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東京職涯社群 Wantedly——跳槽薪水擺一邊,先來場辦公室約會

評論
Photo credit: Wantedly
Photo credit: Wantedly
評論

Wantedly 職涯社群創造了「先喝杯咖啡、逛逛辦公室再談職缺」的就業媒合方式,跳脫了傳統條列能力、薪水,卻忽略公司文化的死板求職過程,在日本新創人才界頗有人氣。這次 INSIDE 前進 Wantedly 東京辦公室採訪創辦人暨執行長仲曉子 Aki,帶你看看 Wantedly 的誕生過程,以及一些日本新創環境的觀察。

Aki 在出來創業之前,曾經在高盛、Facebook 等公司任職,看見 Facebook 掌握廣告市場、甚至群眾由下而上拉下獨裁政權的阿拉伯之春活動等等,驚嘆於社群網站的力量,同時興起了自己建立社群的念頭。

從 Quora 到 LinkedIn

然而 Wantedly 並非最初就鎖定職業媒合主題。Aki 說, Wantedly 開始的過程就像許多新創一樣,是邊做邊摸索出來的,「我們一開始想做類似 Quora 的問答網站,不過碰到了一些障礙。」問答網站活躍度難以維持,根據 Aki 的經驗大約只有 5% 的使用者會提出問題。因此一段時間後自然流量的成長就會碰到瓶頸。她向較為了解社群的友人諮詢,他們建議 Aki 可以縮小發問的範圍,於是她便回頭審視提問,尋找需求,並觀察到諸如「找家教」這種徵人類型的發問反應不錯,又離商業市場近,這才確立了「就業媒合」的主題。

靈光一閃:這麼多公司挖角怎麼選?想先看看工作環境

而 Wantedly 特色的媒合不談條件,而是先採「office tour」或和未來上司及同事聊聊的模式,是源於 Aki 自身需求的靈光一閃。對於優秀資深人才來說,隨時都會收到許多工作邀約,「以我自己來說,後來已經沒有去找工作,是各種工作機會主動找上我。」Aki 分享,這時候公司的名氣、條件對於資深人才來說已非首要,他們更想知道企業的文化和工作環境再來下決定。另一批不在乎薪資,比較在意公司文化的人,就是實習生,因此 Aki 形容 Wantedly 瞄準的是就業市場中資深與毫無經驗的 M 型化兩端。

然而這樣隨意參觀辦公室的模式,一開始當然會受到公司拒絕,當時 Wantedly 才 3 個人左右,他們就自己一間公司一間公司的問,親自去拍攝辦公室照片,建檔放上網。Aki 說之前在高盛擔任業務的技能這時候就派上用場,加上自己當過免費的折價券刊物編輯,對照相、修圖都算熟悉,就這樣一點一滴建立起 Wantedly,慢慢地也愈來愈多公司接受這種模式。

日本就業首選還是大企業嗎?

Photo credit: Wantedly

印象中的日本社會普遍仍是以進入大企業為第一志願,那麼現在年輕一代對於新創的想法又是如何呢? Aki 認為,基本上因人而異,求職到頭來還是得審視自己的初衷,大公司代表穩定,自然是某些人的追求目標。但一來幾家知名日企如 東芝夏普 近年都遭遇財務危機,加上隨之而來的人事變動,傳統企業的「穩定」因素不再是理所當然。二來,隨著傳統企業縮減職位,想進大公司難度更高,大部分求職者還是會進入中小企業。

Aki 認為,新創成長是全世界的共同趨勢,「也許十年前在日本加入新創是失敗的象徵,現在有許多敢於冒險的聰明人加入,也有很多大公司希望雇用創業失敗的人才。」她舉例,就像美國父母 20 年前也會希望小孩能當上律師,現在新創倒成了第一志願。她也看好日本新創產業的前景,現在日本的新創資金和成長空間也都出現,雖然比不上美國和中國,日本新創公司還是正在增加,Aki 表示從 2010 年到現在,成功上市的也不少。

AI 搶工作?擇你所愛才是根本

隨著 AI 近年能力躍升,雖然還無法製造出萬用型人工智慧,但在特定領域,比如 圍棋 ,機器學習的速度和展現出來的成果已經超越人類專家理解。許多現有工作由 AI 取而代之似乎也只是近在咫尺的未來,AI 搶工更成了熱門話題。

「職稱只是標籤,但標籤會變,最難的是要找到你想做什麼,了解自己的價值。」

Aki 認為,人工智慧能取代工作是必然,不過就像工業革命這樣劇烈的技術革新後,舊的工作消失,新的工作也會相應而生,重要的還是找到自己所愛。「電腦一出現,打字員就消失了,但是他的技能還是有用處。」Aki 說道。

終身雇用制的改變

Photo credit: Wantedly

儘管 Aki 自己的職涯中只有美商經驗,Wantedly 平台上的公司也大多是中小企業或新創,不過身處日本所耳聞的日本傳統公司文化還是年資至上,而美國公司則只看結果不看年紀。她認為,也許亞洲國家整體對於年資還是比較重視,優點是保障員工,卻有著守舊的弊病,不像美國公司敢於用人但開除的速度也很快。但她指出也有不少企業開始反省終身雇用制,多多採用年輕人,引進新的概念。比如車廠開始會和網路公司合作,研發自動車、AI 系統,來抓住下一代趨勢。

以常接觸到的軟體開發來說,Aki 認為現在產品開發週期短,個人生命週期卻又延長,要達成終身雇用難度愈來愈高,年輕的一代換工作的頻率也變高,平均 3-5 年換一次, 6 年就算很長的在職時間了。

那麼 Wantedly 的公司文化是偏向美式或日式?置身矽谷風格辦公室,作風洋派又一口道地美語的 Aki,給出的答案卻是出乎意料的「一半一半」。「比如美國公司人員流動快,競爭激烈,但 Wantedly 根據日本法規(解僱濫用法理),員工是受到保障不會輕易受到解僱的。」

看矽谷召回工程師:遠端工作難互動

談起全球工作型態的趨勢,近期帶頭實行遠端工作的矽谷公司如 IBM、Yahoo、Google、Facebook 等都開始 把工程師找回辦公室 ,Aki 也同意遠端工作還是比不上面對面溝通。Wantedly 創立 6 年多來,Aki 前兩年都是在家工作,卻感到生產力低落,雖然通訊軟體很方便,但當面的互動絕不止於言語溝通,而待在同一個空間更適合頻繁又密切的交流。就像她也不喜歡外包工作,認為很多點子都是當面討論碰撞出來才有火花。

在 Wantedly 辦公室,除非是分處不同國家,大家還是會進辦公室來當面溝通。現在 Wantedly 總部就有 2 位外籍正職員工一位德國員工在營運團隊,一位比利時工程師負責國際產品,另外還有 1 位新加坡實習生。

LinkedIn、Facebook 大咖搶佔就業市場

Photo credit: Wantedly

除了老牌職業社群平台 LinkedIn 剛被微軟收購,Facebook 也有意利用其龐大而完備的使用者基礎開放刊登求職訊息,甚至 Google 也開始測試職業媒合服務。面對這些矽谷大型玩家加入,Aki 認為,有經驗又大型的網路公司在使用體驗上,不一定贏得過小而敏捷專注的 Wantedly。

「人在使用一項服務之前會有心理預期,而上 Facebook 的目的不是為了找工作。」Aki 舉電子商務為例,Facebook 儘管可以順手刊登商品但還是沒有成氣候,除非特地為此建立電商平台,否則還是需要拍賣、購物網站。同理也可以拿來看 Google,Aki 認為仔細審視 Google 目前脫離本業還能成功的新項目都不是內部原生,而是直接將成功的服務買下來罷了。

至於 LinkedIn 大概是這些大企業中最專注於職業社群的服務,與 Wantedly 的重疊性較高,但 Aki 仍覺得 LinkedIn「太老派」不論是條列技能、薪水,還是嚴肅的互動模式,都讓它在年輕族群吃不開。反觀 Wantedly 則優先凸顯工作價值和環境, Aki 認為這才是新世代的潮流。另外,Aki 還提到這些公司推出的職業媒合服務比較適合美國本土,模式不易規模化和快速複製,而且職業媒合服務到了每個地區後還需要在地化,都讓這些平台的人力資源服務在跨出美國後功力大失。

而 Wantedly 現在拓展海外市場,保持核心概念及形式能快速複製的同時,就選擇挑選在地合作對象,在新加坡找了 jobs.db 合作,也和日本的 recruit.jp 有合作關係,能更進一步打入當地的就業市場和產業文化。講到規模化和在地化,Aki 心中所想的例子是 Uber,儘管其公司內部爭議不斷,但迅速向多國擴張,也能「接地氣」地融入社會,她認為成功建立當地團隊是關鍵因素。

正積極拓展國際版圖,3 個月前,Wantedly 已經展開新加坡的服務,計畫今年 8-9 月會在香港上線。什麼時候輪到台灣?延續前述的在地團隊論,Aki 笑答「可能要等到有緣的台灣合作夥伴出現才有機會。」


精選熱門好工作

軟體自動化測試經理 QC Manager

酷遊天國際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Software Engineer - NodeJS Integrations

SHOPLINE 商線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Product Manager

PicCollage 拼貼趣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