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鯨,一款讓大量年輕人自殺的死亡遊戲,但根本的問題在得不到關愛

大多數參與“藍鯨”遊戲的青少年,他們處於社會的邊緣群體,得不到尊重與關注,看不到活下去的意義,因而認為死亡沒什麼大不了的。
評論
Two women stand near a dead blue whale on the beach in Mazatlan March 20, 2012. The whale was washed up to the shore on Tuesday and scientists of the National Autonomous University of Mexico (UNAM) are investigating the cause of death, according to local media. REUTERS/Stringer (MEXICO - Tags: ANIMALS TPX IMAGES OF THE DAY) - RTR2ZNGY
評論

本文獲合作媒體 ifanr 授權轉載。

藍鯨,原本是一種美麗的動物,如今卻成了人人聞之色變的詞彙。

人們開始關注到這個不尋常的現象

這是一個從俄羅斯社群網路蔓延開來的死亡遊戲。大約是從今年 2 月份開始,人們注意到有大量青少年開始在網上發布自殘照片,並打上 #BlueWhale(藍鯨)的標籤。

遊戲的名字源自一種鯨魚擱淺現象,加入者多為青少年,他們需要聽從管理員的指令,每天完

成一個對應的任務,從觀看恐怖電影到在凌晨 4:20 散步以及各種自殘行為,以此擾亂受害者的生理節奏,進一步加深其精神錯亂,最終一步一步走向自殺的終極任務。

(圖片來自:Mirror

雖然目前仍未有直接證據證明近期出現的各種自殺事件與“藍鯨”遊戲有關,但種種跡象表明,在俄羅斯及其他國家出現的青少年自殺潮,藍鯨遊戲都逃不了關係。

一個遊蕩在全球的幽靈

今年 2 月,俄羅斯兩名少女:15 歲的 Yulia Konstantinova 和 16 歲的 Veronika Volkova 從 14 樓縱身躍下。在自殺之前,前者在其社群網路上發布了一張巨大的藍鯨照片並寫道“結束”(End),後者則在網上寫道:“理智已經喪失……結束。”

 

同樣是在 2 月,俄羅斯另一名 15 歲的少女從公寓中跳下,因跌入雪地中免於死亡,但身受重傷。

在俄羅斯警方的調查中,從 2015 年 11 月至 2016 年 4 月期間,約有 130 起青少年自殺案指向了“藍鯨”遊戲。

而就在不知不覺中,這只“藍鯨”已經游向了南美大陸。

5 月份,一名 14 歲的阿根廷少年在參加了該遊戲後,被送入重症監護室,這是該國第一起被報導出來的可能因“藍鯨”引發的自殺案例。

阿根廷第一起因“藍鯨”自殺的案件,圖片來自:Infobae

在阿根廷的拉普拉塔,一名 12 歲的女孩向警方求助,表示她因完成“藍鯨”任務而割傷了手臂。

巴西的情況更嚴重,全國各地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青少年自殺、自殘案件。在聖保羅,一對 18、19 歲的小情侶在一家豪華酒店中製造了命案,男孩 Luis Fernando 用一顆子彈射穿了女友 Keana 的腦袋,隨後自殺。當局將這一案件與“藍鯨”遊戲聯繫在了一起。

自殺的巴西小情侶,圖片來自:Odia

另外一名 17 歲的巴西少年,在 Facebook 上寫下了“都怪鯨魚”後,試圖從天橋跳下,被消防員救下。

在智利,一位母親向警方報告她 12 歲的女兒在胳膊上劃了 15 刀,組成了一個藍鯨的圖案。在警方的調查中,女孩承認她是遵照了“藍鯨”管理員的指示在進行遊戲。

在巴拉圭,一名 22 歲的大二計算機系學生,在加入“藍鯨”遊戲後,用一把劍刺穿了胸膛。

這一遊戲也流傳到了拉美國家的兩大宗主國西班牙和葡萄牙,兩國先後有青少年因出現自殺或自殘行為被送至醫院。

(圖片來自:網易

而在中國的網絡上,也出現了類似“藍鯨”遊戲的組織,他們多以 QQ 群為根據地,群名通常為“4:20 叫醒我”,任務內容與原版相差無已。騰訊方面已經封鎖了十幾個相關的 QQ 群。

這樣可怕的遊戲是如何出現的?這就不得不提到它的創建者,一位名叫 Philip Budeikin 的 21 歲男性,原是一所大學心理學系的學生,後來被學校開除。

Philip Budeikin,圖片來自:Mirror

Budeikin 自去年 11 月起已被俄羅斯警方逮捕,他表示創建這一遊戲是為了通過讓那些沒有價值的人自殺以達到“淨化”社會的目的,因為“有必要區分普通人和生物垃圾”。

根據他自己的描述,他策劃這一遊戲已有 5 年時間,從 2013 年起,他就創辦了“F57”社區開始蠱惑青少年自殺,而他的受害人“很樂於死去”。

據調查機構透露,他承認至少與 16 起在校女生的自殺案有關。

令人擔憂的是,Budeikin 在獄中不斷地接到少女們的求愛信,監獄方沒有辦法,只能將信件轉交給他,也無法阻止他給迷妹們回信。

有心理學家認為,這些女孩子們之所以會愛上 Budeikin,可能是因為她們沒有從父母那裡得到足夠的關注和愛,所以只能將感情轉移網路上帥氣又能給她們想要的關注的男性身上。

智利的公益機構向家長說明如何鑑別自己孩子是否加入了“藍鯨組織”

事實上,這也是大多數參與“藍鯨”遊戲的青少年的心態,他們處於社會的邊緣群體,得不到尊重與關注,看不到活下去的意義,因而認為死亡沒什麼大不了的。

各國警方已經向家長們發出警告,提醒他們多留意孩子的行為舉止,墨西哥和英國當局已經發出“藍鯨”可能入侵本國的警告。

對抗“藍鯨”的“粉鯨”,圖片來自:Estãdo

巴西聖保羅的廣告機構發起了一個叫“粉鯨”(Baleia Rosa)的活動,與“藍鯨”相反,該活動為青少年們設計了一系列帶有正面影響的任務,讓他們能夠找到生活的價值並與絕望抗爭。

國內除了騰訊之外,新浪微博、百度、搜狗、愛奇藝等網站上與“藍鯨”組織相關的內容也正在被清理。

然而,儘管各界開始提高警惕,但鑑於網路監管的難度,這類自殺組織依然有其存活的空間,比如目前 Twitter 已經屏蔽了 #BlueWhale 的標籤,但在 Facebook 上,還是可以找到不少相關資訊。這種病態的現象,已經無法用“非主流”或“叛逆”來解釋了,背後折射出的青少年情感問題,令人深思。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24 小時)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遠傳子公司-博弘雲端科技稱霸台灣,化身「助飛員」幫企業飛上雲端,打造現代化 IT 架構

21 世紀的企業踏上數位浪潮,紛紛展開「上雲計畫」推動 IT 雲端化轉型工程。台灣第一家 AWS MSP 代管服務合作夥伴,即為遠傳子公司-博弘雲端科技(以下稱博弘)擔起「助飛員」重任。為各產業客戶提供雲端搬遷、資安防禦、數據資料庫、視覺化圖表、開發工具等一站式雲端解決方案。
評論
photo credit:遠傳
評論

博弘年營收成長率達 70%,於 2019 年加入遠傳,將雲端服務結合「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為遠傳大人物挹注雲端能量,亦為博弘掀開事業格局新頁。2020 年博弘被美國 CIO 雜誌、國際調研機構 ChannelE2E ,評選為全球前 25 大雲端託管服務商。在專業技術與產業經驗上不斷精進的博弘,儼然已成為企業數位轉型不可缺少的雲端夥伴。

聯姻遠傳厚植兩大武力:擴大商業謀略、強化數據技術

博弘總經理何冠生( Shasta )笑談十年的創業「試錯」之旅,數位、遊戲、零售事業試過一輪,當 AWS 前來叩門談合作,創業經驗化成對客戶痛點的深度同理心,因而將服務不斷延伸,從雲端架構規劃、部署、監控到 7×24 代管,博弘集團不但取得各雲平台原廠的信任與合作,更與客戶養出共存共榮的夥伴關係。

博弘成為遠傳子公司之後,一方面獲得充沛資源,同時拓展企業價值鏈,進化為全新企業體。何冠生指出:「我們汲取了遠傳深耕產業 ICT 的整合經驗與集團財務紀律管理,又保留雲端公司的敏捷及彈性,以『雲端為體,大人物為用』,拉高我們經營格局與服務完整度。」另一方面,企業數位轉型專家遠傳聯手博弘,可以豐沛雲端基礎建設等資源搭載各種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的技術,協助各領域的垂直場域,快速展開智慧創新應用。

Photo Credit: 遠傳
博弘加入成為遠傳子公司之後,團隊不失既有的彈性與速度優勢,同時在經營格局擴大眼界,借助遠傳接觸更多元產業客戶。

除了拔尖商業戰略,博弘也沒有忽略技術本質的耕耘,今年更成立數據應用處,看準疫情迫使越來越多企業佈局現代化、雲端化 IT 之外,也開始講究數據驅動決策,才能在斷鏈、封城、停工等危機中速戰速決。何冠生表示,「我們此時擴大服務廣度,一部分也是洞察到『大人物』的市場機會。」

理解客戶思維鍛造上雲飛船,挖掘創新技術攻克每場戰役

何冠生解釋:「博弘先天具有致力解决客戶挑戰的 DNA ,提供面面俱到的服務;不斷挖掘新技術,加上團隊重視當責、不追求個人主義,也是我們在市場持續領先的關鍵!」不僅組織扁平、溝通透明,團隊總是面向同一目標進攻。就像同仁們經常一起登頂百岳、衝破馬拉松終線,練就遇到棘手挑戰,也無所畏懼的膽識。

經典成功戰役,就是協助台灣家樂福搬遷電商架構,助其提升 70% 連網速度。何冠生表示,家樂福電商網站原設置於香港機房,但許多服務仍需連回法國,博弘集團協助搬遷至 GCP 台灣機房,進行架構的調整與優化,結合在地機房優勢,大幅提升消費者線上購物的使用體驗,更導入創新代管服務,提升維運管理效率與服務品質,創造三贏局面。

另受 COVID-19 影響,線上學習成為必要轉型的選項之一,博弘與遠傳更聯手協助公部門,改善傳統伺服器因學生上網爆量造成的不堪負荷。短短不到 2 個月時間,快速將大量數位教材從地端拋上雲端、客製化雲端架構,並因應人流離尖峰,自動調整機台負載效能,遠傳與博弘充分發揮綜效以雲端技術量能,幫助莘莘學子在三級警戒期,安全安心落實停校不停學。

Photo Credit:博弘
博弘重視團隊合作精神,成員在工作之餘會一起攀爬百岳,從運動過程不僅鞏固向心力,更培養無懼客戶提出艱難任務的勇氣。

在地練兵樹立大人物典範,放眼海外目標亞太第一大

為了持續擴大博弘雲端託管服務的競爭優勢,何冠生說,我們將祭出差異化的殺手鐧。首先博弘把雲端託管技術加以商品化,未來一兩年將以 SaaS (軟體即服務)模式,推出自主開發的訂閱商品,同時結合遠傳大人物的相關技術與平台,形成深度、廣度兼具的完整解決方案,再加上遠傳顧問團隊在數位轉型的豐富實踐經驗與科技力,可進一步瞄準更多產業客戶。 

博弘除了拓展在地市場,也沒有忽略海外商機,何冠生提到,「這三年我們經營香港、東南亞據點大有斬獲,海外營收大幅成長,特別是在金融保險產業、政府公部門及大型企業,都是我們的客戶群。」這個好成績讓博弘繼續勇敢造夢,下一階段策略聚焦「立足台灣、放眼全球」,何冠生相信與遠傳攜手可以累積更多企業部署「大人物」的成功故事,絕對有助於把數位轉型典範輸出國際。

Photo Credit: 遠傳
遠傳洞察各業態需求,聚焦大數據(Big Data)、人工智慧(AI)、物聯網(IoT)三項技術,發展「遠傳大人物」,2019 年聯手博弘雲端科技,持續提供創新的數位服務解決企業面臨的問題,致力成為企業數位轉型的最佳夥伴。

本文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