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人生大哉問:離婚

離婚是件很艱難的事。但在矽谷這件事會更加困難。因為這個地方充斥著巨額的財富、自負的人格以及精明的談判專家,搞定一樁離婚協議往往需要數年的時間。
評論
Photo Credit:Tumisu
Photo Credit:Tumisu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36Kr,INSIDE 授權轉載

離婚是件很艱難的事。但在矽谷這件事會更加困難。因為這個地方充斥著巨額的財富、自負的人格以及精明的談判專家,搞定一樁離婚協議往往需要數年的時間。比方說 Elon Musk 跟第一任妻子 Justine 離婚就用了 2 年的時間,雙方光是在法律和會計方面的開支就高達 400 萬美元。所以,越來越多的矽谷年輕夫婦開始簽署婚前協議。。

創建了開心農場的 Zynga 億萬富翁創辦人現在已經深陷(一團亂麻的)離婚農場。

Zynga 創辦人 Mark Pincus,REUTERS/Stephen Lam

Mark Pincus,Facebook 和 Twitter 的早期投資者,有著 12.8 億美元的身家,現在已經跟他的妻子,家裝公司 One Kings Lane 共同創辦人 Alison Gelb Pincus 分手了。兩人是 2008 年結婚的,正好是 Mark 創立 Zynga 一年之後。Zynga 成立後只用了 4 年的時間就發展成一家價值 10 億美元的公司。儘管兩人前有婚前協議,但 Alison 在離婚申請書中向法庭提出申請,要求判定這份婚前協議書作廢,因為在兩人結婚期間 Mark 的資產淨值飆漲了。

離婚總是很艱難的,但在矽谷這個充斥著巨大財富、阿爾法人格、精明談判專家以及難以估值的資產之地,這檔子事會變得尤其混亂。也許這正是 Evan Spiegel,Snap 26 歲的億萬富翁創辦人,在跟名模米蘭達·可兒結婚前尋求籤署一份「嚴苛的婚前協議書」的原因。他的財產超過了 40 億美元,其中大部分都被鎖定在 Snap 的股票裡面,這些財產哪怕兩人的愛情泡沫破碎也是安全的。

矽谷一家律師事務所的律師 Michael Pascoe 對此表示:「一些在矽谷發達之後就拋棄了糟糠之妻/夫。這都是金錢作祟。」

在矽谷,究竟什麼算是「金錢」是很複雜的。有 6 位數的工資,有可能一飛沖天或者一落千丈的新創企業股權,以及受限制股權(RSU)等,後者是蘋果、Google 等技術公司實施的一種流行的酬金方式,員工只有在滿足特定條件(比如在公司工作滿一定時間或者推出某產品後)後方能變現。

按照加州的法律,你在婚前擁有的任何東西均屬於個人財產。然而結婚期間獲得的任何資產或者收入均被視為「共有財產」,而且在離婚時法律要求雙方需平分共有財產。

正是出於這個原因,一些精明的待婚人士都會取出婚前協議,先行擬定好一份思路清晰的離婚計劃。

Mark Ressa 曾經幫億萬富翁風投家以及技術新創企業創辦人等打理過這方面的事情。他注意到經過 10 年打拼、靠著 6 位數的工資以及股權已經積累了可觀財富的 30 出頭的伴侶簽署婚前協議呈現出日漸增多之勢。

他說「我看到婚前已擁有可觀財富的年輕夫婦均表示出了保護自身財產的興趣。」他最近就碰到一對夫婦,兩人均在一家大型社交網絡公司工作了 10 年,手持的股票價值已接近百萬美元。

另一位嗅到高淨值人群(資產過百萬美元)商機的律師 Jeffrey Verdon 說:「矽谷有很多人在結婚前就創造了自己的財富。剛剛嶄露頭角的年輕技術極客並沒有時間來打理關係。」

但在處理離婚時,他的一些客戶卻希望不惜一切代價壓榨直接伴侶而不是協商解決,儘管後者從財務意義上來說會更好。

Verdon 說:「這幫聰明絕頂的創業者實在是太倔強了,所以會不惜一切代價壓制自己的配偶。自負打敗了他們。」

不過有時候則是沒有掌握財權的另一方尋求對簿公堂。這屬於不惜撕破臉的破釜沈舟。

不幸的是,圍繞著也許永遠也無法盈利的矽谷新創企業的炒作,可能會讓配偶經受一次不和諧的現實考驗。

舊金山的離婚律師 Liat Sadler 說:「配偶當中不是創業者的那一方往往會對自己配偶的股權價值產生過高願景。她/他們看見金子就認為價值數百萬美元。」

一旦提交了離婚協議書,雙方的資產都要被凍結直到達成協議。對於高淨值的一方來說這很令人沮喪,他們更願意把錢轉走,尤其是訴訟有時候會拖好幾年。

Tesla 創辦人 Elon Musk 與第二任妻子 Talulah Riley,拍攝時間是 2014 年。兩人現已離婚。Musk 第一次離婚的代價是 400 萬美元。REUTERS/Danny Moloshok

Verdon 提到自己的一位客戶。此人持有 10 億美元的股票,但在訴狀被駁回前自己都不能碰。「女方律師告訴他這樁離婚案要扯上 5 年。」

儘管披露所有資產和收入是法律義務,但這並不能阻止一些人試圖進行公司重組或者隱匿財產。

舊金山的一位家庭律師 Raquel Sefton 說:「這非常的不明智。有人認為自己可以悄悄帶走自己的錢,但這麼做會有巨大風險。」

她提到的先例是 Denise Rossi,1999 年後者申請跟丈夫 Thomas Rossi 離婚。但是她隱瞞了自己在 11 天前剛剛中了 130 萬美元的彩票大獎以免要分給丈夫一半。當法庭發現她有意隱瞞中獎之後,法官把全部獎金都判定給了她的丈夫。

鑒於自身財務情況的複雜性,矽谷的夫妻往往會聘請仲裁。仲裁熟悉精心構設的股票報酬形式或者複雜的子女撫養問題。聘請仲裁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儘管從技術上來說這種聽證會是公開的,但卻是在私人辦公室進行的。

除了處理受限股和股權的爭奪之外,這些仲裁經常還要對被掙到頭破血流的寵物歸屬問題做出判決。

仲裁律師 Madeleine Simborg 說:「我的標準跟子女撫養權的判定標準一樣。要看怎麼判對狗最有利。我會審視每一個家庭,看看各自跟寵物的關係如何,看看狗跟誰會最快樂。」

Ressa 說上周他的一個客戶剛剛到仲裁律師那裡進行了一場聽證會,「論辯的很大一部分」是圍繞著 5 只貓的探視權展開的。

一團亂麻的離婚代價可不便宜。據 Elon Musk 透露,自己跟第一任妻子 Justine 離婚時,2 年間雙方累積下來的法律和會計帳單共計 400 萬美元,這相當於每月 17 萬美元。(Elon 最後聘請了自己的離婚律師 Todd Maron 擔任 Tesla 的法律顧問)

對於那些身價只夠百萬富翁而不是億萬富翁的人來說,離婚的律師費大概在 5 萬到 20 萬美元之間。簽署婚前協議,以及在結婚期間發生重大財務變更時更改協議的代價則要便宜得多。

Pascoe 說:「這會被視為不夠羅曼蒂克,但我正在努力改變這種看法。大家這麼做是因為彼此相愛。婚姻走下坡路就已經夠難過的了。誰都不想對簿公堂相互難看。」


精選熱門好工作

Shopee APP - 實體活動企劃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Backend 工程師

Omlet Arcade 美商歐姆雷特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高階平台開發者 / Sr. Platform Developer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