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狂賺 360 億卻又終身監禁,暗網「絲路」創辦者的末路

有人這麼形容絲路:「絲路是一個完美的商業奇跡,如果它不賣毒品的話。」從1.0 版本如今已經進化到 3.0 版本,絲路經歷了警方四次打擊又重新復活,屹立於暗網不倒,但它的最初創始人卻鋃鐺入獄,即將面臨終身牢獄之災,永無重見天日之時。
評論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雷鋒網 ,INSIDE 授權轉載

有人這樣形容絲路:

絲路是一個完美的商業奇跡,如果它不賣毒品的話。

絲路是什麼?絲路是暗網中最具「品牌價值」的電商,堪稱暗黑版淘寶。你能想到的東西都有可能在裡面找到。只要你情我願,就可以形成一筆買賣。毒品、性奴、兒童色情、私人殺手,下限是什麼?不知道,或許沒有。

從 1.0 版本如今已經進化到 3.0 版本,絲路經歷了警方四次打擊又重新復活,屹立於暗網不倒,而它的最初創始人卻鋃鐺入獄,即將面臨終身牢獄之災,永無重見天日之時。

2017 年 5 月 31 日,絲路創始人烏布利希(Ross Ulbricht)被判上訴失敗,被判無期徒刑。此時距離他被捕已差不多有三年。在此之前,他的故事比好萊塢大片還精彩。

從好學生到坐擁億萬美元地下王國

烏布利希就算不是個天才,至少是個人才。

他先德州大學學習物理,沒怎麼用功就獲得了不錯的成績。厭倦了物理實驗室的枯燥後,又在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研究晶體學,獲得材料科學和工程碩士學位。期間他致力於研究太陽能電池,還發表過多篇相關的學術論文,得過不少獎項。

朋友眼裡的他,聰明,低調,不善言辭。他自己也曾在社交主頁上這樣描述自己:

熱愛學習,我的人生目標就是不斷地拓寬人類知識邊界。

他永不滿足現狀,什麼都想試一試。在物理學、晶體材料學上成績優秀後、他迷上了經濟學,在此之外他還涉獵了東方哲學,甚至,他還主動嘗試了迷幻劑。這些都讓他的思想也越來越激進,越來越瘋狂。

2009 年畢業後,他多次創業,倒賣過汽車,也做過非盈利計畫 —— 從普通人家收集舊書,然後把它們捐給監獄圖書館。但這些事業最終都以失敗告終,這對之前一直順心如意的他是個不小的打擊。但有一天,他做生意時接觸到了比特幣,這種數位加密,去中心化, 不依附於任何銀行的虛擬貨幣為他開啓了一扇新的大門。

我要創建一個經濟仿真體,讓人們體驗:生活在一個沒有系統化權力使用的世界裡是什麼樣子。

烏布利希決定做一件大事。

他要建立了一個基於比特幣這類虛擬貨幣的地下網站, 搜索引擎無法訪問, 只能通過特殊軟體進入, 且貨品交易過程全部加密。

起初,他只是想用自由經濟理論來消滅高壓政治和侵略。他認為要改造「被統治」的思想,就需要建造一個完全沒有統治的, 完全自由開放的經濟模式。然而,隨著他對自由意志論的進一步痴迷,他開始有些「走火入魔」。

毒品的使用與買賣, 應該基於個人的選擇。只要你情我願,就可以去販毒、賣淫、賭博、販賣軍火、雇凶。這些想法都充斥在他的腦中。

客觀來講,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馬雲是做不到的,因為阿里不做非法的生意。但烏布利希可以做到,因為在絲路上,不管你合不合法,只看你願不願意。

2011 年 1 月,「絲路」誕生,網站的所有搭建幾乎依靠烏布利希自學。(這傢伙真是個天才)。搭建完成後,他自己成了入駐的第一個商家,他把自己和女朋友種的迷幻蘑菇放在上面掛牌出售,結果沒幾天就有顧客上門。

很快,不斷有毒販慕名而來,入駐這個神秘商城, 買家們也紛沓而至。「絲路」成了邪惡版「淘寶」,很快,除了毒品之外的業務也拓展開來,「絲路」的註冊用戶迅速超過了 100 萬,商品超過 1 萬種,其中七成還是毒品,還有槍支彈藥,假鈔、假護照、假駕駛證和盜用的信用卡訊息,甚至還有 10 多個國家的殺手!

各色人等在這個網路空間裡進行非法交易,而作為管理員的烏布利希每天忙碌著為賣家提供各種手冊,教他們如何密封毒品,安全交易躲避追蹤。當然,好處也不少。通過收取交易中的 8%~15% 左右的手續費,他在兩年時間內狂賺 12 億美元,折合 360 億台幣。

絲路管理非常到位,只要發現有人賣假毒品,已經查實馬上封號。於是有人評價絲路:

就像 Uber 改造了計程車產業一樣,絲路讓毒品交易變得安全、有趣和友善。

警察忍不了。

但絲路對於一般的警察來說,簡直是個迷宮。使用去中心化的虛擬貨幣讓買賣很難被追蹤。暗網又用了「洋蔥路由」技術, 像剝洋蔥一樣,一層又一層代理連接,追查起來非常困難。 就算費盡九牛二虎之力, 也不見得有什麼收穫。

外界關於絲路的報導越來越多,烏布利希知道有人盯上了自己,但他並沒有害怕,反而一陣陣暗爽, 他認為對方不可能查出自己, 因為他沒在現實生活中留下任何蛛絲馬跡。

「我要買你的網站,10 億美元夠嗎?」

2012 年 4 月,烏布利希收到一個價值 10 億美元的交易請求。對方是一個來自多明尼加的毒品走私犯。

這份郵件的意思非常直接:

年輕人做得不錯,我要買你的網站。

這個大毒梟的出現讓烏布利希覺得還蠻有意思的,畢竟有大佬認可自己。 他問對方有沒有什麼具體的投資方案。結果對方直接叫價 10 億美元,並給出了實施方案,但烏布利希果斷拒絕了對方:

絲路對我而言, 不僅僅是一個生意, 還是我生活的一次變革, 這一點比金錢要重要得多了。

烏布利希把這個地下世界當成了自己某種理想和意志的化身。「這是我生活的一次變革」,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在情感面前,錢不最重要。

但他並不知道,對方其實是傳奇臥底特工卡爾·佛斯(Carl Force),危險正在靠近 。

買賣不成仁義在,佛斯成功引起了烏布利希的注意。兩人在網路世界裡不斷交流,成了網友。雖然素未謀面,但烏布利希像是找到了真正懂自己的知己,二人經常徹夜暢談,就像是睡在自己上鋪的兄弟,從自己的喜好到人生追求無所不談。烏布利希鼓勵佛斯去學古生物學,佛斯則邀請他出來玩……(當然是為了抓他)

2013 年 1 月,特警破門而入,抓獲了一個正在吃早飯的男人。他不是烏布利希,而是一個名叫格林(Curtis Green ) 的男人,絲路一位客服。他苦苦哀求警察:

不要抓我坐牢,否則烏布利希一定找人殺了我。

他的判斷是對的,烏布利希很快發現了格林失蹤的事,擔心這會暴露自己的訊息,便開始雇凶準備滅口。此時,「大毒梟」佛斯成了最適合也是最值得信任的人選。

佛斯和被警方抓捕的格林演了一出雙簧,共同偽造了一張格林死亡的照片,告訴烏布利希已經成功幹掉目標,進一步騙取了他的信任。

2016 年 6 月,警方經過幾年的網路追蹤,線索越來越多,案件越來越清晰。烏布利希也意識到絲路開始變得不太安全,可能有暴露的危險。這時佛斯開始主動為烏布利希制定跑路計劃,希望借此抓住他。

可自始至終,烏布利希都沒有透露過任何有關自己真實身份的訊息,即使後來發現自己有可能被警方發現時,都不願意按照佛斯的計劃來逃跑。

長達 3 年的臥底計劃就這麼失敗了。

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所有人一籌莫展的時候,FBI 早先派出了一支網路小分隊卻忽然有了進展。

原來,他們從一開始就沒日沒夜地搜查絲路的 IP 地址,雖然洋蔥路由經過了非常多層的隱藏,但是也蓋不住一層一層地查找,最後這支小分隊成功鎖定了絲路的 IP 地址。

2013 年的 10 月, 烏布利希正在一家書店上網, 一對男女從他身邊經過, 忽然莫名其妙大吵大鬧。烏布利希出於好奇回頭看了一眼, 就在這時,一位探員飛快奪走他的電腦, 另外兩名探員撲上來將其抓獲。 而當時他的電腦上正登錄著「絲路」的管理員帳號。

得知烏布利希被捕後,他身邊的所有人都嚇到了。這平時看起來陽光、上進的大男孩,竟然是雇凶殺人的毒梟,地下邪惡世界的締造者。

更讓人驚呆的是,烏布利希被捕之後,那個傳奇臥底佛斯也被捕了。原來,在進入「絲路」之後, 佛斯很快就認定,憑借烏布利希的能力,「絲路」將牢不可破。於是他想與其最終任務失敗,不如自己先撈一筆。

一個老練的臥底,深入這個億萬美元的地下邪惡王國,他心動了,被腐蝕了。

臥底期間,他一邊幫著警察抓捕烏布利希,一邊還偽造了另外的很多身份, 利用這些身份不斷敲詐烏布利希,來撈取比特幣, 甚至參與了洗錢活動… FBI 網路技術分隊發現這件事後, 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查獲的證據。

最終,除了烏布利希本人被判無期徒刑之外,佛斯也鋃鐺入獄,被判 87 個月的監禁。

尾聲:是締造者,還是鋪路炮灰?

2015 年,烏布利希站第一次被宣告無期徒刑。或許悔恨,或許不服。宣判前他做了長達 20 分鐘的聲明,請求法官寬大。宣稱自己已經變了,不再是那個創建絲路的人了,他已經變得更成熟,明智和謙虛。但是,法官依然給予了最嚴厲的懲罰:終生監禁。

就在昨天(2017 年 5 月 31 日),烏布利希被判上訴失敗,收到了無期徒刑的判決結果。烏布利希的故事真正被宣告結尾。

但絲路的故事卻仍在繼續,只是換了寫手。

看起來,絲路的「品牌價值」並沒有隨著烏布利希被判處終身監禁而減損。在 2013 年 11 月,絲路 2.0 橫空出世。它的創建者是烏布利希的追隨者本特霍爾,2014 年底,這名曾經供職於 Space X 的工程師終於東窗事發,鋃鐺入獄。絲路 2.0 被關閉不久之後,有人建立了絲路 3.0。至於絲路 3.0 的建立者究竟是誰,目前還不得而知。因為,他還沒有落入 FBI 的手中。

不過,絲路 3.0 的經營並不順利。經過了兩次大換血,絲路的聲譽嚴重受損,新來的「旗手」再也沒有傳出如烏布利希這樣的故事。

一個在 10 億美元面前不為所動,堅守自己的人生哲學的故事,本該蕩氣回腸振奮人心。可他的堅守卻帶來了無盡的鮮血和罪惡。這樣的堅守,注定讓他的一生永遠是灰蒙蒙的悲劇色彩。


連續三年展出獲業界佳評肯定,亞洲工業 4.0 暨智慧製造系列展 8 月 24 日至 27 日盛大登場

國內規模最大的「Intelligent Asia 亞洲工業 4.0 暨智慧製造系列展」將於 8 月 24 日至 27 日在台北南港展覽館一、二館隆重登場,九大工業主題的專區展出與論壇活動組成歷屆之最的龐大陣容。
評論
Photo Credit:展昭國際
評論

近年來,全球製造業者面臨供應鏈的多重挑戰。台灣因為良好的製造基礎,結合 AI、5G 等科技的導入,不斷往「亞洲高階製造中心」的目標邁進,搶占全球供應鏈的核心地位。國內規模最大的智慧製造展覽會「Intelligent Asia 亞洲工業 4.0 暨智慧製造系列展」連續三年成功實體展出,獲得業界的高度評價與肯定。今年展會將於 8 月 24 日(三)至 27 日(六)在台北南港展覽館一、二館隆重登場,結合自動化、機器人、物流、冷鏈科技、模具、3D 列印、雷射、流體傳動及機械要素等九大工業主題,匯集 1200 多家參展廠商、使用超過 4000 個攤位,龐大陣容為歷屆之最。

自動化展與機器人展延續往年氣勢,匯集國內關鍵零組件領導品牌、整廠自動化解決方案供應商,以及來自德國、日本、瑞士等國多家知名外商公司展出工業電腦、工控系統、關鍵零組件、機械手臂、自動化軟體、先進廠房設備、量測與檢測儀器、雲端大數據、AI應用、無人化搬運裝置及加工機具等項目,充分展現製造業對於人機協作、系統串聯及虛實整合的發展趨勢與市場需求。

「服務型機器人專區」為另一亮點,上市公司與指標性 AMR 業者展出最新應用,專門應對遠端作業及無人化的新常態,可視爲後疫情時代崛起之新商機。除了自動化與機器人展之外,同期活動還有「2022 TAIROA 國際論壇」邀請友嘉集團總裁朱志洋、勤誠興業董事長陳美琪、中鼎集團永續長何麗嫺等,業界具有高敏銳度經營管理者,分享如何運用韌性供應鏈與綠色生產轉型,讓企業保有永續經營的關鍵競爭力。

Photo Credit:展昭國際

模具展及 3D 列印展聚焦產品開發端的製程相關技術,協助國內業者從 OEM 轉型為 ODM 的角色,展出項目包含模具加工、檢測、設計技術,以及積層製造設備、耗材、建模軟體、掃描與代客服務。模具開發能力是商品化的關鍵,業者推動軟體模擬創造數位分身並達到 T0 量產,大幅縮短產品上市時程,積極面對客製化及多樣化需求的考驗;3D 列印技術除了速度快及成本低的打樣優勢之外,在材料端創新不斷,技術與設備更往精緻化、穩定化及工業化的目標發展,未來應用商機將是潛力無窮。

AI 與 IoT 同樣也正在改變物流的作業模式,物流暨物聯網展與冷鏈科技展本屆展出亮點涵蓋箱式倉儲機器人、自主移動機器人、無人堆高機、四向穿梭車保管系統、自然冷媒制冷機組、智慧緩衝氣墊機、智慧型三溫層車廂、智慧運輸系統、冷熱智取櫃、三輪電動機車、智慧包裝設備、高速自動分揀機等,透過科技降低人力仰賴,並解決業者在倉儲空間及分揀效率上的痛點,進而減少固定成本。展覽期間舉辦「智慧物流論壇」,四天共舉辦 30 個場次,邀請智慧科技與數位轉型的代表人物,分享產業技術與經驗,議題從元宇宙、冷鏈科技、物流地產、物流科技到新零售等趨勢。

雷射展除了有光學、板金、五金等產業公協會及廠商共襄盛舉,更獲歐美日國際大廠連續支持,足見光製造技術在產業扮演關鍵角色。展期舉辦的論壇暨產品發表會,邀請市占領導品牌演講,內容涵蓋半導體雷射、國產雷射源、精密光學、汽車工業、Micro LED 及板金加工等範疇,展現光製造跨域應用的廣泛可能性。

兩年一度流體傳動展展出自動化設備高品質精密零組件,為企業產能打下穩固根基,也以「智能控制與綠色未來」爲主題推出論壇與技術研討會,邀請專家學者一同深入對談流體傳動、風力發電、淨零碳排等技術發展及未來商機展望。

Photo Credit:展昭國際

主辦單位展昭公司表示,今年展覽集中各產業具密切關係的供應鏈,並兼顧專業交流活動,提供業界一站滿足、由上而下完整的採購思維與人際交流,飽覽創新技術與前瞻趨勢,精彩可期。目前已開放免費預登參觀,建議事先完成登記以利參觀。

本文章內容由「展昭國際」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