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Skype再次被併購看創業者的商業布局

這是Skype於2003年創辦以來第二次被併購,前一次是2005年九月被eBay以美金41億元併購,事隔五年多,歷經幾次高層以及股東的重整,再次被併購,金額double。eBay當初併購Skype時,雖然其自圓其說認為Skype可以complete其電子商務(拍賣)重要的一環:通訊(於此之前已經完成Paypal 金流與UPS/USPS物流的整合),稱這個併購是Power-of-Three
評論
評論

(圖:筆者透過 Skype 恭喜 Skype 兩位創辦人....)

美金 85 億,Microsoft 併購 Skype

今天 (美國時間五月 10 日) 可能是所謂的好日子,好不熱鬧,一年一度的 Google I/O Developer conference 於 San Francisco 隆重登場,是科技網路媒體爭相報導的題材。但此同時,於 San Francisco 幾條街之隔,同樣也發生重量級的 PR 事件,就是 Microsoft 宣布以美金 85 億併購 Skype

Microsoft 的 PR 頭竟說 ”heard there wasn’t much happening today.”,所以選擇今天開記者會,顯然故意要漠視 Google 的存在 (大概也想藉此消遣一下 Google 於這次追逐 Skype 中失利的窘境吧),不過這麼大條的新聞,於美國科技重量級 blogger Om Malik在五月 8 日首先揭露 除了 Facebook 與 Google 之外,Microsoft 也加入 Skype 併購談判的行列後 (Om 果然是大哥大,不僅有內線消息,且一言九鼎,消息完全正確),這件事情已經是紙包不住火,尤其是在些大公司的併購競賽中,一分一秒都很重要,一旦得手,當然要儘快發佈,以免節外生枝。筆者於四月中 這篇 inside 文章中 曾提及 Skype 可能 delay IPO 以求出售,沒想到事件果然是朝這個方向快速發展至今成真。

這是第二次 Skype 被併購了

這是 Skype 於 2003 年創辦以來第二次被併購,前一次是 2005 年九月被 eBay 以美金 41 億元併購 ,事隔五年多,歷經幾次高層以及股東的重整,再次被併購,金額 double。eBay 當初併購 Skype 時,雖然其自圓其說認為 Skype 可以 complete 其電子商務 (拍賣) 重要的一環:通訊 (於此之前已經完成 Paypal 金流與 UPS/USPS 物流的整合),稱這個併購是 Power-of-Three(感謝筆者好友 Phil Wolff 還保存這份 eBay 的 presentation),但 eBay 並未好好地將 Skype 整合於其電子商務的服務中,以致於 eBay 的買賣家無法便利的使用 Skype,Power-of-three 之說大大折扣。

而且因為這宗併購案的金額中,有一大筆美金 15 億元是所謂的 bonus 獎勵金,亦即 Skype 需要於一定時間內達到設定的財務 target,創辦人才領得到,這本來是美意的 incentive program,後來卻演變成 Skype 刻意追求營收的成長,忽視了其核心的價值,因此擴張的毫無章法且大亂陣腳。這些原因讓這個併購成了近年來 internet business 併購案最常被討論的一宗敗筆 (這是 eBay 前 CEO Meg Whitman 所主導的,也成了她退休後揮之不去的夢靨)。不過 eBay 藉這次 Microsoft 併購,加上去年十一月 Skype 重整時出脫了 70% 的 Skype 股份,Om 幫 eBay 算了一算,eBay 於這宗併購案上 整體而言還是賺錢的 。賺錢是其次,對 eBay 重要的意義是,從此可以專注於電子商務的本業了 (因為 eBay 實在不知道要如何經營 Skype)。

Skype 創辦人一屋二賣??

至於 Microsoft 為何要花這麼多錢買一個目前還在虧損中的 Skype,有很多說法,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閱讀 Om 或是 TechCrunch 的報導 ,都有很獨到且精采的分析,筆者不在此重複與贅述。而筆者以曾參與過 Skype 於台灣的發展與長期觀察 Skype 的過程,於此想要分享一個小小的心得,是跟 Skype 創業者高明的商業布局有關。眼尖的讀者會看到 Om 這篇文章 中最後提到:” Niklas Zennström and Janus Friis, the co-founders, with their 14-percent stake, take home about $1.19 billion. Damn, these guys know how to double-dip!”(語氣看不出是恭維還是…),可能會有一個疑問,Skype 於 2005 年賣給 eBay,創辦人不是應該賣光持股了,為何 2011 年這次,他們又能賺了一筆?

高明的商業布局

Skype 不是 H.264 或者是 SIP 的 VOIP,而是利用 P2P 技術來完成 real-time 的 voice communication,P2P 於 file sharing 上的應用早於 Skype 之前就很普遍,但要做到 real-time 且有一定的 voice quality,這是創舉,也是 disruptive,即便至今還是無人能匹敵。Skype 因此用很低的成本維持一個很大的 customer base 與通訊量,如果是用 SIP 的技術來開發,以同樣的通訊量來計算與 business model 來算,大概全世界沒有幾家電信公司可以 run 這樣的事業。

Skype 的兩位創辦人,把這門技術稱為”Global Index”,而擁有這個技術的公司,不是 Skype,而是同樣由這兩位創辦人創辦的 Joltid Ltd。所以商業上的安排是,Joltid 授權 Skype 使用”Global Index”的技術來開發 Skype software(註:失敗的 Joost 也是這樣的模式),亦即 Skype 並未擁有最核心的 P2P 技術。2005 年 eBay 併購 Skype 時,是買 Skype 的 software,brand,以及 customer base 等 properties,並沒有連同 Joltid 一起併購,所以 eBay 並沒有因這個併購案取得 P2P 的技術。eBay 這麼大的公司,有一群最優秀的經營團隊與法律顧問,花了大筆銀子,難道不知道這個 P2P 核心技術的重要性嗎?怎麼看都覺得怪異。當時的 rumors 是,可能要一起買 Joltid 太貴了而作罷,而且 eBay 覺得自己有能力開發這樣的技術。

這樣個狀況,後來演變成於 2009 年九月 Skype 兩位創辦人以 Joltid 的身分告 eBay(Skype) 違反雙方 P2P licensing agreement,侵權 access 其 P2P 的技術 (很詭異吧,Skype 創辦人告 Skype),Joltid 要停止授權,Skype 還因此於其為了 IPO 的 SEC Filing 文件上特別聲明此 dispute 將可能會影響 Skype 的部分營運與通訊品質,但 Skype 已經著手開發類似的技術來 support。

很顯然 Skype 所仰賴的這個 P2P 技術,真的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被取代的,因為於 2009 年 11 月 eBay 與其他 Skype 大股東終於跟 Joltid 達成協議,以 Skype 14% 的股權以及董事席位 交換了 Joltid 這個 P2P 的技術,這也是今日 Skype 兩位創辦人藉由 Microsoft 的併購 Skype 再度獲利了結的始末,Double-Dip!。這次 Microsoft 不會重演 eBay 不堪的歷史,且取得 Joltid 這個關鍵的 P2P 技術,絕對是這個併購案的重大 benefit。

Joltid 分別授權 P2P 給 KazzaKazaa(Skype 兩位創辦人最早的創業,為 P2P File sharing software,但因使用者多用來 share music files,因此被美國唱片公司聯合提告,創辦人一度無法進入美國,後來官司無罪),Skype 以及 Joost,雖然 KazzaKazaa 吃官司,但不影響創辦人開發 Skype;雖然賣掉了 Skype,但可以繼續開發 Joost。這樣的商業布局,將產品/服務/品牌與核心技術切割為不同的資產, 不見得是完全著眼於之後的商業利益 (當然有最佳),但確實 可以讓核心技術有更多的彈性與發展的空間。所以,各位有心創業或創業中的讀者,若您自認產品或服務的背後是一個獨門的核心技術來 support,且這個核心技術未來可以開發其他不同的產品,Skype 兩位創辦人成立 Joltid 授權核心技術的作法,是一個很好的 case study 值得參考。

小記

這次 Microsoft 半路殺出程咬金,從最早傳聞有興趣且已經進行接洽的 Facebook 與 Google 中奪走 Skype,最嘔的應該是 Google。 從 2005 年 Skype 第一次到這次的被併購,Google 都是積極的併購者,但都以失敗收場。Facebook 早已經與 Skype 於產品上有深度的合作了,加上 Microsoft 又是 Facebook 的股東,Microsoft 吃了 Skype 對 Facebook 其實有正面的幫助,看來 Google 真是是最大的輸家。


疫情竟使童婚比例暴增?2023 年前將新增 400 萬女童被迫成婚

全球有無數女童正在面臨貧窮、家暴、性別暴力、失學的困境,在動盪不安的 Covid-19 威脅下,女童遭受的生命危機更勝以往,而你我都不該漠視。立即加入世界展望會的資助兒童計劃,不再讓悲劇發生。
評論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
評論

在新冠疫情、武裝衝突的影響下,阿富汗女性與兒童正面臨重大威脅,不僅人身自由、教育、工作等權利備受衝擊,近期更傳出 12 歲女童被強擄配婚給軍人的消息,使當地長期存在的「童婚」問題更加嚴重。事實上,不只是阿富汗,全世界仍有無數女童深陷在不安與恐懼中,面臨童婚、童工、貧窮,以及女性割禮等殘酷傳統文化等挑戰,這一關又一關的生存考驗,只因為她們是女生。

女童困境恐怕比你想像的嚴重——關於性別暴力、童婚

根據聯合國統計,每年有 1,200 萬未成年女童結婚,她們大多是因為民間習俗或經濟弱勢而被迫成婚,婚姻不僅逼迫這些女童放棄學業,其遭受家暴的風險也將大增,甚至被迫從事性行為,使得尚未發育完全的身體備受負擔;許多未成年少女因為懷孕或分娩併發症死亡,嬰兒胎死腹中或夭折的機率也更高。

來自緬甸的 17 歲少女荷拉(Hla)就曾是性別暴力與未成年婚姻的受害者。在她12歲時,一場重病帶走了她的母親,而酒精成癮的父親根本顧不了這些孩子,因此荷拉被迫離家、在街上討生活。為了尋求避風港,荷拉甚至嫁給了大她 15 歲的男子,並在 14 歲成為一名母親,但生下孩子沒多久後,丈夫便另尋新歡,留下荷拉和孩子相依為命。無助的荷拉為了不讓孩子跟著吃苦,只能忍著思念的痛苦,把孩子送到安置機構。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荷拉小時候常跟著爸媽到各個城市的慶典或嘉年華活動兜售玩具,並以此維生。然而非常微薄的收入,根本無法支撐荷拉與 13 個兄弟姊妹的生活。

幸好在荷拉最低潮的時刻,遇上了世界展望會。在世界展望會的協助下,除了支持荷拉重建身心健康,也提供她職業訓練的機會,培養一技之長。僅管有些髮廊仍因荷拉的經歷而不願接受她,但在世界展望會的引薦下,現在的荷拉已找到一份穩定的髮廊實習工作,每月都能賺取 20 美元的薪水,並和同事們住在一起、彼此照顧。從街頭遊童到髮型設計師,荷拉因為世界展望會出現在她的生命中,而有了希望。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荷拉說:「我住在街頭時,常常受到男性的輕蔑和不尊重。即使我根本沒有做錯事,也常常得躲避警察取締,生活充滿恐懼和不安。很感謝世界展望會的幫助和支持,我才能把自己的人生拉回正軌,創造更好的未來。」

女童困境恐怕比你想像的嚴重——關於失學、文盲、童工

荷拉的故事絕不是少數案例。事實上,許多女童不只遭受可怕的性別暴力,也因為貧窮或環境動盪,而被迫放棄受教育的權利,成為失學的童工,甚至不得不從事對身心發展有害的勞動工作。根據聯合國資料,全球童工人數在疫情的影響下,20 年來首次增加至 1.6 億;而全球約 7 億人口的文盲當中,女性就佔了 2/3。困在社會底層的弱勢女童,身心備受煎熬,急需你我關注。

印度女孩珊蜜拉,便是弱勢女童的縮影之一,遭遇令人心疼。珊蜜拉(化名)原本是個熱愛上學的女孩,14 歲時由於家中經濟無法負擔她繼續升學,因此被送到孟買與姊妹們一起工作,幫助家中生計。當時,珊蜜拉請妹夫幫她找工作,沒想到卻是噩夢的開始,妹夫將她送到人口販子手上,珊蜜拉被推入妓院工作,並經歷長達三個月地獄般的生活。

「只有我工作了才會有飯吃。如果我不工作,妓院老闆、甚至是客人就會拿皮帶打我。我被迫喝酒、他們會拿菸燙我的手。我一直在哭,求他們放我回家。」後來珊蜜拉得知自己陷入險境是受親人所害,整顆心都碎了。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珊蜜拉好不容易說出那段記憶:「我經歷的那些,希望沒有其他任何女性需要經歷。我承受了非常多的痛苦,那是一段很難熬的時期。白天會有 12 到 14 個男人,晚上則會有 15 到 16 個。一整天工作完後,所有的女孩會被送到荒郊野外中的一棟建築物裡休息,整間房間裡只有一扇窗戶。因為太偏遠,即便我們大吼著求救,也沒有任何人會聽到。」

終於有一天,珊蜜拉和其他女孩們的工作場所遇到警察臨檢,珊蜜拉便趕緊抓住機會向警方求救。成功獲救的同時,同樣在場的妹夫和妓院老闆也遭到警方逮捕。接著,珊蜜拉花了數個月的時間輾轉換了好幾間避難所,最後終於回到家人身邊。

在家人的陪伴以及世界展望會的支持下,珊蜜拉終於踏上復原之路。由於人口販運的受害者往往受到許多暴力與虐待而留下嚴重陰影,這段遭遇遂成為她們心中無法說出口的痛,且大多數受害者因地處偏遠、經濟貧困,或是覺得丟臉、自責等心理因素,難以取得身心重建的專業支持。因此,世界展望會提供包括創傷後症候群、焦慮、憂鬱、恐慌、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藥物濫用等醫療與心理照護,讓更多像珊蜜拉一樣遭遇創傷的女童,得以重建生命。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珊蜜拉現在加入了印度世界展望會的受害者支持團體,踏上了復原之路。

你有力量打破女童困境:資助 1,000名 女童,扭轉 1,000+ 個家庭命運

在 Covid-19 的疫情衝擊下,脆弱國家的資源更加緊縮,這也讓兒童面臨前所未有的考驗。世界展望會的分析報告指出,2020 年 3 月全球疫情爆發後,與 2019 年相比,童婚案例在許多社區暴增了一倍以上;而童婚的增幅速度,更攀升到25年來最高,若無法改善,預估 2030 年前全球將再增加 1000 萬名兒童新娘。

對於女童而言,貧窮、家暴、性別暴力、失學等問題是無法分割的,這些威脅往往彼此連動、加乘,為女童的生命帶來嚴重打擊。但從上述的實際案例可以發現,受困女童的命運並非不能扭轉,只要世界上某個角落的某一個人願意付出行動,女童的生命就有希望曙光。

世界展望會推動「資助 1000 個女童 挺聲而進 願景無懼」行動,期待在 10 月 11 日女童日前,能為 1000 個女童找到資助人,每個月 700 元,就能翻轉一個女童的生命,為她提供安穩的生存環境與受教權,並將這份改變延伸至女童的家庭與周遭社區,帶來正向影響力。讓我們一起阻止女童悲劇再次發生,現在,就加入改變世界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