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訂閱了嗎?】《科技島讀》周欽華談知識自媒體:請「聘用」我,而不是把我當網紅

相信台灣科技與網路人士都對周欽華與他創辦的《有物報告》不陌生,但他為什麼想毅然決然停下有物,再往 2.0 的《科技島讀》個人媒體走去?
評論
評論

相信台灣科技與網路圈人士都對周欽華與他創辦的《有物報告》不陌生。從 2015 年 3 月開始,周欽華以「花早上十分鐘閱讀,就有精緻、深入的台灣科技趨勢分析」的理念,創辦了這份訂閱制科技媒體,在不到兩年時間內,就累積了一千位付費訂閱讀者與超過 150 位各產業專業人士紛紛加入擔任主筆。但在去年年底由於會員成長停滯、品牌不清晰等因素,周欽華突然停下了腳步,決定把有物報告第一份產品 Key Points 電子報停止營運重新歸零,並預告將以另一種新面貌再與大家見面。

這份新面貌,就是完全周欽華一人擔當統籌與主筆的有物報告 2.0:《科技島讀》。延續之前頗受好評【你訂閱了嗎?】系列,這次 INSIDE 邀請到了周欽華,與我們聊聊從共筆走到個人媒體的這段歷程。

《科技島讀》是克服體驗不一、主題發散的反思

其實在《科技島讀》第一篇文章裡,周欽華自己就提到《科技島讀》是檢討 Key Points 後改進的產品,之前有物報告 Key Points 電子報雖然有很優秀的主筆群,但也存在讀者體驗不一、文章主題發散,以及缺乏台灣思維三個問題,這也是《科技島讀》是他自己單獨一人統籌撰寫的主因。

「我不認為共筆媒體適合訂閱制,除非能把每個作者寫作風格很大程度統一化。」周欽華解釋,其實體驗不一跟主題發散是一體兩面,主要都是讀者品味跟喜愛的問題。訂閱制媒體其實很難跟過去的大眾媒體一樣文章數量與主題盡可能多元來最大化滿足全台灣的讀者,而應該是走鎖定特定閱聽眾的小眾路線;但過去有物報告的讀者因主筆太多,很難預測文章到底是不是他所想閱讀的主題。

但我們好奇,《科技島讀》的做法頗有讓周欽華自身「個人品牌化」的意味,而且在周欽華臉書上也有其他有物報告主筆拿來《羅輯思維》的羅振宇這種知識性網紅與他相比。他認為大眾確實喜歡聽自己習慣的人講話,所以羅振宇這種後面有龐大團隊經營,前面由一個人單獨演出的模式確實可行。

▲周欽華認為《羅輯思維》模式確實可行,但不想用「知識性網紅」這個詞形容自己,Photo Credit: 羅輯思維

不過耐人尋味的是,周欽華本人倒不是那麼強調個人品牌。「的確,我自己並不希望打造個人品牌,在有物報告時期,我是想用接近雜誌的概念去經營它;現在我也不想用知識性網紅形容自己。知識性自媒體跟讀者之間的關係,應是更加『商業性』的信任,讀者會訂閱《科技島讀》這個媒體等於是「聘用」我,幫他整理所需的科技趨勢,而非明星式的崇拜。」

大環境是否對訂閱制有利?

從大環境來看訂閱制在台灣似乎越來越受歡迎,有許多的媒體或網路服務開始採取訂閱收費服務,周欽華認為很大原因是網路支付技術成熟在背後推動這股趨勢。訂閱制特色就在於商品的體驗跟價值都具有很強的持續性,但網路出現以前,訂閱紙本雜誌等內容服務一次只能訂一年半載,形成一定的心理門檻;不過電子支付成熟以後開啟了一次性訂閱市場,消費者想訂就訂,想退就退,讓訂閱內容服務的門檻大幅降低。

但作為媒體的收入來源,周欽華其實並不特別看好訂閱制。「對,的確有越來越多人接受訂閱服務,那是因為現代人每天接觸的資訊太多了,注意力變成一種有價的成本,因此會有人願意花錢訂閱媒體集中注意力,降低他們的資訊疲乏感,但仔細觀察目前媒體大環境,數位廣告一段時間內規模只會越來越大,我不覺得訂閱制收入會追上數位廣告的成長速度。」

《島讀》想帶給讀者的台灣觀點

強調「台灣思維」,也是有物報告從 Key Points 走到科技島讀的另一項主軸,在島讀的許多文章中,可以看到周欽華努力將科技事件與台灣脈絡連結在一起,去評論、推估事件對台灣產業或市場的影響,他表示目前每天大概會花 15-20% 的工作心力,仔細思考產業趨勢與台灣脈絡之間的關聯;但他認為在台灣講台灣觀點當然是很自然的一件事,不過這個問題比較難回答的部分,其實在「市場」。「反過來說,科技媒體只說矽谷跟北京觀點好嗎?很多媒體都在做代理商的工作,當然代理商的價值很重要,但是那種價值是比較難說服人訂閱的。」

這在科技島讀與有物報告這種菁英型讀物會特別明顯。對這兩者的讀者來說,取得原產地資訊相對容易,代理進來之資訊有時還不一定比她們自己掌握來得精準。但科技島讀會強調台灣脈絡,很大一部份是想與讀者討論、共鳴,進而產生科技業內的「台灣共識」。很多人士會用台灣 2300 萬人 VS 中國 15 億人口這種市場規模去思考問題,但由於他想做的是台灣共識,反而不覺得台灣市場小。「不用大,但只要科技島讀能堅持下去,成為品質最好的台灣科技媒體,久而久之國外讀者就會對我們產生好奇,進而從我們的論點去觀察、了解台灣科技業。」

有位讀者的故事也正好應證了周欽華的理念。這位讀者是 500 Startups 在新加坡的顧問之一,一開始就很喜歡有物報告所傳達的台灣觀點,後來也會親自與周欽華討論新加坡與東南亞的科技創業趨勢,成了他很重要的資訊來源之一。

怎麼觀看台灣科技媒體?

雖然是同業,但 INSIDE 對周欽華問了一個有趣問題:怎麼看其他的台灣科技媒體?他認為台灣科技媒體現在處境有點複雜,這是因為台灣科技業目前處於一個有點尷尬的局面。一方面我們相對弱勢,國際不會把我們當做大市場來看,也不像矽谷或北京擁有強力的科技創新力。另一個方面台灣引以為傲的半導體產業,周欽華形容「比較像台灣的『國中之國』」,這些人比較關心的是高通、Intel 跟 NVIDIA 在幹嘛,消費性科技或是新創議題也離他們有一段距離。

這讓科技媒體實際上很難全面掌握半導體與網路新創兩端產業的全貌,連帶讓原本不大的媒體產業與讀者閱聽習慣進一步走向分眾,前者看拓樸產研、DIGITIMES 或 ITHOME,後者就看 INSIDE、數位時代等。但要注意的是,這裡用「斷層」形容半導體與網路新創兩端其實不夠精準,竹科產業形成有它接受政府扶植的歷史因素,而且到現在還是過得很不錯;後者無論業者或是媒體,其實比起半導體產業接受政府幫助不多,近年也才因進入行動網路時代,比較有興起之勢。

不過,周欽華倒認為台灣科技媒體普遍水準都很不錯。這是因為台灣長久以來,主題性紙本雜誌的品質比起相鄰國家品質很高,這點也被網路媒體繼承下來。

律師工作讓他做好寫作「基本功」

那麼他是怎麼以一人之力,包辦《科技島讀》所有的統籌與編輯工作呢?周欽華說明《島讀》的市場、行銷工作由另一位全職同事負責,自己也不可能一手包辦所有的工作。但他跟我們分享由於之前從事律師工作,在收集基礎資料已頗有心得,除了產業報告以外,像美國各級政府的白皮書各類計畫,甚至到判決都在他的閱讀範圍內。「我一篇文章約平均花上兩小時找資料,四個半小時寫作。日常閱讀這些產業報告、政府計畫或判決等原始資料,能提供我大方向、概括性的想法,更容易把每個科技新聞放在大架構裡面思考。」

但有點意外的是雖前面有提到,他差不多會花 15-20% 的工作心力思考台灣脈絡,但也坦承「台灣部分算難寫的」。一方面有關台灣的原始資料量相對較少、討論聲量也不像國外多,另一方面台灣業界也不大,其他人會用更嚴苛的角度來看文章,在寫作上必須要更小心警慎。

目標:挑戰半年內 2000 人訂閱

目前《科技島讀》的主要讀者群有兩種:第一種是含括科技與非科技業,工作三到五年想積極獲取知識與培養競爭力的上班族,大概佔了 80%,像這個族群就會對收費價格很敏感;第二種則是經營階層,他們不一定親眼看過每一篇文章,但只要跟他領域相關的,就會非常仔細詳讀,而收費價格反而是他們最不關心的問題,而且無論 Key Points 或科技島讀,有很多人是因為老闆或公司帳號一人訂閱,然後再用公司信轉發變成他們的讀者。

在 Key Points 結束時差不多已經累積將近一千位的訂閱戶。周欽華不太方便透露目前到底已有多少訂閱戶轉到科技島讀。不過根據 Key Points 的經驗,短期間要收支平衡,讓他與行銷同事各拿一份正常薪水不是太困難的事,但也希望半年內可以到達 2000 人訂閱目標。接下來收入還有餘裕的話,會把預算投進行銷部分,讓更多人能認識科技島讀;如果規模再進一步擴大的話,周欽華並不會改變由他一人寫作的方針,但會希望協助收集資訊的同仁加入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