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餅乾業者的種菜社群網站看品牌經營,社群真的不是一個臉書而已

有句話是「沒吃過豬肉,也該看過豬走路」,在現代人眼中,恐怕是要反過來的,我們桌上的菜餚,早經過層層處理包裝跟料理,長在樹上還是地下,還需要從自然課本上學呢。
評論
評論
(cwwycoff1@Flickr)

本文為客座作者 Mona Hu 投稿,研究所讀廣告策略,現任職於 yam 蕃薯藤,熱愛 Strategic Planning,目標創造更多好玩的的行動/網路服務,2010 年退役的魔獸重度玩家,喜歡看 Photoshop 高手繪圖還有任何怪怪的新玩意兒。

有句話是「沒吃過豬肉,也該看過豬走路」,在現代人眼中,恐怕是要反過來的,我們桌上的菜餚,早經過層層處理包裝跟料理,長在樹上還是地下,還需要從自然課本上學呢。
老美這幾年很崇尚自然生機飲食,以全麥餅乾點心為主要業務的 Triscuit 開發了一套有趣的「在家種菜社群網站」home FARMING,才上線沒很久已經吸引了上萬人宅在家當農夫,帶領起了 urban farming(都耕)的風潮!除了社群網絡的分享跟互助,也加入了現在很流行的成就系統等遊戲元素。Triscuit 這樣用心用創意經營社群,跳脫許多既定模式,令人佩服。 

Triscuit 把很容易種植的 Basil(羅勒)跟 Dill (蒔蘿)種子,發配在特殊包裝的餅乾盒裡,在美國一般的雜貨店跟超市就可以買到。網站本身而言很 user friendly,最令人欣喜的切入點,是貼心的告訴使用者他們能種什麼!

 

都市人一定覺得種菜與自己的生活很遙遠,這是需要突破的門檻。不管在美國的何處,只要輸入所在地的郵遞區號,home FARMING 會自動分析該地區的濕度與陽光等等,並且把使用者能種活的品種列出來!許多網路參與者住在城市裡,最大的困擾就是在陰暗小公寓裡,這要怎麼種菜呢?hF 當然也想到這點,使用者能選擇在室內種植,室外種植,菜圃的大小,種在花園還是花盆裡等等,通通一併分析,簡而言之就是在高喊「沒人做不到在家種菜」。

 

這段成果分享影片 真的令人感動,社區裡的人不分男女老少,聚在一起開心的關注同一件事,看著小菜苗的成長,分享收成的美妙滋味,令人嚮往!自己種的菜吃起來一定特別美味。生長在都市裡的小朋友,應該會更興奮吧!網站上有問答,有照片影音分享,在家種菜的家庭農夫一點也不孤單!

說回來,Triscuit 的成功,是在於對人性最溫暖的洞悉。我們對造物充滿期待,我們享受收成的痛快。這樣原始的快樂,可以說是與生俱來的一種生理需求,這個洞悉,先是成就了  開心農場 ,返樸歸真之後成就了 home Farming。 大部分的社群網站,著重在虛擬世界的聯誼與活動,進而延伸到實體。Home Farming 的出發點相反,實體的種菜活動才是帶動虛擬互動的主要動力,虛擬社群互動,則是最美麗的助攻,創造黏著度。

在品牌的網路行銷經營來說,Triscuit 打了漂亮的一仗,這是一個典型的旁敲側擊式的軟行銷,Triscuit 出品的餅乾,一直是以簡單健康為訴求,適合搭配乳酪還有風乾番茄,最好還有一杯紅酒來食用。由於品牌本身的有機形象,搭配種植有機蔬果的網路活動,真是幸福的邂逅。

筆者很大的感慨是,Triscuit 大可以在辦公室裡,找個工讀生成立臉書粉絲團,每天發言按讚,就覺得自己「有在經營社群行銷」,曾幾何時,臉書變成等於社群行銷了,這會很可惜,因為社群經營的重點是,邀請使用者來認識品牌,參與跟品牌訊息互相輝映的互動,進而更認同品牌,最好的結果是成為這個品牌的 advocate,而在臉書上能夠達成的溝通有限。想想日子一久,當所有大的小的本尊的山寨的品牌通通都有粉絲團時,資生堂的跟台糖的可以有什麼不一樣呢?

台灣的廣告通常比較直接,而且銷售量導向的比較多。最近做出特色的,是有某果菜汁找偶像代言,重金打造的網路行銷活動, 網站蓋的很好看 ,有虛實活動,也有屬於基本配備的臉書分享,精緻美觀,可惜鼓勵的還是老掉牙的「買產品換序號」,玩了半天不懂上網蒐集圖片贏 iPad 跟「均衡」還有「灌溉地球」有什麼關係。因此,宣傳期一過,大家就也許淡忘了果菜汁是均衡的,只記得金城武連喝個果汁都很帥氣。

就是一個廣告了。

好的品牌社群經營是長期的,走入生活脈動的。除了臉書之外,真的還有好大一片空白等著我們去開發,第一是定義品牌想填補的「生活需求」,再來需要有創造力,跟懂人群互動的團隊來開發管理。 Triscuit 能讓使用者早晚都「深度參與」品牌訊息,這跟天天被按讚有天壤之別。它號召到的粉絲們,也比一群為了抽獎拿 3C 產品才來的人,有更深刻的關係。


疫情影響民眾心理健康,頭戴式經顱磁刺激系統提供免吃藥治療新選擇

別小看憂鬱症的威脅!WHO曾預估,2030年憂鬱症將超越癌症,成為造成人類「失能」的最大健康殺手。隨著新冠疫情肆虐全球,恐將加速它的發生。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治療系統(Deep rTMS System)」透過更精準、無創的方式,成為治療的最新利器。
評論
評論

今年台灣爆發本土疫情,確診人數節節攀升,在三級警戒之下,餐廳、教育機構、休閒場所被迫關閉,民眾工作及生活模式大受影響,也頓失紓壓管道,連帶出現憂鬱、焦慮、恐慌、失眠,以及心悸、胸悶等自律神經失調症狀,前來就醫的民眾比平時增加1-2成。

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精神科主任蔡孟釗表示這個數字是有自覺、願意前來就醫的人數,而疫情對大眾身心的影響程度,遠比想像的還要更高。

根據衛福部國民健康署調查,全台約有200萬人口受憂鬱症所苦,其中重度憂鬱者約125萬人,當中僅有五分之一的患者願意接受治療。

因此,蔡孟釗主任呼籲,如果民眾發現自身或身邊親友出現以下症狀,就要當心可能是「小鬱」找上門,應儘速就醫、積極治療,以免對日常生活帶來負面影響:

  1. 失眠、難以入睡,或睡眠品質不佳,經常半夜驚醒
  2. 生理功能顯著下降,以前能做的工作、家事突然無法勝任或效率變差。
  3. 食慾不佳,活動力及專注力變差、體重下降。
  4. 情緒波動大,家庭及人際關係受到影響。

抗憂鬱症藥物作用慢,醫:6-7成患者第一次治療效果不佳

如果就醫被診斷罹患憂鬱症,接下來該怎麼辦?一定要吃藥治療嗎?聽說憂鬱症藥物副作用多是真的嗎?

蔡孟釗主任表示,抗憂鬱藥物是透過作用在人體大腦中樞神經來發揮效果。因此,根據服用藥物種類的不同,確實可能產生頭暈、精神不濟、便祕、口乾舌燥、體重上升、頭痛等副作用。但蔡主任強調,在持續服用藥物一段時間後,身體大多都能慢慢適應,減緩大部分的副作用症狀。

更重要的是,抗憂鬱症藥物需不間斷地持續服用2至3週以上,才會逐漸出現療效,約3個月才可達到一定治療效果。患者在用藥上若有疑慮,一定要積極詢問主治醫師意見,切勿任意自行停藥。

蔡孟釗主任也分享過往的臨床經驗,有6-7成的憂鬱症患者在第一次治療效果不佳,必須更換或增加抗憂鬱藥種類來提升功效。因此,在藥物無法立即達到患者預期效果的情況下,容易造成醫囑遵從性不佳、服藥不規則的問題發生。

難道除了藥物之外,就沒有其他辦法可以幫助改善憂鬱症問題嗎?蔡主任表示,近年許多研究及實驗證實,在使用處方藥物的同時,搭配心理諮商,以及正念冥想、瑜珈、皮拉提斯等規律運動,也有一定的輔助改善效果。

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Deep rTMS)療法」提供憂鬱症病友治療新選擇

近期科學研究發現,憂鬱症患者大腦中的發炎物質、細胞激素有明顯較高的情況。簡單來說,大腦就像處於「發燒」狀態,影像學也發現大部分憂鬱症患者有左前額葉血流量、新陳代謝較差,而右側過度活化的問題。在科學實證憂鬱症的發生和大腦皮質、神經狀態失衡有關後,醫界普遍認為「重複式經顱磁刺激(rTMS)療法」能提供憂鬱症病友的治療新選擇。

「重複式經顱磁刺激(rTMS)療法」是什麼呢?蔡孟釗主任解釋,這是一種利用磁力線圈創造連續且規律的重複性電磁脈衝,使磁場經由頭顱到達大腦皮質。藉由電流變化,快速、重複刺激失調腦區,促使大腦血液循環,正常活化與抑制代謝及神經活動的新型治療方式。

事實上,這項技術早在歐美等國行之有年,台灣則是在2018年經食藥署核准,可用於治療重度憂鬱症,尤其是藥物效果反應不佳、藥物耐受性較差的「難治性憂鬱症患者」,以及對藥物副作用難以忍受、服藥遵從性不佳者的患者身上。

隨著醫療科技進步,新一代的「重複式經顱磁刺激治療系統( Deep rTMS System)」跳脫傳統8字形線圈的設計,採用結合H線圈 (H-Coil)的專利深層立體定位頭盔設計,在治療中線圈能與頭部保持更緊密地貼合,並提供覆蓋更廣、更深的刺激電場,是精神科治療的最新利器。

根據2015年刊登於《世界精神病學》(World Psychiatry)的研究證實,經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治療系統治療後,38.4%患者的憂鬱症狀有顯著的改善效果,能作為憂鬱症患者在治療上的另一新選擇。

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系統協助重度憂鬱症治療,讓大腦重新開機

除了說明憂鬱症現行的治療方針外,蔡孟釗主任也提到在臨床上的發現,多數有憂鬱症困擾的病友並非「抗壓性不足」、「不夠努力」的人。相反的,不少完美主義者、高責任感條件的人,特別容易受到憂鬱症的困擾。

針對這類人格特質的朋友,蔡主任強調,只要發現自己需要被幫忙、支持的,千萬不要害怕對外求助。無論是試著和親友訴說,或者尋求專業醫事人員的協助,都能幫助緩解、改善不適。

最後,針對疫情衝擊導致的心靈健康問題,蔡主任也呼籲,除了戴好口罩、勤洗手,留意個人衛生外,也建議以「定期定量」的方式適度接收疫情資訊。在生活壓力的調適上,則可以善用視訊軟體,加強自己和親友的互動,並記得吃好、睡好,才有助於維持身心健康。

資訊來源:友信醫療集團、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精神科主任蔡孟釗;文: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