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zon 貝索斯發表致股東信:長遠考慮,快速決策,警惕迂腐,擁抱趨勢

早在 20 年前他就用致股東信正文的第一個章節提醒所有股東,一切行動都應該為長期服務 (It’s all about long term),亞馬遜應該成為的是一家領導市場的公司,而非僅僅是一家能為股東賺錢的公司。
評論
REUTERS/Andrew Kelly
REUTERS/Andrew Kelly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Pingwest,INSIDE 授權轉載

比爾·蓋茲的一句話經常被人引用:「任何企業離破產倒閉永遠只有 18 個月。」

當然,沒人在意這句話究竟是不是蓋茲說的,重點在於它講的有道理,告誡企業的治理者風險永遠存在,不能放鬆警惕。亞馬遜創始人兼 CEO 傑夫·貝索斯 (Jeff Bezos) 也是這麼想的,不過他有另外一種說法。今天,貝索斯發表了一年一度的亞馬遜致股東信。在信中,貝索斯再度提出了「Day 1」這一理念。

在之前的一次公司全體會上,有員工問他,「Day 2 是什麼樣?」

在亞馬遜總部,貝索斯所在的辦公樓被他命名為 Day 1,當他搬到另外一棟樓後,又給新樓起了同樣的名字。這個命名來自於貝索斯一直堅持的想法,他認為世界上的公司分兩種:「Day 1」和「Day 2」。

Day 2 公司停滯不前,逐漸變得無關緊要,經歷著痛苦的衰退,最終迎接死亡。

這種衰退將會曠日持久,一家成熟的公司可能會處在衰退中幾十年而不自知。然而最終的結果是必然的。

他明確指出,亞馬遜必須成為並保持作為一家 Day 1 公司。在信的最後,他照例附上了 20 年前自己親筆撰寫的致股東信。他希望兩封信能夠時刻提醒自己和全體員工,一家 Day 1 的公司應該是什麼樣。

但貝索斯想通過這兩封信提醒自己和亞馬遜全體員工的,遠比「不忘初心」四個字要多得多。在他看來,Day 1 公司總是更重視長遠的未來,提前考慮和投資,而非執迷於眼前的利益;這些公司的行事風格總是以客戶為中心,總在琢磨怎樣更好地服務消費者;這些公司對在規模逐漸成長的過程中發生的一切制度化、形式化和流程化的東西保持警惕,因為那些東西會毒害公司的文化,降低洞察力和創新力;這些公司積極地擁抱外部的趨勢,因為外部世界的變化很容易把公司從 Day 1 推入 Day 2。

早在 20 年前他就用致股東信正文的第一個章節提醒所有股東,一切行動都應該為長期服務 (It’s all about long term),亞馬遜應該成為的是一家領導市場的公司,而非僅僅是一家能為股東賺錢的公司。在他的推動下,亞馬遜 2005 年就推出了付費會員服務 Amazon Prime。在當時,互聯網正茁壯成長,人們熱衷於享受免費和便利的服務,以觀看廣告作為代價。而 Amazon Prime 的橫空出世,為「付費訂閱」模式在後來的流行開了個好頭,它逼迫著亞馬遜不斷優化自己的營運中心、物流通道和終端服務,讓一件商品從商家最終抵達用戶手中的時間從半個月、7 天、4 天最終降低到了 1 天甚至當天,並不斷增加 Prime 會員可享受的服務,比如免費的音樂、串流媒體等。

亞馬遜面向客戶推出的雲端計算產品 AWS,也是為長遠考慮的一個很好例子。它利用了亞馬遜在全球運營電子商務的技術經驗和架構基礎,除了為廣大用戶提供服務之外,還為亞馬遜推進機器學習技術,從電商公司向一家人工智慧技術公司轉型提供了堅實的基礎。

貝索斯還認為,公司應該做正確的決定,但快速做出正確的決定,從未如此重要,「對於絕大部分決策,你應該在掌握 70% 的資訊時就做出,不要等到 90%。」

他還認為,不同意但執行 (disagree and commit) 也是決策的參與者和指定者應該具有的品質,「‘你總算把我說服了,’是一種十分低效且傷士氣的決策方式。‘你看,我知道我們意見不同意,但你願不願意跟我賭一把?’這樣的話真的很有幫助。」貝索斯在信中提到。

貝索斯寫到:

讓一家公司保持在 Day 1 的狀態,需要耐心地試驗,接受失敗,播下種子,保護幼苗,當看到消費者的正向反饋時,再多加把勁。

點擊這裡 ,閱讀致股東信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