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給深藍 20 年後,西洋棋棋王呼籲:「請人工智慧抱持樂觀!」

作為「被機器打敗」的親身經歷者,棋王卡斯帕洛夫並不憎恨機器,而且認為機器能幫助人類過上更富有創造性和愉悅的精神生活。
評論
REUTERS/Jeff Christensen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雷鋒網 ,INSIDE 授權轉載

1997 年 5 月 11 日,IBM 深藍電腦打敗了當時世界西洋棋冠軍加里·卡斯帕洛夫,這成為了載入史冊的歷史性事件。事隔 20 年後,圍棋領域的 AlphaGo 也即將與世界排名第一的圍棋選手柯潔對戰,而此時,卡斯帕洛夫也將出版新書《深度思考:人工智慧的終點,就是人類創造力的起點》(Deep Thinking: Wher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Ends and Human Creativity Begins),回顧「人類 VS 機器」的 20 年歷程。作為「被機器打敗」的親身經歷者,卡斯帕洛夫對於「人類工作被機器取代」這個議題發表了深刻而樂觀的見解,他認為人工智慧將會取代一部分人的工作,趨勢無法逆轉,但是機器能幫助人類過上更富有創造性和愉悅的精神生活。

卡斯帕洛夫如今是「人權基金會」(Human Right Foundation)的主席,牛津馬丁學院的訪問學者。

我輸給 IBM 深藍

當我成為西洋棋冠軍的時候,電腦也終於達到這一類似水平,這既是我的幸運,也是我的詛咒。

1997 年 5 月 11 日,與 IBM 深藍最後一場比賽,使我成為了第一個被機器打敗的西洋棋冠軍。

無須諱言,我痛恨失敗,這結果也令我失落。雖然對於整個人類來說,我輸給 IBM 深藍,是一個巨大的震撼,但是對於我自己而言並沒有多沈重的打擊。當時 Newsweek 的封面標題是「人類大腦的最後陣地」。1997 年的六場比賽,給數位時代的「人類 VS 機器」故事蒙上一層陰影,就像是蒸汽鋼鐵工業時代,約翰·亨利的故事一樣(約翰·亨利,美國 19 世紀黑人鋼鐵工人,奮力與機器競賽,最後贏得勝利的同時,自己也累死了)。

人類要停止把機器當作「對手」看待

但是,我與深藍的相遇,可以衍生出完全不一樣的經驗教訓。20 多年後,隨著我對於機器智慧瞭解地越來越多,我開始相信,把智慧機器當做對手的想法必須要停止了。或許智慧機器具有破壞性,它們對於人類來說,並不是一個危險,反而是種益處,帶來無窮的機遇,擴展人們的能力和改善生活品質。

電腦科學界有很多人物,夢想創造能夠下西洋棋的機器。1953 年,艾倫·圖靈發表了第一個西洋棋程式。然而當時,能夠運行這個程式的電腦還不存在,所以他就在草稿紙上運行算法,製成一個「紙上機器」來下棋(當時每下一步就要半個小時)。

對於很多早期專家來說,機器達到與人類頂尖棋手匹敵所花費的時間,比他們想像的要長。但是到了 1980 年代早期,人們就清楚地認識到,這一夢想的實現只是時間問題了,只要更快的硬體設備出現,機器的棋力就會大幅提升。結果顯示,機器並不需要模仿人類思維方式,就可以像西洋棋大師一樣下棋。

人與機器下棋時運用的能力是很相似的,結合了記憶、評估和計算,雖然一個大師運用經驗找到最關鍵的因素,但機器則能夠從正反兩方面橫掃所有落子的可能性, 並逐漸深入。

1985 到 2005 年,我都處於西洋棋界的頂端位置,機器從一開始令人捧腹的低智,發展到匹敵世界冠軍的水平。親身經歷這個轉變,會對機器的快速發展感到震驚和不安,甚至是強烈的威脅感。

這種感覺,也是今天很多人正在經歷的,因為智慧機器在一個又一個領域突飛猛進。當然,很少有人會跟我一樣經歷那種戲劇性的、與機器針鋒相對的局面,但是那種被機器和隱形的算法挑戰的感覺、被超越和取代的感覺,正在成為當今社會的一部分。

從我痛苦的個人體驗來說,我認為以上這種思考方式是錯誤的,會帶來負面的影響,我們迫切需要更多樂觀。「人類 VS 機器」的故事在工業革命時代廣泛發生著,蒸汽引擎和機械自動化大規模出現在農業和製造業。1960 至 1970 年間的機器人革命,更多高精度和智慧機器開始蠶食製造業裡人類的工作,這種「人類 VS 機器」的故事發生地更加廣泛。接著,資訊革命來了,剔除了服務業和支撐產業的數百萬工作。

機器智慧讓我們更加貼近人類本質

如今,我們進入這個故事的一個新章節,機器開始「威脅」能夠閱讀和寫文章的人類了。媒體頭條每天都在講述機器要如何替代律師、銀行家、醫生等白領從業人員,而且機器不犯錯。這些,都是好消息。

每一個專業人才最終都會感受到這種壓力,這意味著人類長久以來停止進步了。與其抱怨抗生素令許多挖墓人失去工作,不如將技術替代人類工作賦予一種懷舊色彩。勞動力從人類本身轉移到人類的發明之物上,這不亞於一種文明史變遷。這與幾百年來提升人類生活水平,改善人權息息相關。

坐在一間冷氣房間中,口袋裡裝的設備可以獲得世界上所有的人類知識,同時哀悼我們不再能用雙手工作,這是多麼奢侈的一件事情!世界上有很多地方,很多人都還在整天依靠雙手勞作,沒有乾淨的飲用水和現代醫療設施。這群人正因為缺乏科技而在面臨死亡。

我們無法往回走,只能前進。我們無法選擇停止技術進步的時間和地點。有些人的工作,躺在自動化的砧板上,他們恐懼如今的科技浪潮會讓自己變得貧窮,但同時,他們也依賴著下一波科技浪潮帶來經濟成長,這是創造新的可持續就業機會的唯一道路。

我知道,自己告訴數百萬的失業工人「為資訊時代重新接受培訓」或者「加入創業經濟」,這比作為他們其中的一員親身經歷整個巨變,要容易的多。然而,誰能肯定這些培訓過多久又會變得毫無價值呢?又有什麼職業一定是「無法被電腦取代的」?

如今有很多工作,在 20 年前是根本不存在的,這是一個持續和加速的趨勢。移動 app 設計師、3D 列印工程師、無人機專家、社交媒體經理、遺傳咨詢師,這些職業都是近幾年才出現的。雖然社會總是需要專家人才,但智慧機器正在不斷創造新技術,持續降低專家的門檻。

一個小孩幾分鐘就能上手的 iPad 和十年前的 PC,比一比它們能完成的任務和時間就知道了。這些工具的進步,意味著被機器奪走工作的人們,所要的培訓和再培訓會變得更少。這是一個良性循環,將人們從常規工作中解放出來,讓人們通過使用新技術,從事富於生產力和創造力的工作。

機器取代體力勞動,能夠讓人們更加關注人類的本質:我們的心靈。智慧機器將會繼續取代認知能力中無關緊要的方面,將人們帶入富於創造力、好奇心、美和愉悅的精神生活。這些精神財富才是真正使我們之所以為人的關鍵,而不是任何特定的活動或技能,比如揮動錘子或下西洋棋。


NEC 以專業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為人類生活打造更準確又安全的身份識別方式

NEC 具有多重比對臉部檢測法、攝動空間法、適應領域混合比對等先進技術,讓辨識更準確又快速,不但多次奪下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NIST)評鑑第一名,在一對多的人臉辨識速度上也是業界之首。
評論
Photo  Credit:NEC 台灣政府公共解決方案事業群群總經理張裕昌
評論

你有沒有在機場使用過 e-Gate 快速通關系統呢?這種利用生物特徵的辨識技術既方便又安全,早在幾年前就已經是很多政府機關使用的成熟技術,讓我們跟著生物特徵辨識領導廠商 NEC 一起瞭解這種技術的原理吧。

生物辨識面面觀

身份辨識是電腦資安領域中很重要的一環,過去我們常常使用「知識辨識」方式來辨識使用者身份,但是使用輸入密碼的方式可能會被忘記,或是容易被破解的問題。至於「持有物辨識」是某種 USB 加密鑰匙,雖然可以省下記憶密碼的麻煩,但也有機率會不小心遺失。

生物辨識則是利用身體上獨一無二的特徵進行驗證,具備唯一性且不易盜用的先天優勢。其實這也不是很新的技術,早在數千年前人類就開始使用生物辨識,比如我們出門看到隔壁鄰居的臉,就能認出他是老王,這就是生物辨識的概念;但是要教會電腦辨識生物特徵,可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事了。

生物辨識驗證領域全球領導廠商 NEC 從 1970 年代便開始研發指紋辨識、掌紋辨識和人臉辨識等技術。目前除了上述技術之外,NEC 也已開發出虹膜辨識、語音辨識,以及原創的耳道聲波辨識技術,這些獨特且高度準確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解決方案在全球各地都有實際應用的經驗。

NEC 將這些生物辨識驗證技術以「Bio-IDiom」品牌運用在各式應用中,並且以有效的組合運用這些技術,從而打造出「任何人都能安全無慮地使用數位內容」的世界。

NEC  在生物辨識驗證技術有 50 多年的經驗與龐大的研發團隊,並且具有多項領先技術。/Photo  Credit:NEC

領先業界的人臉辨識技術

以人臉辨識技術為例,它是透過攝影鏡頭補捉人臉的畫面,並透過電腦分析臉部各個特徵點的資訊,來判斷受檢人員是不是與登錄的資料相符。

人臉辨識技術有許多優點,由於人臉是平常人們用來判斷對方身份的方法當中最自然的一種,所以使用者的心理負擔很小,使用過程中也無需動手操作,而且一般攝影機就可辨識,讓建置更快速且低成本。此外它還具備有效防止弊端的特色,例如辨識的時候系統能夠留儲「臉部影像記錄」,讓管理者可以目視確認是否相符。

NEC 具有多重比對臉部檢測法、攝動空間法、適應領域混合比對等先進技術,讓辨識更準確又快速,也能在人臉被遮蔽或影像不清楚的情況下正確辨識,不但多次奪下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NIST)評鑑第一名,在大規模一對多的人臉辨識準確度上也是業界之首。

生物辨識有使用方便、不易被盜用的優點,近年的應用越來越廣泛。/Photo Credit:NEC
除了人臉辨識之外,NEC 也有多種不同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可以交互搭配使用。/Photo  Credit:NEC

奧運史上首次使用人臉辨識入場

NEC 為 2020 東京奧運和東京帕拉林匹克運動會(Tokyo 2020)成功提供人臉辨識系統,為奧運的安全、可靠和高效舉辦做出貢獻。NEC 台灣政府公共解決方案事業群群總經理張裕昌在訪談中表示:「NEC 提供的臉部辨識系統,用於驗證運動員、工作人員、志工和其他比賽相關成員的身份,當他們進入奧運和帕運選手村、國際廣播中心(International Broadcasting Center, IBC)以及主新聞中心(Main Press Center, MPC),系統會自動進行臉部辨識。該系統為 NEC 生物辨識驗證技術『Bio-IDiom』的核心技術,採用準確度世界第一的臉部辨識技術。」

NEC 提供的臉部辨識系統,用於驗證 2020 東京奧運和東京帕拉林匹克運動會運動員、工作人員、志工和其他比賽相關成員的身份。/Photo Credit:NEC

One ID 帶來更便利的生活

機場是有高度安全考量的場所,因此無論在航空公司櫃台報到、海關查驗、登機口查驗,甚至在免稅店購物都需要旅客出示護照以確認身份,不但過程相當耗時,同時也增加了經常拿進拿出而遺失護照的風險。

以 NEC 提出的 One ID 解決方案為例,旅客只需要登錄其臉部影像,就能在機場辦理與進行各種手續,例如報到、托運行李、安檢、登機等,而不需要出示護照與登機證,不僅能加速程序的進行,還能達到全程零接觸,降低染疫風險。

全球最大航空公司聯盟星空聯盟(Star Alliance)、NEC 集團及國際航空電訊集團公司(SITA)達成一項新協議,在不久的將來,星空聯盟成員航空公司的飛行常客計劃之客戶,將能在任何參與此協議的機場與航空公司使用生物識別進行身份驗證。/Photo Credit:NEC
NEC 希望透過更多元的生物辨識技術改善人類的生活,透過只要伸出手指就能確實證明兒童身份的指紋辨識技術,就可以不受出生國家或地區左右,建立確實執行給予所有兒童合法出生證明與出生登記的環境,同時也打造兒童在成長過程中必要的、確保享有身為國民應有的公共醫療、教育機會與社會之保障。/Photo Credit:NEC

張裕昌提及,目前 NEC 的技術已經達到相當高的準確度與可靠性,未來的發展重點不再是改善辨識準確度,而是發展更多元的辨識種類,以及透過系統整合的方式,結合多種不同技術,以因應更多差異化的使用需求。

此外張裕昌總經理也特別提到,以 NEC 獨家的嬰兒指紋辨識技術為例,可以克服嬰兒指紋會隨時間變化的問題,有助於協助戶政系統不完善的國家追蹤嬰兒疫苗接種情況,發揮降低夭折比例的功效,為人類社會做出實質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