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的 TPU 核心成員離職了,他們想創造「下一代 AI 晶片」

Google 早期 TPU 計畫的幾位主要成員相繼離職,他們與矽谷一位風險投資者 Chamath Palihapitiya 秘密創立了一家新創公司,該公司名為 Groq。
評論
A Google search page is reflected in sunglasses in this photo illustration taken in Brussels May 30, 2014. REUTERS/Francois Lenoir/File Photo GLOBAL BUSINESS WEEK AHEAD PACKAGE - SEARCH 'BUSINESS WEEK AHEAD 24 OCT' FOR ALL IMAGES - RTX2Q587
評論

4 月 6 日,Google 首次對外透露了其 TPU 計畫的細節和測試結果。在以英特爾和 Nvidia 晶片作比較的情況下, Google 機器學習晶片 TPU 的處理速度要比 GPU 和 CPU 快 15-30 倍,而在效能上,TPU 更是提升了 30-80 倍。這結果一公佈頓時引發熱議。而在 Google 員工離職熱潮之下, Google TPU 計畫也被不例外:有 8 位 Google 員工已離開這一計畫,成立 Grop 新創公司,他們想創造「下一代 AI 晶片」。

據 CNBC 報導, Google 早期 TPU 計畫的幾位主要成員相繼離職,他們與矽谷一位風險投資者 Chamath Palihapitiya 秘密創立了一家新創公司。

據已知的消息表明,該公司名為 Groq。目前尚未有相關的宣傳資料或網站流出,在網路上只能找到幾份去年 10 月、12 月的 SEC 文件。SEC 文件顯示,該公司已經籌集了 1030 萬美元,並於 2016 年 9 月 12 日在特拉華州註冊成立。

「我們對 Groq 的建立感到非常興奮,」Palihapitiya 在一封郵件中表示。「現在談細節還為時過早,但我們認為他們正在打造的內容可能成為下一代計算的基礎。」

Groq 的 SEC 文件表明該公司有三名負責人:Jonathan Ross、Douglas Wightman、Palihapitiya(投資公司 Social Capital 的創辦人)。SEC 列出的公司地址顯示為 Social Capital 的總部。

從 2013 年到 2015 年,Ross 曾在威斯康星州(研

發 TPU 的主要溫床之一)擔任 Google 硬體工程師,他是 TPU 計畫的主要開發者之一。而 Wightman 曾是 Google X 實驗室的「moonshot 工廠」的工程師,主要從事一些未來計畫,如 Project Loon(用太陽能氣球連接網絡)。在入職 Google 之前,他曾是四家公司的聯合創辦人。

該公司(也就是現在的 Groq)現在擁有 Google 早期 TPU 團隊的前十名人員中的八位。據 Palihapitiya 表示,他是在 2 年半前開始聽說 Google TPU 的計畫。當時知道他們要自主建立 AI 晶片。「我不禁在想,究竟發生了什麼,讓 Google 和英特爾開始了晶片競爭?」

Palihapitiya 表示,所有新創企業都很艱難,特別是新的晶片公司。因為他們所需的研發成本實在過高,還有來自挖掘設備製造商的艱鉅挑戰以及要承擔未經證實技術的風險。此外,還要遭受來自現有晶片巨頭的打壓。英特爾,高通和 Nvidia 在晶片的研發實力已經非常強大,而 Google、蘋果和亞馬遜也正在開發自己的晶片。

在上個月的一次採訪中,Palihapitiya 對外表示:投資這個計畫,簡直是在冒險。但是,「下一波的晶片創新」可以讓像 Facebook、亞馬遜、特斯拉這樣的公司,得到政府在機器學習前有未有的支持和幫助。

據 Ross 在其 LinkedIn 狀態表示,他已於去年 9 月離開 Google ,目前處於「有收入的失業」狀態。而 Wightman 也表示,他也是同期離職 Google 。雖然沒有說明去了哪裡,但其已經通過電子郵件確認了這筆投資。

在今年 4 月的早些時候, Google 在一份名為「資料中心的 TPU 性能分析」的 17 頁報告中,首次透露了 TPU 的晶片計畫的細節和測試結果。Jouppi 在總結部落格中寫道,使用 TPU 的 AI 工作負載,其運行速度比現代處理器快了 15 到 30 倍,而效率則高出 30 到 80 倍。該研究將 TPU 與英特爾和 Nvidia 的晶片進行了比較。

Ross 是該報告的 75 位作者之一。他還在文中列出了四項專利的發明人,這些專利都與神經網路處理器和計算有關,我們可以將其視為目標是要模擬大腦的計算系統。Ross 在其 LinkedIn 發表動態說,作為該計畫的 1/5,他與另外一名工程師一起開發了 TPU 計畫。

隨著 TPU 計畫的持續發熱,Grop 公司或有可能進一步擴大團隊。而 Google TPU 計畫後期會不會有成員相繼離開加入 Grop,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看見社會包容力 ─ 每一簇的數位星火

過去一年,新冠肺炎讓全球進入一座大型數位轉型實驗室,小從日常飲食、上班上課,大至城鄉發展,這波加速的數位轉型,並不會隨疫情退散而消失,正因如此,影響社會各層面的「數位包容」顯得格外重要。
評論
Photo Credit:unsplash
評論

根據國際數據資訊(International Data Corporation)預估,2020 ─ 2023 年,全球與數位轉型相關的直接投資金額,每年以 15% 增速成長,2023 年將達到 6.8 兆美元,建立起強大的數位平台與生態系。在台灣無論是在深山林裡、海濱小村、城市邊緣的各個角落中有許多善用科技,結合創意與行動力量,讓不分年齡、行業的每一份子,在數位轉型的進程上不脫隊。

長年在東海岸投入偏鄉工作的師大教授須文蔚,可說是弭平城鄉落差最有創意的實踐者。他主持的宜蘭花蓮數位機會中心(下稱 DOC)、「教育部邁向數位平權推動計畫」,替鄉村裡的學童、老人家、新住民、返鄉青年,找到了夢想和方向。

弭平城鄉落差 DOC數位機會中心創意無限

談到數位包容,須文蔚強調,科技固然是必要工具,但「偏鄉機會不在於昂貴的 ICT 投資,而在於創新應用的推廣,以及人際脈絡的連結」;花蓮的宜昌國小就是很好的例子。DOC 多年來推動「小攝影師的三個大夢」計畫,向各界募集二手相機給孩子課後使用、邀請公視導演開攝影課,並攜手瑪利亞社會福利基金會舉辦公益競賽;而宜昌國小的學童在學會了攝影技能後,把海邊淨灘撿到的垃圾全程影像紀錄並以攝影展呈現,提醒各界重視環保,得到那一年公益競賽第一名。

DOC 募集了超過 600 台二手相機,為孩子辦理課程與攝影展。圖右二為須文蔚老師。Photo Credit:須文蔚老師

須文蔚笑說,別小看孩子的決心,「他們現在到夜市會自己帶容器,還叫老闆不能用塑膠袋。」偏鄉的孩子們能夠自發推廣環保理念並化為行動,最初的起心動念竟是攝影課和公益競賽。

偏鄉有自己的智慧 只是需要輔助工具與科技

「智慧在偏鄉,地方從自己的獨特條件中,都找得到可能性;他們需要的是工具,我們就從旁協助。」須文蔚說,從創意發想、熱血實踐、再加上科技的臨門一腳,讓偏鄉的成員不再單打獨鬥,彼此有了連結,成為榮耀的共同體。DOC 替偏鄉導入的科技也與時俱進,像是使用 3D 列印建模,製作具地方特色及 Logo 的商品;近期也運用網路視訊電話,號召十多名志工,每天上線陪獨居老人聊天,「一開始大家很尷尬,但一年多下來,視訊成了日常,老人家也習慣科技結合人性的陪伴。」

儘管在偏鄉已有豐碩成果,但須文蔚坦言,數位包容仍有許多困境必須克服,例如科技的導入涉及跨部會的整合,遠距醫療、電子支付,都待進一步解套。「高齡的月琴阿嬤十多年前就來跟我們學電腦,一路在社區工作上陪伴我們成長。兩年前,她身體不適,請村長載她到市區看病,一個多小時的車程說說笑笑,沒想到抵達醫院不久就過世。」須文蔚說,偏鄉往返醫院的成本極高,遠距醫療若能普及,早期治療與預防,這樣的悲劇或許可以減少。

瑞穗 DOC 最認真的資深學員月琴阿媽能用滑鼠畫出美麗的蝴蝶。Photo Credit:須文蔚老師

面對疫情 餐飲小商家需要數位包容的保護傘

數位包容的範圍並不限於偏鄉,即使在城市中心,也可能面臨不平等與差距。過去兩個月,全台三級警戒,首當其衝的小型餐飲店家。相較大型業者,它們更缺乏資源來因應突如其來的疫情衝擊,例如原料採購成本提高,就使得小商家更顯弱勢。為弭平差距,透過共同採購、成本分攤、借重數位平台的雲端廚房,或許可成為選項之一。

中央廚房連線全台 19 個衛星廚房 Just Kitchen 提高美食製作及遞送效率

Just Kitchen 便是台灣首家雲端廚房業者,創始成員均來自台灣,憑藉代理國際餐飲品牌的經驗,將原本的中央廚房改裝,結合 AI、大數據、銷售分析,成立了雲端虛擬廚房,於去(2020)年 3 月開始推廣。Just Kitchen 行銷長 John 指出,所謂雲端廚房,就是純粹製作外送餐點,透過流程簡化及共同採購等各項優勢,打造更有競爭力的商業模式。

科技部門及大數據部門 餐飲商家進入市場 快速無痛且精準

除了經營自有代理品牌如 Fridays 的外送餐點,Just Kitchen 也與傳統業者如鬍鬚張、大三元攜手,替品牌設計適合外送的菜單,協助轉型擴大客源;未來更不排除與小型業者合作。營運長 Kent 指出,Just Kitchen 內部成立了科技部門及大數據部門,前者協助餐飲業者快速上線、有效執行營運 SOP 如庫存及管銷等;後者則分析人口特性、手機使用習慣、不同族群的喜好,以便更精準觸及客戶群。

以滷肉飯商家為例,在疫情衝擊下必須從原本的內用模式,快速無痛轉型至外送,即可借重雲端廚房。「我們替品牌業者全新設計外送菜單、採購食材、烹調製作、上架宣傳,再分潤給品牌夥伴。」Kent 指出,雲端廚房可協助既有品牌快速轉型、也能降低新品牌進入市場的門檻,還能將地方美食向外推廣到不同區域。

虛擬廚房界成長最快速的 Just Kitchen ,創始成員左至右分別是:策略長劉揚、營運長吳得暉、執行長陳星豪、行銷長游竣文、資訊長林效誠。Photo Credit:Just Kitchen

台灣美食揚名國際 寄望雲端廚房

日本的壽司、義大利的 Pizza、泰國的 Patai,都是不分國界朗朗上口的美食;台灣目前除了珍珠奶茶,尚未出現國際級的代表性美食。Just Kitchen 行銷長 John 指出,台灣的美食如此多元,卻不具備足以匹配的全球知名度,相當可惜;因此 正在計畫將牛肉麵、滷肉飯等推向國際。Just Kitchen 在台灣及香港的雲端廚房已經上線,未來還有美國、菲律賓、新加坡即將開站;有朝一日,台灣的一個小小店家,或許也能藉由像 Just Kitchen 這樣的平台,揚名全世界!

不遺漏任何人的數位包容島

不論是 DOC 運用科技推動資訊教育、地方創生、農村商機、文化紀錄,抑或是 Just Kitchen 雲端廚房為微小企業帶來的新希望,都與聯合國亞太經濟社會委員會(ESCAP)在今年三月提出的疫情報告《因應新冠疫情:不遺漏任何國家》,相互呼應聯合國數位政府永續目標 — Leave no one behind,檢視最脆弱的社會部門,並透過加強區域合作來改善。

以台灣的科技產業強項,再結合多年來政府與民間攜手在數位包容工作上的創意與經驗,相信並期待種種在台灣「Leave no one behind」的嘗試與成果,成為台灣貢獻國際社會的有力切入點,當在地的數位包容經驗走向國際,台灣也更能被世界看見。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