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訂閱了嗎?】端傳媒主編張潔平:這時代幾乎所有媒體創業犯過的錯,我們都犯了

「難道好新聞在這時代真得很難活下去嗎?」相信這是許多人在看到《端傳媒》陷入裁員危機時,心裡第一個浮現的大哉問。而訂閱制,正好是《端傳媒》面對危機的解答之一。
評論
評論

談起這半年台灣網路媒體發生了哪些大事,《端傳媒》裁員絕對是其中一筆。

自 2015 年 8 月上線以來,《端》迅速以精湛的深度報導席捲了華文世界,不少人給予他們「近年來品質最好、向度最廣新媒體之一」的高度評價。但相信讀者們也不陌生,在今年四月,他們爆出財務危機,只能忍痛裁掉近 70 名員工。「難道好新聞在這時代真得很難活下去嗎?」這是許多人在看到《端傳媒》陷入裁員危機時,心裡第一個浮現的大哉問;而且,也是 INSIDE 在【你訂閱了嗎?】專題中一直面臨的課題。

也剛好,訂閱制也正是《端傳媒》面對危機的解答之一。就在六月初他們與貝殼放大合作宣布推出集資計劃,希望以一年 1500 台幣之價格吸引認同《端傳媒》讀者訂閱。到本文截稿為止,集資計劃差不多已達目標三成。

今天《端傳媒》也以「拯救瀕臨破產新媒體」為名,舉辦了一場集資計劃茶敘;但說實在的,這次活動與其說是介紹集資計劃,更不如說是《端傳媒》一次分享了這 22 個月一路走來的跌跌撞撞。

端傳媒主編張潔平:端傳媒面臨的危機,也是這時代媒體業的切片

▲端傳媒主編張潔平

「端傳媒面臨的危機,某方面來說也是這時代媒體業的切片。」端傳媒主編張潔平一開始即向現場觀眾說著,點閱率、大數據、MAU、直播,這些不只是網路使用者耳熟能詳的名詞,也是現在每個媒體從業人被背後追著跑的東西,就算以高品質著稱的端傳媒也不例外。「這個時代幾乎所有媒體創業犯過的錯誤,我們都犯了;但經過這些錯誤,我們現在才真正像個新創公司。」 而這些錯,可以歸化成以下三點:

▲相信這是大多媒體人的壓力來源
  1. 內容先於模式:張潔平坦稱,端傳媒雖口口聲聲說自己是新媒體,但創業時還是用「先把報導寫好吧!有好內容一切好說,再來才想業務,最後才想讀者」這種很傳統媒體的思路去經營自己。所以創業過了七個月,才成立了業務團隊。但張潔平回顧過來,應該一開始就該規劃「報導」、「業務」、「讀者」就開始進入循環。
  2. 流量焦慮與品牌形象:張潔平認為現在每間媒體從記者、編輯、主管甚至是投資人,每個人都有流量焦慮。雖然說媒體之間有小眾菁英或大眾媒體路線之分,但到頭來無一不陷入這種焦慮內。依端傳媒自己經驗這點跟上一個「內容先於模式」錯誤結合起來又特別明顯,他們不是沒試過內容變現,但要靠流量賺錢嗎?客戶說挑戰他們的流量不夠高,不如投 Facebook、Google 或是蘋果日報;那轉作內容變現,賣記者的故事能力與創意呢?不是不行,但最後會發現為什麼不乾脆做廣告公司算了,更不用說業配文面臨的道德難題。
  3. 被資本風口帶著走:很多投資人會說直播、影片很火,要端傳媒要不要試試看這些很紅的傳播方式?他們不是沒試過,不過講到這裡時,張潔平秀出了一張手機上充滿 App 的簡報與那篇他們站上《流量的死亡螺旋》跟大家解釋,這些傳播其實過分分散了她們編輯團隊的注意力;而且做這些事,他們的對手某種程度上就變成了那擠滿兩面、三面螢幕的 APP。

經過了主要上述三個錯誤積累以及今年四月爆發的財務危機後,端傳媒回到「想做好新聞」的初衷,並且重新想像、爬梳媒體/新聞/內容,以及整個產業鏈之間的關係(請見下圖)。

「媒體在這個時代,已經根本不是平台了。」張潔平認為在大眾媒體解體的時代,根本性創新都發生在上圖中藍色區域,其中最大是分發管道(也就是 Facebook、Google),不然就是最前端的問答平台,或是最後尾產生的社會效應與行動。走向訂閱制,其實就是想一部分跳脫中間分發管道的部分,直接與讀者連結。

她最後列了端傳媒一路走來的三個心得,也是現今媒體都會遇到的三個問題(但不一定是單選)給大家:

  1. 以資本為中心:用最低成本獲得最大流量,贏者通吃
  2. 以讀者為中心:建立社群,建立參與和回報機制,服務讀者
  3. 以客戶(廣告)為中心,行銷為王,內容定位為行銷目標服務

黃哲斌:端傳媒的火盃考驗

今年獲得金鼎獎「雜誌類個人獎:專欄寫作獎」的資深媒體人黃哲斌也以「端傳媒的火盃考驗」為題,現身說法用實際的數字與趨勢,跟大家分析媒體所遇到的困境。從網路出現以後,讀者與大眾建立起「新聞是免費」的概念,但他不認為這是讀者的錯,而是時代的結構性必然。

為什麼?從上圖就可以看到,2012 年上半年,Google 一間公司的廣告收入,早已超過全美報紙+雜誌媒體廣告收入的總和。無論眼球、收入,媒體被 Google、Facebook 不斷侵蝕早已是不爭的事實,隨後內容農場、新聞從社群抄來,也只能說是產業位移的後果。但這對維持理想的媒體人來說,這是很痛苦的事。這也導致了靠著捐贈的「非營利」媒體逐漸出現成為一種趨勢,但也不可能所有媒體都變 NGO,所以也很多媒體走創投模式不斷燒錢,或走向原生廣告、IP 授權(例如國家地理雜誌賣背包)。

但黃哲斌認為原生廣告或 IP 授權終究不是媒體主業,端傳媒現在也走向訂閱制確實會非常辛苦,但可能會是「短空長多」,重新核心放回讀者的一條可靠路,就連他自己每個月也平均拿了 1500 塊支持這些訂閱制媒體。

「各位沒為內容付費嗎?其實你一個月付很多的電信費上網去了。」黃哲斌用「傳播者三層肉」,跟聽眾解釋現在大眾其實不是不為內容付費,但使用者是付錢給電信商第三級傳播者,廣告主也都把預算丟到 Facebook 等第二級傳播者去了,錢往往回不到內容生產者(尤其是以深度內容作為職業的人)身上。

林大涵:方向不對,半生白費

計劃背後推手林大涵也跟大家分享幫助端傳媒進行群眾募資的經驗。「我本來就是端傳媒外部寫手,一開始的時候他們說稿費一字一元的時候我嚇到了,因為那是港幣,不是台幣。但前兩篇流量據說都很糟,當時就想他們稿費這麼大方但流量好像沒預期好,這種媒體活得下來嗎?所以現在算是來還債了(笑)。」

因此在端傳媒爆發財務危機時,林大涵就親自到香港總部,想說服端傳媒進行群眾募資與其他一系列的計畫。「從創投的角度來看,媒體絕對不是好的投資目標,但不挑戰難的事情,台灣也絕對不會好啊。」他解釋,要看諾貝爾經濟學得主 Paul Krugman 著作只要五百有找,那麼《端》憑什麼要讀者一年付上千元?尤其 2015 年大家都在喊內容為王,但到 2016 已經變成「內容變現」了,不只媒體,所有網路內容生產者一樣面臨這個大問題。

他解釋,新媒體(或是網路服務)商業模式往往有「方向不對,半生白費」的問題。特別是內容創業是一個「非 control market」,也就是受到文化地理限制,不是在小市場實驗成功就可以複製到大市場的一門生意,所以在評估方向特別難;而且「快逐利」資本市場的偏好,像《端》這種有點難回本的商業體,自然會受到影響。

「不過後來發現大家不是不願意為內容付費,而是需要更多動力讓他付費。」他用自己的故事舉例,像以前他都看免費的影片網站,但自從這些免費網站倒掉以後,就發現自己已經養成習慣了,也更願意花錢在 Spotify、Netflix 這些網路服務上,原因就是「高品質」,再加上台灣可能是最適合做群眾集資的國家,他相信《端》是有機會以訂閱制讓商業體質更健康。

三位講者主題分享之後的 Q&A 集也同樣精彩,以下節錄整理幾個重要部分:

《端傳媒》在歷經財務危機與集資計畫後,編輯方針有什麼變化?

張潔平說明雖然失去了 70% 的同仁,但《端》核心定位與價值,像是兩岸四區跨區報導、世界主義視角與促進溝通這些都是不會變的,所以深度調查路線也不會變,但像快速即時新聞部分,這些只能因人力狀況取消;此外像之前很紅的「十多歲的他們如何用 YouTube 做軟軟的生意?」這種一般媒體不會把它考慮是新聞的報導,《端》會用關懷的視角持續做,像最近他們也正在關注父母一輩每天用六七個小時刷 LINE,背後藏著結構性孤獨的議題性專題。

集資目標七百萬估計能支撐營運多久?又「訂閱制」規劃中佔《端》收入多少比例?

「其實這是救急不救窮。」張潔平笑答,端傳媒並不是沒有自己的造血能力。不過這次會陷入財務危機主要是因為上一輪募資失敗,導致現金流無法週轉,再加上商業模式失敗所導致。目前一年初估需要 100-150 萬美金的營運成本,那麼其中會以 1/3 集資、1/3 廣告,其他以深度旅遊團、辦活動來支撐。

怎麼看臉書也要跳出來協助媒體做訂閱制?

林大涵則是認為這是臉書一次「知道市場哪些人願意為內容付費」的行動,就可以知道有誰比較願意為網路服務付費,藉此作為未來推廣「收費服務」的參考。黃哲斌則是補充基本上這是好事,但問題在於 Facebook、Google 往往會把這些面對媒體的服務說得太完美了,像當初在推 Instant Article 也是把遠景講得很好,但其實對媒體整體環境的幫助卻不如預期。

裁員後新聞更新率好像大幅變慢,不擔心影響集資者信心?又會不會迎合讀者口味,讓《端》的觀點沒那麼犀利?

「放心,我們是不會讓觀點變鈍的」這點張潔平拍胸脯請大家放心。的確最近更新率沒那麼高,一方面是因為大幅裁員導致人力縮減,但另一部分也是因為同仁這個月來心力幾乎都集中改版與內容重整。如果對現在的《端》沒那麼有信心,那只能請他再等三個月觀察一下《端》的表現是否令人滿意。

中國因素:中國讀者在兩年內有什麼變化嗎?怎麼看中國市場?上一輪募資是否受到中國政府壓力?

張潔平表示《端》有很多的中國讀者是來自台灣、香港與其他外地留學生,或翻牆過來閱讀的,所以很難精準說到底有多少。但 只看 App 的話就會比較清楚,約有 20% 流量來自中國。而且他們在成立之初就很認真認為「不期待有中國市場」,原因是在「正常新聞媒體」與「受中國政府歡迎的媒體」之間沒有什麼模糊空間。「最近連娛樂八卦都封了,真是難以理解。」張潔平笑答。

「其實最弔詭的是,我們無法精確判斷哪次採訪受阻,或是集資失敗是來自政治壓力,畢竟背後太黑箱了。」張潔平面對這個提問,只能說她個人的思路是刻意不去想每次封殺背後有什麼原因,畢竟這是花太多精力去想,也得不到答案的一個問題。


精準媒合,成為企業 100% 留用的 5G 新星

「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人才缺口」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點出產業問題缺口,與資策會教研所、學界攜手合作,自去年起,已超過 600 名新星參與 5G 產業媒合。
評論
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洞察產業痛點,積極培養新興人才。 Photo Credit: 5G+ 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評論

「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人才缺口」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點出產業問題缺口,與資策會教研所、學界攜手合作,自去年起,已超過 600 名新星參與 5G 產業媒合。


第一次工業革命催生了現今的製造業,而 5G 將驅動世界又一次進化。 5G 網路具備超大頻寬、海量連結、超低延遲等特性,網速比 4G 快 10 倍以上,透過專網覆蓋,能承載各種需要龐大資料流量的智慧化服務,讓過去只存在於科幻小說中的場景有望逐一實現。

根據全球行動通信協會( GSMA )統計,至今( 2021 )年 6 月已有 69 個國家、 166 家電信廠商推出 5G 服務,顯見各國都強力聚焦發展 5G 通訊科技,預計 2025 年可達 18 億用戶規模。臺灣也於去年 2 月完成國內首波 5G 頻段競標,各大電信業者積極建設基地台,不落於美、日、韓等國之後。

雖然在疫情肆虐下不免打亂既有布局,但正因我們的食衣住行育樂都被迫數位化,反而讓 5G 在數位醫療、虛擬娛樂、擴增實境、加密裝置等跨領域的應用,因為需求而產生更多可能性。企業趁疫情之際加強練兵,加快轉型升級腳步,也需要更多新血加入。

首重跨領域 企業樂於從頭培養人才

經濟部工業局長呂正華表示,臺灣資通訊產業發展成熟,政府也全力扶植,「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缺人才」。儘管商機潛力無窮,許多致力於商品化的企業都還是頻喊找不到人。

為此,工業局去年開始推動「 5G+ 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以下簡稱 5G+  新星計畫),以「產業出題,人才實戰」模式媒合產學研發,目前已收穫相當成果;兩屆推動下來,已有上百家企業及大專校院參與,超過 600 名學生及應屆畢業生參與企業實戰活動。

呂正華說明,「產業出題,人才實戰」的專題都是企業在 5G 商用研發過程中實際遇到的問題,讓學生挑戰解題,為企業發展真正可用的解決方案,進而協助企業從內部「做中學」( OJT )培養切合需求的即戰力,目前參與計畫的企業對於學生留用意願達 100% ;因此「精準媒合,不管是對企業、對人才都能少掉很多碰撞和磨合,節省徵才和求職的成本。」

計畫不僅媒合企業資源,更辦理實戰工作坊,強化數位職能。Photo Credit: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計畫不僅媒合企業資源,更辦理實戰工作坊,強化 5G 職能。Photo Credit: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此外,呂正華也表示,因為 5G 應用是電機、機械、光電、材料等不同領域的結合,極需要跨領域的人才,企業很願意從頭培養,「所以態度比科系更重要」。

呂正華舉例,由交大資工系衍生之研發服務公司詮隼科技,曾面臨年薪 150 萬的職缺無人應徵的窘境,去年加入計畫,成功從內部培養出好幾位優秀人才,其中一位是中興大學中文系畢業的黃予璿,黃同學善用跨領域思考能力,在公司開發資安自動測試服務方面貢獻良多,文組與理組看似交集不多,可是只要有興趣,人人都能從 5G 行業中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

電子五哥之一的仁寶電腦近年積極進行數位轉型,成立 5G 實驗室,鎖定智慧農業、智慧製造、健康醫療、雲端遊戲和終端設備等應用領域,並在去年透過 5G+ 新星計畫成功招募 19 位新血,藉由計畫的加值,培育人才並同步發展 5G 商業應用。

其中臺北教育大學玩具與遊戲設計所的研究生王凱瀚,過去從沒想過自己能加入科技業大公司,藉由計畫才有機會參與仁寶電腦的研發實戰。期間投入「 5G 邊緣運算技術智慧遊戲應用平台」研究,融合本身在數位內容和網頁設計的專業,進行雲端遊戲、虛擬實境解決方案與工具包的開發,最後獲得研發專題冠軍殊榮。

業師、培訓課程系統性帶領,加入 5G 創新研發

同時,「企業常反映學生在學校學的知識實際上沒辦法用,所以我們開的課要符合企業實戰需求。」呂正華說明, 5G+ 新星計畫也提供系統性的線上課程,特別引進諾基亞貝爾實驗室(Nokia Bell Labs)等 5G 專業培訓課程,並規劃包括天線、射頻、晶片封測、關鍵材料、小基站/無線接取、 SDN/ NFV(軟體定義網路/網路虛擬化)等 6 大領域職能地圖。仁寶電腦、雲達科技、亞旭電腦等企業都將其納入內部教育訓練規劃,也採用 5G JUMP 的線上課程強化員工 5G 職能。

計畫也與交大產業加速器( IAPS )、臺科大育成中心等機構合作培育創新應用師資,以帶領新創公司加速 5G 應用服務的開發,目前已成功培育 23 名業師顧問並輔導 12 組新創團隊,更有 2 家新創公司從去年接受輔導的角色,到今年成功商轉並擔任計畫的出題企業,形成正向循環。

呂正華說,5G 跨域應用是非走不可的路,臺灣已擁有完整 5G 生態系的基礎能量,涵蓋半導體、電子零組件、伺服器、網通與終端設備等產業,馬步紮得穩、紮得深,可在國際競爭中站穩腳步。 5G 新星計畫將作為產學培育人才的溝通橋樑,期待未來培養出更多生力軍,加速臺灣邁入 5G 紀元的步伐。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