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比起成就,他們更看重求職者是一個怎樣的人。」Google 實習生的日記分享

「即使是實習生,我們也對市場有實實在在的影響。」前 Google 實習生是這麼說的。 暑假將至,也許你正在刷新職缺尋找實習機會,然而對你來說實習真正想獲得的是什麼呢?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Roman Boed
Photo Credit:Roman Boed

原文刊登於合作媒體 36kr,INSIDE 授權轉載。

編者按:去 Google 工作是很多人的夢想,而大學時期能去 Google 實習更是為自己鋪平了成功之路。到底什麼樣的人才能進入 Google?在 Google 實習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傳聞中的那些 Google 福利是真是假?日前,Fast Company 發表了一篇前 Google 實習生的日記,日記中詳細敘述了自己在 Google 實習的體驗。日記中說,讓他感觸最大的一點就是:「當 Google 尋找未來的員工時,除了簡歷裡的成就,他們更看重求職者是一個怎樣的人。」

過去二十年,Google 對我們的日常生活產生了巨大的影響——Android 作業系統成為地球上最常用的作業系統,與此同時,它還不斷地在探索新興的硬體技術,包括 VR 頭戴設備和無人機。

當人們談及科技行業的工作機會時,Google 總是在他們夢想加入的公司的榜首——這一點兒也不奇怪。根據 Vault 年度排名,在過去兩年,Google 一直是實習生最夢寐以求的公司,沒有之一。可是,怎樣才能得到 Google 的實習機會呢?我們跟去年夏天在 Google 實習過的史丹佛大學研究生  Kerry Wang 談了談。

在 Google 的角色

我今年 20 歲,剛從史丹佛大學畢業。2016 年的夏天,我來到 Google 的新總部——加州山景城,開始了我的實習。實習共 10 週,從 6 月持續到 8 月。

我是「建立領導與發展機會(BOLD)計劃」的實習生。具體來說,我在 Google 的在線合作業務群但任產品銷售負責人,主要工作是與業務團隊和工程團隊合作,在 AdSense 平台上開發及推出產品。我喜歡與跨職能團隊合作,更喜歡解決他們提出的獨特問題。這些都得益於我在人類生物學和資訊科學方面的背景。

Photo Credit:perzon seo
Photo Credit:perzon seo

如何發現 Google 的實習機會?

BOLD 實習的申請是在我大一的時候開始的。當時,我看到一張 BOLD Discovery 的傳單,介紹說這是 Google 專門為本科生而設的專案,地點在紐約。我決定立即申請。得知申請被通過時我簡直超級激動。在這趟包吃包住的紐約旅行中,我們用了三天時間,在 Google 總部,詳細的去了解公司的文化和業務。我喜歡這趟旅程中學到的東西,所以當 BOLD Discovery 的招聘人員在兩年後開始招收 BOLD 實習生時,我立即提交了我的簡歷和申請。

Google 的面試流程

因為 BOLD Discovery 是 BOLD 實習的熱身計劃,我很幸運的走進了招聘的「快速通道」。10 月初,我提交了申請,幾週後收到反饋,並在 11 月初進行了面試。招聘人員在看到我的簡歷後,把我分配到了在線合作業務群進行面試。

透過 Google Hangouts,我與產品銷售主管進行了兩次一對一的 30 分鐘視頻面試。我非常喜歡跟他們交流。雖然有些許緊張,但面試前我做好了充足的準備,這次面試也讓我知道 Google 希望我在這份工作中能夠有所作為。我的招聘人員甚至在面試前夜發 Email 祝我面試好運。面試中的提問給了我很多啟發,在這個過程中,我也逐漸地了解我的面試官。事實上,在實習快結束那段時間,他們也成為了我的工作夥伴,其中一人還成為了我重要的導師。

面試結束後的第三天,招聘人員電話通知我得到了這份實習 offer。如此短的處理時間讓我很驚訝。不過這也說明,面試流程是快速的、有效的,在整個過程中,我越來越相信這是一個我想要工作的地方。

我怎麼評價這份實習?

在 Google,一切都有一種「Google 風範」。我無法具體定義這種風範,但它是善良熱心、對學習的熱情和以創新為驅動力的結合—我相信這也是讓 Google 員工每天都十分熱愛工作的原因。有一天,我和一位當時的面試官聊天時,他說他們之所以會選擇錄用我就是因為我是一個很好的人。其實,當 Google 尋找未來的員工時,除了簡歷裡的成就,他們更看重求職者是一個怎樣的人。

Google 實習生的日常

托 GBus 穿梭巴士的福,我仍然可以住在舊金山。每天上午 7:20,我乘坐班車去加州山景園,上午 8 點半開始工作。一般我會在公司一家咖啡館吃早餐,然後一直工作到午餐前。

我喜歡和另一個實習生或 Google 的正式員工一起吃午餐,因為跟他們我能學到很多東西。來這兒之後我發現,每個人都很願意聊天。那個夏天,我的目標之一就是每個星期認識一個新朋友。雖然工作期間,我的大部分時間都用於會議,但在會議之外,我可以在辦公室周圍的任何公共空間工作。

我的經理人很 nice,不僅會在專案中指導我,還給我獨立學習的自由。只要我能保證在工作中有足夠的生產力,其他方面我都掌握著充分的自主性。下班後,我會去參加社交活動或去健身房,吃晚餐,然後坐 GBus 回家。

作為 Google 實習生的最佳體驗

最棒的三個方面:

實習期過半時,我向全世界的發行商推出了 AdSense 產品。在這個過程中,不論是管理進入市場的過程還是測量啟動指標是特別棒的學習經驗——可以看到,即使是實習生,我們也對市場有實實在在的影響。

作為一名實習生,我有一位超讚的導師,她在 YouTube 工作過。我們每週進行同步處理,我甚至有幸去 YouTube 辦公室拜訪了她。在實習過程中,她是一個很棒的資源,到今天我們仍然保持聯繫。

我的經理是曼聯的鐵粉。在我的最後一天,我和另一個同事印製了特別多張曼徹斯特曼城的照片,把他的桌子包了起來。說起來,Google 的幽默文化是最好的體驗之一。

Google 實習經歷帶給我的持續收益

Google 的實習經歷生也為我贏得了麥肯錫公司夏季業務分析師實習生的機會。特別是,在一家頂尖的技術公司工作過使我有資格去勝任麥肯錫數字實踐方面的工作。雖然目前,我還暫時沒有開始這份實習,但我相信我在 BOLD 專案中所學到的技能完全可以可以轉移到這個新的行業。

學術方面,在一家技術公司工作激勵了我去讀資訊科學碩士。雖然人類生物學本科學習給予我的知識是不可替代的,但是在 Google 與工程團隊和商業團隊的互動幫助我認識到工科學位的重要性。在我的實習結束之後,我決定申請史丹佛大學的碩士連讀。我很高興能夠在史丹佛大學開始第五年的學習,學習另一個我愛的領域。

還有哪些事是對得到 Google 實習有幫助的?

了解 Google 產品。每個人都知道 Google 搜索、Android 系統和 Google 地圖,但也應該去適當了解 Google 的其他產品,比如 AdSense、Hangouts、Duo 等。

參加 Google 活動。招聘人員一直都在尋找有潛力的實習生,無論是為了現在還是以後。多參加活動,和 Google 員工聊天,了解有哪些機會。


【社會數位轉型】交通安全不能靠運氣!經濟部AI智慧運輸新解方預防事故發生

居住在都市的人們,大多早已習慣使用電子票證搭乘大眾運輸,能自然而然透過即時公車動態資訊掌握交通時間,也多有騎乘共享單車的經驗,旅遊時更享受著機場無人化自動通關、國道 ETC 電子道路收費的便利。這些畫面也許你不曾留意,但都是智慧運輸科技改善生活的證明。
評論
Photo Credit:Unsplash
評論

疫情衝擊下,結合人工智慧、區塊鏈、加密貨幣、虛擬實境、物聯網等數位科技的創新應用服務不斷成長,加速產業數位轉型,為經濟帶來正面效益,不知不覺間也成了改變社會的力量。隨著時代進步,人類的食衣住行越來越離不開數位科技,而交通運輸作為維繫社會系統運作的關鍵之一,正是臺灣邁向數位國家必須關注的重大議題。

近年特斯拉在全球大賣,經濟部技術處也看準無人載具、自駕車趨勢,推動創新實驗專案計畫,秉持沙盒精神,授權產學研於北中南各都進行落地實證,促進臺灣智慧運輸科技的研究發展與創新應用。

串聯法人技術合作 開發 AI 自動煞車系統罩大型車

馬路如虎口,臺灣交通事故多,為提升交通安全,資策會系統所在經濟部技術處科技專案的支持下,以自駕感知次系統技術能量於 2021 年發表全球首創的智慧巴士 AI 內輪差自動剎停技術,結合車輛視野輔助攝影機及 AI 影像辨識技術,陸續在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等交通場域進行系統實證。現已能在預測內輪差區域發生碰撞前 1 公尺在 0.6 秒內發出預警並自動煞車,降低大型車駕駛盲點車禍事故問題。

資策會系統所智慧駕駛組組長張均東表示,臺灣交通環境為二輪與四輪複雜混合車流,車流密度高,駕駛習慣參差不齊,相較歐美更為複雜,對於發展無人載具來說是很大的挑戰,但也充滿機會。臺灣大型車平均一年造成 1,500 件事故,主因就是在混合車流環境下於視野死角容易發生死傷事故,「最常見就是所謂的 A 柱(註)與內輪差視野盲區,大型車輛(公車、貨車、聯結車等)轉彎時無法清楚看到機車、行人是否在行駛區域內,於是在轉彎行進過程來不及反應,造成此類車禍傷亡率很高。」

張均東解釋,目前車輛大多使用毫米波雷達感知周遭環境,但毫米波雷達雖對金屬物件偵測較敏銳,但無法得知物件類型,「毫米波雷達在偵測行人、兩輪車方面的穩定度沒有很好且無法辨識其類別。尤其是上下班時間,公車周圍滿滿都是汽機車,很難準確反應 A 柱與內輪差視野盲區內是否有機車、自行車、行人。」 據統計,正常駕駛人行車時,從目視到緊急情況,到做出反應、踩下煞車,反應時間約 0.6 秒左右。而大型車所需要的煞車距離又更長,往往駕駛在意識到危險時已來不及因應,生死就在一瞬間。

為此,資策會系統所與巴士業者合作,透過在公車上裝設之 5 顆攝影鏡頭,拍攝車輛行駛中容易發生碰撞之視野範圍,結合資策會開發的臺灣行車街景深度學習資料庫(Formosa Dataset),以 AI 深度學習辨識技術發展 AI-ADAS(AI 先進駕駛輔助系統)。

資策會系統所團隊現行於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實際道路之實證結果已經可以在發生碰撞前 3 至 5 公尺以語音提醒公車駕駛在警戒區有行駛物件類別,且在發生碰撞前 1 公尺於 0.6 秒內,若駕駛無進行剎車動作時則由系統自動剎停。「本技術在日夜晴陰雨及複雜街景中皆能穩定辨識出行人、機車騎士、老人代步車及三角錐等交通物件,都不是問題。」張均東說,接下來預計技術進程將發展進化到預測大型車輛若要進行轉彎或變換車道時,系統會主動觀測鄰近車輛、行人行進軌跡並預測未來 3 秒行駛路徑有碰撞風險,則會主動減速緩剎並打正方向盤等 Level 3 自主駕駛技術,進而發展為智慧駕駛系統關鍵技術,擴大到不同車種的應用,創造更大市場價值。

著眼我國路上交通特性  全球首創機車車聯網安全應用

而要預防車禍意外,也不能不注意機車。臺灣的機車密度全球第一,平均每 2 人就擁有 1 台機車;在所有的交通事故中,有超過 75% 的車種與傷亡人數都是「肉包鐵」的機車,其中死亡人數每年都超過千人,包括因車速過快而自撞、自摔所造成的傷亡。

為此,資策會從機車用路人的角度,針對周遭路況及早反應,提供機車安全防護,除了降低機車整體藉此事物與傷亡比例,更能藉此改善駕駛行為。智慧機車安全警示系統便是因此而生,整合智慧型路側設備與機車車上裝置,偵測車速與路線,預測行車風險,再透過 LED 看板顯示路況警訊,打造低成本、高滲透的安全騎乘環境。2019、2020 年分別獲資通訊領域最高殊榮全球 ICT 卓越獎(WITSA Global ICT Excellence & Award),以及美國素有創新界奧斯卡之稱的愛迪生獎(Edison Awards)肯定,使臺灣成為第一個將車聯網技術應用在機車的國家。

資策會系統所規劃師廖彥程表示,團隊觀察到臺灣機車使用量非常大,而且很難從政策面減少機車數量,「只能從防止肇事的安全角度著手改善」。為此,資策會系統所在經濟部與交通部的支持下,攜手臺灣車聯網產業協會,並與擅長交通控制、交通安全的臺大教授許添本合作,共同研發智慧化解決方案。

「有些都是很早就成熟的技術,關鍵是要怎麼把不同科技串連起來」,廖彥程說明,在經濟部與交通部的指導下,本系統以無線射頻辨識(RFID)技術為基礎,並結合 AI 影像辨識與決策機制進行分析,能提醒駕駛注意來車、減速慢行等,爭取更多反應時間。

經 9,300 輛機車、70 組路測設施大規模實測,收集分析了幾千萬筆的駕駛行為資訊後證實,機車通過易肇事路段的平均車速可有效降低 12%,減少交通事故比例 50%。同時,計畫第二期試驗所選擇校園場域中山大學,粗估平均車速下降 30%、事故數減少 80%,成效驚人。廖彥程表示,因為和市區相比,校園交通環境較封閉、單純,導入新系統的衝擊較小;另外,發生機車車禍的年齡層以 18 到 24 歲占絕大多數,「正好趁著年輕學子剛拿到駕照、血氣方剛的時期,幫助他們及早養成良好的駕駛習慣。」

社會發展帶動交通產業轉型 打造智慧科技新舞台

現在全世界都在關注社會數位轉型,除了在交通運輸上的變革之外,數位科技帶給社會的影響還有 8 大關鍵問題,包括:資訊中立與數位近用權、數位技能落差與教育、數位專業之性別權、跨領域鏈結與人才培育、開源協作與開放生態系、去中心化與分散化數位治理、數位國土與資訊安全、資訊與人工智慧倫理等,都是臺灣發展數位經濟的過程中,必須時時回頭關注的社會議題。

臺灣的交通環境雖然複雜,但也因此成了智慧運輸科技的絕佳試煉場,形成另一種「臺灣經驗」。不同於國外汽車產業發展 AI 應用時,大多以房車為出發點,經濟部技術處也重視臺灣大眾運輸、機車族的需求,希望藉由科技應用實現社會數位轉型,先解決民生交通問題,再帶動市場,未來在國際發光發熱。

儘管現在臺灣自動駕駛市場還不成熟,這些創新計畫也仍處於試驗階段,尚未正式落地,但當實證階段完成,掌握差異化優勢,相信從公共領域到產業發展都精彩可期。

  • 註:汽車A柱為擋風玻璃兩側主要結構,為顧及車體強度,設計多半較為粗壯,但也因此容易產生視覺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