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相同,實踐不同!Gogoro 從換電先驅 Better Place 身上讀出了什麼獨門商機?

看到有人用 2013 年已經倒掉的以色列電動車電池交換系統 Better Place 做例子,證明電池交換概念不會成功,我覺得有必要講講這個故事的背景,以及 Gogoro 和 Better Place 的不同之處。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為 Gogoro 前行銷副總彭明義,現任職於聯發科,原文刊登於作者 Facebook 頁面 ,INSIDE 獲授權轉載。

先說結論(如果您沒有時間往下閱讀):

  1. Better Place 的失敗不代表電池交換的概念是錯誤的。
  2.  電動汽車和機車對於電能取得的基本需求並不相同。
  3. Better Place 的案例是 Gogoro 發展商業模型時借鏡的重要素材。
  4. Gogoro 是否能成功,有自己必須面對的問題與挑戰,不用以 Better Place 的成敗來提前結論。

如果您有興趣了解原委,或是不同意以上的結論,請您再接著往下閱讀。

看到有人用 2013 年已經倒掉的以色列電動車電池交換系統 Better Place 做例子,證明電池交換概念不會成功,我覺得有必要講講這個故事的背景,以及 Gogoro 和 Better Place 的不同之處。

Better Place 算是電動車電池交換系統的先驅,2007 年由歐洲開始發跡,在燒掉 8.5 億美元募集資金後,宣告倒閉並以 45 萬美金出售剩餘資產(那時還有問 Gogoro 要不要買),Better Place 在 2012-2013 年實際營運期間一共建置了 40 多個汽車電池交換站,售出近一千輛由雷諾製造的可電池交換的電動汽車。

如果要歸納 Better Place 失敗的幾個原因,大體上可分為資源浪費(手上現金太多,花錢如流水)、業務策略不明確(往太多國家同時並進發展)以及產品和使用體驗不夠完善。前面兩個原因我們暫且不討論,在這裡僅研究 Better Place 到底是因為「換電」的概念沒可能,還是有別的可克服但未考量的原因導致一敗塗地。

因為電動汽車用電量大(除了移動的耗能,還要包括空調與機電用電),所以電池必須要提供足夠的電能,結果造成電池體積很大也很重。要進行這樣的大型、超重的電池更換,人工操作是不可能的(不能陶侃搬磚,也不能愚公移山),所以必須仰賴機械手臂,為了要能置放機械手臂,就必須要有大型的停車與電池交換站體空間,這些機械手臂也必須妥善安裝以進行精準的置換動作。

在能夠開始販售交換電池的電動車之前,必須要先建置若干電池交換站(或稱為能源網絡),還沒開門做生意(賣車)拿到到客人的錢,便要先承租大型場地(最好是在車流便利處 $$$),研發電池交換專用機械手臂($$$),佈建安裝機械手臂(埋到地下 $$$),購置額外的電池等待「被交換」,這些先期準備不僅消耗許多的人力資源(時間就是金錢),還必須投入龐大的金額研發及建設基礎設施。

另外,Better Place 並沒有開發自己的車款,與雷諾合作的車款 Fluence Z.E. 在當時並不是市場的焦點。2012 年電動車技術尚未成熟滿足市場的主流需求,客人可能因車的性能不符所需而不買 Fluence Z.E.(馬力 94 匹,扭力 226 N·m,換電單次續航 185 公里),只有少數人會只因為「可換電」的概念而買單,在沒有使用者(車)的狀況下,佈建多個高價的換電站區,自然導致現金快速用盡而無法生存。

在 Gogoro 發展機車的電池交換系統時,Better Place 就是必須再三研究之殷鑑,如果不能抓到問題、避免重蹈覆轍,失敗是必然的。因為機車沒有空調,重量輕(約 100-120 公斤,相對於汽車動輒 1500-1800 公斤),又屬於中短距離的交通工具,先天上無需使用大型電池驅動,Gogoro 的電池設計一開始限制每顆不到 10 kg,確保可以人工提起,每輛車兩個電池(考慮兼顧加速和續航),可以逐一抽取交換,在這個概念下,人工交換電池的換電站單體體積小,可以擴充(1-5 座並聯),可以移置(如果交換使用率不佳),建造和佈建成本相對低廉(標準化單體),目前多佈建在加油站、便利超商、量販店等高流量的零碎用地(不佔空間且相對租金低)上。整體而言,是完全避開 Better Place 換電網路的已知問題而研發的能源交換系統。

光有換電系統只是解決了一半的問題,畢竟客人買單的是交通工具,而不僅是一個如何取得能源的概念。仿效 Google 推廣 Android 的方式,Gogoro 也必須肩負起打造在這個換電系統上的殺手級應用 (好像 Google Pixel) 來證明概念可行,並吸引真正消費者「使用」這個能源網絡。Gogoro 1 及 Gogoro S 是「設計師的精品」,從概念、用料、做工、功能上突破一般人對「機車」的傳統印象,吸引到不只是對這個產品和議題的關注(正面和負面的),更是建立「科技、潮流」品牌形象的必要之作。Gogoro 2 則是「消費者的產品」,因為價格回到主流市場區間,實用性高也延續品牌精神,讓更多的一般機車使用者都願意將 Gogoro 2 放在選購清單裡面考慮。無論是 Gogoro 1 或是 Gogoro 2,在性能上都能滿足大部分 110-125 汽油機車用戶的使用習慣,甚至在加速上因為電動馬達的優勢,可以稍稍超越一般油車,再加上 IoT 的 DNA,不僅可以透過手機設定、紀錄、尋車,還能執行 FOTA,讓車子越騎越聰明(剛剛升級至 3.11 版,即將提供 iQ 4.0),Gogoro 1 + Gogoro 2 讓傳統車廠終於願意正視電動車「有可能開始」改變機車市場長久以來失衡但舉足不前的扭曲發展。

Gogoro 的商業模型,是根據 Better Place 的失敗一路仔細推衍而來,這個問題是每一個新投資人的必考題,Gogoro 如果不能妥善回答並以行動和實績驗證解決方案,是無法獲得國內外投資機構多輪融資的。

以遠低於 Better Place 消耗的資金,更短的研發、製造和佈建時間,在兩年的實際營業期間,打造目前超過 350 個換電站(對比 Better Place 的 40 個),擁有超過 20000 個用戶(僅 Gogoro 1,不含目前熱銷待交車的 Gogoro 2,對比 Better Place 不到千台的總銷售量),快速累積的電池交換次數、總行駛里程數等可貴大數據資料。若要說 Better Place 過去的失敗就是 Gogoro 或換電系統不會成功的原因,我覺得那會是一個沒有看懂問題,就貿然出口的誤謬答案,我們不該用清朝的劍斬明朝的官啊!

改天有空再來談談充電與換電的爭議,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人機合一新型態微創手術,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精準持鏡機器手臂,穩定內視鏡影像提升手術品質

隨著科技進步,微創手術已成為一般外科治療的趨勢,「精準微創」更是現階段的目標。新型的「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彷彿是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可以模擬人手多角度操作持鏡,提供穩定的影像畫面,輔助主刀醫師精準切割、縫合患部,提升手術品質、縮短術後恢復時間。
評論
評論

談到開刀房、手術室,你腦中浮現的第一個畫面是什麼?小小的手術台旁擠滿多名醫護人員,手上持著不同的器械各自忙碌?

沒錯,一台成功的手術是由一整個醫療團隊,每個人各司其職,並保持良好的節奏與共同合作的默契,才能確保病人獲得妥善治療。

看懂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開刀房人員配置

以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來說,手術房內會有主刀醫師與第一助手來完成主要的手術內容,同時還會有兩位分別協助操作內視鏡的「扶鏡助手」與協助遞交手術器械的「第一助手」。

▲手術房內除了主刀醫師與第一助手完成主要的手術內容之外,還有協助操作內視鏡的「扶鏡助手」,以及遞交手術器械的「第一助手」。

扶鏡助手扮演了手術過程中相當重要的「眼睛」角色,因為扶鏡助手操作的內視鏡,便是將極細長內含光纖、鏡片的鏡頭放入體內,再利用影像傳輸,將體內畫面傳導至螢幕上。由於內視鏡可以深入腹腔,傳回人眼無法透視皮膚所看到的手術部位,加上具有影像放大的作用,協助醫師更仔細觀察病兆、找對下刀位置。

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人工持鏡」考驗醫護體力、耐力

然而,內視鏡的操作,並非想像中的簡單。除了操作過程十分考驗「扶鏡助手」和主刀醫師之間的默契外,一場腹腔鏡手術動輒三、四個小時以上,要保持長時間穩定地「人工持鏡」,相當考驗醫護的體力與耐力。

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坦言,「對於長時間的腹腔鏡手術來說,鏡頭畫面的穩定度非常重要。但是,當手術時間超過一個小時以上或步驟、位置較複雜,持鏡助手就容易感到疲憊、集中度下降,開始跟不上醫師的手術工作速度。」

再者,持鏡助手長時間維持持鏡姿勢,也容易因疲勞而產生手持內視鏡影像晃動,造成手術畫面模糊,增加主刀醫師及開刀團隊產生視覺暈眩的可能性,進而拉長手術時間,提升手術困難度。

▲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

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CP值高

為了滿足不斷上升的內視鏡手術需求,醫界也追尋更佳的手術方式。於是,內視鏡結合機器手臂的「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由此產生。

其中最知名的「機器手臂」就是大名鼎鼎的「達文西機器手臂」,但達文西手臂的體積龐大、造價昂貴、維修費驚人,每次使用的開機與耗材費高達20-30萬。對於一般民眾來說,是一筆相當高額的支出,不是人人都負擔得起。

為解決醫師臨床手術的多元與便捷需求,友信醫療集團代理引進由德國開發的「新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有兩種不同型號,滿足不同的臨床需求,打破對機器手臂的既定印象,不僅體積輕巧、操作容易,關節活動角度靈活,更可直接架於開刀床邊軌上,手臂移動範圍能完全涵蓋整個病人,彷彿是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且大部分的配件可以重複滅菌使用,每次開機約1-2萬元,導入成本低、CP值高,對於醫院及病人來說負擔降低許多。

除了費用門檻較低,劉信誠主任分享到,與傳統人工持鏡相比,機器手臂持鏡的畫面較穩定,還可以由醫師主動控制畫面,提升手術的流暢度。

另外,在執行微創手術的縫合等精細動作時,穩定、不晃動的畫面也能讓主刀醫師在視覺上較舒適且不易感到疲倦,增加手術的準確度,達到「精準微創」的目的。

▲持鏡助手長時間維持持鏡姿勢,容易因疲勞而產生手持內視鏡影像晃動,「新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則可以提供流暢且穩定的影像。

胸腔鏡手術應用範疇多!日本研究揭「人手持鏡」與「機器手臂持鏡」的差異

劉信誠主任指出,近年來微創手術已是目前臨床上的主流。根據統計,在醫院開刀房所進行的手術中,傳統開腹手術對比腹腔鏡微創手術的比例,已經將近1:9。

如同微創手術的主要目的,在於縮小患者的手術傷口、降低出血量及術後疼痛的發生,因此在進行手術時間較長的微創手術,機器手臂持鏡更顯重要。

根據日本研究發現,機器手臂相較於傳統人手持鏡,不會增加手術準備時間,熟悉持鏡手臂操作的醫師更可以降低18%的腹腔鏡手術時間;且因內視鏡影像穩定,手術下刀、縫合位置更精準,在減少內視鏡穿刺套管拉扯傷口下,患者的出血量也會降低、術後恢復速度也更快,大幅降低住院天數。

以新型持鏡機器手臂來說,便是針對消化系統、婦產、泌尿等外科手術需求所設計。透過內視鏡穿刺套管(Trocar)註冊點作為移動與旋轉的中心點,記憶套管虛擬位置,讓持鏡手臂以定位點為軸心進行移動,並自動運算最佳移動方式,在術中提供穩定內視鏡影像的同時,也能避免內視鏡拉扯擴大手術傷口,對外科醫師提升微創手術精準度,保有穩定支撐和靈活定位能力有所助益。

▲新型持鏡機器手臂,透過電腦登記Trocar穿刺套管作為移動/旋轉的中心點,記憶腹腔鏡套管虛擬位置,讓持鏡手臂以定位點為軸心進行移動,並自動運算最佳移動方式,避免拉扯手術傷口擴大。

小腔室也能輕鬆進入,新型持鏡機器手臂體積更輕巧、角度更靈活

相較腹腔、胸腔等部位,對於耳鼻喉科與顱底手術,醫師要面對更小的腔室,為避免觸碰重要的神經組織及血管,更需要仰賴內視鏡精準的移動與角度。另一款新型持鏡機器手臂具有6個關節的機器手臂、模擬人手進行多角度移動,可以提供360度橫向移動視角,及垂直90度的視覺角度,輔助醫師更精準深入手術部位,穩定提供內視鏡影像輔助醫師進行手術。 

▲具有6個關節的另一款新型機器持鏡手臂,能夠模擬人手進行多角度移動,輔助醫師更精準深入手術部位。

除了上述提到的持鏡機器手臂與傳統人工持鏡之間的差異,對醫院及醫師來說,持鏡機器手臂在人力調度上更有彈性,可以減輕醫護的視覺疲勞與持鏡姿勢疲勞。

對患者而言,持鏡機器手臂提供的穩定手術影像畫面,有助於提升手術品質,減少手術時間及併發症,讓患者安全快速地回到工作崗位或生活上。

資訊來源:友信醫療集團、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文: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