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訂閱了嗎?】SOS 翁子騏:內容訂閱崛起,但免費的好媒體卻衝擊付費訂閱

翁子騏:所謂的知識型網紅之所以能賺錢,不是因為知識,而是因為他們是網紅。
評論
評論

SOS 是目前台灣最主要的內容訂閱平台之一,在知識經濟崛起的現在,內容的付費訂閱似乎從過去的「挑戰不可能」變成是「未來新趨勢」。SOS 創辦人翁子騏表示,目前 SOS 已經有四萬位會員,其中一萬位會員已經付費訂閱,而今年度 SOS 的目標是成長到十萬位會員,付費會員希望可以達到兩萬位。

創業做訂閱式平台其實不容易,一開始沒有足夠的作者,會員不願意加入,而沒有足夠的會員,作者也只會觀望。翁子騏的策略是先把作者服務好,讓好的作者認同平台的理念,好作者加入之後才能夠吸引會員。SOS 已經累積有 120 位作者,目前並不是開放式平台,作者要加入得經過 SOS 審核。因為不一定每位作者都能夠在付費經濟的市場存活,所以一來確保平台的品質,二來也保護作者的創作動機,SOS 會評估條件都許可的情況下,才跟作者合作。

人渣文本周偉航的《渣誌》為什麼成功?

目前訂閱表現最好的是人渣文本周偉航的《渣誌》,每個月有一千六百多人訂閱,月收入可達 16 萬元以上,最近也有寫交換日記的徐玫怡和熱衷參與社會議題的苗博雅加入,訂閱的成長趨勢也很理想。其實有一些社群聲量很大的意見領袖已經加入 SOS,不過訂閱的情況不見得很好,翁子騏提到,像是周偉航不只是有社群聲量,更有人格化的特質,很多人是支持人渣文本,而不見得真的在乎內容。

人渣文本自己帶來大約一半的訂閱會員,另一半的會員則來自 SOS 投放廣告所產生的,成功的關鍵除了人格化,《渣誌內參檔案》打中了許多讀者的需求,再加上實體的紙本印刷品讓讀者覺得物超所值,這些都是人渣文本能夠匯聚出足夠能量的關鍵,成功並不是單一原因。

目前內容訂閱市場是網紅經濟,不是知識經濟

就數據來看,翁子騏表示今年訂閱制內容很明顯有成長的趨勢,但還是侷限在「網紅」,好內容的訂閱並沒有明顯成長。

所謂的知識型網紅之所以能賺錢,不是因為知識,而是因為他們是網紅。

大約只有最頂尖的 1% 作者容易推廣,有 5-10% 的作者也許內容很好,但是真的不容易讓讀者付費訂閱,這是目前最大的瓶頸,一來是作者自己看了跟其他作者的差異,也會心灰意冷,二來是平台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也要拒絕很多作者的申請。SOS 還是會逐漸朝向開放式平台去經營,而對於這群內容很好但是價值還沒被市場認可的作者,在網站上不顯示訂閱人數與金額可能比較好。

端傳媒和報導者的免費好內容間接衝擊付費訂閱

內容好,不一定有人願意付費,這件事情不只發生在 SOS,也發生在媒體。翁子騏觀察到了端傳媒和報導者是兩個內容品質非常好的媒體,可是端傳媒最近大幅裁員,報導者上線至今募集了 5760 萬的資金,裡面有 5000 萬都是童子賢一人獨捐,其中 1000 萬是今年第一季才捐的。

《報導者》捐款紀錄

翁子騏表示,某個程度上,報導者或端傳媒這種品質極好的免費媒體對付費訂閱的市場產生了間接衝擊,因為免費都有這麼高的品質,訂閱付費就有隱憂,品質不見得能比免費的好,所以等於是以補貼政策來破壞自由競爭市場的行為,即使是無意的,但傷害終究還是造成了。

最後如果這些媒體自己活不下去,金主不再出資,對內容市場反而是一大打擊,讀者為好內容付費的習慣沒有養成,有許多可能未來會越來越好的作者卻也早已無法存活在市場而被淘汰了。如果媒體對自己報導的經濟價值有信心,對內容產業的發展有責任感,其實應該要努力嘗試讓讀者願意為好內容付費。

消費者在影音已經習慣訂閱,內容市場仍大有可為

但翁子騏倒也不是全然的悲觀,畢竟現在消費者其實已經習慣了要聽音樂就訂閱 Spotify 或 KKBOX,要看電影或影集就訂閱 Netflix,訂閱消費這件事情對消費者來說會越來越能接受,甚至連 Office 或 Photophop 都是訂閱制了,現在只是有沒有夠好的平台提供消費者而已。

最近在文字內容上,Medium 也開始嘗試付費訂閱了,不過翁子麒認為,Medium 的遊戲規則只對知名作者有利,就像在 Spotify 上,那些小眾的歌手其實可以分享到的利潤極為有限。所以目前 SOS 也還不會推出像是影音串流訂閱那種收月費吃到飽的方案,因為可能會變成周偉航這種知名度高的作者通吃,而且根據 SOS 和會員的溝通,其實讀者很挑閱讀的對象,對其他作者的內容不見得會感興趣。

SOS 上面的文章以長文最受歡迎,平均長度在三千字左右,所以跟一般網路媒體文章越來越短有所不同,願意付費訂閱的讀者看來也願意花更多的時間去閱讀深入的好文章。而且 SOS 的付費會員平均每人每年的消費金額可達 1500 元,如果不會花每個月幾百元,大概也不會做其他的消費,其實 SOS 已經成功找到一群願意為內容付費的讀者,這反而是相當珍貴的資產。

談到未來的發展,除了即將搬到新的辦公室以外,翁子騏也提到,就他自己的估計,台灣的訂閱會員市場至少可達到十萬人,這也將是 SOS 未來努力的目標,目前雖然只達成 10%,但也已經快要損益兩平了,隨著今年的趨勢,未來的進展頗為樂觀,而且香港等其他市場也有越來越多作者加入平台,已經漸漸走向國際。


用 Line 視訊太久會致癌?別再污名化手機通訊,謠言比電磁波更有害!

「聽說 LINE 通話會讓電磁波飆高 6 萬倍」、「手機通話的電磁波可以爆爆米花」…這些如同都市傳說的網路文章,你是否也曾閱讀過呢?
評論
Photo Credit:Unsplash
評論

茶水間內,兩位 OL 正在一邊加熱中午的便當一邊閒聊著,「最近有一件事情讓我有點擔心⋯」今年剛滿三十歲的北漂族 A小姐說道,「因為疫情我跟我男友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見面了,但我們還很熱戀呀,所以常常每晚都開著 Line 視訊電話聊到睡著。」

「這樣很甜蜜啊,有什麼好煩惱的?」B 小姐盯著微波爐內旋轉著的便當盒答。A 小姐吞了吞口水,「還不是最近看到一些網路文章,說電子產品用太多,那個什麼⋯電磁波會影響大腦,聽說會致癌耶!太可怕了,害我這陣子都怕怕的⋯⋯」

Photo Credit:unsplash

Q:聽說LINE通話會讓電磁波飆高 6 萬倍,恐導致癌症,這是真的嗎?

答案是錯的喔,台大電機系教授陳士元表示,手機的電磁波並不會因為你現在在用何種 APP,就會發出不同的電磁波。只要在一樣的通訊情境下,不管是滑臉書、看 YouTube,還是用 Line 講視訊電話,電磁波都不會大幅改變的。

當然還是會有輕微變動的狀況,通常發生於手機開機與接通電話的瞬間,電磁波會稍微增強,不過正常使用和通話期間電磁波反而強度會削弱,不過這些電磁波的數值都符合國家及國際規範。

你可能會問,但用 Line 講電話的時候,手機都會變得比較燙呀?陳士元教授解釋,這與電磁波無關,純粹就是手機用電量增加而熱度提高,大家毋須擔心。

這裡補充一個小知識——根據國際非游離輻射防護委員會規定,手機電磁波高低判定,是看每一款手機的電磁波能量比吸收率(Specific Absorption Rate ,簡稱 SAR 值),也就是指生物體在每單位公斤所吸收到的輻射量功率,當 SAR  值越低,代表人體所接收到的輻射量越少。

如果你和 A 小姐一樣,很好奇或擔心自己的手機到底會釋放多少 SAR值,可以到 NCC 網站中,點擊「型式認證查詢網頁」(https://nccmember.ncc.gov.tw/Application/Fun/Fun016.aspx),輸入手機的「廠牌」、「型號」或「型式認證號碼」等資訊,最後再輸入確認碼後就可以看到相對應的資料囉。網頁中也列出不符 NCC 所定技術規範的電子設備,也趁機檢查看看家中是否有這些帶有風險的裝置吧。

Q:之前曾在網路上看過手機通話時的電磁波可以爆爆米花的影片,看起來好危險喔,這是真的嗎?

這個在網路上流傳的影片,乍看之下好像很嚇人沒錯,但其實是美國的廣告影片,所以即使看起來很真實,但裡面的效果都是假象喔,大家可千萬別信以為真。

仔細想想,中午熱便當所使用的微波爐,也至少要花一分鐘才有可能將玉米變成爆米花,更何況是平均輸出功率更低的手機,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影片中應是在桌下藏了瞬間加熱器的裝置,才能在幾秒間將玉米變成爆米花呢。

Photo Credit:Unsplash

基地台太近對健康有害?答案並非你想的那樣!

民眾可能會有個迷思:離通訊基地台越近,信號越強電磁波應該也越強,對健康會造成危害?

事實上,手機發射的訊號與基地台電磁波的強度,兩者是反比關係喔。距離基地台越近,手機訊號越好,手機電磁波的強度越弱;反之,距離基地台越遠,訊號越差,手機電磁波反而強度越強。

此外,現在的通訊基地台皆採用「蜂巢式通訊系統」的架構來建造,將服務區域切割成小塊小塊的範圍,透過大數量基地台所組成的「蜂巢」來涵蓋所有通訊區域的範圍。也因此,每座基地台的電磁波強度皆不高,且都在人體可接受的範圍內,因此不會對健康有所危害。

 別再污名化電磁波,好好相處才是長久之道

今天我們簡單洗刷了「電磁波」的冤屈,還它個清白——A 小姐不需要再擔心使用 Line 通話會被電磁波影響健康了,如果你想認識更多相關資訊,歡迎至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的行動通訊電磁波官網(https://memf.ncc.gov.tw/),查看更多延伸閱讀。

除此之外,如果你對家中或手機的電磁波曝露量很有疑慮,也歡迎撥打基地臺電磁波量測服務專線 0800-580-010(0800,我幫您,量一量),讓專業人士到府服務來替你排除疑慮,停止被謠言迷惑心智!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