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哭哭,工會呼呼:倪耐斯、LaLa 控訴黑心合約,將籌組直播主工會!

評論
評論

直播主與網紅外表看似光鮮亮麗,但背後卻充滿勞動悲歌?今天倪耐斯與蘇心甯兩位網紅招開記者會,控訴直播平台合約充滿陷阱,不只工時與抽成制度大有問題,甚至許多經紀公司未確實完成合約程序,反在出現糾紛時成為代罪羔羊。

倪耐斯表示,直播是很多年輕人投入的新興產業, 但因大多人不熟悉法律,往往在簽約的時候未能充分了解簽約內容與規定,等到有糾紛的時候才發現隱藏在合約中的不平等條約,像不合理的敬業條約就是其中之一 。很多人離開原有工作投入直播後,卻因試用期未達標準被平台單方面解約,而且又被極嚴格禁止跳槽限制,讓他們生活頓時陷入困境。或是合約由經紀公司代簽,完全沒有讓直播主親簽,進而讓他們發生許多契約糾紛。

他也控訴,現在台灣六大直播平台,沒有一個可以帶給直播主完整保障,因此這半年來疲於奔命,想成立工會來保障直播主權益。工會將會提供法律諮詢、稅務規劃協助,以及訂定行業規範來避免少數失序直播主等目標。倪耐斯特別強調稅務部分,很多合約其實並沒辦法看到真正分潤以後稅怎麼計算,往往讓直播主拿到比預期還少很多的收益。

最後倪耐斯呼籲直播主們能加入工會,也希望台灣直播平台能呼應工會籌備的訴求。

而蘇心甯 LaLa 也出席駁斥週刊爆料,親自解說她跟 UP 之間的合約糾紛。她公開 LINE 的對話紀錄,表示在今年 3 月 26 號的時候,已經跟 UP 負責人提出將解約離開平臺,當時 UP 也口頭承諾先保留合約,如果蘇心甯萬一在新平台發展不順隨時可以回來;當時蘇心甯也擔心會不會有競業條款的問題,UP 方也說「絕對不會拿合約為難,只是給她一個保障。」

▲蘇心甯 LaLa 公開 LINE 對話紀錄

沒想到在新平台播出時,UP 負責人在 4 月 5 號跟蘇心甯反過來要求違約金。事後才在家人朋友的協助下,支付了違約金並拿到合約終止協議書。

面對今日直播主成立工會的訴求,直播平台 Live.me 在台代理商蔣志薇副總表示目前網路直播產業在法律上還有許多灰色地帶,因此對工會能主動跳出來爭取權益「樂見其成」。她表示有些比較黑心的經紀公司會玩兩手策略,一方面跟直播平台簽約,卻不主動告知直播主從平台分潤下來的收入到底有多少。因此會 Live.me 自家會要求經紀公司將簽約過程完全透明化,必須獲得直播主本人確認合約內容後,才會簽約,同時也有提供申述管道給直播主避免黑心合約。

她也建議直播主,除了審慎檢視合約每一筆內容外,也要評估合作平台風格是否與自己路線相符,或是注意經紀公司會不會冒用名義簽約。

而倪耐斯、蘇心甯兩位目前所屬的 17 則是回應將大力主動支持工會成立,除了將主動向直播主宣導加入工會以外,也規劃將分享集團的法務等人力,支援工會。 17 公關也表示因自己內部有經紀公司,直播主們大多是直接與 17 簽約,每一位經紀人也會直接負責 20-30 位直播主各項需求,比較不會有第三方黑心經紀公司與合約的狀況發生。


精選熱門好工作

市調平台會員行銷 PM(RIG)

台灣樂天市場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Campaign Associate 線上活動策劃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Android 工程師

Omlet Arcade 美商歐姆雷特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