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租貴、通勤時間長,越來越多的人逃離矽谷?

通勤時間和租金,是很多科技公司選址時首要考慮的兩個因素。但當今聚集了大多數科技公司的城市,往往無法兩者兼得,只具有其中一項優勢。
評論
評論

本文獲合作媒體 36kr 授權轉載,南七道和邱雅根據 Quartz 和 slashdot 等資料綜合編譯而成 。

隨著手機和網路的普及,科技和互聯網創業公司在全球遍地開花。通勤時間和租金,是很多科技公司選址時首要考慮的兩個因素。但當今聚集了大多數科技公司的城市,往往無法兩者兼得,只具有其中一項優勢。 

評估機構 savills 針對 22 個城市調查(Tech Cities 2017 report)顯示,包括矽谷、香港在內的城市並不是特別適合創業。而德國首都柏林,既是世界上租金最廉價的城市之一,也是 22 個城市中通勤所需時間最短的城市之一。 

出處

矽谷已經衰落了嗎?

矽谷一直被譽為科技創新的搖籃,是包括 Apple、Google 和 Uber 在內的諸多科技公司的總部所在地,這種科技公司的群聚效應,也是它得以不斷孵化新的科技公司的重要因素。 

但數據統計顯示,矽谷正在逐漸失去它的吸引力。在矽谷,一個工程師如果想要在公司 1 公里半徑範圍內租一間一居室的房子,他要把薪水的一半以上用來付房租。而美國人口普查局的專家表示,一旦租金超過工資的 30%,生活品質就很難得到保證。 

另一個對工作滿意度的影響很大的因素,是通勤時間的長短。英國國家統計局的研究也表明,在上班路上每多花一分鐘,員工的焦慮感和對工作的滿意度就會成 X 狀發展,焦慮感顯著提升,滿意度明顯下滑。 

但現實情況是,包括矽谷所在城市舊金山在內的,大多數科技人才密集型城市在這方面都未能達標。舊金山的平均通勤時間是 33 分鐘,在 22 個城市中排在第 11 位,勉強進入及格線。而這還只是上班所需時間,如果算上從公司回家的時間,矽谷員工每人每天花在路上的時間就超過 1 個小時。 

在調查的 22 個城市中,科技從業者所需通勤時間最短的城市是奧斯汀,美國德克薩斯州的首府,平均只需要 16 分鐘就可以從家裡到公司,是矽谷所需時間的一半。 

而包括首爾、新加坡、香港在內的多數亞洲城市都排在榜單末位,與亞洲城市的人口密集度和城市規模有很大聯繫。 

但通勤時間和租金往往是成反比的。通勤時間最短的奧斯汀是租金最貴的幾個城市之一,平均每週租金超過 476 美元。而平均月租最少的首爾,月租是奧斯汀的三分之一,但通勤時間卻是它的兩倍。 

 

柏林會是下一個矽谷?

環顧全球一線城市,柏林似乎是唯一一個可以平衡租金和通勤時間的城市。它的平均通勤時間為 23 分鐘,排在第 4 位,而平均租金為 179 美元,排在第 3 位。 

通勤時間最短的前 10 個城市中,有 5 個在歐洲,分別是斯德哥爾摩、柏林、倫敦、都柏林和阿姆斯特丹。這與歐洲的城市規模和公共交通的發達程度有很大的關係。

歐洲的城市規模相對更小,除了倫敦是面積達 1500 平方公里的大城市之外,其他 4 個城市都不超過 1000 平方公里,其中斯德哥爾摩和都柏林的城市面積更是不到 200 平方公里。

除此之外,歐洲的公共交通和城市道路建設也相對完善。比如倫敦地鐵每天運行超過 21 個小時;阿姆斯特丹的自行車道遍布大街小巷,超過 70% 的市民,通過自行車和步行解決日常出行問題。 

同時柏林不管在在娛樂文化服務,還是醫療環境水平上,都在 22 個城市中居前 5 的城市。與柏林相反的是香港,它不管在通勤時間還是租金上都排在末位,通勤時間是柏林的 2 倍,平均租金是柏林的 3 倍。

每個適合科技公司駐紮的城市都會形成一個科技公司的聚集區,比如舊金山的矽谷,而在柏林,這個區域是克羅伊茨山(Kreuzberg)。這個區域不只有科技公司,還有酒吧、夜店和畫廊,能夠充分滿足年輕科技創業者的娛樂需求。 

Savills 的聯席董事 Paul Tostevin 認為,總體上,歐洲城市的通勤時間都更短,但也通常不具有像紐約和舊金山這樣的大城市,具有完備的文化設施和娛樂產品。矽谷的租金之所以高得嚇人,也是因為大多數對住房的要求都是,要不靠近公司,要不靠近酒吧,而這兩個不管哪一個,都很貴。 

柏林在這一點上取得了很好的平衡。就算是在克羅伊茨山的房子,月租也在 600 -- 800 歐元之間,幾乎是舊金山平均月租的一半。 

同時,在醫療服務和軟體配備上,柏林也處於先進水準。在生活開銷上,相比起其他歐洲城市,柏林的物價十分可愛,一頓好一點的晚餐在 10 歐元左右。 

資料顯示,每 20 分鐘,柏林就會出現一家新的創業公司。2016 年,德國新創公司吸引的投資金額為 21 億歐元,遠遠超過倫敦所獲得的 17 億歐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