的細節是,原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麥可·佛林曾因卡巴斯基實驗室提供咨詢而獲得 11250 美元報酬。

早在 6 月美國資深情報官員在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聽證會上說,當局正在檢討美國政府使用卡巴斯基實驗室提供軟體的問題。美國國會議員擔心,莫斯科方面可能利用卡巴斯基實驗室的產品,來攻擊美國的電腦網路系統。

7 月 3 日,外媒 the Register 撰文稱,卡巴斯基的創辦人 Eugene Kaspersky 表示,他們願意提供軟體源代碼供美國政府檢查,也可以把部分研發工作轉移到美國。Eugene Kaspersky 之後還在很多場合重複強調了自己的態度:我們真的願意給你們看產品源代碼,我是真的真的很誠懇。

Eugene Kaspersky 這麼賣力地強調自己的觀點,無非還是怕丟了美國軍方的大單,所以不得不力證卡巴斯基絕對不是俄羅斯間諜,不是放到美國的特洛伊木馬。

他甚至已經做好準備,要在國會上作證。

事實上 Eugene Kaspersky 也曾承認,還有一些政府組織曾經施壓要卡巴斯基實驗室「黑化」,實施一些網路攻擊,而且一些員工是俄羅斯的前情報官員。但是他堅稱,卡巴斯基從未響應這些要求,而雇傭的這些人「大多可能」是面向政府交易的銷售人員。他還表示,公司網路是分離的,任何一個員工都不能濫用它。

但是,美國國會會不會相信這套言辭又是另一個故事。

美國國會的一些人員相信,卡巴斯基和俄羅斯是有關係的。其中,最為著名的就是議員 Jeanne Shaheen,她正在推動禁止卡巴斯基進美國軍方的法案。他們認為,源代碼什麼的不是關鍵問題,卡巴斯基今後會不會和現在做的一樣也不是重要的關注點。他們擔憂的是,未來在俄羅斯政府的施壓下,卡巴斯基會不會被迫藏後門,或者在關鍵位置暗藏間諜?

其實,目前並沒有證據證明卡巴斯基真的有不端行為發生。就算之前曝光的卡巴斯基員工因「叛國罪」被逮捕,但那也是這名員工在加入卡巴斯基之前發生的事。

美國政客也許很難相信外國的一家公司,無論卡巴斯基是否願意提供原始碼,證詞都不能打消他們的顧慮。

也許,這是在政治、經濟、安全的各種博弈下,永遠無法調和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