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工、碼農與文創產業的雜感

這一、兩天最夯的,莫過於第30屆新一代設計展的海報被識破是模仿(或說是抄襲)Lomography Spinner 360°的圖案,這整件事情無疑為台灣官方的『文創產業』呼了一個大巴掌;在T.Design[觀察]從第30屆新一代設計展海報看文創產業,文章裡頭是這麼評論的。
評論
評論

Gold Farming in China.

這一、兩天最夯的,莫過於第 30 屆新一代設計展的海報被識破是模仿 (或說是抄襲)Lomography Spinner 360°的圖案,這整件事情無疑為台灣官方的『文創產業』呼了一個大巴掌;在 T.Design[觀察] 從第 30 屆新一代設計展海報看文創產業 ,文章裡頭是這麼評論的:

所以說,這次新一代海報背後的問題是:一個我國負責是推廣文創產業的主要單位,用的是不適合這個產業的思維和方式在運作,試問這問題大不大?很大!

難道名片 250 含印(還是五盒的價錢!)、網站 500 做到好、產品外觀/功能設計開 5000 和錢錢錢的文創法是大頭們所想的文創產業嗎?

其實講到這裡,我就不禁又想到近日來的兩則新聞;分別是『北市 App 課程 打造憤怒鳥第 2』、『發展 App 工業局獵人頭』,文中分別提到的是:

市府勞工局長陳業鑫說,2003 年芬蘭赫爾辛基理工大學生創辦的 Rovio 公司,當年推出 50 個遊戲都沒賺錢,但後來推出「憤怒鳥」程式在全球下載次數已超過 1 億次。一個撼動人心的 App 程式,只要一個人、一台電腦,加上 1 到 2 個月,就有機會打進國際市場。

以及,

業者競相推出 App,讓 App 迅速進化到「App2.0」時代。過去只要下載、單向的閱讀,現在的 App 不但要能看,還要可以「玩」,加強黏著度,才能確保後續商機,這就需要人才投入。

雖然我可以說立意良善,但不得不說,這又是標準的粗放型心態,如果官員是單靠著某一期的 商業週刊 或者是 今週刊 ,就覺得這種這麼簡單的東西,我們灑個幾百萬,然後總是可以種出幾個可以寫程式的吧?寫出一個 Angry Birds 來。看到什麼東西好,什麼東西夯,就去大量灑種子,然後種出了什麼東西來,實在是很難令人想像。(Happy 該不會是你要去收割吧 :P)

從以前到現在,Doodle Jump、Flight Control 甚至到最近的 Angry Birds、Cut The Rope 這些遊戲,無一不是每人都拍著腦袋說,阿,我怎麼沒想到之類的結果。

但實際上卻一點都不理解,Angry Birds 背後的 Rovio 撐了多久才開始熱賣?在橫掃歐陸多久過後透過發行商 Chillingo 加大戰功?在背後創投業者加持之下幫上多少忙?優美的拋物線怎麼計算出來?關卡如何設計?各式各樣的可愛小鳥怎麼卡通化?要怎麼簡化、優化所有控制,讓遊戲易為上手?

這是一整個產業鏈、生態圈的問題,不是一個人會不會寫 CODE 的問題。難道真以為寫完 Code 丟上 App Store 就會一夜致富嗎?這跟賣雞排以為把雞肉跟麵粉丟下去油鍋,3 分鐘撈起來就可以吃的心態有什麼兩樣。

而最根本的是,產業要的不是碼農也不是美工;我們要的是駭客以及設計人才 (好吧,不需要到超級卓越,這門檻太高),引述 Paul Graham 在『駭客與畫家』一書中所提到的:

駭客與畫家相同的地方,在於他們都是創作者。就像作曲家、建築師、作家一樣,駭客和畫家都試著想要創作美好的事物。他們不是在研究,但是在試著創作美好事物時,他們可能也會發現新的技術。

衡量駭客真正想做的事情(設計完美的軟體),會困難得多。你需要有很好的設計感,才能判斷好的設計。但是判斷良好設計的能力,以及對判斷的自信之間,並沒有什麼關連性,甚至還可能有負相關。

你可以在約耳的『約耳續談軟體』裡看到比爾蓋茲是如何事必躬親的針對 Excel 產品經理進行拷問、你可以最近的歷史文件裡,看到 Google 創辦人 雖然當年 Code 寫不好 (:P),但是弄出了極棒的演算法、你可以在『社群網戰』看到馬克是怎麼寫出他的交友網站,這些人都可以稱得上是絕佳駭客 (Hackers);這絕對不會是去政府的職訓局上個兩個月後出來,就可以成就的方式。再者粗放農夫出來,就又是回到 App 一支 5,000 元做到好的市場,然後市面上充斥著一堆奇怪的半成品。

我從來都不是程式開發者,但我現在身處於網路業、軟體業。 我們要的是要腦袋、有創造力、有熱情的人,不是粗放型農夫,前者才有辦法自助不斷吸收相關知識,而不是準備一招半式打天下的人 (這只會造成更多無法維護的爛 code)。 健全產業與教育才是正解,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從物流到巡檢!無人機小兵立大功,助產業翻轉應用場景、加速智慧城鄉腳步

隨著科技進步,在推動智慧城鄉的道路上,已發展出應用無人機來縮短城鄉差距、加速產業應用佈局,同時提升民眾的生活品質。
評論
photo credit:經濟部工業局
評論

談起無人機會令你想到什麼?對多數消費者而言,第一時間聯想到的或許是結合影音、娛樂的應用場景,藉由飛行優勢捕捉各種畫面、創造更有趣的觀賞體驗,但其實無人機早已升級,在許多我們意想不到的場域裡發揮它的技術,改善我們當前的生活品質。

根據 DRONEII.Com 的報告指出,全球無人機市場將從 2018 年 140 億美元、一舉躍升到 2024 年 430 億美元,其中能發揮無人機應用的場景除了熟悉的娛樂、拍攝外,勘/救災、預警系統、資料蒐集與分析與環境監測等,亦是無人機可著力之處。

看準無人機所具備的這些優勢,讓經濟部工業局在「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中,善用無人機的價值,讓它得以跳脫娛樂拍攝場景,以物流、巡檢等角色走入偏鄉,為在地民眾以科技力注入創新活水。

看無人機如何從物流到巡檢,翻轉智慧城鄉

「智慧城鄉的目的就是要透過科技力,讓偏鄉地區的民眾也能同步享受等同於都會區的資源與生活品質。」作為國內長期投入研發無人機的中光電智能機器人王仲平協理觀察,這也是為什麼中光電加入「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後,選擇以物流、巡檢等場景作為起手式,希望藉由技術的輔助讓偏鄉地區的生活體驗可以再升級。

攤開 Google 地圖,從新竹火車站前往尖石鄉的路程接近 3 小時,途中更是九彎十八拐,也常因天災造成道路坍方,切斷輸送物資的主要管道。「但這趟路對無人機而言僅需 10 分鐘」在天氣許可下,無人機能垂直飛行加速物資運送,讓偏鄉在資源需求上邁進了一大步。當然,王仲平也解釋,這樣的場景是需要串接地方政府、物流業者乃至於零售業者都缺一不可,中光電發揮在無人機的技術與專業,攜手夥伴們才能讓智慧城鄉的發展被實現。

而這項技術也已輸出海外、與日本樂天合作。王仲平透露,目前已在白馬山進行試飛,在高低落差近 1600 公尺、往返距離約 10 公里的地區,以無人機方式將貨物運送至目的地。讓過去需要耗費車程、人力約 7 小時的路途,如今只需要 10 分鐘就能解決,不只能運送物資上山、也同時能將山上的垃圾運下來,藉由無人機創造雙向價值、提升偏鄉的生活體驗。

除了物流場域,巡檢應用也同樣能發揮無人機效益。王仲平表示,電塔維護關係著偏鄉居民的生活及維修人員的生命財產安全,過去動輒爬上高處修繕或需要跨域的奔波,不僅耗時耗力、也可能有人為無法判斷的疏漏發生。如今在無人機的輔助下,不僅大範圍的檢測不成問題,因不受空間影響、更能 360 度的徹底檢查,即便在環境惡劣的山區也難不倒它。

photo credit:經濟部工業局

用「眼睛」跟「大腦」,讓無人機更智慧地徜徉在場域中

無人機之所以能實現如此多應用場景、強化偏鄉地區生活品質與智慧水準,全仰賴技術上的突破,「你就想像現在的無人機其實是台會飛行的掃地機器人,」王仲平生動地解釋。傳統無人機因缺乏人工智慧的導入,讓任務執行依舊需要耗費大量人力監控,也可能因人為操作而發生意外,而這也是為什麼中光電在研發無人機的第一天起,就希望能賦予智慧設計,讓無人機能具有思考與判斷能力。

首先,要能被稱作為智能機器人就需要配置影像辨識系統,王仲平表示這讓無人機如同人眼一般,能捕捉外界影像,讓它在執行任務時能採集需要的資訊,同時透過 SLAM 避障技術,協助無人機判別外界的障礙物,無論在運輸或是巡檢的過程中,更加順利。

此外,智能機器人也需要具備良好的運算平台、就像是大腦一樣,能將捕捉到的影像進行分析、並且建立模型,以利未來在同一條路徑上的飛行時,可以更加熟悉、也讓這台無人機得以減少對人為操作的依賴,加速對偏鄉服務的提供效率。

偏鄉需求大,無人機應用潛力無窮

「其實物流體系的成本有 75% 都是耗費在最後一哩路。」王仲平說,若能借重無人機的技術突破瓶頸,相信在偏鄉的民眾生活品質將會有大幅度邁進,同時為加快腳步,他認為每個物流節點都需要擁抱數位工具、面臨數位轉型,才能攜手翻轉當前的應用場景。

展望未來、王仲平更是滿心期待,他相信還有很多場域正等著無人機發揮技術突破現有框架,「你能想像如果我們有空中計程車的時候嗎?那將會是航空界的革命性發展,也將為偏鄉居民的醫療帶來全新的體驗。」短程的載人運送服務將可能為偏鄉居民、甚至是因登山發生意外的狀況,有了更即時與效率的幫助。藉著這次的計畫,王仲平相信在攜手產官學一同合作打造可落地的應用,就能讓更多人看見無人機的價值、也才能加速偏鄉擁抱智慧科技。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