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福部展開區塊鏈研究:醫療一向是充分利用當代技術的領域

評論
評論

INSIDE 採訪到了衛生福利部首任的資訊處處長許明暉,談到最近台灣在醫療產業上有沒有什麼新技術的採用與發展?許明暉很清楚的點出,衛福部正在就區塊鏈這個技術在醫療領域有可能的發展方向進行研究,並且將舉辦駭客松。

區塊鏈是網際網路以來最重要的進展

許明暉提到,區塊鏈是比特幣的基礎技術,而且可能是網際網路以來最重要的進展,電子病歷的傳遞等等的應用都很適合這樣的技術,衛福部當然有需要了解這樣的技術可能會怎樣發展?如果普及了,可能會怎樣改變整個世界?不過目前還不會牽涉到法規的調整,因為法規不會預先立法,沒有人會知道一百年後的社會是怎樣就先調整,而是社會走到一定的狀況,法規才會去調適或是建立新法。

區塊鏈是透過網路節點建立的信任機制,而且信任建立在公開的演算法而不是有一個極權管理的中央組織,是一個去中心化的信任機制。在醫療的領域,目前台灣有一個 醫療憑證管理中心(Healthcare Certification Authority,HCA), 維持一個  CA 很 花成本,現在 為了信任機制不得不花這個成本,但是如果有一個像是區塊鏈這種可能更有效率的機制,當然會想要研究,希望可以減輕納稅人的負擔。

可能的應用:病歷資料傳遞

醫療一直以來都有醫療資料自主權的問題。你去看病,醫生看完診之後幫你把資料(病歷)存在醫院,如果你要轉診或去別的醫院看病,可以申請把這些資料帶走,但是目前這個簡單的動作卻很麻煩,而區塊鏈有可能會讓這個行為變得更簡單,成本更低而且也更安全,這就是一個可能的應用。

許明暉表示,很多人都覺得區塊鏈的技術應用大宗在金融業,但是對醫療領域來說,其實也很有機會是區塊鏈可以大展身手的地方,只是目前還在起步,將來會怎麼發展還不明確,所以衛福部也想透過研究,早一點掌握先機。

不過區塊鏈的去中心化和衛福部的中心化管理,是不是互相矛盾?許明暉認為,目前的醫療監管機制的確是中心化的架構,但以目前所看到的情況來說,區塊鏈的應用還不至於會發生與現行法規違背的情況,例如現在醫院都可以保存病歷,也可以轉移病歷,這些都沒有限制,而如果發生資料外洩,台灣有全世界最嚴格的個資保護法在處理,所以就算是要透過區塊鏈技術來傳遞電子病歷,未必需要修改法規,就只是新技術的應用而已,就像過去可能找快遞用人力運送,現在改用電子郵件來傳遞一樣。

重點在於,保護好病歷是醫療院所要負責的,至於用快遞、電子郵件或是區塊鏈技術來傳遞,那不在法規的限制裡面。其實不管快遞或電子郵件,也都沒有保證一定安全,但醫院該做到的是盡最大的努力確保安全,例如加防火牆是基本的,因為沒有防火牆而讓病人個資外洩,那就要承擔法律責任和進行賠償了。

衛福部想釐清的兩個區塊鏈的關鍵問題

許明暉提到,目前衛福部最主要想要釐清兩個問題:

  1. 為什麼導入區塊鏈技術可以改變現行架構?
  2. 區塊鏈技術可以比較省錢?品質或效率比較好還是對民眾可以提供更好的服務?

如果答案都不是肯定的,那為什麼要用區塊鏈呢?所以先了解一下區塊鏈可能的應用,並且針對這些方向做評估,如果好,那就善加利用,如果沒有比較好,那也沒有改變的必要。

區塊鏈的匿名是優勢還是缺點?

就技術上來講,區塊鏈上各區塊節點的身份資訊不需要公開或驗證,所以資訊的傳遞可以匿名進行。這也就是為什麼駭客綁架了電腦之後,要求的贖款是比特幣。所以透過區塊鏈的技術,其實對隱私來說反而是一大保障,甚至好到有點太超過了。

怎麼說呢?許明暉認為,如果非法的金流,當然希望不被別人發現,可是醫療的隱私,有必要為了不被別人發現而用區塊鏈這種高度匿名的技術嗎?因為完全的隱私其實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是有風險的,一個壞人可能因為自己做壞事不想被看到,所以希望自己的金流是匿名的,但是萬一有一天他的匿名帳戶被攻破,他又要找誰去哭訴呢?

所以有時候為了要受到保護,犧牲一點隱私是必須的。而區塊鏈對於隱私的保護很有效,只是技術本身是中性的,有效保護了隱私,但出現問題的時候也難以咎責。

醫療是高度管制行業,衛福部權責的對口單位一定是醫療院所

過去金管會被詬病的地方在於,Fintech 風潮一起,許多資訊科技業者想進軍金融服務產業,但是金管會卻只跟守舊的金融業者互動,無視於資訊業者的創新。而衛福部是醫療院所的業務主管單位,會不會也同樣排除科技公司的參與呢?

許明暉承認,衛福部是醫療院所的主管機關,所以不會跟資訊公司有業務往來,如果民眾有什麼問題,也是找醫療院所,無法達成協議才會再往上由衛福部來處理。過去到未來都是如此,所以衛福部不是拒絕科技公司,只是權責的對口單位一定是醫療院所,除非台灣未來不再把醫療當成管制行業。

不過醫療無論在哪個國家,都是高度管制,在美國醫師甚至不能跨州看診,所以能執行醫療行為的就只能是醫療院所,至於醫療院所想跟什麼科技廠商或資訊廠商合作,運用什麼新技術,那是醫療院所自己可以決定的,但也要自己負責。所以誰、在什麼地方、做什麼事情,這是受到管制的,紐約的醫生透過 AI 的技術遠距看加州的病人可不可以?不可以,不是 AI 的問題,而是地點的問題。

醫療產業一向都很會善用新技術

其實醫療產業在運用科技技術一向都是非常快速的,許明暉提到他所認識的一位前輩,用類神經網路判別心電圖,是早在三十年前還是 Mainframe Computer 的時候就在做了,所以 AI 的應用很新嗎?越來越成熟是真的,但是在醫學的應用早就是常態了,而規則也很簡單,不管 AI 多厲害,最後還是要有一個具備資格的人負責把關。美國的醫生可以把 X 光片外包給印度去判讀,很便宜,但是仍然要有一個美國獲得執業許可的醫生做最後的確認,以及對這件事情負責。

技術都只是工具,衛福部不會因為熱愛一個技術就執意要去使用。許明暉分享,如果看看過去三十年的演進,一開始稱為  Health IT(HIT),這是存在將近三十年的國家型計畫,第一階段是 HIN(Health Information Network),那時候還是 IBM 的 Mainframe 機器,程式碼是一張一張的紙卡。第二階段是 主從架構的內部網路,當時還沒有網際網路,直到網際網路出現之後,稱為  NHIT。接著,還有 雲端,大數據等等的發展,將 2300 萬人累積了 22 年的健康資訊變成一個最珍貴的資產。

許明暉認為,衛福部並不是在追逐新技術,不是喜歡 Mainframe 而是當代有 Mainframe 可以用,如果現在還在用 Mainframe,那反而就奇怪了。所以重點在於當下最重要又可用的技術是什麼?會帶來什麼改變與衝擊?所需要的成本與帶給國民的好處是多少?這都要先搞清楚,而區塊鏈有可能是下一個被應用的新技術。

人工智慧的發展需要很多的資料,健保剛好是一個大資料庫

提到了人工智慧的發展與健保資料的使用,許明暉提到目前健保的資料都在 健康福利資料科學中心 ,都要在終端機上操作,以確保資安,已經開放十所大學可以透過虛擬桌面進行操作,這部分都是領先全球的。

健保資料目前還是以公共衛生和學術領域為主要的開放對象,對商業的需求不見得會開放,因為這會有法律問題,衛福部才歷經了長達四年六個月「全民健康保險資料庫訴訟案」,今年一月判決衛福部勝訴,所以資料的應用不只是技術問題,更是法律問題。

為什麼衛福部會被告呢?因為民眾覺得:「我來看病,你憑什麼把我的資料拿去做你所認為的任何研究?」不過許明暉補充,個人資料保護法中明定,不可以做原始蒐集目的以外的應用,除非公務所需,所以公共衛生和學術的使用比較沒有問題,但這當然有很多可以討論的面向,而台灣在這方面也居於全球領先的地位。

許明暉說,在 2016 年 10 月 20 日,世界醫師會在台灣發表了「台北宣言」,又稱「健康資料與生物資料庫之倫理考量宣言」,是很重要的醫學與外交成就,這個宣言的地位跟「日內瓦宣言」,也就是現在的醫師誓詞有同等地位。

台北宣言的精神在於針對個別病患照顧之外、對於可辨識身份之人類健康資料與生物檢體,其蒐集、儲存與使用,配合既有的赫爾辛基宣言,提供額外之倫理原則作為指導。研究與相關活動,應以「貢獻社會利益」、「促進公眾健康」為目標,並同時強調對於個人尊嚴、自主、隱私與守密之維護。醫師負有特別的倫理法律雙重義務,要保護病患所提供之資訊,符合赫爾辛基宣言所要求,獲得研究參與者自由且知情的同意。

所以如果資料的蒐集是為了看病,當我要使用來做為不是看病的目的時,我應該都要徵得你的同意,這是普世價值。

許明暉認為這是一個法律層面、倫理層面跟社會衝擊層面的複雜問題,我們一直在個人的利益與全體的利益做取捨。做研究有利於群體,可是使用個人的資料會讓個人不高興,而個資保護法在保障個人利益的時候還是有公眾的思考在裡面,為什麼呢?舉例來說,你不小心得到了法定傳染病,那麼政府在保障你個人的自由之前,必須先保護其他的人,所以因為你得到了法定傳染病,政府可以強制隔離,這就是一種公眾利益優先於個人利益的情況。

所以保障個人隱私是普世價值沒錯,但是也還有公眾的利益要去顧及,而健保的資料能不能使用?該怎麼利用,其實就是在個人利益與公眾利益這兩個極端之間想辦法找到一個大多數人可以接受的共識。

目前的共識是可以用來進行研究,但是如果人工智慧等科技要運用這些資料,那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換句話說,台灣雖有健保的資料,但恐怕無法作為醫療的人工智慧發展的基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