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訂閱了嗎?】柳林瑋再出發,MedPartner 想當台灣最科學的大眾醫媒

「華文世界始終少了一個優良的醫療媒體;但,這件事應該在台灣發生。」用略帶擔憂卻堅定的口吻說這句話的,正是消失於大眾媒體好一陣子的柳林瑋。
評論
評論

美妝保養應該是科學,而不是一種儀式。每種成分牽涉到複雜的物理與化學原理,不是美妝部落客講講就算了。」在筆者說起這句面對化妝品應有正確態度的人,正是消失於大眾媒體好一陣子的柳林瑋。

這個名字帶給人的印象,總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多變感:是 1985 行動聯盟、公民媒體沃草發起人,一時登上青年社運的高峰,卻也在任內發生帳目交待不清事件,自高壇上落寞走下。但再次見於大眾媒體時,卻讓人驚呼:原來他就是那踢爆許多醫美廣告流言,甚至遭受恐嚇威脅,卻在網友間廣受好評的醫療媒體《MedPartner》的團隊發起人。

但更讓筆者驚訝的是,《MedPartner》一篇篇專業又叫好的醫學知識文章,絕大多數都是出自他一人之手。讓人不禁好奇,為什麼他要在日常已經夠繁重的醫療工作中,繼續踏上網路媒體之路?

談起之前沃草有哪裡不同時,柳林瑋表示經營 MedPartner 更接近他的本職學能與初衷。「政治媒體沒有絕對的無立場,光是學理,就會受到很多學術派別影響了,更別說現實的政治環境。但跟政治媒體比起來,我心目中的醫療科學媒體相對單純一點;因為醫療科學最重要的核心就是講究科學的方法與證據。」

而最好的醫療媒體,就應該要有百分百的醫學證據,將把事實告訴民眾。但他綜觀現在的醫療媒體其實有兩個問題: 第一個是太專業的醫學雜誌跟民眾距離太遠,大眾非常難閱讀。第二是大眾向的醫療媒體在內容製程中,卻又往往缺乏足夠的專業人士編輯或審稿,這中間就很可能會將不精準的醫學資訊傳達出去 。「讀者或其他人去跟大眾醫療媒體指正或建議修改內容,他們往往講『這是作者的言論自由』,但這不對吧!」柳林瑋說著。

▲醫美是個大產業,但在台灣,大眾醫媒往往缺乏足夠的專業人士編輯或審稿,很可能將不精準的醫學資訊傳達出去。

從某種角度來看,醫療媒體本質上就跟醫療行為一樣,是會直接對人體產生影響,甚至傷害到人。在學院裡醫學倫理有四大原則,第一項就是不傷害患者。「當然像開刀,就是一種藉由小傷害避免大傷害的行為,這中間就需要醫師用專業去評斷分寸;也因此最理想的醫病關係不是那種醫生上對下的絕對宰制,也不是現在常見『付錢我最大』的奧客心理,而是一種很親密,在治療當下成為共同體的緊密關聯。這也是醫療工作的神聖性之一。 我認為醫療媒體也應該用這種態度面對讀者 。」

不過在現今台灣的醫療現場,醫療人員大多都太忙碌了,忙到不太有時間對患者進行衛教。柳林瑋舉了一個很傳神的案件:「很多人在宣布罹癌,醫生跟他講解病情的這十幾分鐘時,他的腦海是一片空白或正在人生跑馬燈。等到走出醫院時,不肖廠商早就鎖定病患,趁他意識剛回神卻最脆弱的時候,跟患者講我那個誰誰就是吃這個好的,推銷根本不具療效的黑心商品,溫翠蘋妹妹的睡蓮事件就是這樣,許多醫生都為此而苦。」

因為抱持著這種理念與痛楚,他開始使用「medream」帳號在 PTT 上提供大家正確醫美、保養知識,也因此踢爆起那些不正確的醫美真相與產業暗黑面,一時獲得版友熱烈回應。不過一段時間做下來,缺乏收入與制度化的做法也讓柳林瑋碰到了瓶頸。雖然 MedPartner 現在已經有一位設計師做網站,一位社群企劃跟一位工程師維持營運跟排版,但主要的文章內容絕大多都由柳林瑋一個人處理,效果有限。

因此他開始 發起訂閱計畫 ,透過群眾募資與訂閱制,用類似社會企業概念來經營 MedPartner,一來避免商業廣告干涉正確醫學知識,二來他認為專業知識服務最大的價值在於篩選,避免那些不正確的醫學資訊危害讀者身體健康 (例如地下電台賣藥),因小失大。「聰明的消費者應該察覺到這件事:任何東西都會有他的『價』,就算免費也一樣,你總有一天要為它買單的。如果你聽信了一則不正確醫療報導,那很可能會在另一個地方,可能就是在醫院為它付出更大的代價。

「而 MedPartner 的理想就是透過訂閱機制,讓我們全心全意投入正確醫學知識的轉譯與傳播,讓在理念跟現實找到最好的平衡點,就像好的醫病關係一樣,與跟付費讀者之間產生一種最大的共同利益。」

到本文截稿為止,MedPartner 已募得了 將近 26 萬元(單月),共 1958 位訂閱的成績。不過在收費與贊助機制上,MedPartner 目前只接受小額訂閱,還沒有規劃明確的大額合作方向,但確定的是,任何商業合作與置入邀約都會婉拒。未來比較可能的方式是透過民報基金會捐款,並把款項用專案方式,運用在化妝品、健康食品的檢測與調查上。

同時柳林瑋想透過 MedPartner 服務的對象不只大眾,還包括了醫界同仁。他談起了自己阿公的經驗:「有很多時候醫教溝通是一個更大的問題。像我自己的阿公去裝頸動脈支架,術前我親眼看見醫師很認真、很完整地跟阿公還有家人說明了治療的方式,但後來因為擔心阿公不清楚,我去找了外國的手術動畫給阿公看,同步口譯給他聽,結果才發現,阿公從醫師那邊理解的完全不是那一回事,家屬理解也差距非常大!在這件事裡面大家都沒有惡意,但問題就出在於醫師自以為說很清楚的事情,病人往往根本不了解。」

▲柳林瑋認為好的大眾醫媒,除了專業以外也應該夠簡單、夠親民,當起稱職的「轉譯者」

這件事也讓柳林瑋把「公共醫療知識庫」視為 MedPartner 的終極目標之一,透過品質夠好、但也夠親民的圖文動畫資料,讓醫師可以透過這些動畫和圖片輔助,幫助溝通進行、緩解家屬的擔憂,也降低糾紛發生的機率。「這方面做到現在也算有一點成績啦。像有個女生留言給我們,雖然他的男友是醫生,可是有什麼醫療或美妝問題,她男友都叫她直接看 MedPartner!」柳林瑋笑著說。

「你不怕嗎?」訪談接近尾聲時,我問起柳林瑋受到直銷商恐嚇這件事。「當然有心理壓力,那時候我的電話、E-Mail、地址等個資都被掌握了,我也很擔心同仁們的人身安全。但是 MedPartner 這個媒體,應該還是要繼續揭露下去;我認為,華文世界始終少了一個優良的醫療媒體;但,這件事應該在台灣發生。這是我們該做的。」坐在我面前的柳林瑋,用一種帶些擔憂的堅定口吻這麼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