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訂閱了嗎?】SOS 翁子騏:內容訂閱崛起,但免費的好媒體卻衝擊付費訂閱

翁子騏:所謂的知識型網紅之所以能賺錢,不是因為知識,而是因為他們是網紅。
評論
評論

SOS 是目前台灣最主要的內容訂閱平台之一,在知識經濟崛起的現在,內容的付費訂閱似乎從過去的「挑戰不可能」變成是「未來新趨勢」。SOS 創辦人翁子騏表示,目前 SOS 已經有四萬位會員,其中一萬位會員已經付費訂閱,而今年度 SOS 的目標是成長到十萬位會員,付費會員希望可以達到兩萬位。

創業做訂閱式平台其實不容易,一開始沒有足夠的作者,會員不願意加入,而沒有足夠的會員,作者也只會觀望。翁子騏的策略是先把作者服務好,讓好的作者認同平台的理念,好作者加入之後才能夠吸引會員。SOS 已經累積有 120 位作者,目前並不是開放式平台,作者要加入得經過 SOS 審核。因為不一定每位作者都能夠在付費經濟的市場存活,所以一來確保平台的品質,二來也保護作者的創作動機,SOS 會評估條件都許可的情況下,才跟作者合作。

人渣文本周偉航的《渣誌》為什麼成功?

目前訂閱表現最好的是人渣文本周偉航的《渣誌》,每個月有一千六百多人訂閱,月收入可達 16 萬元以上,最近也有寫交換日記的徐玫怡和熱衷參與社會議題的苗博雅加入,訂閱的成長趨勢也很理想。其實有一些社群聲量很大的意見領袖已經加入 SOS,不過訂閱的情況不見得很好,翁子騏提到,像是周偉航不只是有社群聲量,更有人格化的特質,很多人是支持人渣文本,而不見得真的在乎內容。

人渣文本自己帶來大約一半的訂閱會員,另一半的會員則來自 SOS 投放廣告所產生的,成功的關鍵除了人格化,《渣誌內參檔案》打中了許多讀者的需求,再加上實體的紙本印刷品讓讀者覺得物超所值,這些都是人渣文本能夠匯聚出足夠能量的關鍵,成功並不是單一原因。

目前內容訂閱市場是網紅經濟,不是知識經濟

就數據來看,翁子騏表示今年訂閱制內容很明顯有成長的趨勢,但還是侷限在「網紅」,好內容的訂閱並沒有明顯成長。

所謂的知識型網紅之所以能賺錢,不是因為知識,而是因為他們是網紅。

大約只有最頂尖的 1% 作者容易推廣,有 5-10% 的作者也許內容很好,但是真的不容易讓讀者付費訂閱,這是目前最大的瓶頸,一來是作者自己看了跟其他作者的差異,也會心灰意冷,二來是平台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也要拒絕很多作者的申請。SOS 還是會逐漸朝向開放式平台去經營,而對於這群內容很好但是價值還沒被市場認可的作者,在網站上不顯示訂閱人數與金額可能比較好。

端傳媒和報導者的免費好內容間接衝擊付費訂閱

內容好,不一定有人願意付費,這件事情不只發生在 SOS,也發生在媒體。翁子騏觀察到了端傳媒和報導者是兩個內容品質非常好的媒體,可是端傳媒最近大幅裁員,報導者上線至今募集了 5760 萬的資金,裡面有 5000 萬都是童子賢一人獨捐,其中 1000 萬是今年第一季才捐的。

《報導者》捐款紀錄

翁子騏表示,某個程度上,報導者或端傳媒這種品質極好的免費媒體對付費訂閱的市場產生了間接衝擊,因為免費都有這麼高的品質,訂閱付費就有隱憂,品質不見得能比免費的好,所以等於是以補貼政策來破壞自由競爭市場的行為,即使是無意的,但傷害終究還是造成了。

最後如果這些媒體自己活不下去,金主不再出資,對內容市場反而是一大打擊,讀者為好內容付費的習慣沒有養成,有許多可能未來會越來越好的作者卻也早已無法存活在市場而被淘汰了。如果媒體對自己報導的經濟價值有信心,對內容產業的發展有責任感,其實應該要努力嘗試讓讀者願意為好內容付費。

消費者在影音已經習慣訂閱,內容市場仍大有可為

但翁子騏倒也不是全然的悲觀,畢竟現在消費者其實已經習慣了要聽音樂就訂閱 Spotify 或 KKBOX,要看電影或影集就訂閱 Netflix,訂閱消費這件事情對消費者來說會越來越能接受,甚至連 Office 或 Photophop 都是訂閱制了,現在只是有沒有夠好的平台提供消費者而已。

最近在文字內容上,Medium 也開始嘗試付費訂閱了,不過翁子麒認為,Medium 的遊戲規則只對知名作者有利,就像在 Spotify 上,那些小眾的歌手其實可以分享到的利潤極為有限。所以目前 SOS 也還不會推出像是影音串流訂閱那種收月費吃到飽的方案,因為可能會變成周偉航這種知名度高的作者通吃,而且根據 SOS 和會員的溝通,其實讀者很挑閱讀的對象,對其他作者的內容不見得會感興趣。

SOS 上面的文章以長文最受歡迎,平均長度在三千字左右,所以跟一般網路媒體文章越來越短有所不同,願意付費訂閱的讀者看來也願意花更多的時間去閱讀深入的好文章。而且 SOS 的付費會員平均每人每年的消費金額可達 1500 元,如果不會花每個月幾百元,大概也不會做其他的消費,其實 SOS 已經成功找到一群願意為內容付費的讀者,這反而是相當珍貴的資產。

談到未來的發展,除了即將搬到新的辦公室以外,翁子騏也提到,就他自己的估計,台灣的訂閱會員市場至少可達到十萬人,這也將是 SOS 未來努力的目標,目前雖然只達成 10%,但也已經快要損益兩平了,隨著今年的趨勢,未來的進展頗為樂觀,而且香港等其他市場也有越來越多作者加入平台,已經漸漸走向國際。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 7 月 27 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評論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評論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 月 27 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 1959 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 2014 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 2.7 兆成長到去(2021)年 3.7 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 [ 註 ] 」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 註 ] :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 110 年 8 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 1 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