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vs Facebook - 談社會化媒體與社交網路

上週末,筆者在文章中提出了幾個問題請大家思考一下,也看到一些朋友們留下蠻棒的一些想法(詳情請看該文的回應留言),而今天也打算針對當時提的幾個問題談談筆者的想法。
評論
評論

上週末,筆者在文章中提出了 幾個問題 請大家思考一下,也看到一些朋友們留下蠻棒的一些想法(詳情請看 該文的回應留言),而今天也打算針對當時提的 幾個問題 談談筆者的想法。

在上周提出的問題中,好幾個問題都是跟微網誌有關,包括 新浪微博如果進軍台灣的勝算如何、Twitter 如果推出繁體中文版在台灣有無發展機會、Plurk 如何提升使用率 等。也許針對這幾個問題,綜合性的來整理一下相關的想法。

◎社交網路與社會化媒體

我想 Inside 的讀者應該都很清楚,Facebook 與新浪微博(或 Twitter、Plurk)是性質不同的服務,但是相信也會覺得其間的差異性界限似乎有點模糊,如果要比較具體的來談其不同,也許可以分成幾點來說:

  1. 單向與雙向的關係產生方式
  2. 使用者間彼此關係的親疏程度
  3. 使用者之間互動的目的
  4. 使用者的參與程度
  5. 訊息的產生與集中程度、流動方式

如果就上述幾點來分析--

○ 社交網路 Social Network(Facebook):
使用者間為雙向的關係(一方提出邀請,另一方需要首肯兩者間的關係才成立),且彼此的關係出發於實體世界的人際關係如親人、同事、朋友比例較高。互動的目的也大多在於維繫或增進原有的關係,因此使用者間的相互參與程度較深,互動亦較頻繁。而訊息的產生較為分散,流動方式以一對一或是小群體間交流為主。

○ 社會化媒體 Social Media(Twitter, Plurk, 新浪微博):
使用者之間可以僅是單向的關係(Follow),彼此間的關係無須由實體世界的人際關係出發。互動的目的大多基於對特定主題、內容、事件、興趣的關心,因此使用者間的相互參與程度較淺(隨機的交談,或基於主題性的討論)也較不頻繁。訊息的產生集中於少數的使用者,流動方式以一對多傳播為主。

《哈佛商業評論》2009 年 6 月所發佈的的調查:Twitter 最活躍的 10% 的使用者產生 90% 的推訊(內容),而在社交網路中,這 10% 的人則只生產 30% 的內容。而根據 Yahoo! Research 的 Duncan Watts 2011 年 3 月的研究,大約 50% 的推,都只由大約 20,000 名重度用戶所產出。 這些重度使用者的身分主要是名人、部落客和媒體工作者或者媒體的官方帳號。

對照回新浪微博也有類似的情況,名人如小 S、蔡康永等可以擁有數百萬人關注,相信這些關注者與名人彼此間的互動相信並不多(名人的時間與注意力有限),大多維持單方面的注意。而以筆者所聽到的說法是—新浪微博在發展的初期,甚至是鎖定一些演藝名人以提供智慧型手機以及特殊曝光等誘因,讓名人習慣在新浪微博發佈動態,進而產生對其他名人的示範作用,以致目前的「不上微博非名人」的程度。

因此如果以使用者行為的深入程度與黏著度來說,「社交網路」因為有一定程度實體的人際關係與雙向的關連作為基礎,仍然較僅為單向關注且以“訊息“與“名人“為主要吸引力的「社會化媒體」來得深入。

回到上周筆者問的幾個問題:

1. 新浪微博如果大舉進軍台灣,會產生什麼樣的變化?成功機會有多大?

基於新浪微博既有的演藝圈名人、各界意見領袖的基礎,相信可以很快的發展出一群想要關注名人的使用族群。而傳統媒體也勢必把新浪微博當作是汲取名人動態甚至八卦的來源,進而助長其聲勢。但也可以預期的是,新浪微博將無法替代在台灣扎根已深的 Facebook 的使用習慣以及使用者之間親密的互動。而兩岸在意識形態間的差異與情意結,也相信會是新浪微博在台發展的隱憂之一,也許甚至要以在台獨立一個資料庫的方式運作,以避免相關問題。

企業或品牌也許會採兵分二路的方式,將人力與預算分布在兩者(粉絲團、微博)之中。而另一個即將盛行的推廣方式相信會是對於名人的置入性行銷。

Inside 之前也曾發表由 Fox 撰文的「如果新浪微博大舉進軍台灣?雜談名人效應與微網誌」,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

2. Twitter 如果推出繁體中文版在台灣有無發展機會?

如果只是界面的中文化而沒有經營團隊的操作,相信僅會增加部份礙於語文而未開始嘗試的使用者。但是在 Facebook 勢力已經穩固且若新浪微博也進軍台灣的可能性下,發展仍會受限於特定族群中,維持某種「菁英主義」的色彩。或者在媒體、特定主題的領域也能夠發展出一些「資訊生態圈」。

3. Plurk 如何提升使用率?

曾經有一度,Plurk 在台灣就如新浪微博在中國一般匯集了各界名人以及媒體的目光。但是也許「時間軸」的呈現方式在作為「社會化媒體」上欠缺效率(不易轉發、訊息必須要展開才能完整閱讀、相關的討論也集中在該則訊息之下因而降低擴散效應),因此在 Facebook 的使用行為衝擊下逐漸流失了使用者與使用率。如果要扭轉此一態勢,Plurk 必須思考的是在界面上如何做出調整,或者思考如何改進原有的「遊戲化」元素—Karmr 值,以及開放 API 讓外界開發者可以開發在行動化上的應用或是其他整合性工具(例如有機會結合拍照、簽到等其他使用者行為)。而在經營與行銷面則可以嘗試發揮仍在其上的名人使用者效應(推出名人認證?名人專頁?與媒體合作?),也許仍有一搏的機會。

以上只是筆者的一些淺見,拙文看似“大言不慚“,實則是為了做為“拋磚引玉“之磚,歡迎對於社群、社交領域有興趣或是長期觀察的各位先進不吝發表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